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凌李】掉落的是小仙女?(六)

*背景在上海,忽略人物出现在奇怪的地方

*人物ooc有,人物设定有出入

先虐谭赵,不然都发展不出来,老让凌李甜甜怎么可以!我虐不过一章,这是预感……其实这一章前一半,甜的不要不要的,俩人真是~~

-------------------

赵启平拿出衣柜最左边那套西装,摊开放在桌上,左手把插头插进插座,右手握着熨斗,将本就平展的西装熨的更加平展。

把西装挂在衣架上,赵启平望着西装开始发呆。

今天赵启平在吃完谭宗明送来的午餐之后,抬眼发现谭宗明欲言又止。

“谭总,有事就说。”

两只手握在一起放在桌上,谭宗明一副处理工作的严肃态度。

“后天有一个宴会,我想……让你作个伴。”

赵启平摸摸自己吃到发涨的肚子,头也不抬,只望见谭宗明握在一起的双手紧了紧。

“好啊。”

如此干脆直接,谭宗明松了口气,还以为要劝好几回才行。

俩人就这样说定了,如此便有了这一幕,赵启平心跳得厉害,隐隐有个念头觉得这宴会很重要,这件西装是自己买过最贵的一套,也只穿过一次罢了,而现在,赵启平要穿第二次,因为谭宗明。

自己并不喜欢谭宗明,赵启平是这么想的。

鼻子耸两下,一股焦糊味冲进鼻腔里。哎!熨斗没关!

还好只是垫布糊了,要是西装就麻烦了。赵启平看了眼自己手里的熨斗,给自己的精心装扮找了个理由。

至少不能让自己丢人吧,怎么可能是因为谭宗明。

宴会在晚八点开始,而谭宗明早在6点多的时候就收拾好自己开车来到了赵启平居住的小区门口。骚包的红色法拉利异常显眼,来往的人都忍不住看一看,评一评。

最后车停在停车场,谭宗明就在赵启平的居住的那个单元楼下转悠,整个小区被谭宗明转了三遍,在七点三十分的时候,赵启平的电话打过来。

“我到了,就在楼下,你下来吧。”谭宗明向上望,看向十楼的一个窗户,大概两分钟之后,灯灭了。

当小赵医生出现在谭宗明视线里的时候,谭宗明眼睛闪了闪。

他的赵医生微笑着向他走来,合身的西装完美的衬托出身体的轮廓,如此用心的打扮,就像是,和自己约会一般。

谭宗明笑了笑,走过去,有些不安和喜悦,他跟在他骄傲的赵医生身后,在别人的目光中,打开车门赵启平坐上他的副驾驶。

这次宴会谭宗明是别有用心,一连伺候了赵启平这么些时日,赵启平没有说喜欢,却也没有说不喜欢,一片柔软的羽毛捏在赵启平手上,在谭宗明心口挠一下又挠一下,让谭宗明心急却又无可奈何。

这场宴会请了不少大型媒体的记者,上海商界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参加,这次带着赵启平,谭宗明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告诉世界,他谭宗明的伴侣,是赵启平。但眼下赵启平什么都没答应,宴会之后,谭宗明准备来一次告白,不管赵启平答应与否,消息传出去了,他谭宗明再死缠烂打一阵子,总会到手的。

这么流氓的方式,也只有谭宗明想得到。

宴会开在市中心一个酒店中,那是豪华到赵启平只在手机上见过的酒店,但站在谭宗明身旁,赵启平并没有什么不得体的表情,心情很是平淡。门口围了一堆记者,谭宗明一出来,各种闪光灯猛闪,这时候赵启平才真正感受到谭宗明作为上海大鳄,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步伐稳健走在人群之中,身板笔直修长,面上的神情更是赵启平从未见过的,认真深邃,迷人。赵启平惊了一下,脑内甩头,赶紧把迷人这个不知从哪蹦出来形容词扔出去。

服务生摆着微笑,引着俩人走到vip电梯前,按下电梯。

淡蓝色背景的显示频上的数一直往上蹦,电梯里一共四人,除了赵启平和谭宗明,还有一位男性,以及他的一位伴侣。那男人似乎认识谭宗明,谭宗明和那人说着话,电梯轻微停顿,门打开之后,人群说话的声音就传进来,谭宗明弯弯腰,对着那个男人做出请的手势,那男人也不推拒,手肘向上弯,他旁边的伴侣就圈上他的胳膊共同走出电梯。

赵启平望着那两人远去的身影愣了一下,发现谭宗明抿了抿嘴唇。

“谭总。”

赵启平喊了一声,谭宗明扭过头看他。赵启平笑着示意了下胳膊,谭宗明不自觉心跳多跳了两下,手臂肌肉都崩起来微微颤抖,手肘格外小心向外弯出一个弧度,随即一个手臂穿过,将空档填满,充盈满谭宗明整个心室。

俩人共同迈进灯光闪耀的会堂。

这种宴会总是一场经济研讨之后,空下来许多时间留给这些上层人士享乐用的。赵启平跟在谭宗明旁边,听着谭宗明与别人侃侃而谈,说着自己并不能很懂的市场贸易,商业发展,隐隐有些无聊了。

谭宗明拿来一杯香槟换掉赵启平手里已经喝完的那杯,对赵启平说话。

“这宴会是无聊了点。”顿了一两秒,谭宗明继续说“这里的点心和酒都是上乘的,你可以去吃一些,酒不要多喝……”谭宗明觉得自己再说下去就要跟凌远似的,整天念叨嘱咐不停息,可又止不住嘱咐的心。

“那个,不要……不要走太远。”

这是谭宗明最后一句话,他很想光明正大像是赵启平男友一样,告诉赵启平你不准给我跑太远。可现在他和赵启平这种尴尬的关系,这种话说出来就是磕磕巴巴的。

赵启平看着谭宗明犯结巴,心里只想笑可又不能笑,于是用手里的香槟碰了一下谭宗明手里的空杯子,示意自己知道了。

结果赵启平真的就呆在谭宗明不远处,端着小蛋糕吃起来,偶尔抿一口酒,一副专心致志的样子,让谭宗明对接下来的告白倍增信心。

“那好像是谭宗明今天带来的小情人啊。”

轻佻的语气吸引了赵启平的注意力,但赵启平什么都没做,头都没扭。

那人似乎以为赵启平没听见,自顾自开始说了起来。

“身段不错,窄腰翘臀,怪不得谭宗明能看上他,看来是个能玩的主。”

“怎么,谭宗明的人你也敢想?”调笑的声音响起,又是另一个人。

“谭宗明算什么,要不是我公司没落了一段时间,能让他主了上海的经济?!那小情人长得就是再好,也是被谭宗明穿过的破鞋,哼,还是留给谭宗明穿吧。”

赵启平握紧了酒杯,要不是这么庞大的宴会,要不是那人说的都是屁话,赵启平一拳就揍上去了,呼几口气,赵启平准备换个地方,耳根清净。

“不过,我看谭宗明也不怎么喜欢他。”

赵启平突然不想走了。

一声嗤笑传来,那人声音又起“看他那西装,劣质货色,也就比平常西装贵上那么一点,谭宗明连件像样的西装都不给他买,能上心到哪去。估计这西装是那小情人唯一能拿出手一套,用心良苦,可见有多想套住谭宗明。”话未完,传来两声“啧啧”,“不过可惜啊,谭宗明那家伙家大业大,怎么都不会看上他这么个穷酸的人,也就只是玩玩罢了。哎,这么说来那小情人还挺可怜,不过谁让他骚呢,骚到让谭宗明看上,还想攀攀高枝做个凤凰……”

那人还准备说些什么,他旁边的人出声打断“哎哎哎,声音大了啊,就不怕人家小情人吹谭宗明枕边风,你手下的公司都不想要了?”

那人愤恨的骂了一句,但还是走了,因为赵启平再也没听见他俩说话的声音。

捏住酒杯的手指捏紧,又忽的松开。

赵启平低头看看自己的西装,抬头环顾四周,华丽的灯饰照着整个会堂,每个人都高贵的如同这场宴会的主人,就连手里的蛋糕香槟,都在告诉他,他跟谭宗明,不是一个阶层,也不可能会有任何关系。

不远处谭宗明正在和三三两两的人说着话,脸上是老套的微笑,赵启平只能看见他的侧影,又看看他周围的人,无一不是着装精致。

鼻子猛然涌起一大股酸气,赵启平恨恨的揉两下鼻子,眼圈有一点点泛红,高脚杯里的酒液喝了一半被放在桌上,赵启平朝着电梯走过去。

谭宗明总算是应付了一大推人,习惯性扭头看看赵启平的方向,却发现原来的位置已经被两个女人取代,而赵启平,不知去了哪里。

心里有些慌,谭宗明凭着身高的优势扫视着整个会堂,没有,没有,哪里都没有赵启平。

手机在西装内侧口袋里震动,谭宗明走到一旁打开手机,发信人是赵启平。

“我走了。”

仅仅三个字,什么原因都没有,谭宗明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宴会是待不下去了,重要角色丢了,剧情都变了味道。

谭宗明匆匆离开宴会,开着车一路飙到赵启平的住所,可赵启平家的窗户那里,灯没有亮。

打电话也是关机,谭宗明真觉得要出事,可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做。

在门口转悠了一会,谭宗明远远望见一个身影走过来。

赵启平是先走的,但他中途下了计程车拐去了一个商店,买了两瓶啤酒。

当刺激的味道灌入赵启平喉咙的时候,赵启平觉得这才是他应该喝的酒,跟那个香槟,真的是不一样的,差了那么多……

“启平……”

赵启平望着来人,又怒又气,还有心酸。

“谭总来干什么?”

“你怎么走了?”

“我走还要谭总你的允许?”

一股酒气喷来,夹杂着怒意,呛得谭宗明说不出话。

“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你跟我说是谁,我…………”

一个“我”字刚出口就被赵启平打断,“你怎么样?搞垮他的公司?谭总就那么想让我,吹吹你的枕边风吗!”

谭宗明被噎住,发不出一点声音,他看见赵启平瞪着他,身子都在抖。

“谭总,你别再来了。”

“我们……”谭宗明还想挽回点局面。

“我们,算了吧。”

赵启平撂下两句话,没有望谭宗明一眼,绕开谭宗明推开门走了进去。

“算了……”谭宗明手指蜷进去握成拳头“怎么可能呢……”

----------------------

一个正儿八经的目录

评论 ( 11 )
热度 ( 7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