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洪周】相吃相爱

干洪周,所有的动力都是,太饿了(っ ̯ -。)
一发完,有私设
——
临海菜市场一条街。
喧喧闹闹人声鼎沸,青菜白菜猪肉鱼,参杂各种肉或蔬,花花绿绿一整排,对着小路,骑着摩托车路过的脚下一停,伸手就可买菜回家。

带着鸭舌帽的男人没来得及往后多看一眼,洪少秋长腿一迈,跨过一篮鸡蛋,抓住了他的衣领,男人猛的一怔随即手臂慌乱使劲,一下子挣开往前跑。
叶晗再不像几年前那样生疏,盯着屏幕熟练的报告逃跑者的移动方位。
鸭舌帽男人沿着路边的菜摊跑去,越过一个卖鱼的,正跑突然被抓住了脚,卖鱼的平头青年抓着他的脚力气不小,他挣脱着,周凯正欲使劲,停在半空中的鱼带着刀突然被人踢中飞了出去,砰的一声砸落旁边卖龙虾手里的龙虾,周围人惊慌逃窜。
洪少秋刹车已来不及,本来想踢逃跑者,却不料卖鱼的一动踢中了他手里的鱼,脚下也踩坏了他的鱼摊。
周凯松了手,逃跑者跑了。
“抱歉,国安——”
洪少秋头一撇,话没说完,险些被面前这个平头青年打中,青年不肯罢休,像是为了他的鱼报仇,又出一拳,洪少秋无奈和他在鱼腥里打了起来。
青年使得野路子,暗沉的脸,拳头冲到他脸侧被躲开,又猛的下勾,洪少秋矮身才没被他抓住肩膀。
眼见人要没影。
洪少秋看准时机,抓住周凯的肩膀,膝盖一顶,周凯腹腔一阵猛痛。
“抱歉,国安局洪少秋,你去治病,医药费我会来这找你。”

没了纠缠,洪少秋跨过几个摊子,在逼仄的一把窄路抓住鸭舌帽男人,利落的把手【正义】铐挂在旁边突兀的生锈铁扶手上。
耳边叶晗挑衅打趣道:“我看到了,洪队。”
洪少秋不耐烦扯下了耳机。

回到鱼摊,鱼摊和人都没了,空落落一处水泥地,鱼腥味残留不散。
旁边是杀鸡的,洪少秋问了他鱼摊摊主的情况,那人只说叫周凯,不爱说话,刚来两个月。
身手不错,洪少秋低眼看了看那块空地。淡淡的血腥藏在鱼味里。

接下来几天洪少秋天天都来,但是空空如也。
他那一顶,又是腹部,那人虽然躲了恐怕也不会多好受,这几天他猜是去休息了。
而等到第四天,周凯就来了。
洪少秋见到他的时候,他蹲在地上,起刀落刀,鱼鳃一刮肚子沿线破开,鱼内脏串线似的拉出来,再掏两下,放水里一洗,扔进塑料袋里递给顾客。
大约只用了三分钟,洪少秋眯眼看,跨一步上前。
“老板,要一条鱼。”
周凯一顿,继续动作。
“我的鱼配不上国安局。”
洪少秋蹲在地上,盯着他平头的脑袋,视线聚集在他的小发旋上。
声音也是好听的,别人称赞自己嗓音低沉,怕不抵这人深海里埋藏的玉石吐露声线。
“国安局吃鱼不挑剔。”
眼前刀光一闪,杀鱼的刀瞬间压在自己喉结边上,刀刃上粘稠的鱼黏液滴在洪少秋的衣领上,青年看了他一眼,深深不可测,收了刀,把鱼在板子上剁得震天响。
旁边人好心递上卫生纸,
“医药费。”
“五千。”
周凯迅速掏出银行卡,洪少秋打了通电话,十分钟后,周凯衣服里的手机,适当响起缓缓绵长的信息提示乐。
俩人脑电波忽然达成共识,洪少秋也不在意医疗费真假了。
“今天休假,我请你吃饭,算是表达歉意。”
“不用了。”
周凯从几年前改过自新又帮助自家弟弟一来,全身筋骨都懒散了,心里也不想多接触国安局一类,拒绝了洪少秋。
开摊一直到鱼卖完,中午回去一趟,周凯下午来的时候,洪少秋又在那,一句话不说,或看手机或看他,一直到六点收摊,洪少秋才动一动。
“去吃晚饭吗?”
周凯撇了他一眼,想吃红毛丹。
洪少秋手上一重,鱼具都到了他的手上,周凯拍拍空手拿出钥匙,在不远处开来了辆摩托,有点旧,很大的一辆,衬得他身姿禁不动风雨,腰上系的那个皮围裙一揭开,立马显出结实却偏细的腰身。
洪少秋把东西放在车尾的篮子里,周凯往前挪一挪,他才意识到,自己也要坐上去。
等爽快的风打在脸上的时候,洪少秋才发现自己的车被抛弃了。

周凯住在一处简陋的租房里,他租了两个房子,一处小的,他都放了鱼,还有一间较大的房,才是他住的地方。
房间不大,一厅一卧外加一处小的一卫生间和一间小厨房。
屋子里几乎没有鱼腥气,摆设干净整齐,洪少秋在厅里等着,周凯在里面没动静。
再出来已是换下了旧衣服,休闲衬衫牛仔裤,衣服有点墨青色,剃了平头的脑袋上也全是青色的发根,像个猕猴桃一样。那双眼睛阴沉的时候,没有颜色,现在倒是有一点光了。
洪少秋心里高兴,突然想吃猕猴桃。

俩人找了一处餐馆坐下,点了几个菜,周凯也不客气,埋头吃起来。按平常,他这个点只会自己炒几个菜,吃上一顿在家里休息了,他不喜欢出门也很少出门了。
洪少秋实实在在让他破了个例。
吃完了他忽然想逛超市,买个红毛丹尝尝。洪少秋无厘头地陪他去了,夜幕已落,俩人不曾在意。
九月份刚到,猕猴桃和红毛丹恰好都有。
洪少秋买了猕猴桃,周凯买了红毛丹。

俩人就着公园长椅坐下来,摊开多余的塑料袋剥东西吃。
“呵,这毛,像你。”洪少秋拿了个猕猴桃在周凯脑袋边上比划。
“长跟你一样,头大。”周凯拿起红毛丹看了眼洪少秋的头。
洪少秋利落剥猕猴桃,周凯咔嚓开红毛丹。
淌着汁水的猕猴桃果肉饱满,绿莹莹的在路灯的光芒下富有质感的闪烁。洪少秋递给周凯,周凯咬了一口。
洪少秋再吃,啧了一声。
“跟你一样酸。”
周凯往嘴里塞了个红毛丹,腮帮子缩紧,突的一下,果核打在塑料袋里。
他皱眉挑下巴,“跟你一样,难吃。”
洪少秋笑了下,“伤怎么样?”
“有钱就很好。”
这人跟刺猬似的,洪少秋想挠挠他,再摸摸肚皮。

借着道歉的理由吃了几次饭,俩人交换了电话号码,周凯的鱼做的很好,符合洪少秋的口味。他喜欢给周凯带懒得去买的零食和小菜,周凯会给他做鱼。

又去做了几天任务,再来周凯家吃饭的时候,已经是快半个月后了。
信息发过去,到了周凯家,一桌的菜都有点凉。周凯穿着长袖套头卫衣,坐在桌边百无聊赖。
洪少秋随手从他冰箱里拿了罐啤酒开了就要喝。
“不是受伤了吗?喝死你啊。”周凯拦下了他的手。
“喝死倒不想,不如欲仙欲死。”
周凯撸起袖子,喝口啤酒笑了两声。扒了自己的卫衣就扑上洪少秋。痕迹深深的双眼皮灵动的眨了两下,眼睫毛漆黑,青色的头皮摸着扎手。
洪少秋顺势扒了自己的衣服,一手向下摸到周凯的肚皮,有几块肌肉,松了不少,软和和的很有温度。
嘴里面也颤动不止又湿又热,小床第一次被两个人压着抖动不停,俩人打架一样争夺上下,最后洪少秋以受伤为由,莫名其妙捆了周凯的双手,在他不算细腻的脸庞上亲了一口,糙糙的,磨砂一样带感,又贪婪地舔了一圈。
周凯被他亲的脸发红。
“肩膀受伤,你多亲两下。”
洪少秋扯了他的裤子,俯身,周凯湿热的舌头就在他伤口上滚烫的吮吸。
半晌云缠雨绵。

后来,周凯也忘了骂了几次娘,累的睡着了。
睡之前狠狠揪着洪少秋胸前那点骂。
“吃了大半个月鱼,你再不来老子要腻死了。”

————
第一篇洪周,emmmm,不如脑补啊

评论 ( 23 )
热度 ( 12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