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八

大哥和二哥真要命

----

祸不单行。

许一霖感冒期间,喝水失手把水杯打翻,开水滚烫泼在左手手腕上,登时洒红一大片区域。这感冒带着点低烧,许一霖刚睡醒双眼朦胧也没注意,谁知道这水就这样翻了。天生体弱是他需要跋山涉水的第一趟艰旅,刚起步的无能为力总是让人徒失信心,让人觉得命运好像真的无法挽救。

荣石也恼,他自己把水放桌上就走了,以为许一霖醒了也就凉了,但许一霖醒的远比预期要早。生病让小家伙略显憔悴且陷入低落情绪,这手一烫伤,疼是一方面,自我矛盾是另一方面。锻炼耽搁了一天又一天,这把许一霖那点自卑开始隐隐放大。

梧桐一叶,天下知秋。

许一霖躺床上那几天睡着时候比较多,底子差病就要多拖累一会,荣石怕他睡不好一直没怎么开窗帘,殊不知这几天正是秋天到的时候,小区内部那个小公园种了几棵梧桐,早不情不愿落了几片叶子。许一霖闷声不响的坐在床边,任由荣石在他手腕上轻轻包扎,外面变冷他也不知道。

“荣石,把窗帘拉开好吗?”许一霖没有什么生气地开口,荣石应允去开了窗。外面看不见太多,只有一片狭窄的草地和若隐若现的石砖小道,见草尖黄了小半,秋天到了。荣石坐在他身边,手在他头上揉了两下,往额头亲了一口。

荣石一面给他手护着,一面说:“疼也别忍着,你摔东西都行。正好这几天冷了我给你做几件衣服,锻炼的事-----”

“你说好的不准反悔!”许一霖扭头看他,眼里终于有点光色。荣石颇不是滋味。

“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不讲信用?哄你半天不管用,说到这事你就这么大反应,我看在你这里也是越来越不重要了……”许一霖尴尬张了张嘴有口难辩,心里闷闷瑟瑟,看着荣石半真半假的开玩笑,皱着八字眉把头靠近他怀里。

“荣石,我是不是特别自私,没用……”

荣石佯怒着,“整天说这些不着调的话,哪个不长眼的敢这么说你。”

“我。”许一霖眨眨眼睛,圆溜溜的。

荣石翘起嘴角笑,“好了,胡思乱想些什么?嗯?我的一霖,我的小家伙,我的宝贝。”他正色道:“你的身体不好,我心疼你,所以会坚持放你在家。但我知道你心里是什么样子,所以你恳求,你去追求,你急切想要得到结果,我不拦你。你也不能拦着自己。”这么个长久以来许一霖反反复复担心的问题,荣石每每听到,就又痛心又想笑,许一霖是何样人,他只全见到坚强温柔,宽容细腻的,到了他自己眼里反而是自私没用了。一腔爱意满到溢出来,他真想让许一霖多看两眼。

后者面上微热,砸吧砸吧干燥的嘴唇,荣石的情话他听得多,每每都十分受用,因此心里开朗了不少。手腕开始不合时宜地辣痛不断,于是许一霖扬起脸,让荣石亲一下,荣石就狠狠亲了口,许一霖照模照样还了回去。情侣之间的事,亲吻大抵是可以解决很多部分的,心甘情愿的让人亲密接触,就代表了放下。



石太璞是被饿醒的,他虽然出差费了不少精力,但不像刘彻这样几个白昼黑夜的不眠不休,到了饭点自然而然被饿醒了。他艰难地把手抽出来,拿了手机看时间,下午两点四十二分。

他把翘起的头躺回去,用修长的手指弄了弄刘彻的头发。

他不是不对刘彻动心,他认得清自己心里装着谁,可现实完完全全摆在最显眼的地方,那些用爱打动的客观的故事他不怎么信。但爱跟鸦片似的,他本来就缺,更不要说吸了会怎么样。自然是越吸越上瘾。所以能躲就躲。

肚子饿得直叫,他不打算叫醒刘彻,轻轻滚了两下,并没能把身上扒拉着的两条腿两只手臂滚下来,那就只好直接动手,弄下来之后踮脚出门。三点,面刚下锅,白色的海边翻出来样的泡沫一层层浮起来,几片白菜叶也飘飘荡荡,在锅里上上下下。刘彻踢踏着皮鞋走到逼仄的厨房门边。

“有我的?”

“没有。”石太璞用筷子在锅里搅了两下,用盖子盖上,玻璃盖立马覆上一层水雾雾的汽水。面里没什么佐料,但是有寡淡的清香。

刘彻探头朝里看了看,眯眼笑着说:“怎么会没有我的?我也饿了。”他以为石太璞在跟他开玩笑。

“我煮的面,只有面和白菜。我知道你吃不下去。”石太璞从他身边擦过去,把床上的外套收拾好,被子没叠,走出来递给刘彻。“睡也睡过了,你可以走了。”

刘彻愣在原地,扯出笑:“璞璞,我又不是不能吃,你做的饭,怎么都……”

“我说,你可以走了刘彻,我做的饭你不会吃的,你也没吃过。……你不要忘了我们分手了。”

石太璞这么说着,刘彻是真忘了。

这一觉睡得他踏实安心,好像又回到了石太璞在家的时候,或者是他在两年前追石太璞的时候,黏石太璞黏得没边儿,那时候石太璞还不会拒绝他,还能感觉到石太璞会在许久没见到他的时候想念过他。


这都什么理由,跟饭菜有什么关系……刘彻去厨房里接水抹了把脸,眼睛还是红的,但至少没之前那么憔悴。他走前深深看了眼石太璞,笑一下又在念叨,什么理由。


石太璞关门大出一口气,回了卧室躺在床上,面朝下把刘彻暖热的被子捏在手里,脸在手里。

俩人在一起没有什么理由,想赶走一个人什么都是理由。


刘彻的司机已经给刘彻开了好几年车了,驾轻就熟,缓和摇晃的频率让刘彻又昏昏欲睡。他突然想起来自己为什么不装睡,偏要起来让石太璞有机会赶走自己。

一番无用懊悔,还没完呢,就到了小区门口。

刘彻眯眯眼,让司机停了车,他今天拖了半天工作,在石太璞那里已经睡得够足了,没必要再睡。出来吹吹风正好,一路走回去也不会再十分困。

司机先开车进了小区,刘彻迈开步子扒拉着头发,拉顺了之后朝前走。小区内部都是石板路设计,色彩搭配温和平淡,一入大门别有洞天,远处小公园的梧桐生的高大,他这样正好够看见。零落飘了几片叶子,天上沉闷闷乌蒙蒙,可真是映衬他的心情。他走快了几步,觉得有风打在脸上,不久就路过明楼明诚家门口,正巧碰上明诚出门倒垃圾。

半个月前石太璞前脚刚走,明楼明诚后脚公布恋情,极为讽刺。

平时在外兄友弟恭演得极致,谁知道暗地里恋爱多少年了,现在没了伪装,明诚出门倒垃圾,也就几步路的距离,明楼端着咖啡倚在门边,眯起满脸褶子看明诚的背影。刘彻莫名其妙在明诚面前停住了。

掀开绿色盖子把垃圾扔进去,明诚心情颇好的跟刘彻打了声招呼。

明诚这人精明如千年老练的狐狸,头稍稍歪了下,挑眉讽刺道:“熬夜伤身啊刘董。人可以再找,身体可只有一个。”

“人也只有一个。”刘彻掀起眼皮看他,明诚卷起嘴角笑笑,将要转身。刘彻还站在那不走。

“刘董有事?”

刘彻欲言又止,看明楼支起了身子笑,像极了明诚现在的样子。只好硬着头皮开口:“如果爱人跟自己生气了,怎么哄回来?”


早在石太璞走的那天刘彻就知道,明楼明诚铁定知道他俩的事,所以也不多做隐瞒。商人有商人的立场和原则,他了解明家作风,要泄露出去,他早是头条了。所以当初看到对面住着明楼和明诚的时候,也没改变主意换地方,这个房子已经是符合石太璞要求而最舒适的一套了。

刘彻在沙发上坐下,明诚去厨房端了两杯咖啡出来。明楼盯着桌上的杯子,问明诚:“一样的?”

“不一样。”明诚偷偷睨了眼明楼,“你的没糖。”

“偶尔有也没事。”

“你没有偶尔。”明诚意有所指看了眼明楼的肚子,温和笑笑。


刘彻没心情看他俩秀恩爱,外面的风刮起来了,看着要下雨,呼呼剐蹭飘零的落叶。他略讲了前因后果,明楼和明诚坐在沙发上相视一笑。

“阿诚十岁来我明家,我手把手养他,把他带大,看着他陪在我身边,安安稳稳呆在我身边,刘董不妨猜猜阿诚能这么多年只陪我一人的原因?”

刘彻木着脸没说话。

“我记得没错,石太璞是孤儿出身吧。凑巧的是,我阿诚也是。”

“你想说什么。”刘彻眼捎带上阴翳,他最反感其他人提到石太璞的身世。

“刘董别太激动。我只是提醒你。”明楼捏着明诚的食指,“十几年了,我把阿诚养成一个健康,完美,出色,百里挑一,玉树兰芝的人,一次都没有提到他的过往,揭过他的伤疤。”

“你要知道,爱人要爱,要了解,要保护。”

明诚噗嗤笑出声,他大哥掰起道理来,像是在给小学生讲课似的,一套套一套。他咳了两声,把明楼止住,给刘彻解释:“刘董,我大哥没别的意思。只是据你所说,石先生是被你气走的,想必你一定是说了点不中听的话。这不难猜你说了什么,你的生活和石先生千差万别,你既然想要他,他适应你是必要的,你开导他也是应该的。”   “另外更重要的一点是,管一下您的脾气,石先生脾气再好,难听的话听多了,难免听不下去。更何况您的身份在他眼里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反而是举足轻重不是吗?”

“这么说你懂了?”明诚后靠在明楼手臂上。

“不需要你这么解释。我知道。”刘彻心里冗重不落。果然是局外人看得清。刘彻闭了闭眼,石太璞应该一直渴望自己能够有所收敛,少伤人一点。自己却让他失望了。

刘彻起身冷着脸道了谢,明诚知道他拉不下面子,面上温和,微笑着送刘彻出去。转头见明楼斜看了眼门口,又把视线挪到自己脸上。

“倨傲。”

“再倨傲你也管不着。”明诚笑道。明楼眯起褶子,“平时不见你顺着我,怎么对外人,一派乖顺的样子。可别搞错了关系,认错了大哥。”

“哪能啊。”明诚背着手走到明楼面前,缓缓弯腰,停下来,忽然去亲明楼形状分明的嘴唇。明楼后脑松力枕在沙发靠上承受明诚的安抚,嘴里咕啾咕啾啧啧一片,他忍不住按着明诚的后脑勺翻身把人压住。亲够了分开,明诚晶亮的眼珠灵动的在明楼眼里不住颤动,只听见他调侃地模仿自己的语气,“十几年了,阿诚被大哥养成一个健康,完美,出色,百里挑一,玉树兰芝的人,怎么会认错大哥?”

真是没大没小。明楼抿着嘴不解,夸几句怎么就不行了?又没夸错。


刘彻浑浑噩噩走回去,明诚的咖啡他一口没喝,又因为坐了一会,身体一站起来就觉得累、酸。他走到书房落座,刚打开电脑。手机叮咚蹦出一条消息。

石太璞:别再熬夜,要睡觉。


他心里忽然喜滋滋开始冒泡了,对着短信看了半天,确认不是梦,不是幻觉,拿着手机颤抖着亲了口屏幕上石太璞的头像,美美地把消息看了一遍又一遍,存了起来,关电脑,脱鞋,钻进被子里。放松下来,轻叹了口气,慢慢睡着了。


评论 ( 20 )
热度 ( 11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