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EC】Erik的伴侣,和他们的龙蛋(序)

【EC】Erik的伴侣,和他们的龙蛋(序)

 红龙Erik x 人类Charles    怀孕梗

背景是一个各种物种和谐生活的社会,七八十年代AU。设定龙族寿命一万年左右,男人可生子,比较畅通无阻的那种……有生子以及哺乳描写,避雷。见谅。

------

       Erik Lensherr是一条红龙。直到现在,他仍是世界中庞大红龙一族分支中Lensherr家族现存的唯一血脉。龙族一脉从来子嗣稀缺而寿命绵长,从出生至今,Erik已经度过了四千年的光景。在过去四百年里,Erik几乎是独来独往,身边只有两个熟人:白色巨蟒Emma和巨蜥Azazel。而再往前数三千六百年,Erik连他们都没有。放在从前,Erik从不觉得身边无人似乎不妥,但现在,他已经在那些他从未考虑过的感情里泥足深陷,只用几年的时间,就忘了那独自的几千年是怎么样地冷清度过。

       Erik的家庭组建在十年前。他拥有一个人类伴侣,和他的伴侣带给他的一些人类亲人。那个为他带来爱情的伴侣叫Charles  Xavier,一位人类男性。从十年前遇见Charles开始,Erik就真诚地喜欢Charles带给他的一切。只有偶尔,仅仅是偶尔,他是这么地想用一小口气,把他的妹妹——准确来说是他伴侣的妹妹,Raven Xavier,烧成一块有口无言的焦炭。

       

      在某些方面,特别是关于政治话题的见解,Raven和Erik达成了惊人的一致,对抗着与他们想法大相径庭的Charles。但Raven和Erik有多深厚的战友情,她就拥有比这还要深重的感情用来护着Charles。自从Charles怀孕后,Raven对Erik的不满随着日子的拉长而节节攀升,以至于能在平日午间小聚时,当着Erik的面,说出了Erik只不过想让Charles给他生孩子的话。

       “Raven,我知道你真的很关心我。但Erik想的什么我都知道,你刚才那些话,已经过分了。”Charles怀孕的时间已经到了四个月,他窝进宽大的针织毛衣和单人沙发里,脚离开地面,脚背在棉拖鞋里已经出现了轻微浮肿。 

       “是不是在说假话,某条龙他自己清楚。”Raven习惯性向后仰,两个手肘都撑在沙发边缘,“十年里走了五次,每次半到一年不等,一感觉到你怀孕了一个月就回来了。你怎么解释,Charles?你没发现在他眼里你就不如这个孩子吗?你别跟我说他最近照顾你没有原来那么勤。”

        “孩子和我不是可以用来比较的选项,Raven。怀孕期间需要他多帮忙并不代表什么。Erik虽然走了,但是……他只是去赚钱了,……而且还给我带了宝石。”

        “所以你就被这些宝石收买了?连他频繁的离家出走和走的时日之长都可以忽略了?他要是真的在乎你为什么一生气走出去一年才回来!他都不顾及你!你敢说你丝毫感觉都没有吗Charles?”

        “Raven!”Charles现在怀着孕,多说几句话或是情绪激动,喘气都比原来要频繁和快速,以至于有话都说不清楚。他无法跟Raven解释Erik所做的一切有怎样的意义,但那确实只是Erik表达爱意的一部分,也是他天性里的一部分。他抬头朝坐在他左边扶手上的Erik求助地看一眼,那个从头到尾一言不发的男人才开口回应了Raven。

       “不会有任何人来替代他。”

       Charles一点也不怨Raven为他生这样的气,在和Erik生活的这十年里,他们平均每隔一年大吵一次,因为那些不仅不同,并且尖锐对立的理念。每次吵完Erik都会带着愤怒从这个家里走出去,最少半年,最多一年。大部分是一年。而最不幸的就是,Raven完整目睹了Erik第一次出走时Charles的崩溃。一切的、她对Erik的怨意,就是在那时深埋下的。

        这条红龙第一次离家出走时,Charles以为他最多四五天就回来,但他没想到,他等了一周,两周,一个月,三个月,四个月,半年。那个人却再没从那个铁门走到他身边。他们没有任何方式去联系,单薄的交集在一个人离去之后完全消失殆尽。一句话都没说,Erik就这样悄无声息地从Charles已经依赖眷恋的生活里消失了。那时候的Charles为此陷入了深度的颓唐和麻痹,他把Erik的一切都搬出来,把他的衣服,收藏品,送给他的礼物,甚至他们没来得及办理离婚的结婚证都撤出了他们的新卧室,并拿上一把大锁死死地关在地下室里,之后的将近一年,他每时每刻都在极力逼迫自己去忘掉这个男人。但就在这时,Erik若无其事地回来了,闲适地踱进大门,一眼看见在花园里浇水的Charles就朝着他步履稳健地走去,站定,一手提高一袋由金币、钻石和水晶等组成的混合装麻袋,慢条斯理地,就像一个刚悠闲地购完物回来的贴心丈夫,一手在僵在原地几欲落泪的Charles面前在袋子里翻来拨去,终于,花费了两分钟找出了一个极致无暇的蓝宝石,就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似的平平淡淡地递给Charles。

      “给。”

        然后Erik就万分震诧地随着那蓝宝石一起被Charles一拳打翻在地,本来都滚远了的宝石在下一秒,又被Charles捡起来狠狠地砸在了他脑门上。 

        后来Charles才知道Erik刚出门就消气了。但他认为自己既然已出来了,平时也无工作可做,且许久没有碰过贵金属和宝石一类的物体,不如就去收集一些带回来补贴家用。在这个过程中,他一直执着于寻找成色最上乘的宝石或黄金制品送给Charles,才会把回来的日期一拖再拖,直拖得Charles以为他永远离开了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次事件的责任,不全在Erik。一年时间而已,在他漫长的生命里,就像一个小时那样短暂而不值得一提,尽管那对Charles来说,一年生命已是那样长久的时光。这条红龙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外耗费的时间对于人类来说实在过于漫长。

       

        后来Erik也陆续出走过几次,只要一出门就会有收集贵金属和宝石的欲望。Charles每次在他回来之后都轻易原谅了他,并对他的行为表示理解,所以也不曾告诉他自己在那些一年一年因他而空白的日子里有多想让他陪在身边,至此,导致Erik几乎每次出走都是一年才归家,准确的时长得看他什么时候找到自己满意的礼物来送给Charles。唯一一次例外,也就是这一次,Erik在和Charles大吵一架之后又想去收集宝物,可他心中有什么绊住了他,那丝丝缕缕的感觉在他胸腔里存在着,让他无法扇动翅膀离家再远一步,更使他在梦里不断遇见睡着的Charles,在清醒的时候被莫名的情绪充满,却又空虚不已。最终在一个月后,他意识到自己异常渴望着见到Charles,也不顾什么宝物收集和最好的礼物,很快地从所在的另外一个国家飞回西彻斯特。迎接他的,是Charles怀孕的消息。

       龙族繁衍子嗣十分困难,这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物种都熟知的定律。他们伴侣怀孕的概率低,几千年才可能怀上一个子嗣。在和Charles在一起之后,Erik有想过让Charles为他们孕育一个孩子,但一个人的寿命太短,且如今人类男性怀孕的几率也极低,他们拥有的时间是否足以让Charles有机会怀孕是一个无法预知的未知概率,所以Erik只想着能和Charles美好地度过他这一生,什么也没有奢求过。不过现在,神是在眷顾他了。

白天Raven的话对Erik产生了影响。Charles感受得出来,他的红龙伴侣在日常的不苟言笑中情绪暗暗低沉。或许他也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下意识对孩子过于偏心而忽略了自己的爱人。

       

        夜晚的浴室里,Charles光光的脚掌下踩着防滑垫,坐在塑料板凳上,任凭Erik在他背后,一边盯着温度计是否超过100.4度(华氏)、时间是否将近半个小时,一边给他的边边角角都洗干净。

        “不用这么计较,Erik,温度和时间差一点儿没关系。”

        “精准才不会使任何错误得以趁虚而入。你知道现在你有多特殊,Charles,别在乎我做什么,享受就够了。”

        “你真是……”Charles无奈地叹笑下。洗完了,他扶着Erik的手站起,慢慢走出防滑垫。
        在给浴室外给Charles擦干净脚底之后,Erik替他穿上了浴袍。

         “你先睡,我很快洗完。”他说。

          本来Charles还想讨个吻,但很明显,Erik没有意识到他想要点什么,送他到床边就转身回去了。他似乎陷入了某些思考里,一边熟练地照顾他,一边分神去想着那些问题。

        尽管Charles的睡眠需要增多了,他仍然坚持到Erik从浴室里出来。他觉得Erik会和他说些什么,如果Erik开口,顺着话头,他也觉得是时候说出那些他一直不曾表达出,却一直想象着的微小的愿望。 

       Erik在Charles背后,坐进了床里,发现早该睡着的伴侣竟还醒着。
      “怎么还没睡着?”他弯了弯腰低头扫视Charles的身体,“是不是肚子不舒服?”  

       “不是,暂时不想睡而已。”床上的人回答。
       Erik紧绷的肌肉暂时放松下来,用一只手肘做支撑,另一只手从Charles的浴袍探进去,圆圆的肚皮上留下了手指的温暖感。他们俩人都不约而同沉默了,在这默契的寂静里,最后是Erik先开的口。

       “Charles……我…今天的Raven事……你得明白……我并没有不爱你,Charles。孩子很重要,但你同样是。……我不是只是想让你给我生孩子而已。”

       “我知道。”

       “……你对我失望了?”

       “我…没有。没有,Erik。”

       “那你曾经失望过。”

       Charles短暂地停顿了一下,艰难地扭过身,面对着Erik,他深色的眉头现在紧紧皱着,嘴唇贴在一起很明显地在用力,他知道答案是肯定的。

       “或许那不应该叫失望,Erik,只是一点…一点失落。关于你每次和我吵完之后都离家的事情。”Charles想着自己该怎么说,才不像是在埋怨他,“我明白你并不是在赌气,带宝石回来也不是为了讨好我,只是你想送我礼物而已。但是,那些东西的确代表了一些事情,在抽屉里的盒子里,现在一共有五个宝石,这证明你走了五次。每次按照一年计算,我们在一起的十年里有五年你都是不在我身边的。”

       Charles抿了抿嘴,他和Erik都不想面对接下来的事实。在他们的未来,属于Erik和Charles的未来面前,他们都是胆小鬼。

       “我今年三十二岁,Erik。我的生命中最多只有——”

       “Charles!”Erik的脸色立刻变得又灰又惨淡。

       温和的爱人握住他的手,并没有停口,“我知道你不爱听,但你得听一遍,Erik。我只是一个人类,到现在,我的生命中最多只剩七个十年,每个你拿掉五年,我就只有七个五年,那你留给我的就只有三个十年和一个五年。我没法陪你那样长久,Erik。我承认我曾经很在意你出门那么久的事情…其实现在也是。……我只是不想我们的时间都浪费在或许没那么重要的事情上。……好吧,Erik。”Charles呼出一口气,“我…我想让你陪在我身边。”

       “每一分每一秒。”

     “你早该说的。”Erik低头亲了亲Charles的额角。

     “我看你挺喜欢找那些闪闪发亮的东西,不太好阻止你。”Charles笑了笑,被Erik往怀里搂了一下,嘴唇上是Erik刷完牙后牙膏清凉的味道,和Erik清晰的低音放在一起,“没有任何事物能替代得了你,Charles,无论那是什么。都不行。  ”

        

       如果说Raven之前还在尽力压抑不满和愤懑,那么在Charles怀孕七个月后的某一天,她彻彻底底被Erik激怒了。原因就在于,Erik是一条该死的固执而又该死保守的极其强大的无法让人打败的红龙。

       随着Charles临产期愈来愈近,Erik保护伴侣和孩子的天性越来越满溢出来,除了在Erik允许的在他监视下的时间里,其他人一概无法进入他们的卧室,无法靠近Charles一步。Raven也不行。在Charles的解释和劝说下,Raven才断了非要和Erik的天性斗争的想法。但真正点燃他的,是Erik所谓的龙族传统的生孩子方式——在被严密遮掩的房间、和一摊厚厚的新鲜动物皮毛上生产。从Charles怀孕有六个多月开始,Erik就开始飞到遥远的丛林里狩猎,每次都会带回来新鲜的动物皮毛,他把这些厚实而众多的皮毛连接成大小一致的许多大块地毯,再层层铺在卧室右侧的墙角里,确保Charles在生产的时候身下足够舒适,也确保他的孩子在出世时,可以柔软地落在这些毯子上。

        Raven觉得这些都是扯淡!

        Charles并不是龙,是否适合以龙的方式生产还有待鉴定。既然是不确定的事,以防万一就必须送到医院去。她坚决反对Erik的做法,而这条顽固的红龙,一方面因为天性不能放Charles接触外人,一方面认为坚持传统是具有重要意义的,也完全否定了Raven的提议。俩人本来坐着,说着说着差点打起来,最终把Charles吵了出来。Charles就是太宠爱Erik——Raven断言,否则他怎么可能由着Erik去做什么狗屁传统产前准备,并真的准备在那些毯子上生孩子。

        到了后来这件事不了了之,Raven被Charles暂时说服了。他告诉Raven,他和Erik都看见了,他肚皮上曾经被踩出了一个小脚印,那足以证明他肚子里的不是龙蛋,而是人类形态的婴儿。如果仅仅是婴儿的话,Charles自主生产并不会有太大问题。并且他向Raven保证,她可以在外面随时等候,一旦有情况就将他送去医院,Erik不会不同意。

        谁想Charles一语成谶。直到生产的那天,他和Erik才完全看见,他的肚子真的有一个龙蛋。

         以龙蛋的体型,Charles无论如何也是生不出来的。初始他还能压下一些声音,等剧痛泄洪一般猛地涌上来,他只能一边大叫一边强忍下半身撕裂般的压迫。尽管Erik已经以最快的速度把他抱出去送到车上,他还是流血了,那个龙蛋像是迫不及待似的要从他身体里挣脱,沉甸甸地下坠感和因产道狭窄而无法通过的痛苦差点让他陷入昏迷。进入医院之后,医生马上要进行剖腹产,如果不是Raven使劲拍打他,Erik甚至不敢在瞄到可能情况里“死亡”二字之后动手签字。

       幸运的是他们最终都平安下来。

       只是Charles受了极大的痛苦。从手术室出来时他还未醒,挪到病床上后,因为虚弱而苍白的身体像是嵌在了床里,整个人都深陷进去,就像起床之后会留个人形凹痕在那里一样。Erik被Raven臭骂了一顿之后,就一直不吃喝地守在病床旁边。他们孩子出生的时候是在还早的午时,Charles醒来时,已经到了下午了。

       因为这次惊险的失误,Erik不仅变得寡言少语,甚至对Charles也常常表现出沉默。反而是Charles,一直愉悦地强迫Erik同他聊天,他们的孩子还只是蛋,而且个头竟还颇大,就放在Charles病床旁边,成了Charles最恋恋不舍的话题。

      “他/她的蛋壳竟然这么软,怪不得能踩出脚印来。早知道做个B超看看了,也不知道里面是男孩还是女孩。”Charles用手戳了戳蛋壳,“你摸过了吗Erik。”

       “摸过了。”

       “可我还没摸过。”Charles意有所指地微微笑着,把手放在Erik脸上。他好几天没刮胡子了,脸庞周围泛着青色,胡茬扎在手掌里刺刺痒痒的,Charles使劲揉了一把,“这不怪你,Erik,谁都不知道他/她竟然裹在蛋里,蛋壳还这么软。”

        Erik仍是一副失魂落魄一言不发的样子,Charles在他脸上慢慢移动自己的手指,要去拢住他的鼻尖和嘴唇,却一下子被Erik抓在手心里。他是如此用力,几乎把整张脸都埋进Charles掌心里,双手紧紧握着Charles的手腕。

       “对不起…对不起……Charles……”

       Charles合拢手掌抹掉他的眼泪,扯着他的衣领把他拉近,努力撅着嘴唇在他脸上亲了几下,“我都说了跟你没关系,Erik。只是下次,你别让我疼那么久了。”

       “没有下次了。”

       “这并不能由你决定。”Charles狠狠咬了一口他的鼻子才把他放开,原本伟岸而强大的红龙现在几乎成了软柿子,Charles半高兴地想着,真是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不多久,又到了熟人探病的时间。前几天已经来过一次的Emma和Azazel又来了,这次他们终于见到了龙蛋,Emma刚伸手想摸摸,立刻就被化出龙形的脸吓了一跳,红龙几乎出于本性而露出的狰狞面容把Azazel本来也紧随伸出的手默默吓了回去。

       “抱歉。Emma,Azazel,龙族的护孩子护的比较厉害,除了父母之外,新生的婴儿是不允许被其他人靠近的。”Charles抱歉的笑笑,顺手拍了拍Erik的大腿。

       “这个我们先前也有耳闻……只是……没想到这混蛋护的这么厉害。”Emma狠狠斜睨着变回人脸的Erik。

       “礼品放下就可以走了。”红龙口气不善地开始赶人。

       “我可不是来看你的混蛋,连你的蛋都比你讨人喜欢。”Emma让Azazel放下礼物,又向Charles询问了几句,才在讽刺Erik的话语中越走越远。

       “怎么每天都会来人。”Erik语气里带了显而易见的抱怨。他无奈的抿抿嘴,一手抓着Charles的,一手俯下身仔细去摸他的蛋。认真研究的样子让Charles发笑,他忽然喊他。

       “Erik。”

       “嗯?”

       “你想不想孵蛋?”




        Charles并非一点没研究过龙族的历史,虽然没有找到红龙的过多详细资料,但书中明确说明过,龙族中的公龙普遍有孵蛋的习惯。老早之前,Charles就在半夜醒时发现Erik坐在床边会盯着蛋看,偶尔还会把蛋抱在怀里,连Charles睁眼了都没发现。

        被强制住院一周之后,Charles带着他的蛋和Erik一起回到了家中。起初Erik觉得孵蛋是一件丢人的事,Charles除了循循善诱之外,没有采取任何形式的强迫。直到有一天他起床去卫生间,从门缝里看见客厅里,Erik抱着自己的蛋试图往腿下塞,他毫无顾忌地大笑到伤口直疼。

        好吧,最终Erik坦然了,他确实想孵蛋,而且是非常非常、非常地想。那简直是从生命中爆发出的一种根本无法抗拒的冲动。

       

       “你的肚子好热,Erik。”化成龙形的巨龙体型过大,只能侧躺着倚在客厅里,其他物体都被搬到一边,Charles正垫着一条毯子,盖着一条毯子,枕着红龙拥有火焰力量的腹部。听到抱怨的红龙没有立刻回应他,而举起尾巴,把Charles推下去的毯子网上勾了勾,掖到Charles背后去。

       “天冷了,你刚做完手术,不能受凉。”

       “真的很热……”Charles叹了口气,只好往下去看在Erik尾根底下的蛋,他的脚也在那,一直都是暖烘烘的。

       “也不知道——Erik!”Charles突地拔高声音,不用他说,Erik也感受到了尾巴底下龙蛋摇晃的感觉,他和Charles都伸着脖子注视着,直到一声极其细微“咔吧”,蛋壳破出了第一块,一条跟Erik长得极其相似的小红龙摇摇晃晃的滚出来。

       “Oh ——my  God!”Charles赶紧起身把小红龙抱起来,不一会儿,龙形化成人形,成了一个婴儿大小,是个女孩。但事情远没结束。

       “我的天……Erik!我们还有一个!”就算是Erik,他也没听说过一个蛋里孵出两条龙的事情,但这的确、真真切切地在他的孩子身上发生了。第二个出来的小龙同为红色,和他父亲一样。Charles亲热的把他抱起来,等他化成人形了,他们便发现了这是个男孩。两个孩子趴在他们父亲泛着热度的肚子上,两双眼睛四处张望,没有力气的小手按着Erik,让Erik甚至觉得这是种享受了。

       温馨时光没留给他们太久,很快,小婴孩面临的第一个问题的就来了。他们大声哭起来,为了表示他们有多饿,他们甚至一边哭一边要从他父亲的肚子上下来。

      “是两个小混蛋!”Erik变回人形,咬牙切齿地看着Charles卷起他宽松的毛衣,露出饱胀地山丘似乳/房,托着两个孩子找到进食的地方。

      “就这一次,你们两个。”Erik压着声线,“下次你们就等着喝奶瓶吧。”

      “Erik,这是你的孩子,跟自己的小孩还吃醋。”

      “这可不分人,Charles。谁都不行!”Erik咬了咬Charles的鼻梁,“看来我得多买几个吸奶器。”

      Charles笑起来,他忽然之间有一种愉悦的疲累感,但却没关系,Erik正半抱着他,所以他放松自己缓缓地枕在了Erik手臂上。

       即便自己是个童话作家,Charles想,他恐怕也无法想出什么场景,让他知道人这一生竟然会有这样美好的时刻,这样的让人满足和沉浸,眷恋不尽。他模糊地半睡这,不一会儿,就感觉自己身前多出了一只手,低头一看,在他们的两个孩子中间,Erik的手被两个小肉掌牢牢搭住了。

       “他们俩抓住你了。”

       “的…的确是。”Erik没想到,他本只想动一下Charles的毛衣,所以把手从两个小家伙中间穿过去,却猝不及防让他俩一下子就抓住了。两个小家伙毫无意识地在继续进食,但他感觉到他们两个把身体许多力都放在他手上,按得紧紧地,就像Erik是一个撑着他们的坚实的柱,那一瞬间,责任感占领了Erik的一切,对他的孩子,对他的伴侣。

        “我第一次………”

        “什么?”Charles完全张开眼,没听懂,但是笑着。

        “第一次…明白自然,明白了它的奇迹,它的力量。和给我的一切。Charles。”Erik低头深吻他的伴侣,“我在此发誓,我会守护你们,Charles,用我的一生。”

        “这对我来说是相互的。Erik。你会的。我也会。”

----

或许该有一个后续故事,Erik带着两个小屁孩找Charles的转世,然后死黏着他

评论 ( 18 )
热度 ( 18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