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双br/布兰登×布莱恩】爱

【屏蔽重发】

最近看很多巴金的散文,写第一人称顺手些。这次突出布莱恩的感情,和《羞耻》最本质的主题“爱无能”,弱化一点性瘾。本来想糖来着,但是巴金的散文不能让我开心起来。 BGM参照 孙燕姿《遇见》和谢安琪《钟无艳》








——

     【 不能爱从来没能这样地伤害我。】

        Brian的眼泪总是落得这样快。他不去看我,和我身后只戴了内/衣的女人,把蛋糕放在地上,接着落了更多的眼泪在手上。我知道我们完了,但他早该明白的,我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他爱。

         我在同/性/恋酒吧时是第一次遇见Brian。这个酒吧我来过无数次,警‖察的几次突袭让这里不来新人,林林总总的全是熟面孔。那时我看着他他并没看我,而是在吧台边双手握酒杯,望着卡座里背对他的一对情侣旁若无人地笑,好像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似乎他们的幸福就是他的幸福。

        他身边没有一个人,我不能忽视他,就走上前去搭讪。这时我确定他是第一次来,他的眼睛向上睁大了看着我,很结巴,许久才回应我的话。我问他一些问题,他没有警备心,告诉了我许多,他的大学,他的家乡,和他刚到布里斯托的大一身份。他误把我当朋友聊开了,就像第一次遇见人和他聊天似的,他憧憬地说,这里就像天堂,男人与男人们就在这样的地方自由恋爱,像这样的地方,他的家乡没有。他第一次看见,原来男人们也可以光明正大牵手,即使在这样的一个房子里也能过得很幸福。

       我没有任何感觉。

       我没和男人,也没和女人怎么谈过恋爱。我敷衍了他,也打消了把他带回去的想法。结束聊天之后,我去外面找了个女人。

       但我没有就此摆脱他。几天之后,我重新再去,发现他每天都会去那个酒吧。他对这里显得陌生又喜爱,我想他或许从未受到反/同的侵害,才会对这畏缩又可怜的爱情如此向往。那天之后他很少主动和别人说话,多半是喝酒或只坐着。但一见到我就会黏得很紧。假使我装作看不见他,他不会主动找我,但会远远跟在后面,无声无息的。

        所以我去找了他。

       

        当我可以将他搂住的时候,我把他带回了家。

        他的脸红的像个小孩,这让我厌烦,但他的身体很好。我从来不去找那些年轻的人,虽然他们有着最好的身体,但他们容易沉醉进梦想里,不如已经踏进社会许久里的人,人和人有什么样的关系,是肉_体的是心灵的,分割得明白。

        但Brian让我例外了。

        他的身体紧张又紧致,看向我的眼神胆怯又小心,但却不放过我在他身上做的任何事。他的目光紧紧追随着我,看着我在他身上留下痕迹,拆开--套,又用里面的油和润-滑-剂给他开拓。他的身体一直在抖,却从不喊停下,大腿绕过我的身体缠在我的腰上,那上面的肌肉在我的一次次深入中越来越紧张,当我尽量轻地告诉他放松并取下他的腿放在肩膀上时,他的眼光在情/欲中忽地变得不一样的炙热,那样的认真的脸盯着我让我忽然变得暴怒,就像有了不该有的东西,而我们只是在做而已。于是我一下子将他翻过去,从后面突然进入他。惨叫的声音从他嗓子里发出来,我给了他几分钟的缓冲时间就不再对他手下留情,看不见他的眼睛让我好受得多,我不说话他也不言语,只有身体撞击和他的连绵的叫声响彻在这个夜晚里。他的身体是那样出奇地紧,我一下子要了两次,第二次扯下I套子时,他已经趴在床上不能动身。

       我做完,从他身上干脆地起身,忽然发现他竟然还在期冀地望着我,侧着脸难受也不肯挪开。我接受着这样的视线,不能无视,只好仰躺下的同时牵住他的手,那时他那么高兴,努力翻过身来往我身边靠了靠,见我没拒绝,他就慢慢往上挪,直到枕住我的肩膀才停下来。那没有被牵住的一只手总是动着,想在我身上找个去处,也许是不敢,一直摸索着,可最后试探着回来,还是贴在了我的胸膛上。就这样,他踏实地睡在我身上了,把我抱得那么紧。即使没说过一句明白话,我也知道,他喜欢我。

       第二天我们醒来时,他窝在我的怀里,红扑扑的脸上全是被子闷出来的热气。一睁眼他就朝我笑,手指也搭在了我的脸上,他说我长出了胡茬,他很早就注意到了,可一直不敢跟我说,觉得冒犯。但现在他却以这样的方式说了。他微微支起上半身,用眼睛里的光扫视着我的房间,笑容在脸上放大,指着对面的挂钟,他说他今天很晚才去学校。他说,我帮你刮胡子吧。然后又把年轻的手指放在我脸上,他那样看着我,还紧紧地牵着我的手,我不能说出一句话了。更不可能在他闭着双眼吻我的时候说我根本不爱你。

        我以他太年轻为由告诉自己不用必过于直白,只要我待他不像待恋人那样,终有一天他会明白。这并不是爱情。

       但那仍然是一段我从来没经历过的好日子。

       我该怎么形容他带给我的那样好的生活?

       如果把我的灵魂比作一只气球,那么是Brian牵住了我飞走的绳子。我以为我会飘于高空,可最后他松开我时,我发现我在他怀中。

       一旦有空,Brian就会来和我在一起。他以方便看望我为由,偷偷把他的衣服塞到我的衣柜里,买了两支长得一样仅颜色不同的牙刷替换了浴室旧的那些,在鞋柜里添鞋子和用完了的鞋油,刚刚开始他只是改变这些细节,后来,他被我的不作为害得更深,他学会了做饭,学会了替我挑衣服,学会了买我想要的东西。在一天天的时光里,他越来越懂得我的爱好,眼光越来越和我一致,他从没问过任何关于我的任何事物,但已经了解了我的一切。他用他热烈的爱情把我的生活看得比自己要透彻,用他的眼睛观察我的喜怒哀乐,用他聪明的小脑瓜记下跟他完全无关的习惯,然后一点一点放进自己的生活,最终,我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也成了他后来最痛恨的一部分。

       对我的要求,他从来很低,一个吻或者拥抱,就能够安慰他为我做的一切。我对他从来没有尽过一个正常恋人的职责,我曾经疑惑他为什么察觉不到我对他的淡漠,可我当时没能知道,他心里那么清楚我没爱过他,他什么都知道,只是他不愿意承认,他深深陷入了爱情,更那样希望我就是他的爱情。

       我和他在一起,总是后来才明白幸福的滋味。我们曾一起去公园,春天的花期从没使我觉得如此长,我们走进公园里找到长椅坐下,除了聊天,就是看绿草上的那些风景,粉色的花在树上好像从春初开到春末,从人工河的对岸开到我们面前。这个世界并非支持同性恋,Brian和我出去,也很识趣不和我亲密,但总有那么几小段的时间,我们坐在长椅上,他的手指会悄悄挪向我这边,小心地试探我。我不想和他有什么感情线,可每次他把手伸过来,我都会握住他。那些日子之后,我发现我不会拒绝他了。可我再也没有拒绝他的资格了。

       被发现那天,正是我们在一起的第六个月的最后一天。我打开房门,先看见一个硕大的蛋糕盒子,然后就是他从盒子后面露出的脸。那晚之前他说他和朋友出去了,不来,但我没想到他是去准备半周年礼物去了,我更没想到我们竟然是在一起的。

        “半年了。”他那么高兴地笑着对我说。然后看见房间里有一个只戴住内l衣的女人。连我也只是穿了未l脱的裤子。

        我麻木的身体对着他麻木的脸,我忽然感到一切都完了。但我知道那是注定的。我做不了任何挽回的动作。他哭了,不吵又不闹,用一只手,两只手盖住脸,弯下腰去哭。我那时还没察觉到我爱他,对他说,你应该明白我们的关系。他哭得连声音都很小,那个女人出来看见这些,穿上衣服很快走了,只留下我们。我的手抓在门框上,随着他的哭声越来越冷。

        “我不知道这一天竟然会来这样早。”他的第一句话是这样的。

       他说,他很早就明白我并非喜欢他。我不会主动牵他,不会像其他情侣那样亲他,也没有那么关心他,可每次他主动,我也从不拒绝他,如果他抱我抱得很紧,我也会像他那样把他拥紧。总是这样,他就不舍得走。他有时候告诉自己,只要他每天少爱我一点,我赶走他那一天他就不至于那么难过了。

        他走了,蛋糕留在了地上。我把它捡回去,打开盖子,上面歪歪扭扭写着我们的名字,我的在上面,他的在下面。旁边只有半根蜡烛。我插上去,相连的两个名字猛然被分成了两半,那一瞬间我的眼泪像他一样流下来。我终于发现我也爱他,我一直都是那样地在爱他。

       三年前我被确诊为患有性ll瘾。总能在任何时候想起床ll笫之间的事,变得焦虑,疯狂,总是被强迫着去找人,去抚慰自己。在那三年里,我一天天增加性 ll交的次数,一天一天地放纵自己,适应了病态的生活,不去跟人亲近,接无数男男女女在我的房间里来来去去,三年里,我没有爱上任何人,我也没法爱上任何人。那天晚上我知道自己爱上了Brian,可我没法跟他说,我根本不配他。我没有能力说爱他。

       

       失去Brian之后,我的生活变得更加痛苦。他再没出现在我身边,留在我心里的影子却一直在,我翻一翻被子,总能看见他躺在上面的笑脸,门上留下了他嘱咐的便签,柜子里有他偷放进来的衣服,鞋架上有他拿起为我刷过鞋的油刷,他还认真吻过我,那样用尽全力地爱我。我失去了他,失去了他给我的爱,也失去了我自己。

       他走后,我更加频繁的性 ll爱让我身体受到了很大的损害,我不得不去医院治疗这些。就是那天。我又见到了他。

        我拿着打包好的午饭,在大厅里寻找座位预备等检查报告。他就在那里输水。他变得苍白又单薄,歪着身体,脸麻木地向下,盯着手上的针头发呆。我佝偻着身体,站在门口远远看他,我们就像两个破成一样的木偶,又在同一个修补店里遇见。我带着想念,和内疚,不由自主地走向他,弯下身跪在他脚边,把午饭放在他膝头,他慢慢扭过头来看我,眼眶一红被我按住手。

        “吃饭吧。”我对他说,他把手放在盒子上,摸到了我的性ll瘾复诊单。我什么也不想,只想这样呆在他身边,任由他抽走那张纸,再把纸上的东西都看完。

        “是因为这个……对吗?”他问我。我无法回答他,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到底是性ll瘾导致了我,还是我催生了性ll瘾。我只知道我不想离开他,却不值得去留下他。我轻轻把脸搁在他腿上,听见他吸了吸鼻子,把手指插进我的头发里。

        过了很久,我感到他的手在我的头发里缓缓地梳着。

        “你要是主动一次,我说不定……会回心转意。”

        我很难去学会亲近别人,即使是那天。但我说过,Brian很容易满足。我呆在他膝头,心里在叫嚣,却许久没有动,他也没有,直到他不想再等了,把手从我的头发里抽离,我幡然惊醒一下子抓住他的手,把脸埋进他手心里,那样用劲地去亲吻他的手掌。

        他回到了我的身边,虽然不比从前对我殷勤,但对我的感觉却没变。在那段时间里,他变成了指挥的那一个,我不去亲近他,他绝不对我有举动。我知道他或许是报复我,或许是想改变我。可不管如何,他仍然爱我。有时一整天我都失去状态,没去碰过他,那么在晚上他就会佯装大发脾气,这时如果我可以朝他伸出手,他就会立马跳到我身上把我抱得死紧。

       “该死的。”他这样骂我,踢我的腿和踩我的脚,“我明天不会给你擦鞋了!”

——

我对不起巴金先生对青年人的期望。

评论 ( 23 )
热度 ( 17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