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青 皮蛋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
叫皮蛋就行。

© 争青 皮蛋
Powered by LOFTER

【丁修x杨修】欲盖弥彰 番外二 江湖共生

……我大概xing冷淡吧……怎么会炖不好肉…==…还有艾特人 @郎骑竹马来 



---

用了晚饭,月色渐渐显露出来。从初始仅有的微光,直至它吞噬了黑暗用来占据一席之地的荧光,夜便就此开始。

 

丁修知道靳一川心急,且忐忑地正在期待夜晚,但却不好放在明面上提。他故意磨蹭不肯走,看着靳一川松开的眉头微微成结,还在心不在焉地搭话,一边感到十分有趣,一边对杨修的几番暗示置之不理。直到黑幕拉下来,看不见青石板路,他才同意出门。这一晚对于靳一川来说虽说非同小可,可他折磨师弟仿佛成了天性,好像少一天,就少了一天的乐趣。

 

“一川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大概就是有你这么个师兄。今晚是他人生大事,你就不能少逗他。”

杨修借着灯笼的光,边走边说。丁修从鼻腔里哼出一声笑,不以为意地踱着步。他将手绕过杨修的后颈搭在杨修肩上,无意识抚着他的伤口处,“那是他上辈子,欠我钱。”

 

沈炼和周妙彤,无言地在后面跟着。

 

四人进了客栈,恰巧还剩楼上三间房。丁修杨修住一间,沈炼周妙彤各住一间。

周妙彤住最里间,沈炼的房间在走廊中间,正在丁修与杨修隔壁。

 

这是回苏州的第一晚,杨修从来这里,又走出这里,还未曾好好端详过这个转折他一生的城。他坐在窗边,正对着街,看几个摊贩有条不紊地收拾摊子,将担架放上肩,往乌黑的街那头走去。大明此时正处多事之秋,苏州乱象不断,没人愿在街上待久,就此时,摊贩走了之后,街上空空寂寂。

他突然不知自己这样是不是真的正确,真的合了自己的心意,甘愿逃避朝野,安于市井,安享一生?

 

“在想什么?”丁修铺好床,将刀靠在一边,他叉着腰,声线微高而富有磁性,站在杨修身后问。

“大明垂垂…这苏州。也冷清的很……。”

“如今这局面,都是朝廷的错,你想那么多有什么用。”

杨修转过身抬头看丁修。

“我们活在这里的,长在这里,为国家考虑是分内之事。”

“可你又没权没势,能做什么。”丁修抛了一句似有意似无意的话,像是一段台阶留给了杨修。

其实从京城来苏州的路上,十几日,说短不短,说长不长,情正浓时,杨修什么都愿意与他讲。包括他的理想,他的抱负,包括他对大明的感情。那种与生俱来而深入骨髓的责任感,杨修只无意透了几句出来,丁修就通晓了。这种感情和他的淡漠是背道而驰的,具有那么鲜明凌冽的对比感。

“权势…其实,我们既有踏青云之力,尽管朝廷已经蚁蚀柱空,并不妨碍——”

“想回去做官了?”丁修低眼看他,一时看不清是热是冷。杨修浅叹了口气,沉声摇摇头,“罢了……”

 

丁修知道自己猜对了。

杨修这样的人,无论在自己面前收不收敛自己的才气和潜在的傲岸,他都不甘心自己平庸一生,教书过日子,更何况眼前世间不平,国家正四面受敌。杨修能忍到现在,很值得丁修去高兴。因为杨修愿意放弃一切的原因,仅仅是丁修不喜欢朝廷而已。

 

俩人默契地沉默了会后,丁修慢慢蹲下来与杨修平视,他眯着眼睛歪嘴笑,用拇指和食指架着杨修的下巴。

“你这么聪明,我问你一句,你知道什么叫江湖?”

杨修想了想,答:“你所处之地。”

“不是。”丁修把杨修的脸拉近了些,往他唇上吻了下,“你所处之地,就叫江湖。叫丁修的江湖。”

“少见。”杨修扒开他的手,颧骨处微红,把脸撇到一边,“你还会说这种话。”

“你不知道的事多了。”丁修站起来,“想不想——知道更多一点?”

杨修望着他,“什么意思?”

“用屁股来付钱的意思!”丁修拦腰一抱,转身将杨修扔在床上,他的手探进了杨修的领子,手心裹了他圆润的肩头厮磨,“你想了解哪,上面,下面,前面还是后面?”他坐上杨修的腰,抬手几下把杨修的衣服褪去干净。


石墨


早起之时,隐有雄鸡声。

杨修恼羞成怒地从丁修头上抢了根绳过来用,那根代表着两人欢好证明的绳子,被他用布包着,打算回家烧掉。沈炼,从早上见到他开始,杨修就一直撇着脸。

 

家里似乎也很顺利。杨修进家门时,正见张嫣不疾不徐地做饭,大约是靳一川的早饭。靳一川跟在她身边帮忙,眉眼弯弯,一副琴瑟和鸣的好景。

丁修随之进了家门,吹一声哨,靳一川扭过脸来看着他们。

“怎么样,昨晚爽快不爽快?”

张嫣双颊以迅疾之势蹿红,转身躲进了厨房。靳一川尴尬地挠挠后脑勺,乞求似的看着杨修。

杨修憋笑了下,“你师兄逗你的。别理他。”话落,拉着丁修就要进屋。但丁修没完没了,仍是喋喋不休。

“你看,师兄没骗你,那小妮子我根本没碰。”

杨修顿住,手一甩,用一只眼斜睨着丁修,沉着道:“你要敢碰你试试。”丁修眨了眨眼,假意咳了两声,“不说了,走,去看看他们收拾干净没。”

 

 

成亲之日定在五天后,是个时不我待的吉祥日子,宜嫁娶。亲戚没有,就请街坊邻居,父母没有,师父灵位尚在。

 

婚宴事宜仓促而隆重,杨修才从门外气喘吁吁采买回来等人把东西搬回,忽地想起自己的书放在了屋里的柜上,便搭了凳子要要取。他顺手时放得太远,现在够不着,于是稍稍踮着脚尖,然而紧接着头发被刹得猝不及防一扯,他仰头朝后歪去,惊呼一声倒在丁修怀里被丁修抱起来。

“混蛋!你拉我干什么!”

“又不是接不住你。在拿什么呢?”

杨修在地上站稳,呼了口气,气恼地拽着丁修的头发,“拿书,书在上面,放远了。”丁修嘲笑了他两声,捉过他作乱的手亲了亲,站在凳上把那书拿了下来。

书面积了层薄灰,杨修拂了拂,看了看柜子又看了看丁修,指着柜顶。

“上面脏,一川成亲,不能留灰。你去拿抹布擦了。”

“他成亲,你去找他。”

无言了会,杨修低下头淡淡答道。

“行。”他瞥着丁修,“以后什么事都不找你,你出去吧,我擦。”

丁修怔了怔,捏捏鼻梁瞬间笑起来,将杨修拥进怀里,捏着他的后颈皮。

“小混蛋…怎么就栽在你手里了。”

 

 

置办婚事最后一天,所有物件都到齐了。满室都挂满了喜庆的颜色,杨修终于能歇下来看看书。他盘腿坐在地上,丁修随之倒在他腿上躺着。

“那肺痨鬼出去试喜服,竟把我们留着干活,回来让他付钱。”

“他哪有钱给你。”杨修翻了页书,“你这辈子就替他做了这一件好事。”

“做好事累啊。”丁修说了句,笑笑地看着杨修,杨修朝下瞥了眼。

“那你便睡吧。”

“你不亲我怎么睡?”

“……”

丁修直挺挺坐起来勾住杨修的脖子,“我亲你也罢。”说着就噙住杨修的上嘴唇。

杨修从鼻中浅出了口气,放下书抱着丁修的腰,微微开口让丁修的舌尖伸进来。翻弄舔舐之间,俩人唇齿里慢慢积攒了咽不下的津液,水液随着嘴唇的蠕动开合发出啧啧唧唧旖旎不已的声音。忽的,杨修发现丁修不动了,他舔咬了下丁修的上嘴唇,见丁修缓缓扭头朝外看,也跟着朝外看。

陆麟正站在门外盯着他俩。

 

 

“陆兄!”杨修急忙要推开丁修,丁修偏偏来了气不让。他尴尬地撇过头擦擦嘴角,只好拉着丁修站起来。丁修牵着他的手。

“我以为你仍是被迫,德祖…没想到你真的做了这种事。”

陆麟沉着眼睛,杨修听出其中的不忿和莫大的失望,竟毫无愧意,还禁不住笑了下。

“陆兄,心之所向,不得不为。你不必为我感到耻辱。”

 

陆麟斜着眼看了看周围,讽刺道,“难道你们要成亲了?”

“陆兄倒是误会。是丁修师弟成亲。我们只是帮忙。”杨修顿了下,继续道:“陆兄就为此事而来?如果是,那么修不会与你回去。不过,明日就是大喜之日,陆兄不妨坐下来喝杯喜酒歇一日再走。”

 

“不必。”陆麟冷道,“此次前来,除了来看你信上的真伪……”他忽然叹了口气,软下声音来,“也的确有事与你商量。那日我进宫,与皇上说了你的处境,皇上知道你才思不凡,让我来劝你回朝。而且皇上有口谕,对你承诺杨府归还,杨大人封号重葬。”

杨修一震,扭头看着丁修。丁修脸上已有了微怒之色。陆麟看着二人,又道:“德祖,借一步说话。”

“有什么事不能在我面前说。”丁修紧紧攥着杨修的手,陆麟没看他也没答他。杨修踌躇不决,但一听到自己的家便忍不住动心。他拍了拍丁修的手,把手挣脱开来,丁修一不留神,丢了手心里的手。

“你再去屋里清点一下物什,别漏了什么,我和陆兄去去就来。”

于是杨修跟陆麟走了。

 

屋里只剩了丁修一人。

莫名其妙的就生了一股怅然若失,若不是红灯喜字,丁修还真不敢相信自己已经不是那个几十年来独来独往的丁修。

他去了偏房,按杨修说的坐在地上清点物品,那些全部用红布红纸包着,大大小小等待拆封喜事用品,被他用眼睛扫着,漫不经心地点数。

杨修生来有才,胸有大志,呆在苏州教书,的确委屈他了……

 

也不知数了几遍忘了几遍,丁修的肩膀忽然被拍了拍,他头也不转地把人拉下来箍在怀里,掌着他的后颈咬住他的唇瓣。杨修回应几下,稍稍推开了丁修的脸,又安慰性地亲了下他的脸。

 

“那什么陆麟走了?”

“陆兄回客栈了。”杨修答道,“我……有事和你商议。”

“你要是想回去做官,尽管去罢了,我又不拦着你。”丁修撇过双眼,杨修一听他猜透了,涌上一股愧疚,将额头轻轻抵在他肩膀上,“现今朝野外看为实,实则内虚。……皇上身边已无许多可用之人,……我……可你要是不去……”

“我昨晚说的话,也不是逗你。”丁修抚着他的背,“你所处之地就是江湖。住在这,住在杨府,总之与你睡一张床。等一川成亲了,这屋就留给他了算了。”

 

春风撩着日光,吹进偏房里。杨修跨腿坐在丁修大腿上,叹息似的低头笑了下,用力将丁修压在地上,喊了他的名字,吻上他脖颈的同时,悄悄剥了自己的衣服。

 

 

第二日靳一川张嫣大婚。第三日、第四日杨修与丁修同游苏州,第五日歇在屋里交代了事宜,第六日,北上,去往京城。一去难归。

 

那么江湖是什么。

是忽然有一天,有个人,画出一个以某个人为中心的牢笼,将此牢笼划为心甘情愿厮守的地界,就叫所谓江湖。

于是从此,世间皆做江湖。



------

彻底end

 

 


评论 ( 48 )
热度 ( 8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