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鲨美】反攻幻想

RPS警告!!!雷者慎入!与演员真人无关。不逆不拆,恋爱甜饼。双单身。非现实,虚构向。有Hoult和大表姐cp。 

一切都是胡编】ooc是……应该是有的。 

如果不能打EC tag,请在评论里告知,会立删。 

 
 

———— 

      James总在节目上为自己的身份辩驳:他当然可以是骑人身上的那一个! 

       当然,他可以是攻。为什么他不能?为什么不会是他?当然可以是他!他James Mc Avoy难道看起来很没有做男人之上的男人的气质和面貌吗?! 

        尽管他不会跟任何人说,他和Michael  Fassbender,虽然该死的,他就是一直被某又长又壮的男人成日钉在床上的那个,但这并不代表他不能翻身为攻。在他的潜意识里,这个日子并没离他太远,并认为这想当然地会很容易。虽然迟迟没有开始反攻之途,但也许就是现在,从他想到这些的时候、从他的某一刻的日常开始。他不在乎,反正他觉得这些是迟早的。 

 
 

        拍《逆转未来》时,他和Michael的对手戏不多,甚至于保姆车也没摆在一起。他每天不定点地起床,拍完戏第一件事就是去找Michael,很多时候那个男人就在保姆车等他来。但多数也会去找他,谁去寻找谁,最终还是取决于他们所属戏份的对应时间如何被安排。 

 
 

        小跑夹着大跨步,James的心情在去寻找Michael的路上一直不会很差。远远的,他看见了那辆熟悉的保姆车紧闭着的车门,跳跃似的跑着过去,忍住兴奋地要跳起来撞一下车门的冲动,粗鲁地拉开车门,双眼狡黠地弯着,大骂一句,“你这混蛋!”随即跨进车里拉紧门,猛然跳坐到Michael侧躺着的椅座上,把连着椅座的自行搭建的折叠床弹得一“吱——!” 

       Michael扭过身体和脸,把剧本高高举起来,腾出空闲的右臂迎接James躺下来的身体,就立刻被James迎胸捶了一拳。 

        “用功的混蛋!” 

        这个供来临时休息的床是用一个锯了半截腿的折叠床拼在座椅旁做出来的,可以刚好容纳这样挤在一起的两个男人。 

        “这也叫用功那你叫什么?嗯……叫James式天才背台词大法?”Michael嘲笑着他,眼看马上被打,他赶紧用手包住他的拳头并捏紧。 

       James打人从来不手下留情,越是亲近的人下手越狠,Michael和他僵持着,用手臂的力量把他的身体抬起来用劲亲一下,那人才翻了个白眼老实躺在他怀里,一条腿放在他身上,眉毛对成“人”字向上挤一下,嘴上噙着得意的笑,讲他今天在片场的一些事。 

 
 

        “上午拍完那几场,在那和Nick一块蹲着,他对我说昨晚咱俩动静很大。——他在我们隔壁??我记得不是吧?” 

        “他的确不在。”Michael如实说着,“但可能他去找人对台词时进隔壁了,或者其他的。——不,不,他可得了。”男人说着说着突然反驳了自己,笑了声,扭过一直在看台词的脸看向James的眼睛,“Jennifer不是在隔壁吗,他说不定根本就不是去对台词的。” 

       语毕,他们俩对视着,在同一片区域共同思索不过一秒,马上就一起揶揄出不怀好意的脸色,默契极好地互相窃窃地笑起来,好像背着父母偷偷看‖片的两个小男孩一样用眼神交流着下‖流的秘密。 

        “真是深不可测。”Michael摇着头作了结语,故作不懂,把James搂着更紧一点,拉着他来和自己对台词。这样的小床,Michael仰面躺着,James就几乎睡他身上去,不对了几句词,James忽然发现这个惯用的姿势竟使他那么“小鸟依人”,他自尊心忽的长起来,顿觉不行。 

        “你起来。往下睡睡。” 

       “怎么了?”Michael问着,倒也照做,虽然空间不够,脚都举起来放到前面的靠椅上去了。James往上睡一点,伸手往Michael后颈的凹处一穿,揽着Michael的肩膀靠在自己胸膛上。 

        Michael笑得不行,仰起头露出他那齐刷的牙齿,“你在体贴我。” 

        “我不体贴你这个混蛋。”James反驳他,腿仍旧跟刚才一样搁在他身上,扭着身体撑着侧脸去看台词,他一刹那并不十分明白那个“体贴”是什么说法,但五分钟之后,他懂得了。 

       他手是撑不住脸了,干脆躺下去,被压在Michael头下的那只手挣扎着动了动。 

        “Michael。”他略有悲凉地耷着脸色喊,“手麻了。” 

 
 

        James是个不吝啬于分享他和Michael的爱的人。至少在人前,他不会因为有外人在就和Michael躲躲藏藏。 

        去往杀青宴的路上,《逆转未来》几位主创几乎都坐在一辆车上,他们扯了一个折叠桌,喝出一个空酒瓶来,玩起真心话大冒险来。这样的游戏,没有人选择真心话——几乎没有,除了酒瓶指向Michael时。他选择了真心话。 

        James狠狠捶了他一下。鉴于Hoult刚刚干掉了一杯挤了芥末的酒,他觉得他的男友太不给他挣面了!Jennifer的表情变得微妙起来,眯眼笑着,手指在Michael面前意有所指的画圈。 

        “会是个劲爆的问题喔。”她故意停了一下,连James都正坐起来,Michael微笑着请她说。 

        “James McAvoy。
        “是你喜欢的第一个男人吗?” 

 
 

        “是。” 

        Michael没有犹豫。他平静地说。
       “他是。” 

 
 

        爆起的掌声淹没了James,显然,这个答案在他意料之中,但被当事人亲口道出,却又是另一番令人只想要狼吞虎咽的滋味。他过分骄傲地扬起下巴来,双手煽动着更多的掌声,又喊出一声欢呼,甚至于有人跟着他尖利而连续地吹起了口哨。在这样热烈的掌声中,Michael向他靠拢,揽住他的腰,低着头,在他仍然欢闹的时候鼻尖亲昵地探进他的发间,在他的皮肤上留下一个深吻,一瞬间James就想这样仰头回吻过去。但他没有,他下意识享受地闭起眼,由衷地高高翘起嘴角,整个人陷入了飘乎的境地,好像他已经凌驾于万人之上,好像他足有了八九十英尺高,足以俯视一切,什么也不能值得他去顾忌了。但在Michael即将挪开脸的时刻,他仍是微小地转了下脸颊,把一点温柔的摩擦留在了Michael的鼻尖上。
       

        

        闹完之后他们开启了新一轮的游戏。   

        Michael还在搂着James的腰,后者感觉良好,贴着他紧紧坐着,将一条腿随意叠在他腿上。惩罚过了几轮,James正玩到尽兴处,伸手去转酒瓶预备开启下一轮,猛然瞥见了Jennifer挑着眉撑着下巴,目光在自己腰间的手和那条肆意放置的腿上打转,James盯着她,只见她故意翻出个白眼,用口型说。 

       “你真受,James。” 

        ???! 

 
 

       “咱们还真给他们省钱。”James把房门扭开,撞进去,Michael给他关上门,扶住他坐到床上。他们俩都喝了许多,几乎都红了一半的脸色,但人还算清醒。Michael朝James笑着,脱了外套,走向他,俯下身就被咬住了嘴唇。 

       小个子男人满意地边笑边吻,撕扯衣服的力道越来越大,Michael抓住他的手,踢开鞋,踩到床上猛地把他推在床上,跪直在他身上脱衣服,活像个强‖奸犯。 

       “嘿!你等下!”James举起脚掌抵在Michael胸上,后者扯掉最后一点衣服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 

        “今天我上你。”James一弹就跳起来,抓住Michael就压在身下,同他接起吻来。 

        “——No。”Michael推开他,看着James兴奋的脸,也不禁笑起来,“你喝多了?” 

       “你觉得我不能上你?” 

       “那倒不,你怎么突然想干这个?” 

       “我一直想着呢,混蛋。”James懒得跟他多说,褪了裤子骑在他身上,咬着Michael的侧颈。他以为这男人是同意了的,谁知还没亲两口,又猛地一转被翻过来压住。 

        “你干什么?!” 

        “还是我在上面。”James盯着他,明显发现这男人在躲着他的眼睛:他才不愿意给自己上! 

        “你竟然不愿意?!” 

         “你没经验。” 

         “你不是说我是第一个吗?!你哪来的经验?!” 

        Michael咧开嘴笑,“操‖你的经验。” 

        “滚蛋!”James想把他推开,但力气不太足,Michael又是使了劲地按着他,他没办法,只能被迫昂着头给人又啃又咬。 

        “你知道你第一次进来我有多疼吗。” 

        Michael舔了舔他的耳垂,“我的错。”他吸咬着他的耳廓,略微动摇了主意,“我给你示范一次,下次你再来,怎么样。” 

        James偷偷地笑两下,这下来了兴致,摊开手脚也不反抗,饶有意味地观察Michael在他身上的所作所为。 

        但有些时候,他不得不承认,这个该死的男人该死的会做/‖爱。  

        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882296

 
 

—— 

瞎掰之文【感叹】 

        

        

 

评论 ( 16 )
热度 ( 16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