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荣霖】接吻

是很甜了,我近两日心情郁结,写了想让自己开心一下

有不存在的地点私设,现实架空,一发完

——
飞机很快从海边的家乡把人载到内陆的森林江洋。

许一霖松松安全带,仔细认真把荣石握着自己的手指一根根掰开,按自己喜欢的姿势摆好再使劲握住,嘴角划出浅笑斜靠他的肩头。
上海不是许一霖的家乡,苏州才是。但自记事起到与许家断绝联系的那十几年里,许一霖丝毫没有在那里拥有过于美好的记忆,青山绿水吴侬软语,温柔美人俊俏公子,奢华家业优越生活,都不在他想留的记忆里。

母亲,是他求不得的爱;父亲,是他推不开的苦。
独子身份压在他身上,许父辱骂教训叹气哀愁,都在他眼里结成坚硬的石子,每每疼到落泪也不解痛苦。
然而上天垂怜,电话里许老爷压抑不住的喜悦从千里之外的家里传来,大二那年家里新添的男丁,终于颤颤地让他与许家单方面断了联系,双方电话一年比一年少,除了生活费以外,他身上再也没有许家的影子。

留下那点看清许老爷凉薄的苦,就当做生命一段时期的结绳,扔在那了。

反而在上海发生的,于他而言天翻地覆的生活,才让他觉得跟在家乡一样有滋有味。魂魄就此归位。

五个小时的飞程,他喝了一点牛奶,吃了东西,和荣石聊着聊着就睡着了。醒来是荣石吻醒的,眉毛被嘬得湿漉漉,他只好怒瞪着荣石,拍掉了他给自己擦完眉毛还不安分的大手。
“这就是甘青?”许一霖站在马路中央左右看着,打量这个他们作为旅行的第一站。
“哪里不对?”
“那倒不是。”许一霖平淡道,“就觉得好像所有城市,都大同小异。”
“现代步伐确实有这种弊端,但你仔细观察,有些地方其实独具特色。”荣石捏住他的鼻尖,“等等夫人再辛苦辛苦陪我坐车,到了目的地你就知道风光各不相同。”
许一霖斜睨道:“不陪你坐车,你想把我丢哪去?”
当然是捧在手心里,荣石心尖被他看得甜蜜地发抖。

这次旅行突如其来,原因且按下不提。
荣石把东西都在酒店安置好了之后,搂着许一霖美美睡上一觉,快傍晚才醒,充满韧劲的细瘦腰身在手臂围成的圈里肆意伸展,许一霖大伸懒腰,小猫仔一样呜咽一声,蜷成一团不肯动。
小懒虫。
荣石拍拍他的屁股,用被子盖好去叫餐。服务员送来的时候,许一霖已经基本上端坐好了。

解决完晚饭,荣石带许一霖去今晚的重头戏地点。
甘青有一处小镇,远近闻名,古朴典雅不说,几百年来独守镇中那份执着清素的气质,避免了丽江古城那样的惨剧。
更妙的是,古镇从百年前就没改过格局,现代飞机发展起来,才发现此处高空俯视,竟是一颗爱心的形状。
小镇中间最大的芙蓉酒楼就坐镇爱心中央,每个夜晚都灯火通明,远远看去,好似那里面住着一个可亲可爱的佳人,也不知是谁的心。

或许天下有情人,都有这样一颗心。

小镇之外的山上,建了一座回型玻璃观望塔,为的就是来游玩的情侣们方便观赏抒情。
荣石这次听许一霖的没包场,趁着人还不多,拉着许一霖乘电梯直上顶塔。
工作日人没有假期时候多,荣石半遮半掩怕引起注意,推着许一霖靠近栏杆,双手一撑将他围住了。许一霖顺势背对荣石,靠着看风景。

古镇的确很美,像世外仙境,里面的人个个不食烟火似的。这时候红灯笼在门檐下渐渐点亮了,缀了寥寥星火。秋中的风在山野边尤其清冽爽快,又柔和如春。
许一霖心中腾起酸意。

他自大学毕业就留在了上海,做舞台设计,艺术总监。台上有舞剧歌剧话剧,也有中国戏剧。
他虽然不眷恋苏州,却也爱那几出情意绵绵的昆曲。有个唱昆曲旦角很不错的人,他叫谢棠,登了几回台,与许一霖爱好投意又是同乡,就很快熟络了。
许一霖当时有个很喜欢的女孩子叫夏禾。

他不敢说自己喜欢夏禾,只是偶尔和谢棠提几句,许一霖单纯,不知道喜欢的东西要藏着掖着,就一心想和夏禾多在一起坐一会儿,于是借请谢棠吃饭人少不热闹的理由请了夏禾一同用餐,之后也没发现那晚,谢棠视线黏着夏禾,夏禾坐得离自己远,离谢棠近。

两情相悦一见倾心,许一霖被打的措手不及。
那是他第一个很喜欢的女孩子。

夏禾说要特谢许一霖,请了他吃饭,挽着谢棠的胳膊笑得如二月迎春,粉粉金蕊,让他挪不开眼。
他有隐疾,是他懦弱的原因之一。当晚心底强迫释然好久,手指搓着桌下的衣角笑道,恭喜呀。

后来他有点忙了,这事被逼着忘记,是吃了早饭不要午饭,晚饭啃个馒头喝点稀粥,半夜饿了爬起来用薯片垫肚子,感觉不饿了继续睡觉,薯片其实还很满。
血液供应不足,他在节目开始前一个小时检查舞台设置,蹲下来看架子脚,起身忽然眼前发黑,刚晃一下就被人扶住,稳稳的手掌撑住他,好一会儿清醒了才放开。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活的荣石。
原来都在电视网上杂志里。比照片要好看,比照片要有温度很多。

情愫从荣石虎着脸准时送饭把他从忙碌里拽出来开始,霸道地让他把硕大的鸡蛋吃干净,跟照顾女孩子来月事似的,冲了杯温度适宜的红糖水逼他喝下,悄悄养出一点肉来,嘟嘟地挂在脸颊上,被荣石摸上掐下,吻来啃去。

活得太顺利,不现实。脚踏云层不敢想掉下去会怎么样,吓死还是摔死。
荣石可是他比喜欢夏禾还要喜欢得多得多的人。

深夜空荡荡的舞台,他是最后一个收工,大红台子他一次没上去过。
杜丽娘的影子在他眼前晃,熟悉的调子在嘴边哼。他站在台中间,心里划过夏禾停下荣石,他咬着下嘴唇笑,就像台下有荣石坐着,笑盈盈唱给他看。
破碎不连续的调子,只逮要唱给荣石的那几句唱。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已入骨。
但使相思莫相负,牡丹亭上三生路。

监制这时候醉醺醺上来了,他肖想许一霖已久,亦觉得荣石不是强迫许一霖,就是许一霖一时财迷心窍。
未待许一霖做出反应,他便爬上舞台用肥胖油腻的身子压住他,嘴上恶臭地一顿乱啃。没有其他人在,许一霖睁大眼睛惊慌哭喊也招不来什么,衣服除了底裤被几乎匆匆扒干净,随便盖在身上,那人压着他,任他狂乱摆动手脚也丝毫动弹不了,他这才崩溃发觉自己竟如此手无缚鸡之力!
害怕在哭声里回荡。
监制脱光上衣继续乱摸,许一霖眼泪流个不停。

几乎下一秒。
胖子砰的一声从他身上栽下去,鲜血滴在地板上,监制捂着头,手边的定制皮鞋尖上沾血。
荣石脱下衣服把许一霖包住抱起来,在监制手上嘴上狠狠碾了碾,监制趴在地上簌簌发抖,他知道自己已经完了。

许一霖坐到车里已经没了声音的,直到安定下来坐到荣石腿上,看到荣石衣领上一行口红抹下的印迹,他才又眼睛发疼。
荣石在车上好一通哄他,柔声细语的,对许一霖僵硬的身体又亲又抱。
许一霖推开他,呜咽说臭,他真信了。
鲁宜宣来哭着找他这件事他不打算告诉许一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何况一霖敏感。他回家给许一霖清洗完才顾及得到自己,站到镜子面前看到领口上明显的,鲁宜宣不让他走时抱住他蹭上的口红,立马浑身激灵跑到房间里,许一霖光着身子衣服脱到一半,埋进被子里哭得泣不成声。

他被毫无章法打到半夜,许一霖眼睛也哭肿了,荣石的解释,信许一霖是信了,但许一霖脑子里面装的什么他摸不透,因为小爱人后来几天郁郁寡欢。

正好趁机给他辞了职,出去旅游散心,来到这个著名的小镇调调情。

许一霖迎着风,回想记忆里的一切,再睁眼,眼泪落下来,身后荣石体温呼吸还在。
他郁闷,又觉得此情此景应该开心,转过头,双手环住荣石的脖子,满眼晶莹的笑意看着他,眼泪快包不住。
他知道公共场合接吻影响不好,可是他特别特别想让周围人都知道,让所有人都知道,荣石只是他一个人的。

荣石稍稍低头免得许一霖踮脚费力,一手揽住许一霖的腰让他再靠近一点。
由许一霖主导的吻不算太生涩,缓缓开合嘴唇像慢动作电影,许一霖努力让接吻变得温存。俩人都没有伸舌头,许一霖还是踮脚,这样他才觉得使劲,借荣石的力,含住他的下嘴唇啧啧地吮吸,觉得不够又去含上面一个,双腿绷紧下意识有点难耐,然后两片软乎乎嘴唇都包进嘴里,声音大的出奇。

这独特的温馨,舌头没必要出来急色捣乱,许一霖吸果冻一样吃荣石的嘴巴,两只眼睛四行眼泪,流完了这两天的小心翼翼,害怕也慢悠悠飞走了。
明天热搜一定会有他俩。

许一霖亲完了,喘着气,还咂两下嘴让荣石哑然失笑。旁边人吓呆了他俩也不管,荣石解开貂皮大衣把许一霖裹了,挤开稍微多了点人的人群,寻了个靠栏杆的座位坐下了,荣石的脸彻底暴露,旁边几个便衣保镖不动声色守在旁边,人群沸腾起来。
许一霖是心一横要将恩爱秀到底了,荣石有多宠他仿佛就该天下人知道。
他坐在荣石腿上,缩在大衣里,脑袋都埋进去,枕着荣石用臂弯造出来的枕头,就这样躺下了。
荣石倒要看看小爱人今天有多勇敢。
在众人瞩目下,俩人就这么一个身姿挺拔笑意盈盈,一个看不见脸却十分作怪。
许一霖无聊地摸着荣石下巴上那块褐色的痂,一下一下的,荣石低头笑一声,痒。
这伤还是几天前许一霖半夜要喝水,荣石不让他下床,自己去倒,迷糊着开冰箱时候磕在门上造成的。

荣石握住他的手,放在嘴边啵了一口。
“你不如把它抠掉了,免得丑。”
“乱说!”许一霖反手拍了他一下,“不想好吗,小孩子似的。”
荣石低头要亲他,许一霖躲躲闪闪还是迎上去了,黏腻好一会。
过了仿佛很久,天上都黑了,许一霖捏着荣石的手臂,怕荣石手臂麻,要起来。
荣石拦着不让。
“怎么不多躺一会儿。”
“这么久了,我怕你累着。”
荣石卷起嘴角,在秋风里裹春风,“抱着你哪里累,就不能让我多抱一会儿。”

许一霖已经听到有女生在惊呼感叹捶胸顿足,训斥自己男朋友毫不浪漫。此起彼伏的哀怨,让许一霖羞耻之余喜悦泛上心头,一下子坐起来把荣石的脸亲的倍儿响,拉着荣石站起来看暗色苍穹下明亮的爱心。

荣石不禁肉麻一把,牵着许一霖的手一起指向那个中间最明亮的灯火。
声音没有劲道,只有游走在空气里粘牙的情丝。
“看,我心里最明亮的地方,你就住在那里。”

第二天关于他们的热搜有两条。
#荣氏集团董事长光天化日带夫人不避讳甜蜜拥吻!#
#荣夫人与荣董事长接吻竟落泪,疑恋情破裂!#

显而易见,被捧得最厉害迷妹们最爱的是第二条,然而,真相永远在上。

————

评论 ( 20 )
热度 ( 15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