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双br/布兰登×布莱恩】不再送花 (上)

演员Brandon×助理Brian

感谢  @鸠鸠鸠树 的双br的演员助理梗给了我最原始的灵感。

———— 

      

       Brian能感觉到他和Brandon之间的路不长了。两年过后,再审视这段无名无分的感情,他开始思索他和Brandon到底算作什么。一开始,就是他太喜欢Brandon,想要Brandon能够属于他自己。可如果—— 

        如果Brandon不爱他,他为什么要爱他? 

        如果Brandon不爱他,他又能有多久精力去爱他?
—— 

       四点的时候,Brian先从睡中被吵醒,他眯着一只眼及时按掉闹钟,摇一摇旁边还熟睡的Brandon让他起床。今天很早他们就要赶着晨曦去为Brandon拍一组街拍,如果不趁早,随天而行的时机将不会再次光临。但实际上,他们昨晚十二点半才到酒店。 

        “只能再睡十分钟了Brandon先生——,我去做早餐。你要早点起,不要赖床。”Brian打个哈欠,用手肘撑着床板,微微用力拍了拍又快睡着了的人的脸,才下床跑去卫生间。 

        他也没有完全清醒,但没有其他办法,只能接了一把凉水铺在脸上,迅速刷牙,走进厨房,眨眨眼睛就开始做三明治。这些照顾人的事情他做了两年,即使半睁着眼,也难以出错。而被照顾的那个人在他做事的时候会一直坐在他心里,那一直是他的安慰和动力。轻车熟路地完成一个在旁边,他看看表,还有三分钟就得再去叫Brandon一次。 

         外面的颜色还十分黑,总像半夜似的。他坐下来呆在三明治面前昏昏欲睡,零碎地回忆起这两年Brandon越来越多的工作和越压越挤的工作时间,不禁为他感到高兴,又忍不住为Brandon的身体感到负担——他已经连续十几天没睡过晚间超过五个小时的觉了。看了看表,到点了。可他有些不舍得,就又说服自己多宽限了五分钟。 

       Brian再次醒来时天已有光,他猛地惊坐起来摸到表看上,已经五点多了。进房间里去Brandon仍在睡着,他惊慌地把人喊起来,给人套上衣服推到卫生间里去,花六分钟完毕一切带上东西出门。他们到楼下敲响车门,吵醒了一整晚都睡在车里的司机。 

        

       “竟然晚了。God……”Brian在车里坐好后,嘟囔着自己的冒失,又听见司机也在抱怨时间安排,和他聊了两句迎合着笑了笑,借机拜托司机开快些,就把挡板放了下来。他从包里拿出热好的三明治放到Brandon手里,轻轻叹了一口气。两年来他一直把事情做得很好,Brandon把自己交给他,从来没担心过,即使是今天,也没有怪他的意思。 

        “你的呢?”Brandon看着他问。 

        “没做。”他搅乱自己的头发,“我没关系。到的时候再去买一点,也给你带一份,这个你肯定吃不饱。” 

         Brandon低着眉头咬了一口,把三明治递到Brian嘴边。他刚摇头,Brandon就搂住他的肩膀亲亲他的太阳穴,“吃一点。”他们只好一人一口地分完了这个三明治。没到目的地之前,他们把自己整理了一番,靠在一起又睡了一会儿。 

        到的时候天已大亮,但也算赶上了清晨。光就像斜着具象化了一样从屋顶射下来,空气中都是清凉的味道,只有那些黑黑灰灰的机器让这个拍照的空间看起来不太好闻。杂志的工作人员对他们的迟到颇有微词,对Brandon倒不,他去化妆之后,几个主要负责人的眼光都在Brian脸上射来射去。Brian主动前去道歉认错,他们并没说什么重话,只是句句都在埋怨天太亮。这么两年来,Brian从来没碰到过这样的事,本来已觉得自己犯了天大的错,要惹人不高兴,并且耽误事,被人用眼神和轻飘飘的讽刺一顿指责,他直感到脸上如烧,背上包,扯了扯围巾,就赶紧逃走去买早餐去了。 

       

       早晨的伦敦都还很安静,行人零零散散的,再加上一两个流浪汉。他抱着一袋的盒装食物往回走,边走边清点东西。他有意让Brandon在拍完之后还能睡一会儿,菜单里并没有咖啡,只有两杯热牛奶。 

        “你个混蛋!!你**根本没爱过我!” 

        Brian吓了一下,在两排高耸的建筑物下,他朝对面望去,有一对情侣在吵架。那个女人边哭边痛骂那个双手插兜的男人——他的背影看起来很英俊,穿着西服对女人的指责不置可否。 

        “那个biao子是谁!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他妈就和那个biao子在一起!你说话啊!” 

        “她就是你。你跟她一个货色一个性质,吵什么吵。” 

        Brian跑得很快,没再听下去了,这样并非礼貌。更重要的是,他不想看到那个女人的眼泪,遇到这样的事,谁都不想让全世界都知道自己爱错了人,他更不想知道,那个女人的痛苦到底会是什么滋味。 

        回到拍摄地之后拍摄已进行了一半,最好的时机已经错过,但由于后期能够修补,大的责骂没有,他只是听见了许多碎语在他脑子里蹦。找了个安静的地方,他拉了一把转椅过来,对着椅背坐,下巴枕在上面,努力让自己屏蔽掉那些对象是他的各种埋怨,修改Brandon的行程时间。这样一耽误,后面连串的时间都得重新考虑吃饭休息和行程的安排,他拿着红笔涂涂改改,又有些困。抬起脸的时候,Brandon就在他正前方补妆——他应该是在听化妆师讲话,眼睛诚恳地望着那位女性。
       Brandon的优点在于沉默。用眼睛和微笑注视着你的时候,你好像成了他的心里所属。他善于用简单的方式调情,善用欲擒故纵,擅长发出美好的信号邀请你,只要你肯迈出一步,他就会拥抱你。

        两年前,Brian也是如此。 

        他来公司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去照顾Brandon Sullivan。据他搜集到的信息,Brandon是一个出道只有三年的演员,接过几个电影的配角,演技很好,公司也很重视他,但从前年开始,他在影视界销声匿迹了,公司之前派了许多不同的助理去协助他,但都失望而归,奇怪的是并没有什么不好的传闻从这些助理身上传出来,据他们的所言,Brandon Sullivan是个贴心的人。 

       Brandon的房子的干净而整洁,Brian住进去之后正如那些助理们说的,Brandon很好。除了对事业不积极之外,他没有从Brandon身上挑出任何毛病,正相反,Brandon礼貌友善,他的笑让人愉悦而羞赧,并且超乎Brian想象的,Brandon对他越来越亲密,他照顾Brandon的同时Brandon也在照顾他,他才二十岁,不知道人与人之间还能有这样甜蜜的关系而不是因为彼此相爱,当Brandon将他带上床时,他以为Brandon只会对他那么做。 

       Brian想当然地以为自己在和Brandon恋爱,虽然那时时让他觉得缥缈,直到公司问他Brandon的近况,公司才告诉他Brandon有性瘾——这就是他销声匿迹的原因。他频繁的性‖事和与其他各种人频繁的一‖夜‖情差点被狗仔报出去,公司才不得不停了他的业务——他也停了自己的,并试图派不同的人去劝解他。 

        这时候Brian才知道自己并不是唯一的和Brandon有过身体之交的人,之前所有来过的助理都和他上‖过床,以及他没见过的那些众多男男女女。唯一的区别是,人家都知道他们是什么,而只有Brian愚蠢地以为Brandon很爱他,自己也爱上了Brandon。 

        他和Brandon说起他的病的时候,那个男人的正坐在地毯上看电影,抬起头,双眼紧紧盯着他,问,“你要走了……”Brian摇了摇头,他心里很难过,他也想就此逃开,好让他逃避自己竟然爱上了Brandon这个可笑的事实。但他有什么理由离开,Brandon本来就从没说过爱他,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因为他那么地自作多情。 

       他开始劝Brandon去医院,去吃药,他不知道原来的助理有没有试过去劝他看病,Brandon没有一丝抗拒,他让Brian陪着他一起去看病,积极吃药,也不去找别人。全公司都以为是他治好了Brandon,其实只有他明白,Brandon还是那样需求严重,只不过他把那些形形色色的床伴,都替换成了自己。 

       他成了Brandon的长期床伴。 

       抽空让Brandon吃了早餐,说了下午的具体安排,Brian又躲到一边去。他站在不起眼的角落,双肩缩起,手放在兜里。冰凉的墙面挨着他的后脑,他控制不住地把目光放在Brandon身上,他正和旁边的人说笑着什么,习惯性地做言语最少,而目光含情的那个人。Brian有一些痛苦,但他知道这都是不必要的。 

        

        拍摄工作最终结束已经快接近中午,为了弥补早晨的过失,他们额外添加了一些日常照以防不足。收拾东西的时候,Brandon把Brian拉到了卫生间,找到一个空位,挤进去,锁上门。

       需要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811896/chapters/39461497

——–
写得不好,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直接评论提出就行。谢谢了。

评论 ( 28 )
热度 ( 11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