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楼诚】明长官今天要求婚!

   一个楼诚小段子  关于明长官求婚的二三事,灵感来源于我的卡贴,狐兔这一对自动带入楼诚


例行艾特 @¥doubt¥ 

-----------------------------------------------

   今天对于明长官来说,是至关重要至关重要的一天。今天,乃是明长官求婚的日子。

   天微微有些亮,微弱的阳光从远处散开来,撒了点点在明公馆。放在平时,此时明公馆里面每个人都应处于睡梦中。然而今天,最不可能在此时醒来的明长官醒了,最不可能自己穿衣服的明长官不仅自己穿了衣服,还早早的出了明公馆。

   四点刚过,明楼便醒了,睁开眼便看见了明诚。微微抖动的睫毛给眼下投了一片阴影,头微微下垂,靠在明楼肩上,清浅的呼吸打在明楼的颈窝里,安静的模样让明楼不禁有些心猿意马。但想到正事,明楼稳了稳心神,开始起床。明诚本就是特工出身,有动静就会醒来,明楼深知这一点,起床动作愈发的小心。当他光着脚踩在地板上时,回头看了看仍熟睡的明诚,微微安了心。蹑手蹑脚的挑挑衣服去了卫生间。

   在卫生间里换好衣服的明楼,简单的洗漱了一下,轻轻地下了楼。明公馆此时还在沉睡,一切都安静得不像话。明楼起得早,有些饿,但本着“君子远庖厨”的想法【实际是自己做的饭自己都看不上】,决定自己出去吃早餐。回到房间里拿包,明楼瞅了一眼仍在熟睡的阿诚,想了想,提笔留下了字条,放在了床头,又在床边驻足了一会,弯下腰,小心翼翼的在阿诚额头上留下一个轻吻,迈着步子出了门。

   寻到地方吃完早餐的明楼,并没有去新政府,而是转身去了上海最大的首饰店。首饰店也是刚刚开门,冷冷清清的,店员一看见来人是明楼,赶紧喊来老板,老板一来就阿谀奉承起来,明楼也不理会,自顾自的开始挑选戒指,一款最适合阿诚的戒指。足足挑选了快一个小时,明楼将整个首饰店的戒指几乎看了个遍,挑了又挑,看了又看,连老板都觉得有些不耐烦,但仍旧恭敬的介绍推荐。终于快到六点多一点时,明楼看中了一款对戒。

   女戒打造的十分精致,简单的一圈银环,钻石星星点点缀在其上,既规则又显得的随意,给人焕然一新的感觉,简单却不失奢华,且大小刚好适合明诚,男戒也是如此款式。明楼满意的要了这对戒,想象着明诚将戒指戴在手上的样子,忽觉幸福不过如此。看着老板将戒指包装好,明楼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询问老板道:“老板,这戒指,在店里是否可以刻字?”老板连忙答应:“可以可以,只不过需要再加一些费用。”明楼嘴角无意识的笑了笑“没事,能刻字就好。”

   五点半,明诚准时醒来,习惯性的蹭蹭旁边,却发现旁边除了被褥空无一物,明!楼!竟!然!起!床!了!明诚惊讶的坐起来,刚准备下床就发现了床头的纸条:出去办要事,你自行去工作,勿念。”即使没有署名,熟悉到骨子里的字迹明诚也是认得的,这是明楼留下的纸条。但明诚仍旧一头雾水,有点担心明楼是不是去执行什么危险的任务不告诉他,但是今天的直觉告诉他大哥应该没事,于是放宽心,自己洗洗漱漱就起床了。到了新政府,明诚也没有发现明楼的身影,没想太多,可能明楼真的有要事在身,自顾自的去秘书处工作了。

  约七点钟,外面隐隐约约有人喊明长官,明诚察觉是明楼回来了,勾了勾嘴角,起身拉开门出去迎接。

  然而出乎明诚意料的是,明长官今天没有穿风衣,而是一身西装革履,挺拔的身躯被修身的西装衬托得更加俊朗,手背在后面,迈着大步向他走来,唯一不足的,大概就是领带。明长官最不会的就是给领带打结,因为每次都有明诚给明楼打结,明楼索性也没好好学如何给领带打结。明诚带着笑意缓步迎上去,明楼也因为阿诚的走近,面上的笑意愈发的深邃。明诚没有发现明楼背着的手后面拿着什么,但是站在旁边的人都看的清清楚楚,明楼手上拿的不是戒指盒还能是什么!一群人也不出声,默默准备承受自楼诚恋爱以来最大的暴击。

   两人走进,明诚站假装严肃道了一声明长官好,抬手开始给明楼整理领带,明楼微微倾身方便给明诚整理领带,目光黏在阿诚的脸上,盯得明诚觉得有些微微脸红,打好了领带向后退了一小步,躲避明楼炙热的眼神。明楼微微有些发笑,但也不住紧张,面前是阿诚,是他心心念念的阿诚,是他即将要求婚的阿诚。

   明楼的眼神还没有收回,明诚看旁边有那么多人觉得有些不自在,正准备提醒一下明楼。

  “大哥…………”

    阿诚刚唤一声大哥,却只见一向挺着脊背的明楼,单膝跪在了自己面前,手从身后拿出来,一个小巧的盒子在手上呈现,明楼打开盒盖,入眼便是一枚精致的戒指,小小的钻石正低调的散发着光芒。

   “阿诚。嫁给我。”明楼拿下戒指,举在明诚面前,眼神紧紧盯着明诚脸上的表情。

    此时明诚震惊不已,内心翻滚起一潮一潮的波浪,面对明楼炙热的眼神,突然就红了眼眶。一时竟然不知怎么办。

   “大哥…………”

   “阿诚,好不好。”

     明诚抿了抿嘴,突然笑了起来。

    “好。”这是他的明楼,怎么能不说好。

     明楼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什么话也不说,站起来急切的握着阿诚的手,小心翼翼的套上去,明诚的手白皙又修长,反倒是这戒指衬得这手愈发好看。当然,明诚也看见了明楼左手上的戒指,一模一样的款式,独一无二的对戒。明楼将明诚的手与自己的手十指相扣,情不自禁的将明诚紧紧抱在怀里,也不顾旁人的眼光。明诚也不拒绝,与明楼紧紧相拥,仿佛这样就算一辈子了。

   于是乎,围观群众受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暴击,一个个咬着手互相安慰就差没哭出来。

   晚上,明公馆。

   阿诚坐在沙发上,轻轻摘下戒指,放在手里仔细的看着,嘴角弯成好看的弧度,不住的轻笑。忽然,他发现戒指内侧似乎有个字,对着灯,明诚看清了里面的字---楼。明诚不禁笑的更深,坐在沙发上看了又看,指腹摸着那个“楼”字,目光里尽是眷恋。突然像是又想起什么,拿起了明楼的那枚戒指,果然,一个“诚”静静躺在戒指内侧,摸上去,那人的温度似乎还停留在上面。

  这时明楼洗完了澡,从卫生间里面出来,还未唤一声“阿诚”,就看见一个身影走了过来,也不说话,只是将头埋在自己胸膛,双手紧紧环着自己的腰,熟悉的味道,不是明诚还能有谁,于是张开手,也回抱着明诚。

  明诚深吸一口气,鼻腔里满是明楼的味道,抬起头,微微踮脚,轻轻在明楼唇上落下一吻。

  “大哥,我爱你。”

    明楼弯了弯嘴角“我也爱你,阿诚。”

    明楼低下头,继续刚才那个吻,缠绵而又温柔。

    今晚黑幕般的夜空月与星均散着光芒,美景甚好,能与所爱之人携手白头岂不更好?

-----------------------------------------------------------

正儿八经的目录

哎呀终于写完了,每天更文都被累的要死要活的_(:зゝ∠)_

告诉我甜么!我这辈子只当亲妈!

评论 ( 12 )
热度 ( 11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