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双br/布兰登×布莱恩】此后

背景方便点,就接《布莱恩( Brian)》,讲一点之后的日常。推荐你们一首歌,作BGM,很温和好听的一首歌。

《Valder Fields》—Tamas Wells

————

      那件事之后,Brian又回到了我的身边。
      我很珍惜他,他也对我和从前没两样。但我们中间发生了许多小事,不过我们都看得明白,许多割下去的裂痕并非朝夕就可弥补。

      尽管从我说分手到他找到我,不过两天时间,那仍然影响到了他的生活。他那两天的心情一直延续下来不散,他跟我说,他常常想到那件我的事,时时感到不开心,但又时时因为我的痛苦而替我痛苦,从而使我的感受压过了他对我的不满。所以他说他仍然想呆在我身边。他说,他心里其实一点都没有想多。只要他心里不舒服,他就想一想和我分手的感觉,对比一下我非主动性犯的那些错,他就会发现让我离开他是最他最不愿意的事,什么都不会比让他分手更难过。
        他也曾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他很明白,在他心里,到底是什么更让他难以割舍。

       我没有一次因为这件事对Brian的抱怨产生任何意见。这件事的确难以忘却,我很能体谅Brian。对于我来说,他不离开我,我已经足够满足,已经足够使我包容他的所有坏情绪。

        影响到他心情的那些时段,经常会让他在课上发呆,有一个晚上我去接他,他一路上不说话,回去心情很差,但仍温和地跟我说,他今天一天都在想我的事,一整节课都在发呆,什么都没听进去。我站在原地,对着他,没有回答他一个字,因为我没有什么话可说。更没有办法能让他不去在意这些事,这是我的原因,是我无可辩驳的罪责,我没有任何立场去说任何指责他,或者安慰他的话。但也许是他说出了心里的郁结之后,心里敞开了一些。他停了一会儿发现我站着不动,可能既怕我讨厌他太计较,又怕我自责——我难受他也不会因为我的难受而开心半分,所以他又叹口气过来将双手探到我手臂下去抱我,使劲捶了捶我的后背,在我胸膛里闷闷地长叫一声抬起头来,“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我跟他说我知道,他就过来亲我,亲一下脸又亲一下嘴,心情看起来好多了,我回吻了他,和他磨蹭了一会儿,就去放热水洗澡。

        洗澡的顺序一般是我先他后,偶尔也会一起洗,但那会过分耽误时间。他一直怪我说,我的裸/Ι体总是在恶意诱惑他,我说,他要是在我面前不摆弄他的屁ΙΙ股,可能就没那多事。就因为这些有的没的理由,我们乱来了几次之后,Brian不愿意了。他不比我能受得了折腾,他几乎不锻炼,喜欢赖床,除了要学习的时候。留着肉肉的细腰和圆润的手指,经常在做完之后累得要我抱他。所以,除非时间充足,我们不会在在浴室中共同洗澡。他喜欢蒸汽的热感,特别是冬天,他怕冷,所以我总是先洗的那个,洗完之后一般坐进床里办公——他让我给他暖床。那个晚上,他从浴室里冲出来,大喊我的名字,抱着睡衣也不穿,我一给他掀被子,他就窜进来,把衣服娴熟地一扔,摔在床尾,双手双脚缠着我的大腿取暖。我朝里挪了挪,把暖和的地儿让给他,他窜起来飞速亲了我一口,又飞速窜回去。不一会儿,他暖和了,松开我轻快地躺在床上,从床头抽了一本诗集给我。

       “为了补偿我,给我读诗。”他说。我可以断定他早等这个机会,他从前也想这么做,却不如现在有勇气,从前还会问,“Brandon,你有时间吗?”当时还那么羞涩,有些怕我,想让我读却不直接说,手握着书放在膝盖上,还用目光注视我的表情,怕我生出哪怕一点点厌弃。我能看懂他的意图,会主动递出手为他读一两首。我其实不爱读这些东西,更不必说去富有感情地读出声。但Brian不知道的是,我实则愿意为他读诗。我那时已经非常喜欢他,我一边忌惮和他靠太近使他察觉我的罪恶,一边又想为他做许多事——我想为他做的,他想要的。

        从前为他读诗,我时时读出一种不能原谅的愧疚来,所以那诗不能说读得让我满意。如今我没什么隐瞒他的了,他又这样要求,我就不得不再认真为他读这些东西。

       Brian充满浪漫幻想的小脑袋最爱这样诗,充满爱情和其他的什么细腻的情感,他大概是故意挑的这本,许多文字都与爱紧紧相连。我做完文件,他正放下知识卡片,正面朝上,双手规规矩矩搭在小腹上,说,“读吧。”

        我只好读了第一首,他看着天花板,在我的声音里慢慢变得更安静。翻开第二首,片刻停顿之后,我接着读下去,双眼注视着那些显出可爱的感觉的字母,渐渐觉得有些带入,认真地去读那每一个让人觉得深陷和煦的幻想里般渺然的字。

       “到时若有人问起,

       你的美貌去了何方,

       青春韶华的瑰宝又在何处?

       你说,在我深陷的眼眶里,

       那是贪婪的羞耻,和对挥霍的颂扬。"*

      

       突然Brian懊恼地长吟一声,扑上来,扯过他心爱的那本诗集绵长地咬我的嘴唇来吻我,他闭着双眼,不伸出一点舌尖,就只是靠嘴唇来深切地吮摩我。我算是知道了情诗对他有了什么作用,虽不知道他脑袋瓜里想了什么,但应该不外乎什么甜甜蜜蜜的事。亲完之后,他说他ΙΙ硬了,我倒是能感受到。因此他欢快地和我做了一趟,完了累的很,也不要我读诗了,自己要睡的同时还要我也躺下。也到了要睡的时间,我并不拒绝。躺下之后,他搂着我蜷在我怀里。我想,不管他脑袋里想的是何种甜蜜的事,那不仅是他爱的,或许也会满足我的一点幻想。如果我们一起老了,一起死了,能一起去了天堂,这样的想象也许值得拿出来和上帝讲明,再入人间时,上帝若能好心,最好把那想象变成我们。

        我后来为Brian读完了那本书里所有的诗。

       





————

*出自莎士比亚《Sonnet 2》

——

本来还有其他的琐事要写,不过我想在这里结尾,就没往下写了,放在下次吧。

评论 ( 12 )
热度 ( 7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