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适和皮蛋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
【请留心写作带来的虚荣 ——张大春】

© 和适和皮蛋
Powered by LOFTER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故事 十

王凯凯生日快乐!

遇见楼诚,几乎每一天都很美好,遇见你,几乎全世界都是光

希望我爱的人以及cp们永世安好

这篇文已经超出现实,请读者们务必撇开真正的学术

多cp见tag

-------

1

踏泥碎枯叶,轻巧的四只猫爪肉垫着地,看似无力却暗暗蕴藏深厚的劲道。

雨后,亚马逊雨林里的落叶枯枝徒然增多,这还未到雨期,暴风雨还未曾来临,但脆弱的生命已然坚持不住,唰唰啦啦落了一地,敷了厚厚一层地皮。

落叶都黄了,季白爬上高大的树,走到枝丫边缘,猛地蓄力跳到另一棵树上,来来回回如猴子般灵活,爬上另一棵树枝,借力一甩,堪堪抓住另一个枝头。

“三儿,慢点。”庄恕在树下穿梭,追着季白的方向不时抬头看,生怕树上灵活的猫儿下一秒就掉了下来。

就是掉下来也好给垫着点。

季白停下,落到树底下等庄恕靠近。

“不用担心,完全恢复。”季白扬了扬爪子,舔一舔清理毛发上面的灰尘,安抚庄恕。

他这阵子心里不静,季白总觉得自己的伤好的恰到好处,似乎要做点什么了。

庄恕围着他看了看,满意的蹭蹭,顺道给他梳理翘起来的几根软毛

2

下雨那天,凌远的窝不够大,只容得下凌远李熏然俩猫,于是其他动物都纷纷避雨去了。

而荣石守着一天睡20个小时的许一霖,护崽一样把阔叶盖到他身上,藏在肚皮边上,在凌远门外面淋雨。

闷雷阵阵,呼啸的闪电狂乱欢舞。

雨林这样的雨很常见,等雨期到了,几乎日日夜夜尽是如此。荣石不怎么怕淋,躺在一边还有闲情和李熏然聊天。

“我知道有块地方阳光充足,等雨停了去晒晒,不然该病了。”

荣石蠕动嘴唇,语气诚恳:“谢谢。”

美洲虎的利齿近距离在眼前,着实壮观,李熏然盯着看许久,觉得闪闪发光。全身湿透的美洲虎大概体温已经降低许多,打着瞌睡。

“一霖虽然从小悲惨,但其实啊,确是十足幸运。”

荣石不明白,怀里的小家伙多苦多难,何来幸运一说。

“他流浪的时候遇见阿诚哥,成年了遇见你,阿诚哥对他最疼爱,你也这么喜欢他。”

荣石轻笑一声,仿佛在笑李熏然不懂爱,“哪里够啊。”他轻轻掀开阔叶一角,眷恋地看那一小团,“给什么都不嫌多。”

3

雨停了的几日后。

坏的是关于许一霖受伤案没有一点头绪,好的是许一霖的伤有痊愈的迹象。

明楼和明诚还是在老地方老姿势晒太阳,暖和的让猫想睡。

“明楼哥!”

一声极甜腻的称呼让明诚挑开了一只眼。只见一只水獭衔着不小的包裹走过来,包裹里不住动弹几下,一摊开,满地的鱼。

猫咪扬起下巴看明楼,蟒蛇莫名其妙觉得心虚。

“这是汪曼春,送鱼来了,一个月之前,我拜托她的,不是知道你喜欢吃吗。汪曼春,这是明诚,我爱人。”

明诚哼了一声,站在鱼堆里挑挑拣拣,对着汪曼春,卷出一句颇有气势的谢谢。

“没关系~”汪曼春笑容虽然僵硬,却拦不住里面的熠熠光辉,直射明楼,“明楼哥喜欢就好。”

“汪曼春。”明楼沉着音调,生怕汪曼春多说什么,无事也变有事,“以后就不用了,这些鱼,谢谢。”

“不用了吗?!这些鱼,不符合你的胃口吗?”水獭睁大圆溜溜的眼睛,竟含了点委屈,“我是真心想让明楼哥吃好一点……以后明楼哥如果还是想要,一定要和我说!”

明楼摆了摆尾巴。

4

“挺好啊,能干,漂亮,还喜欢你。一个月以前?”

一个月以前,他们还没在一起。

“阿诚你听我说。“

“旧情债没甩干净你就这么冠冕堂皇泡我!?”

“阿诚,不是……”

“你明楼在外面找了多少!我一个孤儿出身急于上位的猫比谁都好耍?!”

“阿诚!”巨大的蛇尾打在地面上,猫儿立刻炸起了毛,同时缩紧了身子,低下头。

这是动物面对强者威胁的本能,还有绵绵的委屈。

“打死我算了……”这次明诚再没凶恶的气势,蟒蛇叹气,小心把他圈在身边,巨大的额头摩擦他的下巴讨欢心。

“你不听我解释,还作践自己,真是反了天了你。      ----那天去荣石那找完许一霖,顺河游的时候夸了她一句,她愿意给我捉鱼,我是不吃的,都想留给你,第一次送的时候你还不在我身边,鱼都烂了。这是第二次。”

“她喜欢你,你没发现?”

“我眼里除了你还能看见谁?”

猫咪眨眨眼,满意的哼哼几声,抱着蛇脑袋又亲又挠。明楼笑,他的阿诚真是烈,降不住了都。

5

“明楼哥~”

再次听到这声音,明诚剜了明楼一眼。

“怎么了汪曼春?”

“我,我捉了一条鱼,想给你,可是有点大,我一个搬不过来……你不要赶我走,我真的,最后一次!”

时机不怎么好,明楼正忙着清理昨天刚送的鱼,工作量大明诚干不来。

“我跟你去吧。”明诚站出来,正好想了解一下这位堪堪称之为情敌的母水獭。

汪曼春愣了下,欣喜答应。

明诚跟着她走了一段路,果然一条几乎两米的巨骨舌鱼横在眼前,他望见汪曼春身上有些新伤,不禁感叹她爱错了蛇。

“谢谢了。”

“没关系。”水獭笑着,准备搬鱼,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哦对,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些事突然要去办,这鱼……反正都是你的,明楼哥的地盘,明诚先生辛苦辛苦,我实在不能帮忙了。”

明诚点头不阻拦。

他看着水獭走远,圆滑的背影留给他一种很蹊跷的直觉,但又挑不出龙头,似乎一切都顺理成章一样。

不过,至少巨骨舌鱼不能作假,拿回去还能分给弟弟们不少。

他正考虑该不该咬断慢慢搬。

“哎大哥!”野性熟悉的味道逼近。

杜见锋跑向明诚,“这么大的鱼,我帮你搬。”

也好,明诚点头,把鱼咬成两截,大的留给杜见锋。

哎不对,叫谁大哥呢!

“孟韦答应你了!?”一个令动物颤抖的考验在猫咪脑海中呼之欲出。

不不不,狼头猛甩,我在追,我在追。

杜见锋在明诚的笑容里看见了阴险……

6

啊!

巨大的狼身突然来了个重心不稳平地摔。明诚猫身一震。

“怎么回事?”

“踩着东西了……”杜见锋翻出来一看,一条无头蛇!

大约两米长的蛇,很粗壮,藏在草坪里尸体腐烂半截,重要的是头没有了,像是被某种利爪动物生生截掉。

明诚眯着眼,看着无头蛇出神。

“扔了吧。”

杜见锋应允,叼起鱼讨好大舅子。

7

下午,明镜匆匆找来,未说话,先甩了明楼几下,尾巴抽在明楼脸上发出凛冽的声响。

“你这个大哥怎么当的啊!你的地盘,明台都出事了你连个消息都没有!”

明台出事?!明楼绷紧蛇身。

不凑巧的是这时明诚不在,明台又情况紧急,他也只好不等,随明镜走了。

其实那天从荣石居所回来,明楼明诚没找到明台,这小子已经不见好几天了,而他不见几天很正常,他们也没找,等明台自己回来。谁知就出事了。

赤裸裸六道血痕,横在银环蛇身上。明台疼的哎呦叫唤。他躺的地方也是被攻击的地方,受伤不能动,是一只路过的蝙蝠给明镜报的信。

“什么时候受的伤?谁干的看清了吗?”

“上午…哎呦,没看清是谁…眼睛,眼睛被蒙住了。”

明楼嗅嗅他身上,一股新鲜的味道。

“蜕皮了?”

“不然呢!我一条银环怎么可能打不过人家!”

还逞强,也是没疼厉害。明楼仔细看了看,没什么大伤,明镜整天宝贝他,难免大惊小怪,可怜自己挨了那几下,可真够疼的。

阿诚回来得让他摸摸。

明楼庞大的蛇身四处转悠,在明台头部发现一股熟悉入骨的味道。他仔细辨认。

明台头边以及身子边,竟散落了几缕明诚的毛!

可断然不是明诚。

明楼思忖着,悄悄把那几缕毛在明镜还没看见之前卷起来。明诚有多镇定他是知道的,即使明台有伤害许一霖的嫌疑,他也不会轻易下手。

“明台,你前几天咬一只猫了吗?”

“哪来的猫!我蜕皮呢!”

果然,明楼捏紧明诚那几缕毛,相同的作案手法,看不见凶手真面,留下痕迹,栽赃嫁祸。明台留在那的味道极有可能是拿蜕的那层皮做的假象。

原来目标是明诚。

--

评论 ( 9 )
热度 ( 10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