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锤基】虚假甜蜜恋爱史 下

【锤基】虚假甜蜜恋爱史  下   【上在这里

梗概:

Loki回来了,这次他以为Thor不再爱他。

涉及贾尼+盾冬

----

从资助了母校起,Thor第一次走进这间专为他辟出的办公室。地球跟着轨道转,住在里面的人也跟着转,三年前Thor和Loki在这里相遇和分手,三年后,他们又要在这里重新认识一遍。

        没有人猜得透Loki是什么心思。三年时间,他实际早已经逃脱了Laufey的捆绑,逃出了这个城市,甚至一并逃出了当年的事,让几乎所有人都快要忘了他。但就在这时,他又回来了,悄无声息地,跑到这个学校当老师,就像什么事都不曾在他身上发生,没有什么欺骗,什么可怜的爱情,更没有什么值得去记忆的过去。大概不过是选择就业的一种方式罢了,在Thor眼里,这就是Loki,不去在乎一切。否则他还能如何猜测,猜Loki是为他而来?他怎么还会把生活再当童话。

        

        办公室有一个单间公寓大小,简单的家具一直备得很全,在他决定使用这里之后,学校已经将这里打扫过。他深深明白自己还没有放弃,即使笃定Loki并不为他而来,他也无法不到这里来。整整三年,Thor一点也不否认,他从来都没有真正忘记过Loki,但整整三年,他也不再去轻易说他爱这个人。时间把该带走的都带走,只留下当年的感觉似有似无,最终让他淡却了Loki,活得像一个什么都不缺乏的人。

        只不过Thor没想到,他和Loki的相见会如此戏剧化。


        他不指望自己在办公室的守株待兔能守出奇迹,甚至就想借着这样,守下几个月,像三年前那样,什么都得不到,一鼓作气把Loki忘得干干净净,收拾东西离开这里,再也不会记得这个人是什么样子,又和他到底有过什么回忆。可就在他这样想后的半个月,Loki进了他的办公室。


        办公室没有锁门,Loki只是推开就踉跄冲了进来,进来后用背紧紧抵着门滑坐在地上,猛烈的信息素和满身的汗不难看出他正在经历发   情。

  

      “你来这里干什么。”


        Loki永远也不会去想象,有一天Thor也能发出这样的声音,像一个厌恶自己的陌生人,第一眼就否定了他的一切,多说一句话都很嫌弃。只凭这一句他就知道一切和原来已迥然不同,如果说来时还有妄想,那么他现在就只想救命,然后辞职,买票,永永远远,头也不回地离开,他就知道。他怎么会想回来的,怎么会那么想他……


       “我知道你还恨我,Thor。”Loki摊开手,笑了下指了指自己,“现在正是你报复的好时候。……你看见了……我在发情,可是呢,没带抑制剂。……现在轮到我了,低声下气,好好让你报一把当年的仇。”他咬咬牙使劲让自己轻浮起来,“求求你给我一点抑制剂。”

        Thor站了起来,站起来顿住:发  情味道是真的,但Loki一向谨慎警惕,怎么会到了发   情期会没有抑制剂。……他也清楚记得,今天不是他的发    情期。

         他又绕过桌子往前走了一点,Loki立刻往后缩了缩。

        “虽然我骗了你,但我知道你是个正直的人,你,你总不该把我就这样赶出去吧,你知道外面什么人都有——”

        “赶快吃。”Thor疾步走过来打断他的话。

        

        屋里再没有其他声音,什么多余的心思都被掩埋在这寂静之下。Loki拿起被扔到自己腿上的药,倒出三个一口放进嘴里,再慢慢把药瓶旋上,握在双手中。猛然发出的苦味终于将他拉回现实,让他停止了过多的伪装。善辩的嘴变得寡言少语,那些本来要假装无所谓的话语也最后都咽进肚子里。

        其实戏都是他加出来的,即使没有那些对自己的贬低,他也会得到抑制剂。早在来的路上他就很明白,无论过去多少年,Thor都会是这样,让时间带走错误的一切,不恨你也不会喜欢你,看你可怜也会帮你。Loki甚至想过他们会疯狂地大吵一架,那至少还证明他还记得一切,就算是恨也还记得他喜欢过自己。而不该成了这样,Thor是Thor,Loki是Loki,俩人不再会有任何类型的交集。

        “起效果了吗?”

         Loki抬起头不想回答,把药给他准备走,但因为没有力气而轻而易举被Thor拉起来按到沙发上去。

        “你干什么。”他又变回了那个从前的Loki,只不过这一次他也要尝尝失恋是什么滋味了。

        “等药效完全发挥了再走。”

         有那么一瞬间Loki觉得他们像极了从前:Thor为他拿来了毯子,他躺下,在沙发上安安静静地半睡着。

         这三年,从毕业到接管家业,Thor看起来变了,而且变了那么多,不再整天穿着运动服,渐渐学着在正确场合穿正确的服装,注重搭配,让所有的衣服都在他身上衬出该有的形体来,及肩的金发被剪去,变得棕而短硬。神情也开始深不可测,让Loki再也不能从这张脸上轻易判断出他的喜怒。

    他们中间弥漫着无言的寂静。谁都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而这期间,  Loki一直在看着他的头发。

        “为什么把头发剪了。”过一会儿,他忽然问。

        Thor愣了一下,一时不知该怎么答他。他的头发早就如此短了。但他该怎么跟Loki说,早在Loki走的第二天,他就决定剪掉这些长发。

        “还给你了。”他只好这么说。他看见Loki的头发变得很长。

      

       答罢,几秒钟后,Loki忽然笑起来,笑得眼睛通红。三年过去了,Thor是变得多么狡猾狡诈了。还给他了?把什么还给他了?他们之间的感情?那些曾经也真心实意的亲吻和拥抱?那在一起的一个月?以及那最后的欺骗,都一并还给他了么?一点都不想要了吗。



       也不知道在坚持什么,Loki从Thor的办公室出来,没有立即辞职,还是留在了学校里继续教书。大多数时候人会欺骗自己,没有真正死心就不想真正放手。尽管在那之后,他们俩再也没见过面。


       Thor不知道沉稳成熟的Steve有朝一日也会露出这样郁结的表情,从到酒吧开始,他就少言少语,握着酒杯喝一口才搭Thor一句话。

       “Tony今晚不来了?”Thor问他。

       “呆在实验室了,Jarvis在陪他。Sam过会儿就到。”说罢又郁郁地喝了口酒。Thor实在想笑,用胳膊一顶他,“怎么回事你?”

       “我跟Bucky告白了。”

       “他拒绝了你?”

       “没有……所以我问我们能不能同居,他拒绝了。”Steve露出了悲怆的表情,“难道是我太急了,是不是他根本不愿跟我同居——他的理由是他要陪室友。”

       “那你没戏了。”Thor不留情地笑他,顺便用手将他本来就趴着的背拍得更低矮,“陪室友这种理由都能给出来,除非他喜欢他室友。”这时候Steve的表情有些变化,他坐直起来。他早知道Loki回来的事,而且恐怕是最早的一个。但他不知道Thor是否已经见过Loki,或者说是否愿意再见Loki。

       “你见过Loki了吗?”

       Thor住了嘴,才顿了一顿,低声说见过了。

       “Bucky的室友就是Loki。不仅现在,在伦敦,他们也做了两年半的室友。”

       “你怎么——”Thor猛然觉得震惊,又压下去声音,“你怎么不早跟我说。”

       Steve看他的眼神变得不可测,“我以为你已经……你是想见他还是不想见他。”Thor犹豫了,好一会儿没答复,Steve一向最懂他的朋友们,而Thor的心思则最好揣测,若是不想见,那他就不有丝毫留恋Loki;一旦想见,他这三年就没有不爱过Loki。  

       “我见过一次了…他,他现在怎么样。”

       “病了。Bucky说要一直照顾,所以不能跟我同居。”其实Steve一直不明白的是Loki到底得了什么病,才会需要Bucky一直在身边。

       “什么病!”Steve已经可以盖棺定论,Thor对Loki的心思一如他们的三年前,几乎一点都没有变。三年里他们这群朋友都被Thor蒙骗了,成熟掩盖了他那么多的心思,甚至连自己都骗过了,“我也不清楚——Bucky晚点到,你自己问他吧。”       

        

        在等Bucky到来的这段间隔期,Thor的心情从高峰降至如山峦,起起伏伏不能冲激也不能平淡。他一面想着Loki得了什么病,一面又想着Loki什么时候得的病。三年里他拒绝打听Loki的一分一秒,以至于再想起Loki,这三年里竟全是一望无际的空白。

        

       Bucky对Thor并不太客气。来到酒吧看见Thor——他早认识Thor,Loki甚至有一整本Thor的相册。听起他问起Loki的病,他一气之下本想一走了之,但碍于Steve的暗示,他也只得拉着Thor到角落里,让酒吧的光照不到他们,就好似这样能得到遮蔽似的。他把Loki三年在伦敦被断了Laufey的资助,只能买劣质抑制剂以致发   情期越来越紊乱的事情告诉了Thor。这些病也是Loki在回来之前刚发现的,无药可治,只好时时备着抑制剂,但不管多好的抑制剂,最近也有了些失灵的危险。

       “他上次去找你不过实在没办法而已,就那天忘了带抑制剂。”

       “不能治?”

       “找到Alpha就能治。”Bucky耸起眉毛嘲讽地笑,“他找到男朋友我就搬出来,这事我懒得跟Steve说,你跟他讲清楚,等Loki有了Alpha我就去他那里去。”

        

       Bucky的嘲讽不无原因。那天他对Loki的态度,如何也不算是一个还恋旧情的人,现在他又关心Loki的病情,十足可笑虚伪得可以。

       


        Bucky告诉Loki Thor已经知道他病情的事后,Loki有那么一瞬间希望Thor会来找他。但很快他就迫使自己放弃了这种心思。不管怎么样,他下定决心要遗忘Thor了,这个人不应该再给他造成任何影响。

        但命运就是喜欢折磨他。在学校那个大走廊遇见Thor后,强烈的酸楚和思念几乎一下子就击中了他,甚至于在Thor说出要带他去医院的话的时候,他自暴自弃地说他,“难道你不比医院更有用吗?”

  

这里AO3


评论 ( 6 )
热度 ( 3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