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凌远×李熏然】掉落的是小仙女?(二)

小李同志正在奋力的替凌远同志找对象;小李同志把你拉入了凌远同志情敌名单并让你摔了一跤。

*背景在上海,忽略人物出现在奇怪的地方。
*人物ooc有,但是尽量避免
*人物设定有出入
----------
李熏然是被饿醒的,这是他一贯的打开方式。
把腿从沙发顶上放下来,揉了两把头发,发现凌远还没回来。
有点口渴,李熏然习惯性的动动手指。然后一杯水就浮在自己面前……
法力回来了??!
还没来得及多高兴,浮在半空中的水杯突然掉了,杯子没碎,沙发湿了一大片……

凌远刚到医院,韦天舒就迎上来,一脸感动“凌远啊,让你走慢点你还真的来这么晚,真为我着想~报告放在你办公室了~”
笑着瞥了一眼韦天舒,凌院长摆摆手让他回去工作,他才不会告诉他自己一点都不为他着想,不过这话不能说,一院之长的形象还是得保持住。
报告还是那样的不着调,但总比上次好多了,凌远叹口气,拿笔涂涂改改写了半个多小时才觉得满意。
放下报告拿起关于杏林分院的文件,眉头蹙起来。凌远看着文件上龙飞凤舞的三个字陷入沉思——谭宗明。
杏林分院最大投资方是上海的大鳄晟煊集团的老板谭宗明。
本来投资谭宗明没有参与,但就在前两天,谭宗明又找上自己说要投资。毕竟金额巨大,这笔投资要是有了,杏林分院的资源设备就足够了。
凌远疑惑,但还是接受了。
刚合上文件,一阵敲门声紧接着响起“叩叩叩”。
“进来。”
韦天舒的头先从门外伸进来,然后腿才迈进来。
“凌远?怎么样,我写的不错吧。”
“恩,是挺不错的。”凌远拿起报告放在韦天舒面前“要是不让我改那么多就堪称完美了。”
一把抓过报告,韦天舒眼睛都瞪圆了“凌远!你竟然替我改了!~我就知道你不会舍得你这么多年的好友受苦!”
“韦三牛,你说你什么时候能长进点。”凌远总觉得自己是韦天舒他爸似的,语重心长。
“有你凌院长不就行了嘛!真是不错啊凌远,我回去重抄一份交差了哈~”
看着韦天舒得意的关上门,凌远抿着嘴唇露出一字笑。
“凌远,我看这人就很不错嘛。”
突然出现的声音把凌远吓得跳起来,然后他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李熏然。
“你怎么在这!?”
李熏然扭扭屁股让自己坐的更舒服“我来帮你寻姻缘啊,我是神仙嘛,循着你的气息就找到啦。刚刚那人你觉得的怎么样,虽然长得一般,但是跟你很相处的来嘛。”
凌远扶额,这么多年的好友当然相处的来。
“他已经结婚了,而且我们是多年的朋友了。”
“这样啊……”李熏然露出失望的表情,然后变得十分正经“别伤心,我再帮你找下一个!”走过来拍拍凌远的肩膀,整个一副我同情你、我理解你的样子。
凌远莫名打了个寒颤,回头看着李熏然。
眼前的人跟早上看到的完全不一样,衬衫是自己原来的,穿在他身上刚刚好,利落的短发,没有上妆的脸背着光线,倒显得更加活泼。
“凌远?凌远?”李熏然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应该是干净的啊,出门前可是认真洗了三遍的。
凌远收回目光略显尴尬想转移话题“你刚刚一直在这?”
“恩,我隐身了你们看不见的。”
凌远点点头,坐下来重新拿起笔继续工作。
“咳,那什么,你什么时候下班?”李熏然咧嘴笑,露出一排牙齿。
“恩?还早。”凌远头也没抬。
“我有点饿了……”
这下凌远把头抬了起来,看着李熏然趴在自己办公桌上看着自己。恩……好像有点可怜……
打开抽屉翻了翻,凌远在一堆药瓶子中间找到了一袋薯片,还是昨天韦天舒拿来贿赂自己的。
李熏然眼睛一下子变得亮晶晶,道了谢拆开包装,抓了一把为喂到嘴里,腮帮子塞的鼓起来,嘴里发出“咔吱咔吱”的响声,喉结滚动,紧接着,发出满足的叹息。
“要不要来点?”李熏然伸出手,上面堆着几个薯片。凌远果断摇头。
等小李同志稍微解决了自己的伙食问题,开始思考起凌远同志的终身大事。
冥想了一会,李熏然从椅子上站起来就往门口走。
“你去哪?”凌远怕李熏然一个冲动出现在人前让自己解释不来。
“帮你寻姻缘啊,呆在这怎么寻?”李熏然一脸看智障的表情。
“你就这么去?”
李熏然打量了一下自己,除了裤子有点长之外,很帅气啊。
看着凌远的眼神,李熏然忽然明白了,继续看智障一样的看凌远“我当然会隐身啊。”
把心放下,凌远忽略李熏然的眼神还不忘嘱咐“12点之前回来,我在这等你,午饭回家吃。”
一听到午饭,李熏然突然就精神了眼睛忽闪忽闪的,顿时干劲十足。
第一医院很大,光是这栋楼就有五层,李熏然隐身在医院里面乱窜,有了凌远一顿饭的承诺,李熏然挑起人来也认真了许多。
这个人太瘦了,不行;这个人胖了,不行;这个应该比凌远还老,不行;这个嗓门咋那么大?不行,凌远应该喜欢安静的
………………
挑了半天,李熏然通通看不上。
转转悠悠,李熏然到了骨科。
走廊上人比刚刚少多了,只有几个护士走来走去。
有个门虚掩着,李熏然好奇的凑进去看,听到两个男人的声音。
“谭总,你的手腕完全没事,只是需要休养两天。”
“可是它总止不住的疼,赵医生没有好办法?”
赵启平要不是想维护自己在医院一贯冷漠高冷的形象,真想眼珠子向上翻一个大大的白眼扔给谭宗明,这个上海鳄鱼已经是第三次来到这里占着自己的时间不让自己会诊了。
想撩的意图那么明显谭总你直接说话不就行了么?!让我能拒绝你啊!
赵启平内心吐槽一片,表面上却还是温和的挂着微笑。
李熏然悄悄伸进去一个头看着屋里的俩人。
啧啧啧,那个白大褂的医生长得还真不错,轮廓分明,一双眼睛眼尾上挑,嘴角是淡淡的微笑,极品!
李熏然默默在心里给白大褂医生画上个对号,再去看医生对面的那个男人。
恩……长得还行,就是脸大了点,啧那眼睛看哪呢?盯着人家医生看还要不要脸了?!
李熏然默默给那个男人画了个叉,然后把那个男人拉进了“凌远的情敌名单。”
瞄了一眼白大褂医生身上的牌子“骨科副主任赵启平。”
好的赵启平,就是你了!
蹲在墙角等了半天,那个被李熏然规定为凌远情敌的男人才从房间里出来,李熏然进房看赵启平,发现赵启平正揉着太阳穴一脸不开心,李熏然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跟着那个男人到了医院大厅,嘴角浮起一抹坏笑,李熏然动动手指,只看见那男人“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他身旁的那个女人先是憋笑,然后才扶他。
干了坏事的李熏然一阵爽快,看了看大厅正中央的电子表,发现快到12点了,想到凌远答应自己的午饭,心里一阵激动,小跑着返回院长办公室。
谭宗明坐在地上一阵龇牙咧嘴,脚腕处传来刺痛,难道骨折了?
安迪好笑的把他扶起来“谭总,你这运气也真是不错,五天之内伤两次。”
谭宗明黑着脸,懊恼的看着自己的脚。
但下一秒,上海大鳄立刻暴雨转晴。
“安迪,帮我挂号,挂赵医生的号。”
————————

一个正儿八经的目录

写的少将就看,我去酝酿酝酿

评论 ( 22 )
热度 ( 102 )
  1. MAO小败青山陆的女人!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