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适和皮蛋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
【请留心写作带来的虚荣 ——张大春】

© 和适和皮蛋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七

陌生的电话号码响起,黄居接起电话后面露喜色。

他以为明诚和他谈工作,谁知话题一偏,明诚毫不顾忌地提出了小人一事。

看着透黑的河水,黄居心中一震,顿时头皮发麻,矢口否认。

明诚并不领情,他正要再威胁出口,黄居却忽然反问他。

“不知明先生跟那个小人,是什么关系?不介意我宣传出去吧?”

明诚答道:“我养的一个小宠物而已。”

“宠物?自古以来,人类都认为小人灭亡了,那我说出去……?”

“黄先生。”明诚漫不经心地说:“你知道他们身上有利润,如果说出去,这可就不是咱们俩人分羹了。”

黄居在那边笑起来:“既然明先生心知肚明,我也不好再掩饰。咱们合作,我这里能卖到最高价。不过……”

“怎么?”

“捡到的那个,就送给我了算了。”

“不行。“明诚蹙眉,“那个是我的,你可以从我这里拿走另一个。”

“可是……”黄居停了下,“他淹死了。”

问清地址,明诚立刻带着凌远荣石去了黄居所在社区里的那唯一一条人工河。

朔朔的冷风灌进荣石顾不得遮挡的脖颈,他头疼欲裂,心慌意乱地胡乱看着窗外。车辆疾驰,凌远只觉得身边一闪,还没跳下明诚的手掌,荣石已经走了下去。他只见荣石边走边脱大衣,瞬间意识到不好。

“荣石你疯了!”

后者纵身跳进了河里。

空静的夜晚,人工河的两边,凌远和明诚在一寸一寸的寻找那个丢失了的小人。荣石在河里,浑然不觉身体的冰冷僵硬,他的神经麻木钝痛,只知道找。河面于他而言何其宽广,等那一个小时逝去了,他也不过只游了十米。明诚终于看不下去,趁他游到岸边一把捞了起来。

他瞪着眼抬头看凌远,凌远身边空无一物,他看河水,河水深暗不测。一阵剧痛之后,就大口呕吐起来。

石太璞出来散步,大冬天少有人像他这样有情趣,水泥道上人形稀少,他转着手机,靠着人工河的栅栏。刘彻出差三日,他日日都会想他,谁曾想这距离拉出来的情趣,竟是这么惹人在意。

他正转身,迎面撞上来一顽皮的男孩,手机无预兆地摔进了水边的草坪。

熊孩子一下子跑远,石太璞只好翻过栅栏去。

月光如水,手机拿起来时屏幕反光,竟让他看见脚边有个不知名的东西,长得像人,全身尽湿,显出胸膛起伏的弧度──还是活的!

石太璞惊诧不已,最终把许一霖放进衣服里小心带回去。

许一霖第二天清晨痛醒了,胃里翻滚着却没有任何物质能让他吐出来。他迷迷糊糊睁开眼,似乎有一个庞然大物在他身边坐着,定睛一看不禁惊呼出声:“石太璞!”

尽管声音哑且小,石太璞却仍是听到了。

“你认识我?”

许一霖惊魂未定,他头昏脑涨地摇摇头,一言不发。现在他已经置身了人类眼下,绝不能再去拖累其他小人。

石太璞蹙着眉。其实昨晚探过体温之后,许一霖一直是发烧状态。他知晓自己救不了他,唯有将他送回家才行。既然这小人认识自己,必然是在何处见过。

人类曾经屠杀小人族,他警惕也是该的。

他看着许一霖,镇定道:“你既然知道我,我也能猜出你住在何处。要我想害你的家人,早该去找了,不必这么等你醒来再盘问。人类对你们小人有一些了解,这个世界既然有你,我也知道有其他小人。你要想活,想保住其他人,就赌一把,让我送你回去。你回去了才能活下去,我这里没有药给你吃。”

许一霖呆愣着,的确,石太璞句句不容置疑。他现在无力回家,可不想死,若要活,只能这么做。

薄云攀附着天空爬上楼顶,一晚上,荣石高烧不止噩梦连连,早晨一醒全身都是汗,他反射性地在身边摸索,一片空无。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他断然不相信许一霖死了。

其他人都在忙,别墅中只剩荣石病重休息。他撑着身子起来,挪到门口,浅薄的晨光照到脸上,灌进衣服里连连发冷。他坐在木台子的柱子旁,上面三角形的框,许一霖曾在那里睡着了跌进他怀里。这是他们第一次相见。

荣石望了望,摊开手脚做出接人的姿势,他想象着许一霖再一次凭空而来,他便抱着再不撒手。

“荣石!”

他猛然被炸开了意识,睁大双眼看着许一霖踉踉跄跄跑过来,瞬间钻进自己手臂里。高热的躯体在自己身体里不停咳嗽,是最鲜活的生命。

“一霖……”荣石瞪大了双眼捧着他的脸,使劲摸了几下,许一霖不停地流泪,直到他对着荣石又咬又亲后,才猛地笑出来。

石太璞颇为震惊地看着这对璧人,竟不自觉想起刘彻转而笑起来。他正要走,明诚忽然移至身前。他担心明诚看见许一霖,而明诚则担心他看见荣石。俩人话未出,荣石已经携了许一霖来道谢。

互相摸清原委,事情就好解决了。

黄居意图不正显然非杀不可。明氏集团要黑客,石太璞一拍大腿,把郑宇推了过去。

他们最终决定,把一个小人送到黄居身边独自进行暗杀。

荣石尚在病中不能出手,杜见锋已经备好了武器不容李熏然和凌远置喙。

其实他早就想好。
小人里只有他无牵无挂。方孟韦要走了,日子再过,也不过是白水一盅。凌远和李熏然未来还长,不值得去抹杀。自从方孟韦搬来后,他尝足了喜欢的滋味,没什么不满足的。这事犹如荆轲刺秦王,回不来就不回来了。

凌远给他装了毒针作为短剑,他收在身边。成败在此一举。

黄居下午来商谈,中午杜见锋回家时,方孟韦做了一桌饭等他。

“回来了,吃吧。”他指指凳子,解下围裙也坐下。

杜见锋直勾勾盯着方孟韦,笑了两下才开始吃饭。方孟韦问他笑什么。

“你长得怪好看的。”

方孟韦被逗笑,他把肉挑进杜见锋碗里。

“听凌远说,你要去杀那个人类了。”

杜见锋摸着后脑,模模糊糊嗯了一声,“他们都有家有室的,我没什么牵挂的,刚合适。”

“你没有牵挂吗?”

杜见锋一怔,看了眼方孟韦,低着头吃饭。方孟韦放下筷子问他,“你没有牵挂吗?”

“孟韦…我……”

方孟韦一把拉住杜见锋,含着他的嘴唇狠狠舐咬。直到咸味的眼泪流进杜见锋嘴里,方孟韦还抓着他的衣领,泪眼婆娑地问着:“那你现在有了吗?”

杜见锋呼地站起来,一把抱起方孟韦压到沙发上。

方孟韦跟着杜见锋粗重的频率一起晃动,他抱着杜见锋的头,不停亲吻着杜见锋的耳朵。

“你现在…要了我,你就得回来,听到了吗?”

杜见锋不发一言,只是捣得越来越狠。方孟韦狠狠打了他一拳。

“你要是不回来我就在这等着!万一有人类来抓我了!我就撞死在这!”

“孟韦!”杜见锋眼睛发红地盯着他。

“听到没有!你不回来我就不走!”

杜见锋的喜悦和苦痛渐渐膨胀,他轻柔地咬着方孟韦的嘴唇,连声答应。

-------

这篇文越写越垃圾了,今天这一章,你们就随意看看,我没有太大感觉,可能以后会改改吧,写烂了,抱歉……

评论 ( 25 )
热度 ( 7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