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适和皮蛋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
【请留心写作带来的虚荣 ——张大春】

© 和适和皮蛋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一

此文设定来自于《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有私设,跟原作剧情不怎么重叠

涉及cp见tag

------

天气阴晴莫测,半个钟头前,天空还是一片湛蓝。

许一霖过小,约莫五厘米高,尽管他已经抵达了一片对于人类来说较为低矮的高级别墅社区,但于他而言,四周依旧如群山巍峨,双层别墅鳞次栉比,乌云借别墅挡去身影,不知不觉间已悄摸跟到许一霖身后,再抬头,一片乌涂。

打头风刮起许一霖的衬衫,他弓着身子,小心四处张望,脊背紧紧贴着墙壁,瞅准小区大门中间的空隙蹿进去,一口气跑到草丛中,恨不得钻进土里隐没身形。

借东西的小人一族来历已久,自人类出现,小人也诞生在世,他们主靠借物为生。几千年前的中国,小人第一次出现在人类视线中时,被当做不祥之物几乎屠杀殆尽,仅有一批零散的小人躲过屠杀躲进山野中存活。

而在几千年前埃及等古老国家,几百年前美洲等地,同样经历了一次无谓的小人种族屠杀,至此,小人代代相传隐没于世,而世界皆以为小人已灭亡。

在世界存活的小人继续以在山林借物为生,但随着时代的发展,他们不得不进入人类生活区域,而躲避人类已发展为天性。

这是许一霖第一次离开家,作为小人世界里出奇的一个,他生来身体瘦弱,不能跟家人一起出去借物,眼看许父年岁已高,他便打定主意让许一霖入赘隔壁夏家。谁知这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少爷,听了消息之后与父大吵,一气之下出逃,逃进了一辆火车中,来到了现在所处之地,上海。

草丛里不怎么安全,可许一霖别无他法,对面别墅已经开了门,两个高大英俊的男人走出来,牵着一条柯基犬走过他身边。他紧紧把脸埋在草里,试图掩耳盗铃。

“汪汪!”

赵启平挂在谭宗明身上,手指松松挂着牵引绳,鼻尖已经顶到一起,千钧一发之际,柯基犬挣脱缰绳往草坪上奔去。许一霖顿觉危险,连滚带爬往前冲,看见一排木制平台,穿过花花草草就钻了进去,情急之下竟然爬上了支撑平台的短木柱,其上横斜一木柱,许一霖被迫蜷缩在那个小小的三角形里。柯基犬耸耸鼻子,自然而然闻到了许一霖的气味,正欲伸舌头舔一舔,脖子一紧,汪汪汪的被赵启平往后拉。

“二宗别乱舔东西,刷牙时候嘴多臭你知道吗!”

柯基犬挣脱不开,频频回头望着许一霖的方向,但仍旧强制被赵启平拉回身边。赵启平短裤衬衫,一身休闲打扮,准备去遛个狗。他蹲下来揉二宗的脑袋,再捅捅谭宗明小腿。

“二宗追什么呢?不会是老鼠吧?”

谭宗明抱臂笑,揉一把赵启平的头发,颇有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之感,打趣道:“说不定是只小松鼠。”

赵启平配合着笑两声,拍拍柯基的屁股,搭上谭宗明的肩膀,料定乌云一时半会不会作声,大喇喇的牵着绳子往外走。

许一霖缩紧胸膛短粗地呼吸着,好大一会才恢复常态,肚子很饿,却不敢下地,头发身上,都沾满了泥土草叶,他终于体会到生活不易,躺倒在木柱上,细想之前发生的种种,心酸后悔占了大半,觉得愧对于许父的养育之恩。但忆起自己的选择时,仍一如当初般决绝。

他虽瘦弱,却不能无情无份拖累夏禾,苟活,只会让他一辈子不安生。

临近傍晚,许一霖睡了不到两个小时,小雨点打在身上时他才初醒,紧接着就瓢泼大雨卷着风,他紧紧抓着木柱不让自己被刮跑,周身在这快入秋的傍晚渐渐寒冷如冰,牙齿冻得僵住,挪动腿都显得有气无力,最后在暴雨里又滚烫的昏睡过去。

快入夜了,荣家的仆人例行检查,小小的手电筒四处晃动着,不经意落在许一霖身上,仆人大惊,跑回去报告荣石。

不速之客亦是客,看起来可怜不堪,大概是流浪至此。荣石刚洗完澡,身着睡衣,披了个披风出来。手电筒照到柱上的人,点亮白白软软的脸蛋,蜷缩一团感觉好不可怜。荣石喊了几声无人应答,只见那人哆哆嗦嗦,身子一侧,猝不及防掉了下来。

荣石伸手,慌忙却稳稳当当接住了,好轻。

预料之中的重压没有袭来,反而是湿凉的身体冰的他一颤,再抵住额头,烫的吓人。

差人去叫凌远,荣石把人抱回了客房,掀开湿哒哒的刘海一看,本白嫩的脸颊冻得僵硬又透着红,眼珠在眼皮子里滚动就是睁不开。他利索的把人湿衣服脱掉,用干毛巾细细擦干。白皙的皮肤让他频频侧脸不敢看,套上睡衣之后再换一条,暂且擦干净他的头发,清理完毕之后用被子盖好,轰走了在外探头探脑的荣意荣树。

许一霖浑浑噩噩清醒不来,耳边隐有说话声,嗡嗡的像装在破旧收音机里,周围突然暖和起来,有人握着他的手腕,有人贴着他的额头,被强灌了口水,舒服了很多,有人又握住了他的手,指尖被拢起来包住,像塞进了一堆灌满热水的保温袋里。

凌远讲了许一霖病情,身体底子差,淋雨之后发烧,除了喝药之外还需要调养和补充营养。

荣石一一记下了,用袋子装了两块方糖,三块五花肉,五瓶果汁给了凌远作为酬谢。凌远拿着东西出门,走出木制平台的笼罩,黑夜里看不清,竟踢到蹲在地上画圈的李熏然,惹来一声惊呼。

“远哥出来啦,我给你拿。”李熏然接过五花肉和两瓶果汁,侧着脸接住凌远的亲吻,被人捏住鼻子。

“不是不让你跟来吗,小心被看见。”

“我灵活着呢,没关系。怕你出事,而且拿不动东西。”凌远无声卷起嘴角,在黑暗里胡乱亲了口李熏然,“走吧,今晚给你做五花肉吃,不去借东西了。”

这个社区是别墅区,别墅大多设有木制平台以供观赏花园。木制平台虽方便小人建屋,但为了安全,小人们更偏向把屋子安在地板底下角落最牢固的地方,规律的掏空建房,以保证不坍塌。

别墅区的小人生活大都滋润,这里住着的不是富商大贾,就是官员权贵。有能力的小人自然会衣食丰足。例如荣石,家安在谭宗明别墅之下,一晚上借来的东西便可摆满库房。家里也按照自己的喜好做成了两层别墅的样子,自制的吊灯沙发一类,与人类无异。

在漫长的进化中,小人已经拥有了天生的动手能力和超于人类的体力。

因此许一霖的存在,实在是小人中的特例。

荣石拉下被子塞到许一霖下巴和肩膀之间的缝隙中,使点劲掖好被子,露出许一霖一整张脸,再摸摸额头,温度已经下降许多。睫毛状似鸦羽,连颜色也是墨水样的漆黑,稍显急促的呼吸扯出几丝声响,他划过许一霖鼻梁,心中颤颤。

“哥?”

荣石瞬间抽回心虚的手指,回头瞪站在门口的荣树。

“他要住在咱家吗?”

荣石点头,假装自然地重复着僵硬的动作给许一霖掖好被子,悄悄退出房间。荣树不解地看着荣石,眼珠子划两下,鬼机灵一样,一副顿悟的样子贼笑两声,“哥,是不是挺喜欢的?”

“皮痒了?”荣石挑眉,居高临下,低眼看着荣树,后者脚底抹油跑下了楼。

楼下传来打打闹闹的声响,荣石睡衣已湿,披风还未来的及脱。他手扶栏杆向下看,索杰往餐桌上摆盘,荣意和荣树在沙发上咬耳根,突然笑闹起来。

外面雷鸣电闪又起,也不知床上那个睡觉安安静静不乱动的青年,今后要去往哪里,又要留在何处。

-----

评论 ( 16 )
热度 ( 16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