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EC衍生)呆八 × Rory】不残疾爱情 1

《不残疾爱情》
*仿生人全职助理David ×肌肉萎缩Rory
*爱情可以治好疾病和机器人
*灵感由来:弗朗西灯太太的画→这里这里!http://leggo103.lofter.com/post/1f7c3e_ee76227c,这文也是我私心送给她的。《生命的舞动》背景,忽略仿生人能在那种时代出现的bug。

 
 

————
      今天, 卡摩利疗养院迎来了它诞生以来的第一个仿生人客人。穿白色西装的仿生人自称David,金发,沉稳而高大,他拿出身份证明,工作证,以及一张“接受杜氏肌营养不良症病人Rory O'Shea(罗里·奥谢)的护理工作”的工作单。
         “抱歉占用各位女士的工作时间。我是阿维利公司手下的一名仿生人生活助理。为了Rory O'Shea先生更好的生活,尽快达成独立生活的条件,独立生活资助中心为Rory O'Shea的父亲介绍了本公司,并告知了Rory O'Shea先生想要申请独立生活津贴但是被驳回的经历,因此O'Shea先生在阿维利公司雇佣了我给了Rory O'Shea先生做全职助理,这些是有效证明。”
      自我介绍完毕, 金发仿生人转动灰绿色的眼珠,越过在疗养院负责照顾病人的那群女人,看见了那双一直瞪着自己的蓝眼睛。

 
 

        院长是位中年女人,她目不转睛地在金发仿生人的脸上盯了许多秒,一边暗暗惊叹人们竟然能将仿生人制作得如此逼真而饱含魅力,一边将材料拿起来。她低下头仔细看一遍,将文件夹还给David,很快转身把门边的Rory O'Shea推到David跟前。
        “交接资料并没有问题。既然O'Shea先生没来,那么Rory的行李就请您带走了。”
        David露出标准微笑微微低首,“我的职责。”
        
        “我爸给你多少钱。”
        这是David接手Rory之后Rory第一次说话,给人的感觉跟David第一次在PUB门口见到的那个多话而活泼的蓝眼男孩完全不同。他从衣柜里把Rory的衣服抽出来,大部分旧而略花哨。
         “每周十磅。”
         “每周十磅……哈,包吃包住全职护理,如果不是O'Shea让你瞒着我价钱,那就请你告诉我你是在PUB跳钢管舞挣钱来弥补剩下的生活缺口,或者说你准备用十磅让我住桥底下吃过期面包和垃圾桶里的剩饭?”
         这才是David见过的男孩,胡扯的能力比得上他任何本领。眼睛好看,嘴巴也可以留下来,一段时间之后他就可以把这称为“纪念”。
         “如果你有空闭上你的嘴,你可以让我帮你找到阿维利慈善机构的宣传单,它专门帮助你这样的贫困残障人士。”
         “你竟然在歧视残障人!?哎!别把内裤放在底下,放在上面,黄色的那条放在最上面。”
         “是你先出口的,先生。”David把内裤按他的要求摆好,又莫名被问到自己的内裤颜色。
        “白色。”
        “所有?”
        “所有。”
        Rory大声笑起来,尽力用只剩下头可以动的机会笑出丰富的表情。
        “仿生人是不是都这么无趣,又无聊。”
        “不一定。”David看了他一眼,手指不自觉用力,几乎把箱子捏出褶皱,而脸上仍表现得平静,“他们有喜欢的东西。”
        “那你喜欢什么?”Rory习惯性多话,他只是顺口一问,却没想到会看见David渐渐咧开了嘴,眼睛不动,就像钉在他脸上。
        “我喜欢你。”

 
 

       公寓意外地不错。
       在一楼,虽然有坡度但是专门做了一条通道供轮椅行走。白色基调的房间是David的审美,Rory开着轮椅走进去之后大肆评价了公寓的无聊,弄歪了几个柜子和椅子,在看见了他房间的宽阔与整洁之后他愣了很久,出来的时候又使劲撞歪了小餐厅外的餐桌。
        “你如果不能控制好轮椅,就不要四处破坏。”
        “你就是这么对待你喜欢的人的?嗯哈,还不能容忍他对轮椅的蹩脚控制?”Rory嘲讽着这个仿生人。就在不久前,他听见David说喜欢他的时候,他差点就被这个可笑的笑话带偏了,甚至吓了一跳。但他立刻反应过来,仿生人哪来的喜欢。
        嘲讽完了,Rory收起表情,开着轮椅抵住仿生人的小腿,他正在把早就放在公寓里的零散家具摆好。
         “我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真的是我爸请来的。”
         “你父亲的签名在单子上,可以自己看。”
         “每周十磅!”
         “每周十磅。”
         “你放屁!那他人呢!为什么他不来见我!”Rory的语气里带上了恶气。
       没人能骗他,他知道他家里什么情况,知道O'Shea是个什么样的人,更知道这个世界永远没有只用享受就好了的好运气。慈善机构再慈悲为怀也不可能为他这一个残废做这样堪称伟大的牺牲。如果O'Shea知道他三番四次去申请独立生活津贴来摆脱疗养院,知道自己不愿回家是个谎言,他很有可能用了什么代价才换来了这个全职仿生人,就为了让他这个破残废过的自由舒服一点。
        “O'Shea先生外出了。”
        “你在骗我。”Rory极力想从仿生人脸上看出能证明他在说谎的蛛丝马迹,但David只是移了一下他的轮椅,甚至算不上有表情,“他最多一个月之后回来,到时他来看你,你自己问他。”
        

 
 

         得不到任何有用的消息,也无法联系上O'Shea,Rory只能暂时接受现状。至少这里比卡摩利好的多,安静又舒适,那个疗养院里充斥着的无聊,无趣,和等死的各种人,也可以在这里被遗忘地一干二净。
    
       被按在浴室里洗完澡了,David替Rory穿上睡衣——睡衣也是旧的,将Rory直接从浴室横起抱到卧室,像一个尽职尽责的全职助理那样替他掖好了肩膀上的被子。Rory躺在床上,抿着嘴盯着在床边替他准备第二天衣服的David,他的金发被整齐流畅地梳到后面,脸边的轮廓坚硬而棱角分明。他还在想着David是怎么一下子把他抱起来的。
        “你们仿生人的力气都很大?”
        “机器的力量不会小。”David瞥了他一眼,Rory就又问他力气最大能抬起多重的东西,会不会觉得累,抬不动地话有没有吃力的感觉。David第一次知道一个人类可以这么聒噪,这个男孩脑子像没有排序过的硬盘,里面的数据现在像遭了病毒一样混混乱乱又多又快地倒出来。嘴巴一刻都不停。
        尽管每当这时,男孩的眼睛会一直发光。

        David不想做过多解释,他垂下手,用一只手掰住床底,微微用力,Rory的身子就像冰棍在水里一样随着床的倾斜往床那边掉,他用全身为数不多的仅能动的两根手指徒劳但用力地死死掐住一点床单,啊啊啊地大叫大骂David, 语速极快地要求他把床放下来,David一松手,床砰的砸回去,把Rory砸地弹起来。
         “你就是这么照顾残障人士的?!!啊!?我要去你公司里投诉你!”
         “如果你能闭嘴,我就会好好照顾你。”
         “你这人……!行,行!”Rory白他一眼,“我可以闭嘴。那你现在把录音机打开,播放以后把‘下一首’按钮按两下。”
         David烦得想把手里的衣服再重新叠上三遍。
         “吵。”
         “你又不睡觉!”
         “但是邻居需要睡觉!”
         “谁让你租这种房子!谁让你不租别墅给我!”

 
 

         尽管仿生人不需要睡觉,David仍觉得今早状态比之前差得多了,那感觉或许可以说成“累”。从前,他习惯在晚上关机,早上定时开机,起床之后去开门看看被天边冒出的亮光照亮的大街和测量到的早晨清凉的温度,然后像个人类一样开始一天的工作。
        但今天不一样了。他仍定时起床,但没关过机。昨晚他被Rory吵到半夜才终于等到Rory困了不再吵着要开录音机。但当他睡觉时习惯要关机时,他又担心Rory晚上要醒了干什么事没人照顾,只好一直开着机。这对仿生人来说不是什么问题。但David的生活从此被这个自己接回来的男孩彻底打乱了。

 
 

    早晨。
   Rory张开嘴咬住伸过来的勺子,将细碎的谷物和微粘稠的牛奶包进嘴里。他不需要多嚼,只是用舌头搅动两下就把David给他冲的“谷物+牛奶”早餐吞了下去。
        一勺一勺被喂早饭的同时,Rory还有空斜着脑袋瞟David后背伸出来的电线。
        “你在干什么,那个,你背上的,掉在地上的。”
         “充电。”
         “你还需要充电?”
         “不需要。”
         “那你还充。”
         “我喜欢,你闭嘴。”
         “你还说你喜欢我呢。”David手一歪,勺子偏了几分,有牛奶沾到了Rory嘴边,他愣了愣,伸手去抹的同时Rory伸出舌头去舔,那根手指刚抹到牛奶,温度就上升了一点。
        Rory无意识地咬着David的手指,他眨了眨眼,反应过来时赶紧张开嘴把金发仿生人的手指吐出来,结巴了好一会儿才清清嗓子理顺解释。
         “早知道你给我擦我就不舔了,我这张嘴还留着泡妞呢。”他说完瞥了下David,后者看着那根被自己咬过的手指竟然在发呆。
        “哎哎哎!你别误会,我可没勾引你!”
        “什么叫勾引?”David低着眼睛张开手掌,他认为他应该是很喜欢Rory咬着他手指的感觉,和样子。那一瞬间的触感,就像电流漏电一样刺痛了他左胸口的芯片。他忽然发现,他想要的不仅仅只是这个男孩眼睛和嘴唇而已。
        “就是用身体诱惑别人上床做一些人类最喜欢做事情。”
        David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他把最后几口早饭喂给Rory,拔掉自己后背的电线收好放在一边,走进厨房里去洗碗。他背对着厨房门,听见Rory的轮椅在客厅里毫无规律地划来划去。
        “Rory,你不能出门。”
        刚说罢,David就听见Rory猛地撞开门,发出了因冲了出去而兴奋不已的欢呼声。
         
        把Rory从马路上拎回来后,David都想用绳子把这个在用脏话骂他的男孩绑起来扔进房间里关上一整天。
        “你没钱出去也没用。”他警告着。
        “机器人!你根本不懂什么叫自由!你甚至没有让你的diao真正自由过一次,而我早在我没坐上轮椅之前让它成了真正的自由者!”
       “即使你这么说,你也不能出去。”
       “你没有权利关着我!就那样!你都不如杀了我!”
        David低头,面无表情地看了看男孩的蓝眼睛,漂亮嘴唇和露出来的那点白牙齿,动了动手指,最终还是忍下去。他呼出一口气,拉着Rory的轮椅到自己的房间,换下自己的衣服套上休闲装,拿上钱包,推着男孩准备出门。
        “嘿,你要带我出去!”
        “对,买衣服,给你买衣服。”
        “谁的钱?!”
        “我的。”
        “哦我的天!”Rory欢呼起来,David看到Rory的笑脸,微微笑了下,金属做的身体也感到了几丝愉悦,但当他正抬了抬下巴准备接受Rory的道谢时,他听见了某个小混蛋在激动地对他喊。
        “那赶快!用发胶给我弄个发型!要朋克!”
        
         

评论 ( 4 )
热度 ( 4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