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故事 九

死的多惨取决于作了多大的死
这篇文已经超出现实,请读者们务必撇开真正的学术
多cp见tag
——
1
转眼过了半个月。
动物们的雨林生活一如往常那般惊险又习以为常。
荣石多是皮外伤,现已恢复常态,整日带着许一霖捕捕猎,调调情。希冀早日在发情期到来之前说服小猫咪做羞羞的事情。
古言道,无孝有三,无后为大。
即使无后!
该办的事一样不落。
2
其他动物倒也安生,各自享福,只是好景不长。
雨林边缘荣石居所,今天就剩许一霖一猫,荣石去河边喝水,许一霖奔波半日嫌累,没有一同去。
周边有歹心的动物知道荣石在不远处,也从不敢动许一霖。
安生助长大意。
许一霖转身想上树歇息,却来不及反应忽然被不知名物体打晕,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3
荣石解了渴回家,顺便给许一霖带了两条鱼补补。

未到家门,血腥扑鼻。
几只鬣狗对着家门边虎视眈眈,见荣石来了慌忙逃窜。
血泊里的许一霖红白相间,荣石丢了鱼踉跄跑近,僵在许一霖身边。
许一霖四肢六个血洞,虽小,但有四个已被扯得皮开肉绽,看不出模样。鲜血顺着手臂流下,石壁上血迹蜿蜒。头有被啃过的痕迹,却没有进一步,落了几道毛发,秃了皮。
明显的蛇伤。
荣石后腿跪地,颤抖着给许一霖舔干净所有的血迹,上面有新鲜陌生的腥气。
“一霖,一霖,乖,……你醒醒好不好……”
悲彻的嘶吼呜咽惊动满林鸟儿,动物争相奔逃。
小猫终究没有回应,躺在那,体温在舌头底下越发冰凉。
4
正逢猫咪探家日。每隔七日,灵猫们要回一趟雨林原来那个家聚一聚,今日却独独少了许一霖。
明诚隐有不放心,叫了明楼一起去看看。
5
血腥味似乎传遍了草原。
明诚刚靠近荣石家,被浓密的血味盖住了嗅觉。
荣石跟痴傻了一样,抱着怀里面一动不动的许一霖,只一个劲舔,嘴里面念念叨叨许一霖的名字,坐在血石上。
“一霖!”明诚跑过去,还没到被荣石嘶吼停住。
“让他滚!”
明诚顺着荣石的目光看过去,直指身后的明楼。蟒蛇停下了脚步。
明诚趴到许一霖身边,望着他满身伤口,眼睛发怔,用耳朵贴了胸膛。
幸好!
还有微弱的跳动。呼吸轻的听不见。
“妈的!”明诚挠了荣石一爪,又给石壁添了点血印子,“还不带他去找凌远!!!”
荣石这才反应过来,草原动物以舌止血,从不用草药,他一时心碎慌乱,给忘了。
6
荣石疯一样跑了,明诚稳住呼吸,开始查看周边。
他绕着石壁走动,忽然闻得一股熟悉的味道。自动在脑内迅速搜索,眼睛忽然瞪大,身体一僵。
明楼看美洲虎跑远了,才走到明诚身边。他皱眉看身边血迹。
“怎么回事?”
“是被蛇咬伤的。很严重。我看头部有伤痕,可能是想吞吞不下去。”
明楼却摇头,“蛇捕猎,从来不会出这么多血。”
“可是明楼。”明诚艰难转过身,四肢竟有些发抖,“这里有明台的味道,很重。”
7
经由明诚解释,灵猫们携带伴侣,都聚集到了凌远家门口。
可荣石心疼红了眼,竖起最高警戒,除了凌远明诚,谁都不让靠近,把许一霖放在怀里纹丝不动,生怕又弄疼了刚上完药的猫咪。
许一霖倒是没醒过,呼吸仍旧微弱。
凌远脸上不好看,众动物都看懂没敢多问。
谭宗明捕来的水鸟,荣石没吃,羊,荣石没吃。不知从哪弄来一条蛇,倒被他吞下去了。

众动物一个寒颤,纷纷挡住明楼。
8
明诚不敢把明台的事告诉荣石。
一来怕荣石冲动伤了明台,甚至惹恼明镜伤了自己。二来,此事蹊跷,很难断定就是明台。
可明台,的确爱草原雨林来回穿梭,他又没见过许一霖,难免饿了起杀心……
猫咪缩着身子,被蟒蛇围了起来。

“明台我看着他长大,应该下手不会如此凶狠……”
明诚淡淡的应了声,躺着不想动弹。
许久,雨林风声阵阵,金合欢的叶子,微妙而缓慢的飞舞着。
“明楼,要真是明台……”

明楼不敢说,于明诚于荣石,明台都该必死。但如果有明镜阻挡,按荣石的脾性,不是明台死,就是他死。
明诚眼眶发干,蜷得更小。
“一霖要是没熬过去……我会替他报仇。”
蟒蛇没有言语,他用头蹭明诚,紧紧压着他的后背。
要真的到了要和明台做了断的地步,破裂已经横在他俩中间了。
9
上天眷顾,许一霖醒了。
玻璃球样的眼珠不复清明,半开着,许一霖抬不动爪子,只能喵叫几声唤醒荣石。
“一霖!”
守在一边的动物们都围了过来。
许一霖疼的流泪。
“我是不是要死了,荣石?”
“什么话!不会的,我在你身边,你怎么会走呢。”荣石安抚地舔着许一霖的脸。
许一霖勉强笑了下,“其实也,也没什么,遇见你很好,荣石……我这辈子都没有,没有比遇见你更好的事情了……”
“以后会更好……很快就能痊愈了。一霖,乖,你休息一会儿,等会喂你鱼吃。我陪着你。”
许一霖耸鼻子,“你哭什么呀……他们都看着呢,脸上都湿了……”
10
明诚挤过担心的动物们,看许一霖痛苦的样子,眉头蹙了又蹙。
“一霖……你看见谁伤的你了吗?”
“我当时被,被打晕……疼的时候,只觉得……觉得被咬了,但是,眼睛晕的睁不开。”
许一霖断断续续说完,开始大喘气。

凌远从自己的窝里钻出来,把一旁的李熏然拎到软草上面,免得伤了尾巴。
“他没中毒,但的确是蛇伤,咬成这样,只有可能是哪条不经事的小蟒蛇。”
明诚眯眼,看许一霖身上伤口,觉得并不如凌远说的那么简单。
他远远和明楼对视一眼,安慰一会许一霖,便离开了。
11
“的确不像明台,明台善用毒,更何况他本就是一条银环。”
明诚坐在明楼脑袋上,百思不得其解。
“打晕一霖,或许是不想让他看见什么……”
“或许是陷害。”明楼道。
“他想陷害谁,明台吗?”
“回去问问明台最近的行踪,交友情况,既然确定不是他,就不必告诉荣石了。”明诚点头,心中已有所打算。
——
我这写的……我自己都觉得枯燥,咋办啊!不活了!

评论 ( 41 )
热度 ( 11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