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适和皮蛋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
【请留心写作带来的虚荣 ——张大春】

© 和适和皮蛋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二

此文设定来自于《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有私设,跟原作剧情不怎么重叠

涉及cp见tag
------
许一霖初醒时,喉咙有些干涩,他撑起身子,愕然发现他的衣服已经换了,丝绸睡衣大了一码半挂在肩头,房间里只有一盏暗淡的光照应四周的奢华。
门外隐有笑闹声,被一声低沉的嗓音喝止,紧接着门锁开动荣石出现在眼前。
懵懂的小人坐在床上神情错愕,头发软趴趴的贴在额上,白皙的肩头无知地裸露在外,许一霖一秒反应过来赶紧把衣服拉好。
“你,你好。”许一霖勉强沙哑讲了句话,荣石便把手中的水杯递到他眼前。

许一霖喝了水,舒服很多后,就问了些问题,这才了解原来是荣石救了他,许一霖打量这个偌大的房间,见荣石衬衫紧贴手臂微突的肌肉,想他必是能力过人。
“谢谢荣先生搭救收留。”
“不谢。睡衣,我的,我请了,师傅,量尺寸,给你做一套,衣服,新的。”
许一霖眼中惊讶被他强压,腼腆道谢。虽然这样俊朗挺拔的人是个结巴,却仍抵不住他全身散发强制严肃的气息,甚至有几丝不可多见的温柔在里面。

打理完自己刚好到了中午,荣石请他下楼吃饭,他仔细看着这个家,不禁倒吸一口气,精致的装潢和庞大的格局令他咂舌,尧是年轻的许老爷也不曾有如此庞大的家业。
可见荣石能力非同一般。

精汤细菜上桌,荣树意味不明地朝荣意暧昧挑眉,这可比平时请客还要细致认真得多。
请许一霖在身旁入座,荣石边给他布菜,边询问他的情况,三字两字的,惹得荣树偷笑,被荣意在桌下狠掐了一把。

荣石面上尴尬,也只能装结巴。当问到许一霖今后去哪里的时候,许一霖显而易见愣住了。
他逃亡到此,只能勉强借物填饱,碰到借了生物的时候,没有物件生火做饭,依旧没得吃。真是恨透了这副不中用的身子。

许一霖轻轻放下了筷子,不言语,荣石赶紧道歉。
“抱歉,家中,不能再,回去吗?”
“荣先生,让你见笑了。我其实这次,是从家中逃出来的,家中父亲逼我结婚,我逼不得已才做此决定。”
“没关系。”荣石拿起筷子,轻轻塞到他手里,“医生,说你身体,过差,外出,对你来说,本来也,过于,危险。不如就在,我家养着,外出借物,你在我,身后,帮忙,也算,报答我。”
许一霖微微睁大眼睛,这选择,虽然是居人篱下,但确实也是他依照现实的最好选择,与人做工,也好过自己借物不得而死。
“谢谢荣先生。”许一霖起身道谢,被荣石拦住,再一一介绍家中人后,这顿饭才算是吃完了。

荣意荣树脾性不比荣石稳重,待荣石出门,立马拉着许一霖哥长哥短起来,险些把荣石见到喜欢的人就结巴这种事说溜嘴。
荣意挽着许一霖的胳膊拉到沙发上坐下,“一霖哥,我哥可从来没对外人这么温柔呢。”
温柔,许一霖仔细回想荣石模样,竟只有绷着脸的表情,一丝笑都不曾有,哪来的温柔。
他又不知道,荣石其实紧张得手心冒汗。

荣树拿来一盘跳棋,嚷嚷着三个人一定要来几局,许一霖心里还惦记着做活,推推脱脱没有应,他心里隐隐把荣意荣树当小姐少爷,潜意识里放低了姿态,更何况他还欠荣家一份人情。
荣树哥哥哥哥的磨了半天,许一霖还是不为所动。只好看着许一霖把地拖了一遍,桌子擦了一遍,厨房里乒乒乓乓一顿洗。
大病初愈,忙了一会从厨房里出来,许一霖隐隐觉得眼前发昏。
荣石刚好带着凌远李熏然进屋,看见许一霖倚在门边,荣意荣树盘在沙发上玩跳棋。

他大步走到许一霖身边扶住他,许一霖眨眨眼,站直了身子。
“你怎么干起活来了?病刚好,家里也有仆人,什么事他们都会做。你只需要好好养身体,跟我帮忙借物就好,这些琐事你凑和什么劲。”
噼里啪啦一通说教,许一霖抿嘴委屈过后,后知后觉发现荣石怎么不结巴了。
被许一霖疑惑地盯着,荣石尴尬道:“我这,结巴的,毛病,偶尔才,犯。”
“抱歉。”许一霖道歉后噤声,转头看向身后的凌远跟李熏然。晶亮的眼珠活泼异人,卷卷的头毛被身旁人用手压着,呼噜毛。
“这是,凌远,凌医生,旁边他,爱人,李熏然,这儿的,片*警。”
李熏然欢快的挥挥手,顺道问了句荣石怎么结巴了,被凌远咬着耳根听完直笑,看许一霖的眼神瞬间变味。
所谓片警,做的无非是帮助小人躲避人类,以及和人类养的各式宠物打交道保护小人和打跑草丛里各种虫的工作。
这种职业在每个社区都有自发的那么几个。帮忙之后会有报酬,平时也是以借物为生。

许一霖在沙发上坐下,凌远认真掏出医用器械一样一样检查,荣石盯着凌远的手,一会儿摸许一霖额头,一会儿掐他下巴让许一霖张口,一会儿握住手腕,他头皮直发麻,有点坐不住。
李熏然在旁边大喇喇吃切好的葡萄,丝毫没有醋心。

终于检查完毕,凌远承着荣石毫不温和的脸,在摸不着头脑中接过了三瓶果汁一瓶酒,一块腊肉,两个葡萄。
凌李甜甜蜜蜜走了。
许一霖却蹙着眉头。
荣石问他怎么了,许一霖皱着小脸说麻烦他了,他才发现许一霖原来是心疼荣石给他花的那些个东西。挺好,顾家。

踱到许一霖身边,荣石大胆摸上他的额发,又轻轻滑到下巴,也不口吃了,笑意盈盈,“你只要跟着我,花多少都没关系。”
许一霖睁大眼睛,他又连忙补上,“反正,还会报答我嘛。”

从那次之后荣石就喜欢和许一霖作肢体接触,装作自然的样子,看许一霖面色通红却不发一言的样子,心里悄悄开花。
经历几天修养和稍加锻炼,许一霖终于可以和荣石出门借物了。
夜幕下落,荣石穿上紧身衣,带上绳索短剑口袋和飞爪,牵着许一霖的手掀开了天花板上的一个活门,索杰仆人也随后跟上。
谭宗明家大的出奇,柯基二宗趴在客厅睡觉,荣石一掀开门,柯基便耸耸鼻子,甩着舌头跑过来。许一霖一见这狗,想起上次的追赶,吓得猛然腿软,被荣石拦腰扶住。
荣石抱住许一霖,双颈交错突然快速摩擦起来,手也在身上摩擦。
许一霖睁大双眼僵硬不已,肌肉紧绷浑身沸腾。
“别怕。”荣石在他耳边轻轻呼气,“他认得我的气味。”
柯基哼哧哼哧嗅着荣石,高兴得尾巴乱甩,荣石从口袋里用短剑挑出一块肉喂给柯基,被一口吞掉,接着摸上柯基湿漉漉的鼻子,牵着许一霖爬上雄伟山丘样的犬背。
许一霖坐在柯基颈子上,看荣石往下跳急得喊他。
“荣石!”
“别怕。”荣石给了他一个手势,“乖乖等我,他不会动的。”

果不其然,柯基趴在地上,直到荣石回来都没有动过一步。荣石奔跑若疾驰的骏马,索杰带领几个仆人紧随其后。荣石走进厨房,用飞爪挂住抽屉把手,爬上去再重复动作,而干净的把手表面十分平滑。对于人类而言不高的桌子,在小人眼里就是悬崖峭壁,嶙峋山峰,稍有不慎便摔得粉身碎骨。
许一霖紧紧抓着狗毛触目惊心。
顺利到达厨房桌面,荣石掏出大口袋里面的小口袋,打开冰箱门,跳进去,不一会儿,便有一袋一袋的食物顺着搭建好的绳索往下送,索杰领着人训练有素地往回搬运。足足花了近半个小时,冰箱里的食物才被荣石一一切下一点,送回荣家。
接着关好冰箱,捉着绳索毫不犹豫往下跳,到达地面。
许一霖才放下悬空的心。

“一霖。”许一霖歇气的当口,荣石已经来到柯基身边。
“来,跳下来。”荣石别好短剑,向许一霖伸手。

山崖一般的高度,许一霖哆嗦着不敢跳。
“别怕,我接着你。”
荣石认真看着许一霖,渐渐卷起嘴角笑,许一霖一闭眼,纵身跃下。
“啊!”许一霖被接住了。
荣石笑得胸腔振动,由许一霖抱着自己的脖颈,锢紧许一霖的腰原地转圈。
欢欣的不像样子。
许一霖埋在他肩窝大口呼吸。
荣石揉捏许一霖细软的后脖颈,等他抬起头来,换成手心压着把嘴唇贴上许一霖的嘴角,再挪动一点点,彻底封口。
许一霖被半强迫回应着,手脚捶打荣石,荣石紧紧抱着他不撒手。
“荣,荣先生。”
“叫我荣石不好吗?”
许一霖垂眼低眉,手指抓紧荣石的领口。
“你,你是什么意思?”
“你还不明白吗?一霖,跟我在一起好不好?你也看见了,我有能力养活你,给你好的生活。”
“不行!我我我,不能……不……”许一霖想说配不上你,又恍惚不敢开口。
“不行也没办法!”荣石突然强硬起来,“你跑不掉的。”

荣石打横抱他起来,不顾许一霖的惊呼踢开门单手抱许一霖走下去,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把许一霖塞进自己的卧室。

——
2333我是不是又写糊了,荣石画风突变

评论 ( 30 )
热度 ( 13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