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双br/ 布兰登× 布莱恩】不再送花 (中)

演员Brandon×助理Brian

这个故事注定写不好了,将就看。忘记了前情的话,请点合集浏览上一章。

————

      Brian后悔了。

      如果有人问Brian为什么允许Brandon明目张胆不爱他却拥有他这么久,Brian会回答他,因为Brandon对他足够好。

       这本来就是一场误会。Brandon拿他做床伴,他误会了,又明白了,痛苦万分。可无论怎样,他没有任何理由责怪Brandon。而他的痛苦也不过是他自己加载的,因为Brandon习惯性对他如同恋人,他又喜欢上Brandon——纵使明白一切都是假象。他既然贪图"爱情",他就要为此受折磨。

       现在他后悔了,也是因为这些。他下决心要离开时还处在理论层面,以为自己挺得过,没办出手的事总让人以为挺得过,可等他一说出口,需要面对Brandon的抉择了,需要Brandon来回答要他还是不要他了,他就害怕了。他甚至用紧紧闭着眼睛的方法试图屏蔽Brandon回应的每一个字,也不管他是拒绝还是同意。他跟Brandon在一起痛,离开Brandon也痛。但还好Brandon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含糊地说等等再说,接着又不停追问他是不是累了,是不是这两天太忙,问他想为他要另一个助理的原因。Brian没想到更好的理由,就顺着Brandon为自己找的借口,用"累"来掩过话题,他松着气,同时还生气自己的松气,以及被Brandon含糊回答所引出来的想象搅得心烦意乱。

        Brandon和Brian的关系很特殊。

        Brian现在是Brandon唯一的床伴,同时,他也是Brandon的恋人,介于Brandon的性瘾,他们又不同于其他恋人,因为Brandon会随时随地生出性‖欲并要了Brian。这种事不能让外界了解,所以Brandon身边不能再出现任何一个人。如果添了一个人,添了一双观察他们的眼睛,就意味着他们俩的关系已经结束了。不再做‖爱,不再亲密,不再有任何联结,这些他们俩谁都明白。

        添一个助理,就是多了那样一个人。Brian认为那是自我解脱。但Brandon只听见Brian在说,我们能不能分手。

        Brandon把Brian当男友,一直和Brian恋爱。这些Brian从来不知道,因为Brandon从不说。为什么Brandon不说,因为他以为Brian知道。他做的全是恋人会做的事,从前的床伴不过是床伴,他对他们体贴,因为他本性如此。因为他会为了舒适的性‖爱而有意使对方高兴。因为他没遇见过Brian。如此,他还是对Brian不一样,非常不一样,关心他爱他,如果做对比就知道。Brandon经常对比他对他心爱的Brian的情感和对其他人的。但人总是假设其他的人知道自己的一切,实际上Brian什么都不知道,并凭想象了解到Brandon对他和对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不同。他们所坚信的"事实"如此参差不齐,却各以为真,Brandon还以为,那天Brian从公司了解到他的性‖瘾之后的那次质问和留下,就是同意和他永远在一起了呢。

        在车上,Brian给出的答案是累了。这让Brandon心惊肉跳,毕竟如果Brian直截了当说想分手,他完全没有任何办法。小憩的那半个小时,Brian闭着眼睛装睡,Brandon却没有,他睁着双眼,手指插进Brian的头发里,看着他,目光深邃但不明晰,大脑是白的一片,动作是抚着他,和重复地吻着Brian的头发。

         Brian现在侧躺在沙发上,头发因为Brandon的揉弄变得蓬松无形起来,耷在脸上和沙发上,手拿文件,正无所事事。发布会前的准备工作,他没有插一点手,因为Brandon一直让他休息,而这行为的源头,无疑是他在车上的那句——“累了”。所以Brandon时常让人感到幸福。Brian迷恋这个。他有时也想忘掉他脑子里关于爱情是真是假的问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只管去走,能和Brandon走多远就走多远。但那又不实际。占有得太久,让他无法接受一分Brandon并非爱他的事实,更不必说Brandon从前拥有的那些形形色色的床伴,和性‖爱,和未来Brandon会触摸的那些,形形色色的床伴以及性‖爱。

         起了身,Brian睡不着,戴上口罩,他准备站到观众群里,看看发布会的情况,顺便拍一些照和视频可以发到网上去。

         Brandon是男二,他坐在靠中间偏左的位置,先开始并不说话,只是露出一贯的微笑看男女主接受采访。他在公共场合总是做安静的那个,举止绅士而又脱离一点绝对的绅士,使人为他的教养而赞美的同时迷于他有意无意的野性,就像他最擅长的那些:虽把空间留给他人,却恰到好处地把握存在感,利用距离和外形给人留下好印象,但同时用眼睛里的深情表达他的大胆露骨,让人明白他有机会可接近,并让所有人都暗暗以为他或许对你有兴趣。使人失望而又无法忘怀。就像无数个Brian。

        看着台上的Brandon,Brian大脑中蹦出许多形容词来,富有魅力的,多情的,禁欲的,大胆的,克制的,温柔的,等等,数不胜数,一部分是他现在看到的,一部分是生活里得到的。现在Brandon的安静让他想到Brandon私底下的时候,偶尔很能闹腾,特别是在家里,抓着他在床上打枕头仗;看起来举止稳重,做‖爱时却十分凶狠,好像要把他钉在床上、墙上、浴室、地上、卫生间、车里,或者,任何其他地方;经常逗弄或者吓他,认为有意思;也经常吻他和抱他——那是Brian最沉浸的时刻。卷发蓝眼的小个子男孩看着看着发现自己又掉进了名为“Brandon的魅力”的陷阱里,他泄一口气,什么都没拍,又回了后台。

        Brandon回来的时候,Brian仍趴在沙发上,盖着小毯子,发着呆,一只手在抠沙发上的皮。一看到Brandon回来了,他猛地坐起来,周围许多人,他对Brandon的笑视而不见,眼见Brandon想搂他的腰,用文件夹一挡使劲看他一眼,问一句“回车里?”他们就回了车里了。到了车里放下挡板,才不反抗Brandon的搂抱。他到现在也不很明白,他和Brandon的事如此禁忌,为什么Brandon总是忘记掩饰,在任何时候,总是想碰就碰,似乎一点不怕世界知道似的。

       下一趟是费城,中间隔着一个晚上,他们终于可以好好睡上一觉。去机场之前,Brian收拾好了行李,在途中,他又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个通知电话。电话里的人告诉他,在新西兰拍摄的电影换了女主角,已经换成了Betty Mill(贝蒂·米尔)。

        由此,Brian的情绪以Brandon肉眼可见的速度复杂起来,既不失落也不高兴。

        Betty Mill。

        Brian认识她。Brian不可能不认识她,他看到她就像看到自己。她跟Brian眼里有着一样的光;心里都装着同一个人;他们望向Brandon的眼神出奇地一致。不同于Brian她的感情大胆而露骨,她喜欢Brandon。她还跟Brandon搭过讪,Brian虽然什么都没说没表示,但那天她试图凑近Brandon半个晚上,并一再和Brandon制造肢体接触的细节,Brian记得清清楚楚。尽管Brandon并没有接受她。

        坐上飞机稳定下来,Brian看起来也没有那么沉默了,Brandon才问他怎么了。

        “是电影。”Brian向后弄头发,假装不在意地说,“换女主了。换成了Betty Mill。那边希望你提前做准备。”

         “你不喜欢她?”

         “不!”Brian惊了一下,眼睛睁大眨了几下,显出他澄澈的蓝眼珠来,“我只是,只是跟她不熟。”
        但Brandon以为他只是简单的吃醋,并看似不像生气,思虑了一会儿,就说自己只是拍戏,安抚了Brian,并不把此当回事,也更不把Betty Mil先前搭讪的事放在心里。大多数时他以为,自己心里有了Brian,就做不出出格的事,也就不会让Brian太担心。而且他总是以为Brian很明白他的心。

       其实Brian心里也没想多。那件事之后,Brandon和Betty Mill已经有半年没见过了,这个圈子的感情多薄而脆,她也许早已移情别恋,也许已经忘了Brandon。

        但这毕竟是猜测,没有根据的猜测大多不太真实。到了的时候Brian就觉得自己该是被Brandon迷惑了,才会莫名相信他们俩之间不会发生什么。

        Betty Mill的腿十分有特色,匀称漂亮,半年不见,她似乎变得更加动人了。见到Brandon那天,Brian跟在Brandon后面,直到Betty穿着短裙冲进Brandon怀里和他聊天,Brian才又忽地意识到:Brandon说到底也不过和他是床伴关系。

        难道他要等着Brandon把他换掉吗?

       

——

短小瞎写(* ̄(エ) ̄*)

评论 ( 24 )
热度 ( 9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