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EC】恋爱这种事(一发完)

巫师设定,鱼龙混杂的世界,一岁年龄差。   一个用来复健的小破故事,没什么内容,纯发糖而已。《黑凤凰》我没看,所以跟最后一部没什么关系。

——————

       Charles Xavier和Erik Lehnsherr的生活总是如外人眼里那样,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什么都可以吵,循环往复没完没了。一旦真生气了Erik Lehnsherr就立马收拾他那个Charles买给他的二十二寸黑色手提箱往外面一住,往往是回德国,半个月一个月后才若无其事地回来。小半辈子他们都是这么过来的。

        Charles今年二十九,Erik三十。Charles十八岁时跟随一个老巫师学巫术,Erik也是那时候被老巫师收养起来的,十九。不同于Charles贵族似的身份,Erik出身德国一户平凡人家,见面伊始他就厌恶Charles一副修养极好而又处处和善的面孔,想过许多办法为难他,Charles是真的好脾气,哪里都忍让着,一来二去Erik再少有为难他,与他关系不疏不远。但后来他出了师,为什么一直跟着Charles,又住进了Charles的城堡里,谁也不得知。

       这次争吵的缘由是一只狼人的崽子。

       一周前他们在巫师议会接了斩杀郊外一个连环杀人的狼人的悬赏牌。在狼人家里完工了才发现这狼人不知和哪个人类生了一个孩子,发现时还一会儿狼一会儿人地来回变换。Erik想杀了他,小狼狼性不稳,他们又杀了他的父亲,很容易性情趋恶,反噬收养者;对此Charles自然是反对的。虽然他们杀了他的父亲,但他既没做坏事,他们没有理由杀他。孩子毕竟是孩子,是善是恶还得往后看。然而这是Erik最讨厌的悲悯,俩人为此争论起来,直到狼崽子饿得大哭,Erik才暂时妥协让Charles抱回去。

       狼性使然正如Erik所说,Raven——Charles的妹妹,在给小婴儿喂食的时候被突然变成狼形的幼崽狠抓了一下,三条痕迹全都出了血,Erik当下决定斩草除根,Charles拼力拦了下来,并决定自己从此亲自抚养这个孩子,不让任何人插手,Erik因而更加怒中火烧,收拾了东西冷言冷语地说让Charles好自为之后就走了。

        Erik一走走了一个月,在此期间Charles尽心尽力地照顾那个幼儿,起名David,并履行诺言很少让Raven以及Raven的男朋友兼他的好朋友Hank插手此事。他在人类间的身份是大学教授,每天去学校,他都将孩子带在身边,上课时就施一个睡眠咒稳住形态让他睡上一节课,并放一只瓢虫在摇篮里做监视,如此这般倒也安安稳稳地过了一个月。

        David长得很快,婴儿身体没什么变化,狼的形态却渐渐比摇篮还大,在摇篮里睡着时,往往后蹄和尾巴都要翘翘地被压出摇篮边。由此Charles为他换了婴儿床。或许是这一个月过得太平稳,监视用的瓢虫就时时忘了放进床里,再加上David还未下过地,他走远一点做事的时候根本没想过David会突然袭击他。

        这件事他谁也没告诉,David化成的小狼,突然从他身后扑过来咬住了他的肩膀,因为拥有狼人血统,尖利的乳牙插进了他的肩膀肉里,他清楚感受到那痛楚从肩膀传遍了全身。他把小狼抓下来掷到地上,那小狼眼里露出孩子特有的惊恐,发抖地叫了两声,一溜烟夹着尾巴躲到床底下去了。

        Charles断定David自己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咬人,所以也不预备把这件事说出去。

        当然,如果不是他受伤还不好好照顾自己突然病倒了,Erik也必然不会从Raven嘴里知道这件事。

        David暂时被Hank领走了做检查,顺便在Charles生病期间到Hank家住几天,Raven则留下来照顾Charles。

       

        这个晚上,Charles蒙着头在床上睡,不一会儿,他觉着有一阵凉风吹到他额上,似乎是窗开了。

        一个人影接着翻进来,静悄悄关了窗。那个人一米八多,提着二十二寸黑色手提箱,坐到Charles床边。昏暗的床头灯,照着Charles微微露出的脸,Erik伸手贴了贴他的额头。

        “Charles我告诉过你,你这是自作自受。”

        “如果不是Raven,你也不会知道这些。你说对了,Erik,我是自作自受。所以这跟你有什么关系。”Charles还在发烧,说话有些不着顺序,但大致意思Erik是明白了。

        “有没有关系并不由你说了算Charles。我不得不说说你的家庭医生,开的药都拌了面粉吗,你不是昨天就病了吗。”Erik从手提箱里取出一瓶散着绿光的小瓶,倒出两滴在床头的杯子里,用加热咒在手心微微加热,用一只手将Charles扶起来。

       “你为什么带最苦的药给我。”Charles靠在Erik肩上轻轻抿了嘴。

     Erik斜着嘴角,晃晃杯子  “Charles,我向你保证,它不仅苦,而且还很多。”他坏笑两下,碰碰Charles的嘴唇催促他喝下去。

       这边Charles一只手掌着杯子,皱紧眉头艰难地下咽,另一边Erik揽着Charles的手从Charles卷上来的睡袍伸进去。他在手上施了咒语,摸着他的脊梁渐渐向上,所到之处的细汗全部被缓缓地烘干,等Charles喝完了药,身上也随之猛然干爽。

        Charles果不其然吃到了一颗糖,“David只是不小心伤了我罢了。”他慢慢地说,感到全身的气力都在疾速地恢复起来。Erik不屑地笑一声,“你还给他起了名字。”

        “让世界多一个好人总比少一个人要好,Erik,我向你保证David他并不是恶类。”

        “病好了连说话都有力气了Charles。但我今天晚上来,并不是来和你聊那个狼崽子的,他怎么样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Erik两只手都握着Charles的肩膀,四目相对,他的手再次伸进了Charles的睡袍里。手下的身体还是熟悉的形状,Charles慢慢躺下来,他也随之俯身,他们的眼睛都紧盯着对方的嘴,四片唇瓣逐渐靠近,互相多么思念似的点了点,就迫不及待地贴在一起,起先还是慢慢地亲一亲,后来就越发火热地打磨起来。Erik全部打开Charles的睡袍,钻进被子里,一边抓着Charles的手给自己解扣子,一边抚着Charles的脸狠狠地吻他。Charles病初愈,没有Erik那样有精力,却也在回吻的间隙一个个解开Erik的扣子,手扣住他的脖子,腿挂在他腰上,用脚跟不断挤怼着他平滑的内#裤。

        Erik吻到Charles的额头,仔细贴了贴发觉不发烧了,拉开两人的距离,把自己和Charles都扒了个一干二净。

        用了最普通的姿势,Erik用胸膛裹着Charles的脊背,从后面#进#入了他,一双手穿过Charles的腋下埋进Charles纠结的双腿之间,很快那双蔚蓝的眼睛里就盈满了泪水,Erik非常受用,闭上眼动情地耸动着——他喜欢这个——一个因他而哭泣的Charles,于是他更卖力了,满足地结束了这场看似突如其来的情#事。

        这并非他们的第一次,从Charles二十一岁,也就是Erik到了二十二岁开始。他们就有了这层关系,又因为他们经常争吵,常常忘了去深入谈论这层关系,一直到了现在,也仍是如此。

        尽管不曾说破,Erik也明白自己爱Charles,一如Charles也肯定这样爱着自己,所以说不说对他而言都是无所谓的事,别人知不知道也无所谓。

        “我说过了,这个世界没你想的那么美好Charles,你除了会害自己你什么都做不到。”

        “但实际上我做了不少事,并且很成功,Erik,你只是对我的决定有偏见。我也说过了,David会成为一个好人。”

        “那不过是你极其可笑的想象罢了。”Erik轻蔑地眯了眯眼,低下头在Charles的肩膀上摸索,两个牙洞形成的疤,几条抓痕,Erik吻过去,又吸了吸他的脖颈。

        “我也许迟早会杀了他。”

        Charles费力扭过身,定定地看着Erik,“你别忘了,Erik,他现在是我的孩子了。”

        Erik哼笑了一声,“你以为——”一只手忽然捂住了Erik的嘴。

        “还有——你是不是要回来住。”Erik抿着嘴故意不说话。

        “你还要回德国去?”

        Erik扒下Charles的手咬了咬他的手指,“让人赶紧收拾房间。”

        Erik突然又回来了,Raven根本没看见他从哪里进的门。David也被接了回来,有Charles护着,Erik一直没对他做成什么。晚上,Erik被收拾好的房间里只剩下一个手提箱。隔壁,Charles的床空出一半来,Erik推开门进来躺进去的时候,Charles还在看书。

        “这时候你应该听从医生的警告,他告诉你不要熬夜Charles。”

        “这没什么关系。”Charles耸了耸肩笑道,“你知道的Erik,他还往我的药里掺面粉呢。”然而他还是在Erik伸手的时候,搭着他的手睡到床上了。

         众所周知,Erik Lehnsherr其实是从来不在自己房间里睡觉的。



——————

    

       

评论 ( 3 )
热度 ( 14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