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双br/布兰登×布莱恩】坑底的兔子

一个童话故事。兔子Brandon × 兔子Brian。

————

        在傍晚的斜阳里,一个井状的大坑被几乎全部是亮橘色的光覆盖,坑底很暗,底边的墙壁上有个洞,里面有个兔子——Brandon坐在洞里入睡。

        他蜷着脚和手,头朝里,对着土墙。黑暗覆住他的兔耳朵和大半个兔身体,他即使睁开了眼睛也什么都不会看见。

       此时忽然的一声惊慌大叫吵到了他,他认为该是什么东西掉进了坑里,但却没听见落地声,并且大叫之后再没有声音。他不想在意,可耳朵仍竖着听。没有声音。这样突如其来的搅动让他本来就不能睡下心更加焦躁,他转了转身体,让头对着洞口,想去看看外面到底是什么。

        喔。是两只扑腾的小兔脚,和一个悬在坑边的小pi股。也是一只兔子。

        他看起来像是差点滑进坑里,四脚朝上正在边缘惊慌焦急地使劲挣扎着。Brandon的双眼直直盯着那点小动静,不知道为什么地觉得有趣,正看得入神时,那小兔子却突然一翻地没了踪影,他心里一空,头猛地往前探,立马被坑边倏地出现的兔子头吓了一大跳,身体迅速缩回了洞里去。

        "天呐!”

        "您也是不小心掉进去了吗?先生!"

        坑边的兔子喊着,Brandon把头伸了伸,耳朵向后贴在脊背上,只露出半双眼睛和一个鼻头。他隐藏在黑暗里,甚至连毛色也看不清。

        "是。"他回答说。

        "那您怎么藏在那个洞里不出来?那里太黑了我看不见您。"

        "你不需要看见我。…以及………我住在这里。"

        "住在这种地方!"坑边的兔子很惊讶,Brandon看了看他,那是一只通体白色的兔子,蓝色的眼睛粉色的鼻头,前肢扒着土坑的边缘正拉长了脖子往他这里看。

        "这里没什么食物,您怎么在这里生活?"

        "墙角长的草够我吃,这里平时会落进叶子和果子,就算什么也没有有时也会……" Brandon突然停下声音,没有往下说。

        "可这也不能过得好啊。"白兔子用前爪敲了敲墙面,各类岩石混杂的土壤几乎很难用爪子刨出洞,更别说挖个长长的通道来获救了。他断定这只兔先生是陷入了困境,然后抬高了身体对自己的四周张望着,朝Brandon说了句等下,就没了影子。Brandon没有理会,闭着双眼,不久,他就听见"嗦唆"声,在夕阳的阴影里他看到对面有一根绿藤落到了坑的底面。

        "快上来吧先生!您咬着它,我已经将它绕了半圈在树上,我可以把您拉上来。"

         Brandon掉在坑里半年多了。一直在这里,从来没几个动物来,又来了又去。他静静地望着那根绿藤。

        "不用了。"

        "为什么?!"

        "我习惯了。这样已经够了。"

        "可是那里很黑,而且住得不好。"

        "我不介意。"

        "可是————"小兔子着急想劝,却不知道能说什么,只好说,"好吧。"

        绿藤又"嗦唆"地升上去,夕阳斜照下来的小兔子的影子也跟着不见。Brandon以为他走了。

        "我叫Brian Jackson!"他又趴在坑边伸长脖子对他喊。

         " Brandon Sullivan。" Brandon望着他说。

         " Sullivan先生!太阳快落了,我明天再来,祝您好梦!"

         Brandon静静地卧着,盯着地面上橘光下的兔子斜影,他说,"回去小心。"

        白兔子发出了惊喜地呼声,"谢谢!" 

       第二天Brian带来了新鲜的青草。他用老枯藤绑了,系不住就用嘴咬着连接处一路跑到Brandon的住所来,大清早的,在Brandon的洞口洒满了青草。

        "谢谢。" Brandon只是吃着洞边的草,没有露出一点身体,只有暗色的鼻头。

        Brian卧在坑边朝下地看他吃早餐," Sullivan先生为什么不出来吃东西?"

        "不想出去。"

        "可是你的洞真的很黑,总是呆在里面对身体不好。"

        "我习惯了。"

        Brian并不放弃," Sullivan先生没有想过出来生活?"

        "我在这里已经够了。"

        "草原上有很多好地方,还有许多其他的兔子和动物,Sullivan先生想去试试吗?"

        "谢谢你Brian,但我不需要。"

        "好吧Brandon。" Brian垂着长耳朵,"你把自己困在了这里。"

        "那只是因为外面的世界已经不适合我。"

        "可你都不试试。"

         Brandon吃光了周围不动身体就可触及到的所有草,然后不动了。

        "你为什么不吃其他的?"

        "你离开了我就会吃。"      

        "你不想让我看见你!"

        "你不会想看见我的。"

        "这叫做自我否定!" Brian支起身体反驳,"我发誓我肯定不会不想看到你!不管你长什么样子!"

         Brandon没有答他,Brian只好站起来朝他喊,"我走了Brandon,明天再来。我不会躲起来就为了偷偷看你的,你放心。"

         还是那样从洞里发出的声音,"回家小心。"

         "谢谢你Brandon。"

       

         Brian每天都来,大概已有十几天了。每天就是,他来,带来青草,或是捡来的果子,从Brandon洞口的垂直上方扔下,然后绕到他的对面看他吃东西。他暗暗觉得他一定让Brandon的生活变得好了起来,至少吃的比从前好。

        其实Brandon也这么觉得,但他仍察觉到一点坏处,就是他的心情。有时候Brian在滔滔不绝,他都没听进去,他的心思跑了神,盯着Brian发呆,看他的白耳朵白爪子和粉鼻头。等Brian被他的丧气话气得一走,他就开始感到寂寞。这种寂寞渐渐升级,升到他有时看到Brian就觉得寂寞,看到他远远地蹲在坑边他就觉得遥远。但他最终没有顺从这种感情做出什么可以改变心情的事。

        " Brandon你的耳朵露出来了!" Brian的语气中绝对有惊喜,Brandon能听出来,并感到了一些快乐。

        "你不要收回去!" Brian紧张而迅速的地说,"我一点都不介意!它们很好!"他在嘴上封锁了"乱糟糟"这个形容词。

        "但它们很乱。" Brandon说。

        "没关系。这什么都没有妨碍。" Brian软塌塌地伏在地上,下巴搁在爪子上,"原来Brandon先生是一只灰兔子。"

        "而你是一只白兔子。"

        "那又有什么关系。没有什么动物规定白兔子和灰兔子不能呆在一起,即使是野狼狮子鬣狗和老鹰什么的吓人的动物。"

        Brandon的心很乱,又跳地很激烈,他边吃边有意把耳朵动来动去,他听见Brian的笑声,那声音高兴地好像Brian从来都没有见过兔子动耳朵似的。Brandon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动耳朵,但他一点都不想停下。他愿意为Brian这样做。

        隔天。

        "你看Brandon!" Brian用背对着Brandon——但准确来说是用pi股。他把小pi股和尾巴团高高翘起,一只后腿悬空在坑边甩来甩去让Brandon注意到,"我被蝎子扎到了。" Brandon撇了撇眼,他不想承认他是先注意到兔子的白pi股,才注意到他微微肿起来的后爪的。

        Brian收起爪子,端坐好对Brandon讲述道:"今天早上我在吃草,吃着吃着就踩到他了,蝎子先生脾气很暴躁,他大叫一声,用尾巴扎了我一下。他没有很重地下毒,所以只是肿了一点。他告诉我要长记性,走路要看路。"

        "今天来的时候方便吗?"

        "还好。"白兔子笑着,"走得有点慢,但如果遇见鹰和狐狸什么的我可以躲进艾鼬们的洞里,他们虽然很暴躁,但都对我很好。"

        " Brandon。" Brian高兴着,又忽然小心地说,"你真的没想过出来吗?如果你不适应,你可以跟我一起……我可以帮你适应……"

        这听起来多么具有诱惑性,Brandon全身都因为这个而燥热起来,他想动一动,或者回答什么好听的,但他做不到。他躲在黑暗里,看Brian站在阳光下,他感到怯懦,挪不动腿。他想着洞里的东西,想着这里的黑暗,他多么庆幸Brian没掉进到这个坑里来。如果他来过,看过洞里埋下的无辜的老鼠被吃剩的皮骨,他一定不会跟他提出这样的邀请。他从来都没有骗过Brian——Brian一定不会想看见他这样自私残忍的同类。

        "不用了。" Brandon这样回答说。

        Brian的脚很快好了。
        那个蝎子的确只是给了他一个教训而已。他照常给Brandon带最好的青草,跟他说话,呆到夕阳降临、逼不得已要离开的时候才挪动腿回去。

        而今天他带来了更多的青草。甚至让他步履蹒跚。

        "今天的早餐很丰盛。" Brandon笑着说。
       
        Brian没有立刻回应他。

        "我要搬家了Brandon。" 他说。Brandon怔住,他的身体前所未有的抽搐。

        "我妈妈想去更好的地方安家,那个地方很远,即使我走上一整天我也到不了这里。所以……想……我以后……或许,不会再来了。"

        Brandon没有答他。

        " Brandon!" Brian深深地吸一口气,鼓起勇气,对他大喊,"你想不想跟我一起,外面真的很好,有水塘有草地,我家那就有有最好的草,我可以跟你一起吃……你肯定会喜欢的……草原上哪都很好!就是,……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

        Brandon死死矛盾着,他心里有什么极度的渴望,可有一股力量紧紧拉住了Brandon的身体,使他压住了渴望,让他的嘴也变得无情,使他的心和他话不一样,使他怎么也无法挣脱这些束缚,哪怕让他离开这个洞口一点点。

        "不用了。"他说。

        Brian再没发出任何声音,他的影子还是那样,映在坑底一动不动,一会儿,他离开了。

        Brandon闭上眼睛,他感到了极大的痛苦,他的身体抽痛,不断回忆有关Brian的每一刻,再在某一瞬间猛地回到现实,一个Brian再也不会来的现实。他站起来,猛地冲出去,撞到墙上四肢并用地往上爬,再狠狠摔下来。他用爪子使劲刨着墙壁。

        " Brian!Brian!" 他竭力大喊。

        "我看见你了!"

        Brandon吓得一下子坐在地上,他抬头看着Brian的笑脸,转而愤怒不已。

        "你在骗我!"

        "我没有!我是真的要走了!但我走得很慢,我觉得我可能是在‘挪’。"白兔子很高兴,他在笑,止不住地动,爪子激动地都缩起来,"你要跟我一起走了对吧!等等我!"他瞬间不见了,但很快,他回来,并拖来一根绿藤。已经细叶枯黄的藤,是他第一天就给过他的那条。

        藤子垂到Brandon眼前,Brian兴奋地催促着他。Brandon站起来,下定决心,咬住了那根藤。

        他开始上升了,但非常难,Brian的力气几乎不够,但仍使劲拽着。Brandon呼出一口气,后腿蓄力往墙壁上一蹬,猛地弹起,Brian顺着着他在空中的瞬间使劲一拉,Brandon立马上升了一大截。这让他们都坚定不已,靠着这种上升秘密,他们就这样一弹一拉,光就近乎在Brandon眼前。

       最后的一下,Brandon脱离了坑壁,他向上弹起来,跳入空中,猛烈的阳光刺得他紧紧闭上双眼,最后滚落稀疏的草地中。他看不见事物,但感到有一个软东西在顶他。

         "Brandon!”

          他微微睁开眼,Brian就在身边。

          ”没想到你是这么大一只兔子!"灰兔子比白兔子大整一倍。 Brian高兴地喊。

          "或许只是因为你是一只小兔子。" Brandon笑着说。

          "你果然乱糟糟的。" Brian幸福地眯起眼,拱着Brandon毛茸茸的身体,用爪子捋他打结的灰毛,"到我家门口有水塘,你可以洗个澡,然后晒一晒。"

        "太阳很刺眼。"

        "但你会适应的。" Brian享受地紧紧贴着他说,"你会适应这一切的。"

        "其实……Brian。”Brandon低头望着Brian,”我在坑里的时候,做了一些坏事。"

        "可你已经不在里面了。不管有什么事,它们都只存在洞里了,它们已经成了过去。Brandon,你现在不在洞里,你在这里。" Brian的蓝眼睛让Brandon竟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

         "你还会搬家?"

          "如果我妈妈看见我带回这么大一只兔子,她肯定会同意我一个人住在这里的。"白色的兔子领着灰兔子走在回家的路上,所有的阳光围绕着他俩。   

        "即使我要搬家了,你会愿意和我一起走吗Brandon……"

         "我会一直跟你一起。"

          Brian高兴地笑起来,他一边走一边故意挤他的身体。

         "我也是,Brandon。——从见到你那天就一直是。"

         ————

写了没改,将就看,上完课回家再改。

评论 ( 20 )
热度 ( 9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