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谓皮蛋以腐为生

cp洁癖,不拆不逆。←看清楚,请严格对待尊重此原则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五

本来想要虐荣霖来着,没虐到反而发糖了。下章就可以虐了,恩恩

----

凋落的几种花叶,残破腐烂匍匐在长满冒芽的烂泥上。初春,一面是万物凋谢的最后尽头,一面是万物生长的最早季候。轻淡的细风卷过谭宅底下的那片小花园,几片枯叶零落在地上,阴影隐蔽的地方,两个小人悄悄躲在其中,在曼妙的情愫里翩飞交舞。

许一霖学得借物的技艺,已是两个多月了。荣石自此以后,每每借物都会带着他。许一霖想要什么,他就带去许一霖到哪去,然后抬着眼睛看小爱人攀山越岭取下硕果,行到他眼前的高处,站在悬崖边上,纵身一跃,把所有的性命都托付给他。

苏州是许一霖的家乡,更是聚集了昆曲的灵魂。苏州遍地是昆曲,许一霖从小不被允许借物,便每天晚上跑出去听戏,坐在小桥头边,身形蜷曲在小树下的阴影里。河里的灯明明灭灭,对面的杜丽娘和柳梦梅唱着生生世世的情意切切。他在苏州,最后去看这部戏时,许老爷白日里已经把他配给了夏家。

前两天他兴起,忽然想起那几句熟记的《牡丹亭》,本来只是在嘴边哼,后来就想唱。这土生土长苏州小人,既然要唱起来了,就难免要认真一些,费了一番功夫化妆,做服装。只可惜荣石万万没想到,许一霖没当那个清秀的柳梦梅,竟扮作了粉妆淡抹的杜丽娘。

“我本来就是唱旦角啊,你嫌我唱旦角难听?”许一霖穿着浅粉色的戏服,他让裁缝给他绣了什么花样荣石看不出,只见那几根清冷的花茎延展在袖口上,一路攀岩,仿若痴情的凌霄花,仰着头,伸着手,趴伏在许一霖肩头,索求这小人最柔软激烈的给予。

真让人吃醋。

小人装作生气的样子叉腰,又问:“不好听吗?”

“好听。”荣石笑着答。他这不是敷衍,因为他真觉得许一霖从舌尖到赤足,每一寸肌肤都是他爱之入骨的。许一霖掩嘴笑,把长袖甩到荣石肩膀上。没有伴乐,情愫不减。

仿佛身边张扬起了许多茂盛的林木,梅树上硕果颜泽,涂上了最致命蛊惑的毒。许一霖挑着身段,慢慢在荣石身边转,嘴上婉转的唱词不停。荣石看得红眼,遏制着滔天的情欲,随着许一霖的又清又魅的眼,踱着情深义重的步,缓缓又刻意地追逐恍惚欲散的媚影。残叶拖着身体在许一霖身边动情缠绕,他只管盯着荣石渐渐靠近的面容。


他们在初见的夜晚,一人醒,一人迷。开眼闭眼之间,心灵早就缠在一起做了死结。

许一霖抚着荣石的脸廓,低下眉眼,低低的喊一声公子,裙角便被死死裹紧暗色的大衣里,抵死缠绵。

绵长的吟唱渐起。

我愿与君相交,我愿与君托付。我欲与君百世痴缠流亡,千千万万生,终不复返。


讲实在的,杜见锋实在看不下去了。他不过四处转转,好不容易带着方孟韦来串门,没想到就被生生刺瞎了眼睛。身旁的小人脸色微红,咳了一声,让杜见锋赶紧走,不要打扰人家。杜见锋心里郁闷至极,我要是能打扰你,也就不会羡慕人家情真意切光明正大了。

方孟韦也无奈,撞见人家亲密总归是件羞耻的事情,更别提他是个初尝情愫的年轻小伙子。但气就气在,让他生情的那个人,此时此刻跟个闷头闷脑的二愣子一样,便叹气,便走在前面,嘴里还骂骂咧咧。方孟韦想握住点什么,可那双手就背在身后,他不敢牵。

方孟韦忽然很气,简直就是个傻子!


石墨,不是肉,只是怕敏感词屏蔽我

评论 ( 16 )
热度 ( 7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