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全员向猫化】(三)

【目录里有主要角色配图,目录在文章最底层】

 

*来自于猫奴媳妇的点梗。

 

*不要在意以他们的品种能不能聚到一起,猫的世界我们不懂,不会有人类出现,忽略像是能喝酒之类的问题

 

*忽略能不能【哔——】的问题,我的回答是可以。可能有怀孕梗,但是不多,注意避雷。

 

*不要介意我会用【所有的人】之类的字眼,因为改成所有的猫感觉很怪啊啊!况且他们早已不是普通的猫,已经是猫妖了好么!所以一切属于人类的症状出现在猫身上不奇怪对吧【诚恳脸】

 

 

 

我又开始小段子形式……woc你们不介意吧…感觉已经进化为中段子……

 

--------------------------

 

1

 

半夜,方孟韦发起高烧,在昏睡中发出哼哼唧唧的鼻音。

 

杜见锋不敢睡熟,一听到动静就醒了,碰碰卷耳猫的脸颊,被滚烫的温度吓得差点滚下床。

 

方孟韦感觉到冷,缩起身子又牵扯到伤口,鼻尖冒出汗水。杜见锋搂着却不敢使劲,大热天从柜子里扯了三层被子盖在方孟韦身上,又跑去冰箱砸了几个冰块包好敷在方孟韦额头。

 

豹猫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做了应急措施,蹬着还瘸着的腿就冲了出去,直奔凌远和庄恕的家门。

 

2

 

凌远本来也留了个心怕方孟韦半夜出什么事,因此杜见锋一敲门,凌远就站在了门口。

 

杜见锋简要讲了几句,凌远点点头表示马上就去,还没说一句话,杜见锋已经奔去了庄恕的家门。

 

李熏然慢吞吞的走到凌远身后,凌远还是蹲着的姿势对着门外,留了一个背影给李熏然,身子没来得及转过来就觉得背后一重。

 

李熏然半阖着眼睛,瞅着凌远白白的毛茸茸的一大团蹲在那里,本来困意就浓,平常都是睡在凌远怀里,对这绒绒的一团简直毫无抵抗力,歪歪的走过去坐在布偶猫的尾巴上,两只爪子一张,稳稳抱住凌远的后背把脸埋在软毛里。

 

凌远感受到李熏然呼吸喷出来的热气撒在背上,略感无奈,怕自己一个转身或起身,孟买猫就趴在了地上。

 

“熏然,别在这睡,等会着凉了。”

 

李熏然扭扭身子不愿意动。

 

叹口气,凌远把身子直起来一点“小方发高烧了,我得去看看,你在家乖乖睡觉。”

 

李熏然瞬间蹦起来“什么?!那那那还不快走!走走走我跟你一起。”

 

“你去睡吧,我去看。”

 

孟买猫睁大眼睛“不困了,我跟你一起!”

 

凌远转过身“忙了一天了,去睡。”李熏然站的直直的不说话。

 

互相盯了有三秒,凌远输的一塌糊涂,伸出舌头舔了一口李熏然的眼睛“好好好,一起。”

 

3

 

庄恕和凌远一样,睡眠放的很浅,在杜见锋敲了第一声门之后站在了杜见锋面前。

 

听完杜见锋的话,庄恕告诉杜见锋去把赵启平也找来,早在白天包扎的时候庄恕就发现方孟韦腿骨折了,估计是摔下山崖造成的。

 

而杜见锋的反应还是那样,听完就跑了,急的差点从石阶滚下去。

 

季白站在庄恕身旁望了庄恕一眼“走吧。”

 

“你别去,这种事我会处理好,你去睡觉。”话说罢,庄恕想了想平时凌远对李熏然说话的语气,觉得自己也应该学学凌远语气温柔宠溺,继而又补了一句“乖~去睡觉~”

 

季白挑挑眉,被庄恕奇怪的语气逗笑了“庄医生这是哪根筋搭错了?去晚了你负责孟韦的生命安全!?还不快走?!”

 

庄恕面无表情了一秒,这时候不应该像李熏然一样软软的夸自己然后去睡觉吗?!

 

“行,那就走吧。”

 

季白对庄恕这种幼稚的行为了解的一清二楚,抿抿嘴角,走上前伸出舌头讨好的在嘴角舔了一圈。

 

“这样庄医生还满意么?”

 

短毛猫金色的眼睛在黑夜里发光,伸出舌头在刚刚季白舔过的地方又舔一遍“十分满意。”

 

4

 

赵启平在医院一连好几天都忙得不可开交,在猫界,按理说伤到骨头应是少一些的,猫的身子轻盈灵活,即使是从较高的地方跳下来都不会有事,但现在医院的形式却是接二连三的骨科病人,不是脚崴了就是手扭了,这都是干了什么?!都从摩天大楼上跳下来了么?!

 

几场会诊之后就是手术,一天三四台,赵启平下来的时候腿都打颤。

 

谭宗明这几日回家第一眼就会瞄到安哥拉猫躺在毛毯上要死不活的样子。

 

因此晚上谭宗明也没缠着赵启平这样那样,甚至连方孟韦受伤的消息都没告诉他。

 

“砰砰砰  砰砰砰”

 

急促的敲门声吵到了谭宗明,同时也吵到了埋在谭宗明怀里的赵启平。

 

谭宗明看看怀里迷迷糊糊却要起身开门的赵启平,心疼的不行,安抚好赵启平,一身劣气的去开门。

 

门唰的被打开,杜见锋举到半空中的爪子讪讪的收回去。

 

“孟韦发烧了,我来找赵启平去看看。”

 

谭宗明本来想发火,听到是方孟韦的事之后只是叹了口气,启平今晚又没法睡好了。

 

“我去喊,你先回去吧。”

 

杜见锋一溜烟跑了,谭宗明站在门口望着赵启平在地毯上睡得正熟,皱了皱眉走过去。

 

5

 

杜见锋回去的时候凌远和庄恕已经到了,李熏然和季白也在,两只猫一起给两个医生打下手。

 

杜见锋在旁边只有干等的份,看着方孟韦难受的哼出鼻音却没有一点办法。

 

赵启平赶来的时候完全没想到方孟韦会是这个样子,一身绷带躺在床上,虚弱的像是失了生机。

 

处理好方孟韦的腿,赵启平沉着脸看面无表情的谭宗明。

 

“你早就知道了。”

 

谭宗明点头。

 

“但却没告诉我。”

 

谭宗明继续点头。

 

“孟韦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能瞒着我,瞒这么久!”

 

谭宗明早料到赵启平会生气,高压的工作压得赵启平喘不过气,焦躁都埋在心里无法发泄。他故意不说话,由着赵启平发泄心中的火气,这口气吐出来才好。

 

赵启平对着谭宗明吵了半天,安静下来的时候觉得几日的焦躁终于得到了缓解,再看谭宗明,脸上依旧是没有表情,只是眼神柔和的盯着自己,棕色的眼睛荡着轻轻的水波。

 

“好点了么?”

 

赵启平的心猛地一颤,这才堪堪发现谭宗明的用意。

 

安哥拉猫把头低下来,走近把头埋进挪威森林猫的胸膛里,声音闷闷的发出来。

 

“对不起。”。

 

谭宗明把赵启平搂紧摁在怀里

 

“我不后悔瞒着你,至少除了今天,这几天都睡得挺好。”

 

6

 

方孟韦没事,虽然是烧了几天,但好在照顾周到。

 

食谱是曲和精心安排的,营养恰当,忌口的一样不会有,可以吃的变着花样做。

 

杜见锋照顾自己五大三粗,但对方是方孟韦的话,真可谓细致入微,能自己动手的都不会让别人做。

 

曲和笑着跟黄志雄抱怨杜见锋除了让自己做饭什么都不让干,黄志雄倒是高兴,本来曲和就够累,杜见锋这样倒是让曲和清闲了许多。

 

黄志雄回想起当初他和曲和刚刚在一起的时光,那时候自己也不过刚刚从部队下来,白手起家开了一个小公司,PTSD还没有好,经常性发作,连带着公司也垮了。

 

黄志雄只能靠着部队的补贴金生活,那时候生活泛着死灰色,被酒精麻痹的日子里,曲和的琴声穿过乱麻的思绪住进黄志雄的心里。

 

黄志雄被当做流浪汉被曲和捡了回去,曲和的家很简洁,因为曲和的存在,连空气都是暖的,黄志雄存了私心,舍不得离开,冒充流浪汉寄居在曲和家中。

 

俩人在一起的那一天黄志雄坦白了。

 

曲和说其实自己早就知道了。

 

为什么不揭穿不生气?其实,曲和在黄志雄为了戒酒偷偷伤害自己的那个时候就喜欢上了黄志雄。

 

后来黄志雄在曲和的陪伴下治疗PTSD,又重新开了一家公司,蒸蒸日上,进而结识了明楼明诚。曲和本来是大提琴手,被发现嗓子好听之后,挖掘出来做了歌手,在大提琴方面的造诣也得到了提升。

 

俩人忙了,却从未忘记挤出时间留给对方,虽然累,却没有怨言。

 

中间有多坎坷黄志雄也不想回忆,收回思绪再看看现在,曲和属于新加坡猫,身子小小的团在自己手臂里,半闭着眼睛享受阳光,呼出的气体吹的自己脖颈上的毛发一翘一翘的。

 

现世安稳,满足于此。

 

7

 

几天之后,方孟韦醒来了。

 

杜见锋高兴的直蹦,轻手轻脚揽过方孟韦狠狠亲了几口。

 

明楼明诚刚好在家,听到消息就准备去看望。

 

方孟韦本来在和曲和说话,但在明楼进门的时候突然就僵了一下,眼神躲躲闪闪不敢看。

 

反常的现象当然逃不过明楼的眼睛,开口就准备问,明诚怕明楼吓到方孟韦,用尾巴拍了明楼一下,自己抢先开口。

 

“孟韦,这种事,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知道了,阿诚哥。”

 

明楼回卷住明诚的尾巴,示意他继续。

 

明诚用尾巴尖抚着明楼的尾巴,问道“孟韦,你去五里山做什么?”

 

方孟韦看看明诚,又瞟瞟明楼,往杜见锋的方向靠了靠。

 

“我,我看见了王老师才追过去的。”

 

明楼眼神突然变得锋利,直直盯着方孟韦,杜见锋下意识护住方孟韦。

 

王老师,王天风。

 

--------



一个正儿八经的目录

又要来两对cp上线


评论 ( 11 )
热度 ( 12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