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谓皮蛋以腐为生

cp洁癖,不拆不逆。←看清楚,请严格对待尊重此原则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故事 十一

上一章我写的辞藻繁复拖拖拉拉,我的错,立马改立马改

注:这篇文已经超出现实,请读者们务必撇开真正的学术

多cp见tag

----

1

明楼回来时,明诚正在草坪上睡觉,蟒蛇悄悄靠近,被突然逮个正着。

圆溜溜的大眼瞪小眼。

俩人笑着蹭蹭脸。


“明台受伤了,我听到了些事情。”明楼把所见所闻一一叙述,卷来的一撮毛放在明诚眼前。

不用过多解释,明诚已明白明楼的意思,他想起那条无头蛇来。

无头蛇辨不出蛇型,但绝对不是蟒蛇。而雨林除了蟒蛇几乎尽是毒蛇,可许一霖四肢六个血洞没有一处放毒。

一种大胆的猜想在明诚脑中成型。

如果毫无蛇捕猎技巧又蓄意害人的动物想栽赃嫁祸于蛇,只需要杀掉另一条蛇,有蛇头就够了。

看来他还得去荣石居所周围好好查查。


明楼的头毫无预兆伸到明诚跟前,把他吓一跳。

蟒蛇把脸侧到明诚脸边。

猫咪想都不用想,轻轻摸着明楼的侧脸,“大姐又打你了?”

巨蟒从鼻息里喷出一出沉重的哼声。

2

许一霖的伤好了许多,手臂上的新肉渐渐埋没赤裸的伤口。

美洲豹终于肯出去打猎,不再一整天守着他。

下雨的那天许一霖没看见,荣石挡住了乌压压的天空,眼里只见得到绒绒软软的肚皮。但他闻到了雨水刚走的气息,一片清新怡人。

他躺在花草里,金合欢早早花开,零星几点睡在他身边。

凌远和李熏然在窝里弄出羞人的声音,树根轻晃,一朵涂了金粉似的合欢被他们摇了下来,飘飘忽忽,微微飞舞着,吊床一样荡啊荡,点在许一霖嘴边。

他伸出舌头卷过咬在嘴里。

美洲虎心急地奔驰着,地面被他震出嗡嗡声响。一条鱼放在许一霖面前,被豹子利落咬碎去骨。

他猝不及防被吻住。

嘴巴慢半拍稍开,淡淡的香被顶进去。

他把合欢嚼碎了,混着或多或少的苦涩吞了下去。许一霖眯眯眼,朝他笑着。

3

白天杜见锋带着狼群打猎饱食,吃完就跑进雨林找方孟韦。

兄弟几个有了伴侣之后家里不常回,明诚也不常在,现在只剩方孟韦一个人住在那个能容得下六只猫的窝,空旷旷的。

每次在他吃饭的时候,杜见锋就会跑过来,蹲在一边,乖狗狗一样看着他吃饭,吃完之后跟他聊些有的没的。

这匹狼时常蠢笨,在他面前不懂情理;他也时常聪慧,躲过草原重重暗影,从小打到大,做成头狼。

他笨在讨好方孟韦,他聪慧在考虑方孟韦在内的一切。

下雨那天,小鸟儿挤在树上聊天,方孟韦正百无聊赖着,狼头就突然蹿进来,半个身子塞进草棚里,剩下一半淋着雨。杜见锋亮起獠牙傻笑。

“孟韦,下雨了,我来陪陪你。”

当真一颗赤诚火热的心脏把棚里被挤得满满当当,方孟韦抽紧胸口,渐渐听到两种相同频率的心跳。

4

明诚和明楼再次来到荣石居所。

分头扩大范围搜索之后,找到了一个破烂的蛇头,从伤口形状和残留的皮肤来看,和那条无头蛇尸体是一条。

那么现在情况是,凶手拿了蛇头伤了许一霖嫁祸给明台,又伤了明台嫁祸给明诚。下一步动作无从得知,暂定目标显然是明诚。

自从搬来明楼这里,明诚梳理毛发基本上在平常睡觉的地方,这个地方没什么动物接近,掉落的毛发如果被偷去,可以一一做排除。

所以梁仲春首当其冲。

话说梁仲春已经很久没来找明诚做生意了,光顾着想许一霖的事,明诚倒是忘了这点。

真当岁月变迁。

蟒蛇每天亲自给他捕猎,回头一看,原来早就过了舔残渣碎屑,辛苦捕猎照顾一家,绞尽脑汁做生意存活的日子了。

5

说曹操,曹操也就来了。

梁仲春这几日过得不怎么样,巨骨舌鱼换来的粮食,吃了几天就没了。想到那条母水獭,他也放弃了找明诚做生意的念头,开始从别处谋生计。

他又去试着自己采摘食物,可惜跛脚带来的痛苦过大,一会便麻木了半个身子。

他半辈子狡猾奉承,唯一做的好事就是给了明诚点吃的,让明诚白手起家跟他做起生意。每当苦难当头的时候,他自顾自念几句因果报应,再站起来继续播因种果,朝回不了头的路上走去。

他有三个孩子,都稍稍长大了,能摘回来一点吃的,可还得担心会不会遭遇猎食者,妻子体弱,没有太多能力给家里找吃的。他在外面找的那几个小情人,早就离他而去,回去妻子儿女把嫩绿的叶子留给他,每每颤抖着下不了口。


实在没有动物会比明诚更会做生意,日子难熬,他要家人活命,就必须再找那只猫。

明诚也就等着他来,跛脚的貘一出现在视线内,蟒蛇便迅速缠了过来。

“哎哎哎!阿诚兄弟有话好说!我真的什么都没参与!”

明诚敏锐捕捉到重点,一针见血步步逼问,梁仲春抵挡不住明诚尖牙利齿,便把当日的事都如实说了,只有他早已猜到汪曼春要害明诚的事,悄悄瞒下来。

明诚沉默着喘气,让明楼松开梁仲春,告诉他下一桩生意在何处,让他走了。

6

大概明诚对梁仲春好的不像明诚,连明楼也问起梁仲春来历。

原来当年明诚也不过刚成年,接济了许一霖,吃了上顿没下顿,还摊上许一霖身体不好没有东西给许一霖看病。梁仲春生平第一次可怜人,给了明诚几条鱼,问他有没有兴趣做生意,至此便算真正活过来。

这份恩情明诚记下了,梁仲春家境他也知道,他不喜欢梁仲春为人,却依旧私下帮他。

因果奇妙,善因种下的善果,或许会香甜许多。

汪曼春,这一切在梁仲春描述的时候,这个名字出现在明诚脑海里的时候,真相似乎也都大白了。

前两次的送鱼,被捡去了新鲜毛发,他怎么会忽略了。

明诚倍感无奈,却不会选择无视。谁知道最后,竟然是情事惹祸。

明楼望了眼明诚,无声问他,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这件事,明楼最难办。汪曼春爱他,本没有谁对谁错,只可惜汪曼春看的不开,但终究跟明楼有一点牵扯。

明诚垂下眼皮,半晌开口。

“这事于你于我,都最好不要动手。但荣石有权知道真相,我的弟弟们也是,汪曼春下场如何我不探究,你觉得呢?”

明楼用尾尖温柔卷住明诚的臂膀,都听你的。

======

这一次有没有好点?

评论 ( 21 )
热度 ( 11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