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EC】Erik的伴侣,和他们的龙蛋 (剧场1)

【EC】Erik的伴侣,和他们的龙蛋 (剧场1)

红龙Erik x 人类Charles。背景是一个各种物种和谐生活的社会,七八十年代AU。设定龙族寿命一万年左右,男人可生子。从这里开始,先发几个关于Charles今生的小剧场,与全文有关,但没有主线。

----------

 

龙的哺乳期很长,在婴儿期生长较快,青春至中年时生长最慢,老年时则与婴儿时期相同。可即使如此,三年过去,男孩Pietro和女孩Wanda还仅是将至一岁的样子。Charles经常和Erik感叹龙的一生的漫长,他等了三年,两个小宝贝却刚会走。但时光总会在感叹中过得很快,Charles今年四十四岁了,他的两个孩子现在已经长成约人类的两三岁的样子了。

 

Erik的烤箱“叮”地发出了工作完成的声音,Charles立刻从桌前支起上半身,用双手拢一拢散乱的论文和资料,放在靠桌边的地方撑着桌沿让往后退了一步。

今天是Erik的纸杯蛋糕日。

十几年来,Charles还是做的教授工作,但Erik不同,他有着堆满黄金珠宝的龙洞,既没有工作,也对看护小孩子不上心,尽管哺乳期前后那几年他在家里包揽全活,可一当两个小孩会走了,他就立刻闲适下来,除了看看孩子和做一些家务,他几乎想不到他能做些什么。那一个雨天,Charles从学校回来,一进门口花园就逮住了他的两个在屋外面淋雨乱舞的小屁孩。没人看管,全身湿透,他半愠怒地打着伞拎着圆嘟嘟的龙崽们进屋,惊讶地发现Erik竟然在客厅里打瞌睡。从此以后,Erik不仅有着看护小孩的责任,还多了一项学习厨艺为家人服务的义务——Charles强迫他借此来打发他太过无聊的时间。

 
Erik前几天才学了纸杯蛋糕的做法,又修改了配方,自己试吃几次后,今天是第一次给Charles、和他们的孩子们做蛋糕。大红龙已经开始取蛋糕了,Charles则摇着轮椅出门寻找他四处乱跑的孩子们。五年前他在车祸里伤了脊椎,双腿瘫痪,最终坐上了轮椅。五年后他已经把轮椅当做自己的一部分。

在他的记忆里,Pietro喜欢在草地上跑,性格比他姐姐活泼地多。他有一个最爱的彩色小皮球,每个周四周五的下午他都会拿着皮球到那个草地上去。

 

而今天是周五。

 

Pietro正在草地上化出他的尾巴,尝试用尾巴将皮球打飞出去。他刚才用尾巴拍拍打打,就听见Charles渐渐挨近的长长的唤他的声音,几乎每次,他听见这声音他都会沉没进去。他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他的妈妈每次喊他名字,P后面绵长的尾音会有这么长长的柔软的感觉。

“Mom!”

Pietro搁下皮球飞快朝Charles他跑去,途中又用小孩子浓的鼻音大喊了一遍,把Charles的注意力完全吸引到他这里来,此时的Charles迎往他的方向,并笑着习惯性地张开一只手臂准备抱紧一定会冲进他怀里的小男孩。

但是Pietro突然摔倒了。向前一扑。

 

站起来的时候Charles已经紧张地到了他跟前,拉他起来时隐约看见一点血,小男孩倒没在乎地拍了拍身上,性急地手脚并用爬上Charles的腿盘着坐下了。

驶着轮椅往回走,Charles赶紧让Pietro把伤口给他看看,小男孩便伸高肉肉的手臂,把手肘下面蹭破的皮和衣服露给他看。

“我没事妈妈!”他一边说着,一边还在Charles腿上动来动去,向四周看自己移动起来的风景,仿佛看了好几年还没看够似的。

看见没大伤,Charles也不过分紧张,他把Pietro露在外面的尾巴强制塞回去让他变回人类的臀部,然后提起他的裤子盖好他的小屁股。也不知道跟谁学的,他总喜欢露出半个屁股化出他的尾巴跑来跑去。

 

他们俩快走到古堡跟前了,Charles便开始喊Erik。

Erik从客厅里露出上半个身子。

“Pietro摔倒了,Erik,你去抽屉里把药箱拿出来。”

Charles进屋时,药箱已经摆在了桌边,和纸杯蛋糕们在一起。

“怎么回事?”Erik斜撑着站在桌边问,看着Charles给Pietro清理伤口。

“他跑快了,摔着了。”

Erik眉心习惯性一皱,“整天跑那么快干什么。”

大红龙一说话,小红龙几乎都不还嘴。Charles一看Pietro低下去的脸,咳了一声,紧紧斜睨着Erik暗示他语气温和一点。

“Peter天生就跑得快,你没事不要凶他。”他手上不停,转头对Pietro问,“Peter,姐姐呢?”

“在树底下,她在看《卷毛羊和蛇》的画。”

于是Erik被Charles差使去找Wanda。

 

小男孩是银色的头发,Erik说是继承了古老的祖先,Wanda是棕红发,糅合了Charles和Erik两个人的特点。这些让他们的两个孩子充满特别。

处理完伤口,Charles让Pietro去洗手,小男孩跳下去,回来的时候仍然手脚并用地爬上了Charles的腿,双手扒着桌子沿用双眼挑选蛋糕。

“这是爸爸新学的纸杯蛋糕。”Charles用手指穿梭着Pietro的头发,而后者早已伸手拿起一个啃了起来。

“爸爸做的怎么样。”

“………………好吃……”

Pietro明显没从Erik的责问摆脱出来,相较经常亲亲抱抱他的Charles而言,他的龙爸爸显然严厉地多。Charles撑着胳膊看他的小男孩闷闷不乐的还在吃东西,心里发笑。

“是不是有点怕爸爸?”

Pietro犹豫了几分,“嗯……”

Charles笑出声,搂着他吻了吻他软软的发顶,“别怕,乖儿子。等他回来了,我就收拾他。”

 

Erik抱着Wanda回来后,看见Pietro还坐在Charles腿上。

“Peter!从你妈腿上下来!”

“Erik!”Charles抿着嘴,拦也拦不住Pietro慌忙从腿上滑下去的身体,“他就坐一会儿,哪能出多大的事。”

“如果你的血液循环不畅,谁都没法知道,只能等它出事。这件事我已经说过不止一次了,Charles。”Erik说的是Charles,看向的却是Pietro,小红龙吓得躲在了他姐姐后面。

“你真混蛋,Erik,除了欺负你儿子你还能干什么。”

“烤纸杯蛋糕。”

Charles一愣,被他突如其来的幽默弄得笑出声,忽然不知道到底该怎么跟他争论起来,就只好先把还站在一边的Wanda拉到身边拍拍灰,亲昵地吻吻她的额头,让她去洗手吃蛋糕,顺便让Pietro替他姐姐拿一个蛋糕也陪她一起去。

 

支开了两个小孩,Erik已经坐下了,拿起一个纸杯蛋糕自己吃着。

“说真的,Erik,你对Wanda可比对Peter偏心多了。”

“Peter是男生,Charles。不是我偏心,是你不该这么宠他。”

“再是男生也是小孩子,是需要关心的,他们还小。”

“得了,Charles,看你的样子,你就是想溺爱他们一辈子。”

“我没想——”Charles不得不住了口,嘴里没了多余的空隙,只能顺从地嚼着突如其来的蛋糕。Erik把自己吃了一半的蛋糕放到Charles手里,然后整个人站起来靠近他,一偏头就亲住了他的嘴唇。

“我还记得Peter小时候最黏你。”

Charles略略摸索出什么,“Wanda也很黏我。”

“没有Peter黏你。”

“不会吧Erik。”卷发男人缩一下身子吃惊地笑着,“已经十几年了,十几年前的醋你都吃。”

 

“不,Charles,十几年对龙来说并不算什么。”

Charles无奈地半推半就阻止着Erik转而往他领口里深入的攻势,“好了你,Erik,都是做爸爸的人了,就不能大度一点。以后不要对Peter凶来凶去,你看到没有,他都怕你了。”

“——行行,我知道了。”Erik快速答应着,没心情再纠缠这些,“——Charles,Charles,你别动。”

 

俩人亲密得几乎忘记了孩子的存在,Charles放下顾忌,很快就被Erik的吻亲得妥协了,但忽然一声熟悉的小孩子的浓鼻音的“妈妈”让他猛然醒来慌忙推开了Erik的脸。

 

“妈妈。”Pietro睁着大眼睛怯怯地看着Erik,手里拿着空纸杯,“我能不能再吃一个?”

“当然可以我的宝贝儿。”

Charles红着脸咳一声,使劲戳了戳Erik的腰,后者还撑在Charles上方,他对着Pietro,尽量让自己的嗓子听起来亲和,“过来吧,自己挑一个。不准吃多,晚上还吃饭。拿了后自己和姐姐去外面玩去吧。”

“——好!”

Pietro听见允许,大跨着小腿儿,飞快上前拿了一个,眼睛在桌上停留几秒,又迅速替他姐姐顺了一个,溜也似地跑了。

“看,他跑得真的很快,Erik。”Charles向后仰起脸对Erik浅浅憋着笑,“还有,你刚刚做得真棒,Erik爸爸。”

“你最好别这么嘲笑我,Charles。”

Charles被迫脱离了轮椅挂在Erik身上——后者用双手托住他的屁股把自己嵌进他双腿间,Charles紧紧握住了他的双肩。孩子离开了,红龙等不耐烦,直接撕咬开了他的一大片领口去亲他的胸前。

 

“Erik,你慢点——去床上,去床上——你轻点咬!”

=====

想写出查查母爱之光泛滥的感觉,我失败了

评论 ( 13 )
热度 ( 10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