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EC衍生/弗兰克x布鲁斯】奇妙能力 (上)

【EC衍生/弗兰克x布鲁斯】奇妙能力  (上)

*《弗兰克》x《污垢》。两个身患疾病的人互相遇见,慢慢被对方治愈的故事。

*summary:Bruce半生都被自己困在苏格兰,快死之前,他还不知道这个世界竟然还有人能把他救下。

*剧情和人物设定都稍微有改动,不大。

---

 

突然的高烧挡下了Bruce计划过的没计划过的一切,昏迷不清替他送走了那对看望他的母子,延迟了自杀的时间。倒在地上时候,他穿着代表苏格兰荣耀的制服,头上悬着用来自杀的条纹围巾。

而与此同时,发烧也为他迎来了一位远道之客。

恰好在他睡过后清醒的那几个瞬间,他听见自己家门差点被敲碎的声音,摇摇晃晃站起来,那门也不知是他开的还是被撞开的,一个头戴巨大头套的男人滚了进来,站稳后像老鼠一样蹿进了客厅里。头晕脑胀的人关上门来到客厅,只望见沙发后一个可笑的头套头顶。

“我他妈可没让你进来!”

Bruce大声喊他,头套从沙发后伸出来,跳出来一个男人身体,捂住Bruce的嘴。

“我就躲躲,他们说你是警察,我才来的。你得小声点不让他们听见。”

“去你——你他妈怎么从电视里跑出来了。”Bruce以为是自己眼花,但他的确是看见了,面前的,就是《奇幻脱口秀》里的Frank,因为那个标志性头套。

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出了门还把头套戴上!Bruce想,立刻就想把那个头套摘下来。

Frank被Bruce瞪着,后者劣气上涌,“电视里戴他妈的现在还戴,看着就倒人胃口——”

“我有医学证明,你不能摘——”

Bruce不等他说完,猛地将Frank踹倒在沙发上,把他右脑破了个洞的头套一脚踢掉,那刮到了Frank的下巴,Frank就顺势捂着脸滚到沙发里面去。

“躲你fuck——”

把人粗鲁地掀开,Bruce才在一阵从脑仁冒出的热浪里看清面前人的样子:横贯额头的伤疤和不再长出头发的几块白色头皮。

Frank被看见了,也不再捂头,他试着再次习惯,不管是嘲笑还是什么,又不是没摘过。

“你他妈的就因为这个,戴着这么恶心的头套,有什么好挡地,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他妈的,这头套——它是不是臭了!?你什么时候洗的它!”

“我经常洗它,只是最近没……”Frank抱紧头套,看着卸了力似的忽然压在自己身边沙发上的Bruce,摸了摸自己额头上的疤,“你不觉得……”

“觉得什么,丑?是他妈够难看的,但那他妈的又不是你挠的。”Bruce感到难受,他的眼睛因为高烧开始发热,“有人笑你?”

Frank没说话,他看看窗外有没有人影,又低着眼睛看看自己的脚尖。

“你他妈的不知道揍他,一群biao子养的。”歇了一会,Bruce 觉得可笑,他其实原来也干过不少这样的事,他把自己也骂了,然后又说,“你快滚,我这不留你。”

“有人要打我,你不是警察吗,我得在你这躲躲。”Frank准备套上头套,但被Bruce一巴掌拍掉,“戴什么戴!又没人笑你!”“谁要打你,你没有保镖吗?……等等。”他揉了揉太阳穴觉得思绪有点乱,“你姓sidebottom?”

“我不姓这个……但我也是Frank。你说的那个Frank,一年前生病了,我在网上的视频被那个节目制作人看见了后,他们觉得我很像,就把我找过去代替他。我只是来这旅游。”

“所以,谁打你?”

“节目觉得我比他更好笑,不要他了,所以他找人从我刚来这的时候就来打我。”

Bruce大笑起来,“那个biao子养的傻逼。我说这节目怎么忽然比原来好这么多。”

 

窗帘外有一串黑影走过,Frank跳起来蹿到沙发后面去。

“他们!”

“shit—”Bruce去厨房里抽出一把刀,门外响起敲门声。

 

Frank躲在沙发后面,听见外面说话声几秒之内变成了争吵声,Bruce的声音大的不像话,就像一个疯子的无理取闹,却在制服下变成了警察的理所当然。

很快,门外的人被骂走了,门紧接着被锁紧。Frank眼睁睁看着Bruce笑得喘不过气,一路走向他,刀从手中脱落,然后整个人往前倾倒下去。

他昏迷前还在念:“我他妈都辞职了,傻逼,一群biao子养的……”

 

睁开眼的时候天色已经成了橘黄,窗帘也成了那个颜色。Bruce扭头,猛然看见一个黑影跪在自己身边,木头一样杵着一动不动,定睛一看,是Frank。他跪在沙发边,眼睛半眯着。

Bruce知道自己被喂了药了,但不知道怎么被喂的,舌尖上隐隐有苦味。他真觉得这人多管闲事,他本来就要自杀的人,发烧死和上吊死,有什么区别。

没管Frank定在地上干什么,Bruce摇晃着站起来,发烧药好歹起了一点作用,使他能走到厨房打开冰箱,估摸着能从里面拿点吃的什么出来。

他发现了保鲜起来的煎蛋,和蔬菜沙拉。Bruce诧异了一下,他记得冰箱里有两个鸡蛋,现在只有一个,还被做成了菜。

“煎蛋……得热一下,沙拉放一放。”Frank还在那跪着,但嘴里却发出了缥缈的声音。

Bruce模糊笑了声,把两样东西拿出来放到大理石台上,又进了卫生间。

 

“你他妈的你这该死的东西!!你刮我胡子干什么!!!”

Bruce感觉自己瞬间变成了小丑,他已经两年没有好好刮胡子了,他也不想。快步走出来一脚踹倒Frank,Bruce踩住他的小腿,“他妈的给我起来!他妈的!”他不知道这个男人怎么回事,跟死了一样。直到他把他拉起来,Bruce才看清他右边的太阳穴处破了一层,血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在他脸上流成了干涸的一长滩。

 

鬼使神差地帮人处理了伤口并包扎,Bruce忽然觉得很累,他终于又回到了平和的状态。自杀,发烧,吵吵闹闹又踢来打去,他发现自己在过去那几个小时里又做回了原来那个嫖娼吸毒无恶不作的男人。他知道这是因为自己的又开始发病。

“你有躁郁症……我看见了你的药。”

Bruce把头抬起来看沙发上躺着的人,“你没睡着?”

“我知道这种病,跟精神有关。我在精神病院的时候,医生把躁郁症当成精神病送进来过。他也像你,打人和骂人。”

“你觉得我……很糟糕吗?”

“不怪你,我们都这样,天生的,或者后来的。你吃药吗,吃药会好的。”

“吃药也没用,该做的事也做过了。”

“你杀人了吗?”

“没有。”

“那我可以原谅你,没关系。你现在开始吃药,会好的,很慢,但是会的。”

Bruce莫名笑了笑,“是吗?”

“但你现在得吃别的药,你发烧了。”

“你不也受伤了。”

“想要一个拥抱吗?”Frank忽然说,他伸出自己的手。他经常干这个,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像自己需要,别人也天生需要。在他的乐队还在的时候,那样一群精神病在一起,经常忽然停下手头的事,互相抱一抱,会觉得很舒服。

Bruce怔了几秒,身体顺从大脑弯下腰把手臂穿到Frank背后去,他的眼泪从来没有在无缘无故的情况下如此之多。他想起无数个自己度过的晚上和白天,想起所有人都离他而去,没有人真的爱他的时候。

“别走。”

他跟很多人说过了。

他知道自己做了很多很多错事,但他从来都不想真的做。每每败露,他都手足无措,那时只要有一个人关心他一秒,他就会拉住他让他别走,有时候他想让那个人再多跟他说一两句关心他的话,安慰他,他很想要。而有的时候他也会只想让那个人就抱抱他。但最终是他无法说出口,那些人也都会走。

 

Frank于是决定留下来了,因为他觉得这真的无比重要。Bruce哭过之后又睡了,这次他们叠在一块睡,Bruce睡在Frank身上,睡了四个小时,天完全黑下来才醒。

“妈的。”

Bruce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跟个小可怜一样窝在Frank怀里,而Frank早醒了,谁知道他就那样盯着自己的头顶盯了多少个小时!

“你他妈的去哪?你他妈醒着点,我不喜欢男人!”

Frank走向厨房,把大理石台上的蔬菜沙拉拿给Bruce,又把煎蛋热了热给他。

“你该吃饭了。而且,冰箱里也没有其他食材了。你得去买。”

“你多管闲事。那群人走了,你也赶紧从我这滚出去。”

“你说让我别走。”

“你他妈,就算,你——”Bruce骂不出别的话,因为Frank说的是真的。而他自己,他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想不想让Frank真的离开。他揉了揉眉心,看着屋里的狼藉,破掉的头套,乱七八糟的药箱和纱布,桌上也被各种药堆满,连自己的粉都被掏了出来。他头疼欲裂,决定诱骗Frank把房子租给他。

“这样,你替我打扫房子,帮我做饭,只要付我一半房租。我明天去申请回职,利用警察的身份保护你,如果你真的想留下来,这很划算。”

“可以。”Frank没想就答应他,立刻从自己兜里拿出一沓钱放到桌上,去卫生间里拿了拖把打开灯,开始打扫房间。

“你哪来这么多钱?”Bruce挑了挑眉,把钱收进口袋里。

“去年一年,那个节目每次做完之后就会给我很多钱。我攒了很多。”

怪不得要打你。Bruce想着那个原来的Frank,倒霉死了栽到一个精神病手上。

 

Bruce当回了警察,虽然没有自杀的念头,但仍觉得生活很空,以至于感到生命也经常泛着空洞,他知道是因为自己缺少了很多,Carole和Stacey,他的妻子和女儿。到现在,他不得不承认这两个人真的离开了他,因为他所做错的一切,因为他的病。这让他更加痛苦,他不知道怎么跟她们解释,怎么去挽回,但他更不能像从前一样癫狂。

有时候Bruce也不知道称自己什么,有自尊或者其他的。Carole不知道他有躁郁症,Carole离开后他也不愿意亲口跟Carole说,自己患有这样的病,让她去可怜可怜自己。

 

回去的时候终于不再见到一个头套在家里忙来忙去了,在Bruce打骂了好几次之后,Frank终于愿意在家里摘下头套,而Bruce也真的做到了他说过的,从来不去伤害他的伤疤。Bruce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看到Frank对自己的伤疤遮遮掩掩畏畏缩缩,就充满了脾气。

 

“我看见了你的相片,你的妻子和女儿?”

Bruce顿了下,“这不该你问。” 他还是不愿意去想自己已经失去了妻子和女儿的事实。

“她们去哪了?”

“他妈的能不能闭嘴!走了!她们走了!”

“躁郁症的原因多来源于家庭——”

“滚!”Bruce把盘子掀起来砸到Frank身上,后者看了看他,“你需要她们。”

“我比你清楚这个,你能不能把你的嘴闭上!”

然后家里就安静了。Frank隔着桌子抹掉Bruce涌出来的眼泪,他面上波澜不惊,下意识装的,但心里却很慌乱。Bruce又哭了,又没有胡子,不出声音,哭起来能让别人和他一样难受。

他默不作声。等Bruce不再哭了——也就几秒,那个人不让自己在别人面前那么丢人,Frank愧疚地去了客房换衣服。他再也没提过关于Bruce家人的事。直到两个星期之后,他试着戴上头套出门采购,碰见了Bruce的前妻,和他的女儿。

-----

下一章会比较甜,因为那个时候两个人就在一起啦

评论 ( 13 )
热度 ( 2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