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全员向猫化】(二)

【目录里有主要角色配图,目录在文章最底层】

 

*来自于猫奴媳妇的点梗,顺便艾特  @¥doubt¥  人设有轻微变动。

 

*不要在意以他们的品种能不能聚到一起,猫的世界我们不懂,不会有人类出现,忽略像是能喝酒之类的问题

 

*忽略能不能【哔——】的问题,我的回答是可以。可能有怀孕梗,但是不多,注意避雷。

 

*不要介意我会用【所有的人】之类的字眼,因为改成所有的猫感觉很怪啊啊!况且他们早已不是普通的猫,已经是猫妖了好么!

 

我开始走剧情了,而今晚过后,我就是周更了……啊啊我舍不得啊

 

------------------------------

 

方孟韦失踪了。

 

警局调查的一个犯罪团伙案有了新的进展,这个案子是方孟韦带领的那一队跟进的,听到消息之后,方孟韦立刻带着队员去了目标出现的地方---五里山。

 

几天之后,所有队员都带着罪犯安全回归,除了方孟韦。

 

杜见锋问其中一个队员方孟韦的行踪,那队员回答说队长交代队里先回去,他自己去办事了。

 

方孟韦出事了,这是杜见锋的直觉。

 

杜见锋是猫界最大的帮派“白沥帮”的头目,黑白两道通吃。因此他一从警局出来就调派了人手跟自己去了五里山。

 

 

 

五里山何其的大而凶险,可杜见锋却管不了那么多,交代了手下一些事项之后就冲进山中,豹猫矫健的身姿穿梭在山林之中,隐没在一片枯枝之中。

 

方孟韦的味道早就被冲淡了,杜见锋只能从山脚开始找起进行地毯式搜索,偌大的山走起来辛苦非常,可杜见锋不觉得累,他每走一步,不安的情绪就会疯狂的增长,他踩着落叶,蓝宝石色的眼睛在深夜里发出光芒,寻找着自己的希望。

 

一直找了三天三夜,荆棘划过杜见锋的脊背,手臂被划出数道伤痕,可豹猫已经失去了痛觉。

 

第四天的清晨,杜见锋找了方孟韦。

 

卷耳猫静静的躺在山涧的溪水边,身上的血早已干涸。

 

杜见锋疯了似的跑过去,颤抖的鼻尖小心翼翼的挨近方孟韦的鼻子,微弱的呼吸扑在杜见锋的鼻尖上,几乎是同一时刻,滚烫的泪滴砸在方孟韦脸上,染开了血迹。

 

 

 

杜见锋驮着方孟韦回家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在门口等着。

 

庄恕和凌远赶紧接过方孟韦带进了屋。

 

明楼挪个步子想教训杜见锋不跟大家通报就自己一个人去找方孟韦,被明诚不动声色拦下来,明诚示意他看杜见锋身上的伤,明楼眯着眼看了一下,哼了一声转身进了屋。

 

方孟韦躺在床上,身上的血污还在,凌远和庄恕检查着伤口,用纱布一点一点包好。

 

杜见锋蹲在旁边,伤口隐隐发疼,可这些伤痛怎么能比得上床上奄奄一息的方孟韦带来的疼痛。

 

给方孟韦包扎好,凌远开始给杜见锋包扎伤口,还没弄好,明诚就端着一碗粥走进来,杜见锋挣扎着要亲自喂方孟韦,刚起身就被凌远朝着伤口拍了一巴掌,疼得他直抽气。

 

“我来吧。”许一霖走到明诚身边接过粥。

 

明楼在一旁舔着明诚翘起来的毛,望着杜见锋。

 

“怎么回事。”

 

 

 

杜见锋简要叙述了经过,众人的脸色也愈发深沉。

 

“看来孟韦是遇到什么了。”荣石淡然开口,分析着情况“他说出去办事,这‘事’一定不是普通的事情,若是一般的事情,怎么会跑到五里山里面去。”

 

明诚若有所思,转过头看明楼,明楼点点头“还是等孟韦醒了再问。”

 

门被匆匆推开,曲和走进来看到床上的方孟韦和正在被包扎的杜见锋。虽然听到消息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不可避免的被吓到了。

 

黄志雄紧接着走进来,安抚性的舔舔曲和的耳根。

 

走到床边,曲和问着许一霖方孟韦的情况,知道没事之后松了口气,看着杜见锋狼狈的样子有些心疼。

 

众人中数明楼和黄志雄年长一些,当初因为各种缘分大家做了朋友,连家都搬到一起,彼此已经当做兄弟看待,明楼和黄志雄也是做了大哥的角色,曲和稳重心思柔软细腻,看到杜见锋和方孟韦变成这样,不免担心。

 

又呆了一会,方孟韦已经确定没事,凌远回家要给李熏然准备晚餐,庄恕要去警局接季白,荣石尾巴圈着许一霖回了家,明楼和明诚公司也有事走了。

 

“见锋你也别太累,受伤了多休息,这两天我会来照顾孟韦的。”

 

曲和说着,眼睛眨了两下,黄志雄知道曲和是累了。曲和是猫界著名的歌唱家,听到消息的时候也是刚演出完,赶着回来也不曾休息,这下精神放松了,困意也有些上涌。

 

伯曼猫的尾巴圈住新加坡猫细瘦的腰身,黄志雄挨近曲和“走吧,你也该休息了。”

 

点点头,曲和又望了一眼方孟韦,跟着黄志雄出了门。

 

屋里只剩下杜见锋和方孟韦,豹猫有些笨拙的跳上床,身子小心翼翼的避开卷耳猫的伤口,一口一口,虔诚的舔着卷耳猫的脸庞,爪子碰碰柔软的耳朵,将卷耳猫圈起来,尾巴也缠在一起。

 

“孟韦啊,你可真让老子担心。”

 

 

 

李熏然和季白都和方孟韦一样在警局工作,知道方孟韦的事之后替方孟韦在警局告了假,当天晚上就挨个询问了方孟韦的队员,希望能找到一些线索。

 

蔺晨陪着萧景琰出差也是晚上才回来,一回来就听说了方孟韦受伤的事,去看杜见锋的时候发现杜见锋也伤的不轻。

 

蔺晨也是帮派之人,只不过他的琅琊帮只管搜罗情报,是猫界类似于情报局的存在,而杜见锋的白沥帮头目有两个,一个是杜见锋,一个是蔺晨。但蔺晨爱玩,萧景琰只要一出差他就会跟着,因此白沥帮大多数是杜见锋管,现在杜见锋闹这么一出,蔺晨就差不多丧失了自由,开始接管白沥帮。

 

一回到家,蔺晨就跟没骨头似的躺在萧景琰脚边,他是英国长毛猫,白色的毛覆盖住萧景琰的爪子,身子蹭蹭蹭又趴到萧景琰身上,长长的毛整个盖住萧景琰的背部。

 

“景琰~我明天就要去帮里不能陪你了,你都不难过,没有舍不得我么?”

 

萧景琰没有理蔺晨,眼睛始终放在面前的文件上。

 

舍不得?萧景琰是巴不得蔺晨去做事的。

 

这次出差,蔺晨一路上都不规矩,到了目的地更甚,缠了他一晚上,害的他睡过头差点耽误了会议,而在开会的时候,自己的腰几乎都不能绷直,只好坐着讲话。

 

冷冷的哼了一声,萧景琰起身把背上厚重的蔺晨抖下来。

 

“既然明天有事要做,今晚你就睡外面吧。”

 

蔺晨一愣,景琰!不能啊!

 

---------------

 

一个正儿八经的目录

 

短小了一下,唉……唉……明天就军训了,心好累哦,本来是白色的皮蛋,这下好了,军训回来就是名副其实的皮蛋了_(:зゝ∠)_


评论 ( 8 )
热度 ( 15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