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双br/布兰登×布莱恩】布莱恩(Brian)

基本上是原剧设定,改为两人都在布里斯托。Brandon视角。 

—— 

      我坐上了回布里斯托的火车。从这里的车站到布里斯托的车站,六个小时的车程。我坐在靠窗的位置,面前有咖啡,手机和书。临走之前我跟Brian发信息说我会在六个小时后到站。他没立即回我,或许是在上课。 

       实际上,我不愿意收到他的回复了。 

       如果他不回我,我就不必面对他,也不用面对自己,这至少可以保证,在这六个小时里我不想起那些会让他无法承受的事。 

        在伦敦的这五天,我跟其他的人上过床了。男的女的都有,因为他不在我身边,更因为我已经没了控制身体的能力。自己的抚慰已经不能满足欲望,我只能找可以给钱的男人或女人,或者随便碰见的那些愿意跟我上床的人。 

        Brian很少主动跟我打电话,因为我不在他面前多笑,所以他和我在一起总是小心翼翼,抱我的时候也总是试探试探,一旦发现我不会推开,他就能抱得很紧。我从不会拒绝他的求抱。 

        因此,他习惯了我的冷脸。习惯了长时间不联系我,但是不会忘掉和我通电话的感觉,因为他知道,不频繁的他打来的电话我一定会接。 

       来伦敦的第一个他的电话,是居在伦敦的第三天夜晚。我刚和一个棕发女人做了两次,她累了,就睡了,就在我旁边,和我一样没有衣物。我仰躺在床上,不敢想他但仍然在想他,我跟这个女人不会做完之后温存在一起,跟Brian却会,所以我很想他,可我知道我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我不敢让他知道。 

       这时Brian朝我来了电话。 

       我接起来,他没有立即说话,好像是在确定电话真接通了,才小声喊一句我的名字,又说,你没有睡吧? 

        我跟他说没有,但是坐在床上。他笑的小声音我能察觉到,他一定在高兴打电话的时机是如此之好。可是他不知道,我正做完一件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的事,他的好时机里正有个女人睡在我身边,但他还在告诉我,他想我。我没法在这种时候不要廉耻地回应他我也想他。 

       所以他没有说这些了。我对他一直以来的愧疚变成了我对他示爱的不做反应,他熟悉这种反应,所以很会避开,不再跟我说那些好听的话,把话题转向别处。

         他说他听了伦敦的天气,现在这里温度比之前低了一些,和我走之前猜的不一样。所以他笑着告诉我,他早把围巾塞进了我的行李箱,不要忘了戴。

       我听着他得意的声音,想起他之前和我争论的关于围巾作用的内容,他的干净的脸在我面前了。我走下床,赤着身体麻木地下了地,打开那个行李箱,上衣底下叠着我的围巾,不是他买给我的那条,我说过那个颜色不配我,他一直不乐意,但他仍然给我带了我的那条。 

      “是灰色那条。”他在电话跟我说,“你不要不戴。” 

       我答应了他,可我没法再跟他通话了,我不能再听到他的声音了,床上的女人醒了,她看到我光着自己蹲在行李箱旁边,知道我在干什么,我生怕Brian就此看见了,但他没有,他还在说他今天在学校里遇见了那只我们在超市门前喂过的流浪狗的事。他问我他能不能把它先养在宠物收容所里。我跟他说,好,他可以明天就做。说,Brian,太晚了。 

       他立马懂得那是什么意思,就算他明白自己根本没有聊够,他仍然想和我通话,因为这次之后,除非我回去,不然他没法再次听到我的声音。他同意了,说好吧。但是没有挂,我等着他,他等也了一会儿,最后问我,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几乎要朝他说无数遍:对不起。 

        但我告诉他,最多三天。他又说了一遍很想我,然后很快挂断了电话。他的声音很小,就像怕别人听见似的,其实是怕我听见,怕我觉得他粘人。 

       我请那个醒了的女人回去。 

       她是我在地铁站遇见的,只想做,不收钱。她半撑着听了完了我对Brian不温柔但是很明显是恋爱中的对话,无所谓地穿衣服要走了,我还能听见她的笑,她走到门边,她说,我真有点可怜她,那个姑娘。她还不知道,对吧。 

        她以为Brian是女人。可这有什么关系,男的女的有什么关系,Brian的确不知道我早已背叛了他,他还很爱我还说很想我,可他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一直在骗他。

     

        那个女人走后,隔一天我又带回一个女人,因为女人方便,不用做那么多本不应该在其他男人们身上做的事。我不能停下我的行为,因为隔一天已经忍不了。我跟Brian在一起之后需求更多了。不是因为Brian。 

       是愧疚。 是因为我的羞耻。

        看书和喝咖啡不能使车速慢下来,时间走得太快。我知道那是因为我害怕见到Brian。我不碰手机,因为这样可以假装看不见他的信息。直到快到了,我才拿起手机。五个小时前,他跟我说,要来接我。 

          布里斯托也是阴天,但是没下雨。我侧脸望着窗外,发了呆一样看着越来越慢下来的清晰的景色。我看见车进了站,看见硬的站台,猛然看见Brian的脸。他抬起头和我的视线撞到一起,但车很快把我带的更远。我提着箱子下了车,看他踌躇向我的脚步紧了一点,却还有些犹豫,可能是因为我没回他信息。我往前走了几步,他立马向我跑来,我停在原地朝他张开手,他就一下子扑进我怀里。 

        他的脸埋进我的大衣里,脖子上光光的没有戴围巾,我把围巾解开给他,他冰凉的脸就贴在了我变得光光的颈窝里。 

       紧紧抱着他的感觉让我忘了痛苦,见到他带给我的满足让我更竭力忘却我做过的那些事。他垫垫脚用嘴角亲我的脸,我抱他抱得很紧,他喊我名字的感觉让我还能感受到他仍是我的。 

        我爱你,Brian。 

        他没几次听见我这样说,脸上直发红。这让我忍不了地亲了他的侧脸。 

        吃完晚饭回去时已天黑。他一回去就把手心放到我贴身毛衣里的腰上,一边暖手一边摸我。走到床边的时候我上半身的衣服已经脱落。他很喜欢我身上的一些肌肉,在给他脱裤子的时候,他的两只手就扒在我的手臂上,牙齿咬着我的肩膀。我愿意为他做那些麻烦的事,因为是他,麻烦的事也只能是另一类甜蜜的事。他的后面很紧,每次都需要很久准备,我动他的时候他会发出好听的声音,即使做了许多次也还是如此。但同时,我脑子里也是我背叛他的那些场景。 

       我进去的时候他已经开始裹着眼泪出气,我看着他的眼泪就像是我在流泪。我给他的每一下都十分深重,因为这是我能给他的区别于别人的唯一的一样东西,其他的还有亲吻,啃咬,喊他的名字和说爱他。他经常被我弄得哭得一声接着一声,大多数时候会被我用力的咬疼得喊出来,这种时候我就会停下咬噬开始舔舐他,但那些咬印会在他身上留得长久。

        做完之后我抽一点烟,他也会,但我不给他。于是他就只是趴在我的腹部,把他酸疼的大腿跨在我的下半身上,抱怨抱怨几句我的用力,就爬上来亲我,或者咬我的脖子,聊一些他想聊的东西。这样趴在我身上,他很快就能睡着。

        我爱Brian。正因为是他我才有那些好的爱情。可我并不值得他这样交出他的身体、他的爱、他的亲吻和他的拥抱。

        我不想再害他了。

        他去隔壁市区参加比赛的两天里,我去了红灯之地。花了钱,又找了一个女人,呆了一晚上。那天晚上他打电话过来说,试题挺不容易。我破天荒好好安慰了他,他这样容易满足,说回来要吃半个月才让他吃一次的油炸快餐,说他会快点回来见我。我答应他了。那个时候,有个女人正坐在旁边,等着为我kou交。 

        Brian回来的那天,夜晚,我们有一个美好的夜晚。第二天我醒来,他也还没起,因为冷就把腿塞进我的腿间里。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我爱Brian。我爱他。我已经没有别的可给他了。我昨晚还在别处和其他人做/爱——除了还他本该有的干净的爱情,和自由。 我已经没有东西能让他真正拥有了。

       我送他去学校,他什么都没发现,倒也或许只是不说。接着到学校门口,我对他说,分手吧。 

       他怔在原地,张了张嘴要和说话,但不知道到底要说哪个,一瞬间连我的名字都喊不完整,眼泪先下来,哭得直结巴。他从没想过我会突然不要他。我递给他一包纸,说,下午来拿衣服,我会给你整理好。 

       我没有回答他拽我衣服问出的为什么,坐进车里开走了。 

        下午他的朋友来拿衣服。那个脾气很差的朋友,把我打在地上。我没感觉,我脑子里已经没有了任何东西,我已经决定去死了。我花了一晚上的时间回味偷偷留下的Brian的一件衬衫的味道,买了几盒不能放在一起吃的药。第二天早上分别吃了三分之一。 

       我会就这样死去,如果不是Brian。我没锁门,方便人家发现我的尸体。但Brian来了,他想知道为什么,或许是想打我。但不管如何,他来找我,但进来时我已经失去了意识。我醒来后,我看见他趴在我了手边,望着我的脸上全是泪痕。他站起来抱着我的头止不住地哭,我也环着他的腰,但是已经没有了任何感觉,我仍是想死。

        他问我为什么,为什么分手,为什么要自杀。我不想再做任何隐瞒。他知道了也没关系,我已经不想再活在世上,他也应该知道他信了一个怎样的人。我告诉他我有性瘾。在不和他在一起的那些日子里,我跟许许多多的人上过床。伦敦通话那天,我刚和一个女人做完。他竞赛通话那天,我在ji院。我背叛了他。 

         他果然没想到,眼神也不在我身上了,变得和我一样无光。我说,很抱歉骗你这么久,你可以离开。 

        他既没有回答我,也没有走。就只是低着头,很快又开始掉眼泪。我最终让他受了这么大的痛苦,就算是死,我也不能弥补他了,我已经没有理由活在这里。我在等他离开。

        他哭了很久,眼睛肯定开始发热,然后声音又慢慢小下去,忽然问我,是不是一直都不爱他。 

        我说不是。 

        “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 

        Brian这样问我。 

        我不会回答。我没有能力再说我爱他。可他又问了一遍,我张嘴,想告诉他我不想离开他,但我像自闭了一样,没有声音发出来,眼泪竟然和他一样落下来了。我的Brian什么都不问了,他趴在我的身上狠狠咬我的脸,流着眼泪问我以后还干不干这样的事。我说我不知道。但他抱紧了我,说我要是再跟别人干这种事他就跟我分手。我环着他,心里还是一片空白,但却没那么想死了。我把脸埋在他裹着羽绒服的胸膛里,去闻那些我喜欢的味道。 

       我在接受治疗,关于性瘾。Brian的脾气变得比原来要差些,可能是在记恨那些事。他说我要是再做那些事,他一定会知道,他说他会监督我。我没再做了,我尽力忍着。在他不在的时候,我有需求就开始和他通话,电话里,我说我想他的次数开始多于他说他想我的次数。有一天我抱着他吻他的脸颊,对他说,我爱你。Brian说,他就知道,分手是骗他的。

——

评论 ( 41 )
热度 ( 19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