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青 皮蛋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
叫皮蛋就行。

© 争青 皮蛋
Powered by LOFTER

【丁修×杨修】艹哭你三十题之一  在公交车上(H)

现代AU.三十题中挑一题,可能就写这一次

--

 

今天是两周年,杨修想着。是他与丁修相恋两年的纪念日。

但是电脑上的时间告诉他,这个日子,已经将要在这忙碌项目的一天里消磨殆尽了。

他们分过两次手,每次分手时间不超过三天,杨修还清楚记得。

第一次是丁修在酒吧里勾引男人,后来杨修承认自己错了,是那男人勾引丁修。

第二次是杨修在俩人开的VIP套房里点男妓,丁修把裸男撵出去之后自顾自和杨修吵了一架,后来丁修承认自己醒悟了,杨修有洁癖,不跟除了自己以外的人做爱。

而那个男妓的确是跑错套房了。

 

总之,杨修略微清点了下,由于这两次短暂性甚至算不上分手的分手,他们相恋并不足两周年,这恰好方便他安慰自己,丁修不记得纪念日,很正常。

 

从公司出来时已接近晚上九点,项目成功搞定,杨修在办公室里喝了点酒,他猜丁修此时应该正在家里练拳,也或许正在健身器材上消耗卡路里。然而当他转下电梯,推门出去,正在坐出租和坐地铁之间犹豫时,他旋即看见了站在路边上一手插兜,一手吸烟看他的丁修。

丁修不知等了多久,倒还是一副懒散的样子。他穿着一身深黑色的风衣,裹在修身西装外面。摁灭了烟,他笔直的腿朝杨修迈过来,杨修眨了眨眼,只听丁修笑了下,把风衣脱下来披在他身上。

“你倒是会给自己加班。”丁修屈身朝他颈边嗅了下,亲了亲他的耳后“喝酒了。项目完成了?不是说还需要时间?”

“一个月,对我来说够久了,加班可以完成的事就不必再浪费时间了。”杨修被丁修裹起来圈住双臂,后者在他后颈侧颈和脸颊上嗅来嗅去,收紧了双手“真甜,让我尝一口。”

杨修推了两下没推开,丁修咬住他的侧颈反复地舔,不一会儿,杨修就蜷着脑袋轻轻颤抖,下腹微涨,他用手肘顶了下丁修,“回家!”丁修收了口,亲了下杨修。

“车被撞了,今天坐公交车。”杨修睁大眼睛看他,“你——”

“没受伤。”丁修眯着眼,手掌贴着杨修的小腹缓慢摸着,“真想亲眼看看我,得回家,走不走?”

杨修上下打量了下丁修,最终还是妥协。丁修受伤几乎不告诉他,告诉他就意味着没大事。


石墨

或者袖底

评论 ( 27 )
热度 ( 10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