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凌李】掉落的是小仙女?(四)

*背景在上海,忽略人物出现在奇怪的地方。
*人物ooc有
*人物设定有出入
上一集说到小李神仙催促凌远同志去谈恋爱,然后凌远同志很负责的跟赵医生在西餐厅里——谈公事。
————————
作为第一医院的院长,肝胆科的专家,凌远平时还是很忙的。
因此没有工作没有食物没有事干的李熏然,成为了实实在在的三无神仙。
医院充满了消毒水的味道和哀伤的抽泣声,说实话李熏然是不喜欢这个地方的。
院长办公室的零食早就吃完了,凌远站在医生的角度禁止李熏然吃太多垃圾零食,即使是神仙也不行。
百无聊赖的李神仙隐了身,飘出了医院。
正值酷暑,李熏然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挑着树荫笼罩的阴影里走。
四处望着,李熏然想找个甜品店坐下来,享受一下空调甜点的奢侈生活。
可还没等李熏然幻想一会,耳后就响起喊叫声。
“站住别跑!!这是小偷!抓小偷!”
李熏然特别想吐槽“站住别跑”这句话,特别傻。
然而李熏然没有说出口,而是转身一个扫腿,手肘往下使劲一捣,伴随着一声惨叫,李熏然很轻松擒住了小偷。
很快,后面的警察也追了上来,看到小偷龇牙咧嘴的表情吓了一跳,一边感叹着这小伙子也太狠了,一边接过小偷用手铐拷住,不住的感谢着李熏然。
李熏然腼腆的笑笑,被闪闪发光的手铐吸引。
天宫捉住犯人也会把手绑住,但他们只要使个法术就行。
李熏然第一次见到手铐这个神奇的物件,加之被那个警察夸的喜滋滋的,突然就有了当警察的念头,毕竟天宫护卫局没有他的位置,他可以在人间当个警察过把瘾。
因此当那个警察压着小偷回警局的时候,李熏然就悄悄跟在后面。
令人惊喜的是,警局和第一医院没有太多距离,李熏然很是满意,唯一苦恼的是,他在这个世界也没有身份证之类的东西,怎么才能进警局?
顶着太阳,李熏然眯着眼睛站在警局外面,已经有三个警察来问他来干什么,可李熏然摇摇头很耿直的说他只是来看看。
警察摇摇头一脸可惜,这孩子挺好的,就是有点傻。
李熏然依旧站着,不住赞叹警局真是个好地方。
“嘀嘀!嘀嘀!”
几声刺耳的鸣笛声把沉迷警局无法自拔的李熏然拉回现实。
李熏然不耐烦的扭头,看到车里的人之后一下子变得惊喜。
“景琰哥!你怎么在这?”
李熏然跑过去趴在车窗口,望着萧景琰开心的眼睛都眯起来。
萧景琰望见李熏然一脑门的汗,打开车门招呼他上车。
“你在那站着做什么?这么大的太阳都不知道躲躲。”
抽出一张餐巾纸递给李熏然,萧景琰深感无奈。
李熏然感受到空调带来的凉意,毫不顾形象的叹息一声,听到萧景琰的问话只是嘿嘿的笑。
“那景琰哥,你怎么在这?”
萧景琰把车靠边停好,举起一个档案袋晃了晃“蔺晨的体检报告,他每次都不让我看。我这次自己来拿。”
萧景琰望着那档案袋,蝉翼般的睫毛在空中挥出好看的弧形。
李熏然望着萧景琰,知道他和蔺晨都还好,悄悄放下心。
沉默一会,李熏然突然灵光一闪。
“景琰哥,帮我办个事呗。”
-------
要不说有钱有势就是气人,李熏然上午跟萧景琰说想去警局里当值,下午就有了身份证等重要证件外加一个崭新的手机,顺便通知自己已经成为一名合格的警察。
本来明天上班就行,但李熏然等不及,也没跟凌远说直接就去了。
凌远从手术室里面出来,腿都发麻,坐在办公室里看了安排,晚上没有工作,可以正常下班。
喊了几声,办公室里没有李熏然,想着应该是去哪玩了。凌远看了一眼手表,还有两个小时下班,下班后可以去超市买点菜给李熏然做点好吃的。
想到李熏然吃东西时满足的表情,凌远不禁勾起嘴角。
屋里唯一的灯光就剩下餐桌顶上的那个吊灯,凌远坐在沙发上脸上看不出表情,已经将近十点了,李熏然还没有回来。
李熏然没有手机,凌远也没法联系,不知道他去哪了,是走丢了回不来了还是出了什么事,他是神仙没错,可看起来又那么傻,出事了也不一定。
凌远有点急,站起来拿过外套准备出去找人。
钥匙开锁的声音响起,李熏然靠在门边一脸累瘫了的表情。
今天刚上任,李熏然高兴的不行,硬是拦下了同事把加班的工作放到了自己身上,在同事一脸感激的表情中坐上了办公椅。
可谁知这工作一做起来就是要命的,李熏然关掉电脑的时候眼睛都花了,坐着清醒了一会,看了表才发现已经九点了。
跟还在值班守夜的同事道了别,李熏然想打个车回去,可他突然发现,他只记得怎么走回去,不知道凌远家到底住在哪……
于是走了近一个小时,李熏然才回了凌远家。
凌远扶着李熏然又气又好笑,看到李熏然憋屈的表情,带着自己都没察觉的心疼去了厨房热饭菜。
热饭菜期间李熏然一个劲喊饿,在沙发上表演躺着。
凌远看不下去,扔给了他一个袋装小面包。
坐在餐桌前,凌远端着碗,他也没吃饭,他等着李熏然,等不到人自己也没了胃口吃饭。
一顿饭下来,凌远一句话也没说,表情也淡淡的。
李熏然知道凌远是生气了,默默低头吃饭也不好意思说话。
凌远收拾餐桌,李熏然也殷勤的去帮忙;凌远看文件,李熏然跑去泡了一杯茶送到凌远面前;凌远让他去洗澡,李熏然蹭蹭蹭坐到凌远身边。
“老凌同志,还生气呢?”
凌远没有理他。
“咳咳,我知道这次是我做错了,没有告诉你我去警局工作了,是我的错,还请心胸宽广帅气冲天的老凌同志原谅。”
阴阳怪调的语气把凌远逗笑了,可又立马黑下脸。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有多危险?!”
李熏然小鸡啄米一样点头。
“做什么事不知道告诉我一声吗?!万一你这次找不回来怎么办?!多危险!你知不知道你…………”多让我担心……
凌远想了想,觉得后半句不合适,也就没说出来。
李熏然依旧乖巧点头,即使内心还想着,自己是神仙,怎么会找不回来?!就是用腿走太累了……
凌远说完,看见李熏然频繁点头,没了辙,气也消了大半。
挑起眼睛看凌远似乎是消气了,李熏然掏出自己的手机。
“老凌,手机怎么用啊?”
凌远惊讶的看着李熏然“你的手机哪来的?”
“景琰哥送的!”李熏然一脸自豪。
凌远顿了一秒,点点头,看着李熏然的表情,突然觉得有点吃味“下次缺了什么,跟我说就行。”
李熏然点点头,把手机伸到凌远面前。
然后俩人摆弄半天,凌远教会了李熏然怎么使用手机,李熏然给自己下了几个游戏顺便和凌远交换了手机号,而他也发现萧景琰和蔺晨的手机号已经躺在了他的联系人里。

真麻烦,李熏然边玩别踩白块,边吐槽手机,他们神仙交流只需要施个法术就行,多方便啊。

杏林分院的投资开始有了眉目,凌远驱车赶往酒店,带着赵启平。

当初谭宗明跟自己商量的时候,指名要赵启平去。凌远不知道谭宗明打的什么算盘,但他一个上海大鳄,想来也不会做什么粗鄙之事。

所以这个重担就自然而然落到了赵启平的肩头。

赵启平还不知道是谁投的资,他只是正常工作罢了。

酒店包间在三楼,赵启平跟着凌远上了楼,包间门开的时候赵启平看见了熟人。

“安迪?”

投资不止一家,凌远去和其他几家应酬,安迪那边交给了赵启平。

“所以这是谭总的投资?”

安迪点头,递给赵启平一杯红酒。

“谭总怎么没来?脚还没好?”赵启平觉得自己管的有点多,但话都已经说出口了。

“他身体还不错,脚早就好了,只不过心情不好,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怎么没见他来复诊?”赵启平想抽自己,没来对自己来说简直是一大幸事,这么问就像自己多渴望他来似的。

“他复查过了,不过没去你那。”安迪抿了一口酒,看着赵启平“那天你对他说什么了?出来之后就萎靡不振的,到现在都没好。”

赵启平想起那天自己对谭宗明说了佳人有约之后,谭宗明似乎是呆了一会,然后什么也没说一瘸一拐的出了门诊室。

“也没说什么。”赵启平觉得这样也挺好,他跟谭宗明都不是一个阶层的人,他也没必要跟谭宗明有过多的接触。

商谈顺利,凌远说服了那几家投资公司,而赵启平几乎只是喝了点酒吃了点东西就搞定了,安迪说谭宗明交代过,这投资就早就定下了,商谈只是走个过场。

出了酒店,赵启平坐在车上望着车窗外后退的风景发呆,照安迪这么说,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谭宗明的事情似的,但自己确实只是隐晦的拒绝了谭宗明。

赵启平在凌远疑惑的眼神中使劲摇了两下脑袋,想把脑子里的谭宗明甩出去。

其实谭宗明对赵启平仍然有念想,他那晚跟着赵启平看见赵启平进了凌远的车,去餐厅吃了晚饭,俩人相对而坐,倒真像一对情侣。

谭宗明见过的莺莺燕燕不在少数,扑上来的也不在少数,但他动情的次数却屈指可数,他以前以为他对安迪有感觉,但后来看到安迪挽着另一个男人的手向他介绍,他真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祝福了俩人。

而他见到赵启平的时候,又是不一样的感觉。

赵启平会诊的时候表情从来不多,不冷不热刚刚好。

而谭宗明也见过赵启平不是赵医生时候的样子,热情奔放,在酒吧中举着酒杯,他在人群中就像一只骄傲的孔雀,展开耀眼的羽屏显示自己最真实的美好。

谭宗明想,自己应该是喜欢上赵启平了,于是他开始追求,虽然没有说出口,但他相信赵启平知道。

可是后来赵启平说,佳人有约。之后,他亲眼看见精心打扮过的赵启平,跟凌远在一起。

不能说不心痛,谭宗明感受到了心里的冰凉,就像一把火被突然泼了一桶水,一桶从冰洋里舀来的水。

后来他就不去见赵启平了,不是不愿意看见赵启平,而是不想看见赵启平,和凌远。

这晚谭宗明处理完了所有的职务,把琐碎的小事都扔给了安迪,坐在驾驶座上的时候他想起了赵启平。

车不由着自己驶动,脑子也不听使唤,很快就到了第一医院门口。

而刚好,赵启平也出了医院,坐上了自己的沃尔沃。

夜色完全降临,谭宗明这次开的车不算太扎眼,赵启平也没有察觉后面跟着一辆车。

沃尔沃转了个弯停在一家酒吧门口,赵启平从车上下来走进酒吧。

谭宗明皱着眉头,把车停在一边也跟着进去。

灯红酒绿是酒吧一贯的风格,劲爆的音乐跟着舞池里扭动的男女一起狂欢,赵启平很快就找到了地方,点了酒喝起来。

这次赵启平没有约伴而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全都是因为脑子里的谭宗明,离开会诊室一瘸一拐的背影被放大,快要把赵启平全部的罪恶感都逼出来了。

谭宗明远远看着赵启平,那人喝酒的样子也是异常迷人,一双桃花眼能挑出一团火。

可不属于自己,谭宗明苦笑一声。

天生招人的赵启平很快就被搭讪,一个拿着红酒的男人靠近他,酒杯挨在一起说着什么。而赵启平回以微笑,并没有拒绝的样子。

因着心情不好的原因,赵启平在那男人来搭讪之前就喝的有点多,脸上染了一层红,那男人跟自己碰杯的时候,赵启平毫不犹豫的举起酒杯准备一口饮尽。

杯口刚接触嘴唇就被拦住,赵启平扭头看见谭宗明捏着自己的手腕,瞪了一眼那个拿红酒的男人。

谭宗明的脸谁能不认识,那男人震惊了一秒,端着酒杯赶紧离开免得自己惹到这位大鳄。

看着赵启平微醺的样子,谭宗明升起一股无名火,不由分说把赵启平拽到角落。

“你不是跟凌远在一起了吗?!怎么还来这?!”

赵启平盯着谭宗明,突然就笑了“谭总你说什么?凌远?你都不知道凌远那个正经严肃的样子,我怎么可能跟他在一起。”

谭宗明脑内炸出噼里啪啦的烟花,那这么说,他的小赵医生,还是单身的??!!!他还是有机会的??!!!

—————————

*第一次看文的小伙伴戳目录回去看第一和第二章了解设定和背景

一个正儿八经的目录

最近有练字的习惯,更新之前或者之后都会练一两篇,不然字太丑了,想给楼诚手写点什么都不好写。

而且最近热度一直低潮,想来是因为文笔不够好,脑洞不够好,不过这也没什么,我感受了一下,爱楼诚的热情还跟刚来圈子里是一样的,啊~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些想笑盒盒盒盒。

最近沉迷肉体……无法自拔……orz


评论 ( 28 )
热度 ( 101 )
  1. 玫姿绰态青山陆的女人!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