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ABO/EC衍生/双Br+】说出秘密的那一天早上

至于为什么名字里有个双Br+,是因为这文两对cp→Brandon× Brian,以及从前写过的一对→为奴十二年变态农场主 Edwin Epps(埃德温 艾普斯)×站街男孩 Matain(马丁)。ABO设定。开头略让人误会,但洁癖不要害怕。有生子。

————

      在屋里,Brian已哭了两天了,躺在床上,既不出声不动弹,也不吃饭。Spencer牢骚发过了,骂也骂了劝也劝了,没有用。他告诉Brian他已经用拳头教训了Brandon Sullivan,但对Brian来说,都已经没有意义。

       第三天的早晨,他是饿醒的。青白的曙光通过窗户,进入纽约市角落的二楼出租房,Brian睁了睁鱼泡似的眼睛,慢慢坐起来,此时他心中已无任何所想,身边已经清除干净了关于Brandon Sullivan的一切,他获得了片刻的遗忘的安宁,于是随便拍了拍了自己,戴上墨镜,下楼吃饭。

        Spencer在纽约郊区谋到了一份工作,因此家里无人。他橐橐的脚步声还没进餐馆的门,就被一个与他差不多高的男人撞到了。他抬眼一看,棕发,蓝眼,干净的脸,竟然是Matain Epps。Matain的笑容立刻让Brian回忆到了他不知道的那晚,他想起了Brandon,想起了和Brandon从前在一起的日子,想起了他背叛他的那天到底是什么滋味。

        "喔只有一个桌子了,刚好两个座位。" Matain推着Brian进入餐馆,笑意盈盈地说,"那没办法了。"

        "我不吃了。" Brian要走,Matain拉住他,脸色淡下来,又带着微微笑意。

        "是你男朋友找的我,你生气也不该生到我的头上。再说,我们又没有发生什么。"

        Brian体力不支,被应该还算得上男孩的Matain拉到了桌上坐下——这位纽约商业巨头Edwin Epps的Omega,听说只有十九岁。 Matain替他点了餐。

        "请你的。"他说,双臂搁在桌上,一会儿左一会儿右地歪头看着低着头的Brian。

        "哭了很久了?"

        "关你什么事。"

        "你当初采访Edwin和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个语气。" Matain似乎是常常带笑的,不管什么时候都要笑一笑,"不过是因为你男朋友在ji 院选了我,你就要生我的气,错又不在我。"

        "你能闭嘴吗!"

        Matain撇了撇嘴,低下眼睛。他穿着上下两件的一套米色单衣,外面披一件卡其色大衣,趿拉着棉拖鞋。不一会儿,他双脚都踩在皮沙发上了,双臂朝Brian的方向贴着桌面伸直,半边脸也贴在桌面上从Brian的脸下看他。

        "你的眼泪掉出来了。"他说, Brian立刻惊也似的胡乱抹了眼睛。Matain用两根手指将纸巾盒推给他,向后靠在沙发上。他从兜里摸出一盒烟,递给Brian。但Brian摇了摇头。他抽出了一根,但又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停住了手,把烟身推回去,从兜里换了棒棒糖出来,撕开放进嘴里。这时他抱着自己的双腿在单人沙发上晃来晃去。

        "我原来就在那工作,是十八岁的时候。"过了会儿,他突然说。

        Brian愣了一会儿,才恍然明白他在说什么,震惊地看着他。

        "我第一次工作,站在街边,就遇见了Edwin,把我带到一个酒店。他性格很变态,喜欢打我,打得出血,不怎么留情,但给的钱很多。第二次第三次等等也是他找我,他一直在找我,而且不让别人找我,也总是给很多钱。有时打得重有时打得轻。本来一直就这样过着,但有一天我在床上醒来了,他还睡着,我就想偷他钱。"

        Matain咬着糖很大弧度地弯着嘴角笑,眼睛也弯起来,"你知道么我们去那工作都是被签了卖身契的,因为那里被一个地头蛇管着,但人流是最多的,好赚钱,但没有人知道签了就出不来。有些人还是被迫在那工作的。开工了才知道每次得来的钱百分之九十都被老板收走,虽然Edwin给得很多,我却没什么钱。我就想偷他的,再藏起来。"

        "可是被他发现了。他没生气没打我,只是把我赎出来带了回去。我们那的规矩是要带项圈,Omega这么缺,好赚钱,来玩的都是找Omega的,所以要循环利用,不能让Alpha糟蹋了。"他说起来云淡风轻,"去Edwin家里后没项圈了,他就把我标记了。" Brian心里有想说的话,但压下去继续听他说。

        "他每天都上 我,高兴了不打我,不高兴就会用鞭子。有时候不高兴也不打,谁知道呢,他脾气那么怪。他把我关在二楼的一个房间里,水饭都是让人从门底下的小门送进来。"

        "我有一天跟他吵架,要出去,非要出去看一眼,我想出去,不管看什么,我已经被关了三个月。他狠狠扇了我两巴掌,脸都涨红了不允许,说这辈子都不会让我出这个门。我就跳楼了。" Matain耸着肩,把棒棒糖从嘴里拿出来,又放进去。

        "没摔死,在医院躺了两个月,醒来他瘦得跟猴子一样。"他笑了,餐厅里只有他在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Brian安静地看着他,没有表情。一会儿他不笑了,抿抿嘴低着眼皮,"嗯,不很好笑。"

         "后来他就不敢打我了。"

         说到这时,Brian注意到了他额角的淤青,他也发现了这道目光。

        "这是我自己撞的,我想去医院,但告诉他他一定让我看家庭医生,我用这个逼他放我一个人出门,去医院后再拿钱消除就诊记录,管用。——不然你今天见不到我。"

        "你是一个已被标记的Omega,你去了那种地方,你明知道不会有Alpha来……找你,你为什么……" Brian终于问出了他想问的。

        "我隐藏了信息素。"

        "但你迟早会被发现的。"

        "我故意的。" Matain眨着蓝色的眼睛,嘴边忍不住笑," Edwin在后面偷偷跟着呢。"

        "所以你知道Edwin Epps会打Brandon!"

        Matain耸了耸肩表示知道。

        "至少我帮你测试了你的男友,不亏。"

         早餐早就送来了,但他们俩都没有吃。Brian咬住嘴唇偏过头。Matain跟Brian说他去那纯属是因为Epps惹他生气。

        "你知道为什么你男朋友会来找我?"他望着Brian挑眉,"他喊你的名字了,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我转过了身他才发现认错人了。但立即就选了我。我们外貌特征挺相似的,没发现吗?蓝眼睛,卷头发,棕色的,还有身高。" Matain在自己身上比划,张开手臂,对Brian露出"惊喜!"的表情。

        "你不用替他说情。" Brian揉了揉鼻子。

        "我只是说实话。你来采访我那一天,他送你过来的,Edwin差点又打他你才发现实情。但你走得那么快,也不听他解释……如果他有隐情……"

        Brian突然精神起来,"你知道,他有原因吗……他有什么……什么原因?" 说罢他又后悔,他痛恨自己,一旦有解释的机会,甚至可能是会让自己成功自我欺骗的机会,他也无可奈何地选择把握。他总是这样,割舍不下过去,离不开Brandon。

        "你自己问。" Matain指了指门外,"他守在你楼下两天了。" Brian向那望去,果然,一个熟悉的人影"嗖"得躲了。

        "你出去吧,我也该回去了。这里早餐很难吃。" Matain尝了两口吐出来,拉起畏畏缩缩不肯动的Brian到门外去。

        把Brandon喊出来,Matain就把Brian一把推了过去。

      

        俩人相对着都没有说话,Brian感到了自己的外涌眼泪,刚要逃跑被Brandon一下抱住,他拿脸紧紧贴着Brian的额角,比Brian还要泣不成声。

       

        你觉得下一次是什么时候,Brandon Sullivan,Brian问他。Brandon不停地摇头。

        "其实我对你外面干什么从来没有怀疑过,Brandon,我什么都不清楚,更不知道你从前——"

         "从前没有!"

         Brian动了动,抬起头捧着Brandon的脸," 你要是想分手,你可以和我直说,我不问你为什么。"

         "我——" Brandon紧紧抓着Brian的肩膀,"我怕你不喜欢,不喜欢一个xing 欲强的人……"

         "可是——" Brian差点笑了,"你为什么不,不找我……"

         "不,不是你理解的那样,Br,我太严重了……" Brandon忽然抵着他的头,一会儿就流出了眼泪,Brian忽然意识到,Brandon可能真的遇到了重要的事,"在公司,在家里,不论在哪,每时每刻我都想做  /ai,我在公司的卫生间里,在咱们的浴室,在床上,在任何隐蔽的地方ziΙ慰,我的电脑里有那种影片,甚至在地铁上我也有感觉——,在遇见你之前,我跟很多人上guo床,我都不敢跟你说,Brian……求你别离开我,Brian……Brian……我知道这都是我的错……"

         Brandon闭上双眼蹭了蹭Brian的脸,"我爱你。"

         "……这是一种病对吗?" Brian轻声问他。

         "……是的。"

         "你瞒着我。"

         "我想着治好了就没事了,你也不会知道……"

         "混蛋。" Brian小声地骂了他,张开双臂埋进他的怀里,Brandon露出一点安慰的苦笑,也抱着他。

         Matain看事情了结了,感到很累——他也守在这里两天了,就喊了一声" Edwin"。

        "我知道你在。"他说。

        一个卷发的蓄着阔胡须的高大男人从拐角处走出来了,他眉毛和眼窝都很深,携着很浓的阴重气息,一路走来眼睛都紧紧瞪着不远处的Brandon Sullivan。

         "你站好别动。" Matain挡在他身前,搂住他的脖子,那人也自然地把手搭在他的腰上。

        "我怀孕了。"

        猛地, 高大男人的目光一下全集中在了他的身上,眼睛张大,舌根打结,心里突突的蹦出一大块空白,好像被谁取走了似的,可又有柔柔的东西在里面飘,动不了,只会看Matain的脸,手心一层一层地在出汗。

        "那我……我……"他的眼睛渐渐要笑,"那我……戒烟?"

        "嗯。" Matain点了点头,又抱了他一会儿,才一起回到了车里。 他终于放下了心。

        其实,在此之前Matain从没有心理准备去拥有一个小生命,更没有多大的把握确定Edwin会接受这样一个小生命。但现在,终于熬过去了。什么都不用不用想了,升起来的太阳已明亮地照着这个世界了,中午将近,他现在只想和Edwin一起好好吃个饭。

——

我说了吧,写手的嘴,骗人的鬼。
其实写文要不要写,我这个写文的是做不了主的,手和脑袋一起商量商量,我就开始码字了。

评论 ( 11 )
热度 ( 10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