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EC】七十年代 Chapter 1

【EC】七十年代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同性恋还如异端的年代,Charles和Erik悄悄恋爱了,——顶着老师与学生的名号。

*教授Charles × 在读硕士研究生Erik

*一点人物介绍:查查二十三岁当上教授,主教经济学。老万大一时他二十三岁,老万十九岁,他正好带着老万。老万继续读硕士研究生,选择他做导师。研究生第一年和查查在一起。文章开始时,老万还有一年正式拿到学位毕业。

——

        Charles Xavier教授正在进行他上午的最后一节课,十分钟后,他收起教材,解决几个学生问题,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他知道身后有人,进入办公室后并不关紧门,脱下外套搭在椅背上。

“你不应该一进门就脱衣服,总有人会看见,以为你要干什么。”

        “只有你会这么想,Erik,——哎——”Charles从背后被抱住,他一看窗帘还未拉上,外面正人多,他赶紧推搡着Erik挤进窗帘旁的小角落里,正好把自己困在Erik和墙壁之间。

        “窗帘都没拉。”

        “让他们看见又怕什么。”Erik虽比Charles小四岁,身体却比Charles几乎高一个头,他低着头把嘴唇戳到Charles额头上去,“你我都成年了,还不允许自由恋爱?”

        Erik经常说这种话,即使他知道在他们身上,从来不被承认所谓“自由恋爱”。同性恋+师生恋,被社会极端敏感的标签,如果不是Erik的大学四年和Charles一直互相暗恋,他们谁都不敢去主动打破社会的玻璃,更不敢在Erik刚进入研究生学习一年后就偷偷在一起。如同违反上帝。但即便如此,他们也耗费了比那些异性恋更为长久漫长的时光,使他们走在一起。

        Charles仰起头递上自己的身体,他确定Erik进来时锁了门,才敢如此大胆地亲吻自己的爱人。他们大概一个上午没见面,尽管Erik刚刚就在自己的课上。大个子的那个在低头索求,小个子的那个就微微侧着脖颈让人啃咬,双臂死死圈着对方的脖子,把身体紧绷绷地抵在墙上。

        叩叩。

        忽然地门响了。

        有人来了,但门是锁的,所以他听见那个人扭动门锁但是失败的声音。

        “Xavier教授?”

        “我在,请等一等!”

         Erik当然听见了,但他反而变本加厉,不肯放过Charles,一下子把膝盖顶进Charles双腿之间。

        后者狠狠打了他一下,在胳膊上。

        “有学生来了!”

        “哪个。”

        “你听的出来,Ralap(雷尔夫)。”

        ”噢,你的优秀好学生。”

        Charles笑了一下,“没时间给你吃醋Erik,等久了人家会怀疑的。”

        “人家精明的商业大脑竟然要开始怀疑自己教授某个苟且方面的密事了?”

        “Erik!”

        “……好吧,我会松开……但是,我有个问题,你得回答我,Charles。”Erik说得很严肃。

        Ralap在门外又喊了一声,Charles浑身都紧张起来,催促Erik赶紧说。

       “谁是你最棒最优秀,最爱的学生?”

       完全不止!也是最幼稚的,最无理取闹的。Charles短促地嗤笑了一下,“是Erik,我的Erik Lehnsherr。”

        “那亲一下再去。”

        Charles急忙往他脸上吻了一口,后者转而使劲咬咬他的嘴唇,才松开在他腰间的手侧身让路。

       “躲好,踮脚,窗帘!”Charles用口型迅速对他讲,在Erik钻进窗帘的同时整理好自己,打开办公室的红木门。

       “抱歉,Ralap,在整理一些东西,有点忙,让你久等了,先坐下来。”

       “没关系,教授,我只是有些问题来请教。”

       Ralap也比Charles高,但只有半个头那么多。他跟Erik大相径庭,微胖,小眼睛,戴着棕色木框眼镜,在外人眼里总是显得呆滞。但他在经济学方面的天赋令二十三岁就获得博士头衔的Charles也曾赞叹不已。Charles一直认为他很有商人头脑,敏捷的思维说是上帝宠爱的赋予也不为过。

       但现在,这个天才的头脑里装的并不是经济,他正在对Charles产生怀疑。他很明白Charles整理东西不必将门锁上,即使锁门,也不该在如此诡异的状态下耽搁他两分钟。他小小的眼睛从木框眼镜里好像射出一道红外线,迅速而全面的将整间办公室扫了一遍,却没有发现任何怪异之处。

        Charles一直只觉得他的学生眼睛里有商人的机敏,但在很久之后的后来,他终于发现,他的学生眼睛里,其实全部只是商人那另一半里的极端精明与阴暗。

       Ralap走后,Charles再次将门锁上,已经快接近上课时间,外面人比之前又少了一些。Erik拉上窗帘,从Charles身后的腋下把他忽然抱起来一下,在他后颈亲了亲。

       “他最近怎么老找你。”

       “学生找老师,不能再正常了Erik。”

       “我可不确定他只是单纯地找你请教问题而已。”

       “恐怕只有Erik Lehnsherr来找Charles Xavier教授才不只是单纯地请教问题而已吧。”

        Charles笑了笑,转身把Erik皱着的眉头拉下来亲一下。

        “别草木皆兵亲爱的,就算目的不纯,你也知道我已经拥有了什么,而又满足于什么。与其去吃醋,还不如去想想晚上要吃什么吧,我的Lehnsherr先生。”

       “青豆汤和烤杂肉?来点面包?”

       “都可以,记得去买菜,再带一罐四季豆回来。”Charles坐回椅子上,摊开桌上的试卷,“我记得你有论文要写,Erik。”

        “我并不急。”

        “那你也该走了。”Charles抬起下巴,正对着Erik撑着桌子探过来的脸颊,后者在他额头上深吻一下。

       “老地方等我。”他说。Charles抿起笑,看着他慢慢从门的背后处走开。

       Ralap一直在等,略粗胖的臂膊抓着贴了墙纸的木色墙壁,划出几道深深的痕迹。他敢确定,他走之后绝对没有人再进去过,可Erik Lehnsherr竟然在里面。那他是什么时候进去的?!Charles竟然骗了他。

       一直以来,他都不知道Charles是个同性恋,至少曾经深信他不是,他只深信Charles是一个拯救了自己的异性恋者,自己会永远爱慕着的,一个完美的男人。但现在,一切都变了。

      Ralap从小就发现自己喜欢男人,但同时他发现这世上根本没人会喜欢自己的同性。所有人都觉得喜欢男人的男人是怪胎,是粪便,是脚下的臭水。而如果不是Charles告诉他恋爱不分性别,他认为自己就是那些,臭水和粪便。

       三年前他曾有意跟Charles说,他听说有男人喜欢男人的事。Charles那时忽然变得严肃,说他从不觉得男人喜欢男人可耻,对于女性亦然。Charles是很受女学生欢迎的,Ralap完全不觉得Charles会去喜欢男人,因为Charles对任何事都是那样宽容,做任何事都那样完美,他是不可能会去如污垢粪水一样生活的男人。但就是这样的Charles,他竟然喜欢男人?他竟然也变成了被别人厌弃的人了!但即便如此,那怎么能是Erik Lehnsherr和Charles一起互相依偎着去忍受这个世界的罪恶?!

        这么肮脏破败的环境,那个人应该是他,他才是Charles哭泣时可以依靠的男人,他才是能让Charles觉得安全的男人。

       他可早已喜欢Charles四年了!

       Charles中午直接开车回了家,Ralap并没有机会跟踪到那里去,但下午Charles回家时,他发现Charles的车在缓慢地行驶,并不走远。他毫无章法地在学校周围绕过两圈后,最终去了一处没有什么学生经过的街道路口。

       Erik Lehnsherr在那。

       他钻进了车里。

       Ralap疯狂地跟着他们,最终确定Charles去往的是Charles家的方向。

       一切都已十分明确,Charles Xavier喜欢男人。他喜欢Erik Lehnsherr。

       回到家里Erik把菜收拾到厨房里,由Charles做出德式青豆汤以及德式烤杂肉。他这个德国人最熟悉喜爱的口味。

        “如果有人能既买菜又做菜就好了。”

        Charles故意朝Erik的方向说,他知道,Erik才没时间学做饭。

        “我觉得一人买菜一人做饭很公平,Charles。”Erik走进Charles那个异常大的厨房里去,“就像我们,一个在上,一个在下,非常公平,无可挑剔。”

        “你可以从厨房里出去了,我可是要检查你的论文的Erik Lehnsherr !”上帝明鉴,他可一点都不想现在跟Erik开黄腔!

        从研究生刚进行了半年,也就是Erik刚与Charles在一起的那时开始,他就住进了Charles家里。Charles古老而富裕的家族为他留下了的不仅是超级大脑,还有漂亮的外表,广阔的房产,和用之不尽的遗产。这和孤儿Erik截然不同,他刚开始并不同意Charles的提议,和他一起住,而是想要在读研究生的同时着手寻找工作,他知道这是自己的自尊心作祟。但Charles一直不愿意。能当上自己心爱的学生的Erik并非庸才,他实在没必要在读书时还辛苦兼顾着工作。

        我们不能结婚,Charles对Erik说。所以他们一在一起,就已经是相互联结的关系,就已经比夫妻更加亲密。他可以在Erik顺利拿到学位之后再享受Erik对他们家庭的经济贡献。

       “那时候你挣的钱,必须分我一半,我绝对不花自己的遗产,我发誓,我只花你的钱。反正今后都是你养我了,Erik,你现在花的钱都不过是在预支你养我的费用而已,别倔了,来吧,跟我一起住。”

        Erik就是被这样的甜言蜜语打动了,丢盔弃甲般地很快搬来城堡和Charles住在一起。这实在不能怪他没有坚守的心,Charles给他描绘的未来,该死的,就是他想要的未来。

       饭后,Charles是在Erik之后去洗的澡。他把半干的短发向后梳去,进门时发现Erik不在,疑虑了一秒,但一转身,他立马就知道Erik躲在哪。

       “躲在门后一点都不显得聪明Erik。”

       “但你仍然发现得晚了。”

       Charles已经被Erik扑在床上, 他和Erik也不过只穿了一件睡袍而已,但区别在于,他穿了内裤,而Erik没有。

           车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104182/chapters/37615796

评论 ( 16 )
热度 ( 4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