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凌远×李熏然】掉落的是小仙女?(三)

小李同志掌管着你的人生大事并让你去约会。


*背景在上海,忽略人物出现在奇怪的地方。

*人物ooc有,但是尽量避免

*人物设定有出入

 *第一次看文的小伙伴们请戳最下面的目录看第一章和第二章了解一下人物设定以及背景

-------------------------

凌远系着棕色的全身围裙,清油倒进锅里发出“滋啦滋啦”的声音,灶台上的小火苗燃起来煮干锅中蔬菜水分,热量笼罩着不大的厨房。
李熏然靠着门框,目光随着凌远进进出出,辣椒放在锅里,呛鼻的气味刺激的他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抬眼发现凌远站在他跟前。
“去桌上等着,很快就好了。”
李熏然微微偏头,锅里的鱼已经撒上了葱花,微辣的香气、翘起来的娇嫩鱼皮露出里面的嫩肉,嗅觉与视觉的双重攻击牵引出胃里的馋虫,又看看凌远额头上的细汗,李熏然挠挠后脑勺笑着“等会我帮你端菜。”
凌远没说话算是默许,转身去把鱼捞起来,端着整个锅浇上汤汁,李熏然也钻了进来。
用纸巾擦干净边缘,凌远转身去拿毛巾,刚碰到毛巾还没取下来,身后突然传来拔高调子的一声“嘶!”
凌远急忙转过身,发现李熏然正尴尬的看着自己,手指捏着耳垂,明显是烫到了。
叹口气,凌远无奈的捉过李熏然的手,开了水龙头将李熏然的手指伸过去冲洗。
“不会做就等着吃吧,我自己来就行。”
厨房空间本就不大,容下两个高大的男人刚刚好。李熏然手被凌远捉着,肩膀也挨到一起,走到餐桌旁坐下,李熏然呆呆的望着自己被擦干但却依旧泛红的指尖,突然觉得有点羡慕赵启平。
“老凌啊,你的对象我给你物色好了。”
话音刚落,凌远一口饭差点噎在嗓子眼里。
“谁?”凌远很是好奇李熏然看中了哪个。
夹起一块鱼肉放在嘴里,李熏然咽下一口饭,回答道“骨科副主任,赵启平。”
凌远表情抽了抽。
赵启平,法国医学院毕业,前不久调到第一医院,业绩优秀,凌远看着苗子不错给提拔做了骨科副主任。
“我跟他应该不合适。”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
“还是算…………”
“老凌同志!我要对你的幸福负责!这件事你要认真对待,这可是你的人生大事!”也是我的人生大事。
对面的神仙唰的站起来,凌远赶紧对李熏然摆手“行行行,你先坐下,坐下说。”
然而一顿饭下来,只有李熏然絮絮叨叨说个不停,扯了不少有的没的大道理,根本没有凌远反驳的机会,于是凌远逼不得已的妥协了。他拗不过倔强的小神仙,又不想破坏他的好意,所以紧接着又逼不得已同意了邀请赵启平明晚吃顿晚餐的提议。
而当李熏然站起来神情正经的嘱咐着自己的时候,凌远注意到小神仙到现在穿的都是他的衣服,是该给他买两套了……
“老凌同志,我刚刚说的你都听到了吗?!”
“恩,听到了。”凌远想着自己经常去的那家服装店,点了点头。

赵启平一向招人喜欢,并且男女不限,早在上学时期,他收到的情书和告白都不在少数。而这一点赵启平自己也心知肚明,只是他最近对自己吸引力有了新的定义。
现在的自己,难道已经优秀到被顶头上司看上的地步?
下午刚送走一位病人,赵启平还没来得及喝口水门就被推开,凌远以极其不自然的姿势走进来,就像是被人在背后推着似的。
赵启平站起来问了句好,等着凌远说话。可凌远看着他,公式化淡淡的表情不像是有话要说。直到那人的眉毛突然皱了一下,这才有声音从那紧抿的嘴唇里发出来。
“赵医生,我明晚想请你吃顿饭。”
赵启平寒毛忽的竖起来,迅速回忆自己最近的表现:每一次会诊都没有家属投诉,排除;报告写的非常好还受到了表扬,排除;手术最近非常顺利零差错,排除;谭宗明骚扰自己……滚开!
细细回想了一圈,赵启平觉得自己完全没有犯事啊。可凌远一副我有任务给你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凌院长是有事?要是我犯了什么错误,凌院长直说。”
凌远的手插进白大褂的兜里,尽力表现得亲和,做一个人民好院长“不,就是想请你吃顿饭。”
小赵医生运转着自以为傲的大脑,迅速做出反应“好。”
不管怎么样,上司请你吃饭,答应就是对的!
“明晚我会来接你。”凌远扔下这么一句,在小赵医生的目送下离开会诊室。

赵启平对着手机看看自己的脸,眼角上挑风情万种。

凌远这是看上我了?

坐下来思考自己和凌远的可能性,赵启平觉得凌远怎么也比谭宗明合适,长得也帅,物质方面对于自己来说绝对十分合理,怎么着也比谭宗明靠谱。

而就在刚想完的下一秒,谭宗明谭总就一瘸一拐的出现在小赵医生的视线里。

赵启平脸上都绷不住笑,看着谭宗明抬起来的脚身子都在抖。
“谭总您这是怎么了?”
谭宗明看着赵启平憋不住的笑容,也不觉得脚有多疼了。
“脚崴了,想让赵医生给看看。”
看着也不像是说谎,赵启平挑着眉毛,挽起袖口走到谭宗明跟前,蹲下来把那人的脚踝放到自己膝头仔细检查起来。
脚踝确实是肿了。碰两下,赵启平听见谭宗明直抽气。即使是肿了,这脚踝形状也是极其好看的,赵启平暗暗嫉妒了一把,站起来拿出病历在上面画几笔,居高临下的看着谭宗明“谭总,你的脚踝强势不重,回去用药酒涂抹按摩活血化瘀,几天就好了。”
谭宗明撑着下巴看赵启平,脚踝的伤处还有那人手指残留下的温热触感“既然这样就谢谢赵医生了。赵医生帮了我这么大的忙,不知明晚我可不可以请赵医生吃顿饭表示感谢。”
能有多大忙啊?你脚都崴了还吃什么吃?!赵启平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
“谢了谭总。”大眼睛往上勾,赵启平微笑着看谭宗明“明晚,佳人有约。”
第二日清晨。

凌远在穿衣镜前被李熏然好一顿折腾,衣柜里的衣服被翻了个遍,凌远看着遍地的衣物,想着晚上回来又得一阵收拾。

但即使是这样,李熏然也没有找到最满意的,除了西装衬衣,就是西装衬衣。

指针刚好指到六点半,李熏然拍拍手露出标准的一字笑。

挺直的长腿被略紧的西装裤包裹,洁白的衬衣顺着腰线掖进腰间,最后以深色的西装外套做结尾,也不过是普通款式的西装,但配上凌远平常不苟言笑的神情,硬是穿出了一丝禁欲的意味。

活动一下手臂,凌远发现李熏然特地挑了小一点的衣服,虽然不影响身体活动,但终归是有点不舒服。扭头去看李熏然,而李熏然也刚好看着自己,那人咧着嘴给自己一个大大的笑容,手撑着下巴上下打量,软塌塌的卷毛随着动作抖动,凌远突然想去摸一把,手感一定很好。

随着凌远到了第一医院,李熏然隐了身与凌远一起走,周围响起小护士们的窃窃私语。

“天呐院长好帅!”

“院长这是恋爱了?!”

“今天肯定有大事发生!……啊啊院长好帅!”

“不知道院长夫人是谁啊啊啊!好羡慕!”

李熏然在旁边自豪的不得了,为自己穿衣打扮技能打满分。

而等待是漫长的,凌远坐在办公室一工作就是一整天,期间做了几次手术。李熏然在办公室里无聊的不行,一边测试自己的法力恢复了多少,一边拆凌远的办公室。偶尔隐身出去转转,转到赵启平诊室里没有发现像上一次一样的疑似凌远情敌的人物,于是满意的去别的地方转。有时候也能听到一点护士们的八卦,哪个病人家属特别难缠,最近医闹减轻了不少,今天骨科的赵医生也打扮的十分亮眼等等。

终于挨过了一整天,上海没有黑夜,只有另一个白天。街道亮起路灯,夜市也热闹起来,霓虹灯光笼罩这个在夜晚依旧热情的城市。

李熏然觉得人家出去约会自己不好去打扰,但是看着凌远把赵启平请上车,又觉得自己身为牵线人应该时刻注意凌远的恋情发展,于是使了法跟在两人身后。

谁都没有注意到一辆路虎紧随其后。

凌远带着赵启平来到一间西餐厅,俩人位置靠近窗边,刚好能看清夜晚的繁华。

菜很快被端上来,俩人都受过高等教育,用餐也是整洁有序,烛火点点放在俩人中间搭着玫瑰色的灯光,若是忽略两人谈话的内容,倒真像是约会的情侣。

凌远:最近杏林分院的谈资比较紧张,过两天有个见面会需要你参加。

赵启平:院长放心,杏林分院耗费心血巨大,我会认真对待。

……

……

李熏然隐了身就站在俩人面前,才发现这两人根本就不像是来谈恋爱的!然而他们的的谈话依旧在继续,李熏然不能出面阻止,气的不行的同时被面前的牛排吸引。

早知道让凌远把饭做好再让他来了!饿……

李熏然走出西餐厅现了身,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变点吃的出来,可这是不可能的,不说自己法力消失了不少,就算是没消失也没有这个法力好么!神仙的食物也是自己劳动换来的,变出来的终究都是假象。

玩了一会,李熏然刚准备先回去,但就在这时,手里忽然出现了一个银行卡。

盯着银行卡看了半天,李熏然努力回想这是哪来的。然后,李熏然想到了,这是当时给蔺晨和萧景琰牵线的时候蔺晨给自己的,因为那人完全无暇顾及自己的吃住问题,于是塞给了自己一个银行卡,说是里面的钱自己一时半会都花不完。

回忆了一下蔺晨对自己的态度,李熏然还是觉得凌远比较好。

望着手里的银行卡,李熏然有点纠结到底要不要用。他望了一眼凌远和赵启平面前的牛排,咽了一下口水,默默走进了西餐厅找了个离凌远和赵启平最远的位置坐下。

“服务生,三份黑椒牛扒一份西式玉米浓汤!”

凌远念着李熏然没有吃饭,尽量保持礼貌并且用了自己最快的速度结束了这场晚餐。

而赵启平从这顿晚饭开始就开始觉得无聊甚至枯燥了,且不说与自己上司共进晚餐有多么惊悚,就算凌远今晚格外俊逸,也不能消去凌远表情严肃与自己讨论工作带来的阴影!

绅士的送赵启平回了家,凌远望了一眼腕上的手表,十点二十五分。

等到凌远回了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

灯没有开,凌远按下开关,发现客厅沙发上躺着李熏然。明显是已经洗过澡了,头发湿哒哒的,新买的睡衣也穿在身上。

凌远找来一条毯子搭在睡相并不算太好的李熏然身上,没忍住捏了捏那人柔软的发梢,走进厨房打开微波炉,将带回来的饭菜热一热。

李熏然又一次特别怂的被食物的香气唤醒,坐起来发现热气腾腾的饭菜被凌远摆上了餐桌。

“醒了?忘了给你做饭,现在这个点不能吃多,但也要垫垫肚子之后再睡。”

李熏然握着小半碗的米饭被凌远感动的不行,也忘了要教训凌远不认真约会的事情,更不好意思告诉凌远其实自己早就吃过了。

小口小口的扒着饭,李熏然看着凌远从包里拿出几个文件坐在餐桌旁批改,头顶上小小的吊灯散发出柔和的光芒,凌远长长的睫毛在文件上投下小片阴影。

小李同志的心似乎漏了几拍来着……

-------------------------------

一个正儿八经的目录【第一次看这文的小伙伴戳左边目录回头看第一章和第二章了解人物设定以及背景】

我的进度应该不快吧……

评论 ( 27 )
热度 ( 8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