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全员向猫化】(五)

【目录里有主要角色配图,目录在文章最底层】

萌段子式的走剧情,突破自己!有没有人来点梗啊~~评论私聊都可以!没有梗我就只有走剧情了喂!

*来自于猫奴媳妇的点梗,顺便艾特  @¥doubt¥ 人设有变动。

*不要在意以他们的品种能不能聚到一起,猫的世界我们不懂,不会有人类出现。

*忽略像是能不能喝酒之类的以及【哔——】的问题,我的回答是可以。可能有怀孕梗,但是不多,注意避雷。

*不要介意我会用【所有的人】之类的字眼,因为改成所有的猫感觉很怪啊啊!况且他们早已不是普通的猫,已经是猫妖了好么!所以一切属于人类的行为症状出现在猫身上不奇怪对吧【诚恳脸】

-----------------

1

 

其实王天风也没干什么,不过是跟明楼他姐明家大小姐明镜谈了个恋爱最后还不告而别害的明镜伤心了好一段时间,罢了。

 

对,明楼也没什么,他只不过想撕了王天风顺便慰问祖宗十八代,罢了。

 

2    

 

“那个疯子竟然还敢回来!!阿诚,派人去查!一定要把那个疯子找到!”

 

阿诚抬起爪子给明楼顺炸起来的长毛,嘴上连连答应。

 

“大哥,那大姐……”

 

阿诚抬手,明楼趁着明诚抬手往阿诚绒绒的怀里靠,扭过脸在明诚嘴角轻点一下。

 

“大姐那边先瞒着,特别是别让明台那小子知道。”

 

明诚对这种时不时凑不要脸的动作已经习以为常,回了句知道了。

 

黄志雄和曲和对视一眼,三秒后,他们都觉得,作为年长的,他们不能像明楼,这点脸,还是得要的。

 

杜见锋看完楼诚全过程,对着方孟韦嘿嘿笑“孟韦啊,那我以后可不可以………”

 

方孟韦看都没看杜见锋“不行。”

 

杜见锋秒蔫,接着又听见方孟韦凑到他耳边“不能在有别人的地方……”

 

行!豹猫顿时亮了眼睛,那就去没人的地方!

 

3

 

荣石和许一霖是第四对知道这个消息的,他俩刚好在明楼发脾气的时候走进来,许一霖本来心情愉悦的来看方孟韦,结果刚到门口就被明楼吓得一颤,退两步缩到荣石怀里。

 

荣石心情好的抱紧许一霖,揩了两把油顺便吃了楼诚送来的狗粮。

 

“明总这脾气还是要收敛收敛。”荣石坐到毛毯上,用尾巴圈住许一霖。

 

明楼刚亲完明诚,眯着眼看了一眼荣石。

 

明诚本来想为明楼说话,看见许一霖眼神乱瞟不敢望明楼,话锋一转对着明楼“

 

大哥,你也是,脾气大了吓到别人怎么办。”

 

明楼一愣,阿诚剧本拿错了?!

 

明诚收回放在明楼背上的手“大哥?”

 

明楼眉头拧成川字,把明诚的手拿过来放到背上,回答道“阿诚说让改,就改了吧。”

 

4

 

杜见锋趁着受伤,给自己放了假,也给方孟韦请了假,两只猫在家里,比平常还要黏糊。

 

所以白沥帮一切大小事务全都甩给了蔺晨。

 

蔺晨平时看起来虽然是随心所欲的样子,一旦认真起来,却也不是只有认真二字来形容。

 

用一天时间熟悉了大致内务,蔺晨便一头栽进处理帮务之中,每天天没亮就起床,晚上也是半夜才回来,比萧景琰都要勤快。

 

合上电脑,萧景琰动动身子,没有蔺晨缠着,连带着工作的速度都快了许多。

 

时针指到11点,蔺晨还没有回来。

 

萧景琰洗漱完毕趴在毛毯上看书,书页多时没有翻动,他只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和墙上闹钟滴滴答答走动的声音。

 

蔺晨还没回来。

 

已经四天没有好好看过蔺晨了,多数是醒来那人就不在了。萧景琰心里酸酸的,平时蔺晨缠着他他没觉得什么,现在不在身边了,恍然发现自己是多么在意。

 

指针慢悠悠指向1点半,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一团白色摇摇晃晃走进来。

 

“景琰,嗝,有没有醒酒的,嗝,水也行……”

 

一杯水递到蔺晨面前,蔺晨大口喝完,絮絮叨叨的“杜见锋手下的那群小兔崽子,竟然给我灌酒,景琰,我头好疼~”

 

萧景琰把手放到蔺晨额头,转而紧紧抱住蔺晨。

 

“你还要忙多久……”

 

“景琰你想我了?”

 

萧景琰愣愣,紧了紧手“嗯……”

 

马耳他猫猛地被扑倒,带着酒气的吻落了一脸“既然景琰想我了,明天我就不干了,好好陪你!”

 

萧景琰有点后悔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5

 

方孟韦好了没几天,王天风就回来了,还带着一只美国短尾猫。

 

明楼坐在沙发上要炸,若不是有明诚在一旁顺毛的话。

 

谁能告诉他,王天风是怎么突破他对明家的层层监控以及明家别墅层层防护安然无恙的走到自家大姐面前的!

 

明诚示意明楼看看明台。

 

明台翘着屁股,尾巴撅的高高的,一脸得意+谄媚的领着王天风带回来的那只雌性美国短尾猫逛明公馆。

 

明楼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明台的背影,明台突然觉得有某条小板凳在呼唤他……

 

6

 

“阿镜……”王天风站在明镜面前,略显怂气。

 

明镜也是布履阑珊猫,端着身子坐在沙发上颇有气势,也不正眼看他,只有眼底显出的几乎不可见的雾气暴露了此时的心境。

 

“阿镜,当初因为组织的临时决定,我才出境去当了卧底,不告而别,是我的错,原谅我,原谅我吧。”

 

明镜扭过头看了他一眼,王天风顿时来了底气,据他多年的了解,明镜这时候就是心软了。

 

“组织命令不能违背,我肩上背负的责任更不能违背,阿镜,我已经被调到这里工作了,再也不会走了,原谅我。其实在那边,我没有一刻,不在想你,我也知道你会生气,可我却没有办法。”王天风一字一句说得诚恳,也的确是心里话,卧底生活提心吊胆,唯有远方的明镜足以安慰。

 

明镜面上严厉,实则心里软的一塌糊涂,甚至心疼起了王天风。

 

但有只猫可不这么想。

 

“王天风!唬人的大道理任谁都会说,你走的时候怎么不说怎么不解释!?少在明家招摇撞骗!”明楼实在是气急了,也是为明镜不平。

 

“明楼!说什么呢,阿风才刚回来,他都说了是组织命令,你都不知道大度点。”明镜听完王天风的话就有些向着他,听见明楼说话不禁话锋转到明楼头上。

 

明楼条件反射的秒怂,可心里还是憋着一股气,跳下沙发大步流星离开。

 

“大哥!”

 

明诚喊了一句,朝明镜点点头,明镜颔首示意明诚好好安慰明楼。

 

谁都没有注意,王天风望着明楼背影,情不自禁的露出得意的笑容且内心os:明胖子,真当没看见我这个明家大姐夫的身份?

 

7

 

相较于明家的乌烟瘴气,凌远家里算是无比和谐。

 

小李警官最近不忙,赶上凌远休个难得的年假,李熏然就直接请了三天假,准备和凌远好好玩两天,于是有了以下画面。

 

“老凌!停下!我看见那有家‘猫道料理’!走走走,咱们去吃,我惦记好久了!”

 

“老凌!这家火锅太好吃了!下次再来!”

 

“老凌!我能不能吃两个冰激凌!”得到否定回答的小李警官“好吧……那服务员,给我来个最大的圣代!”

 

凌远:“………………”

 

摸着李熏然圆滚滚的小肚子,凌远笑的一脸狡黠。

 

李熏然吃撑了,有点懵“老凌,你笑什么呢?”

 

 “我觉得你现在,就像怀了我的孩子一样。”

 

李熏然毛茸茸的脸一红,把头埋进凌远怀里“你想要孩子了……”

 

“不急不急。”凌远笑笑,“你要是非得给我生个,也行。”

 

“不要脸!”

 

凌远跳上车后座,手圈住李熏然居高临下看着他“反正脸都不要了,我们来做点有意思的。”

 

“唔!嗯嗯嗯……!凌远!这是在车里!”

 

 “没事,我们还没在车里做过呢。”

 

夫夫最奢靡的生活,吃吃吃吃,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


-------------

一个正儿八经的目录

so,谁才是真正的猫生赢家?

评论 ( 24 )
热度 ( 15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