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楼诚衍生】有一点动心 二

主打杜方,其余凌李、荣霖等
有私设,如果有不合逻辑或者现实的地方,请指出
————
腰上隐隐作痛,杜见峰手指间似乎有点黏糊的湿润。

许一霖见他脸上煞白,又望见地上满是浓香的鸡汤,不禁疑惑问道:“这地上的鸡汤怎么回事?这么多?”

荣石打趣他:“老杜你不喜欢鸡汤也不至于打翻啊。”

“别提了。”杜见峰龇牙咧嘴的坐起来,顺手按了呼叫器,“刚才有个傻小子走错房间了,泼了一地。”
“你伤到了?”
“没什么大事。你们俩不上班啊?杵我这干嘛?”

许一霖还想关心一下,荣石却即刻会意杜见峰的用意,揽过许一霖的肩膀把人带起来。杜见峰不爱把伤口露给别人看,这是他长久的习惯和性格。
“走吧一霖,这小子铁打的皮,不用担心。”

待荣霖二人离开视线,杜见峰立马原形毕露,身子轻轻蜷缩,冷汗从额头渗出薄薄的一层。

“杜见峰不会有事吧?”许一霖坐上了车,趁荣石给他系安全带的空隙问。
“没问题,当年三颗子弹嵌他身上,他不也硬生生从鬼门关爬回来了。”
许一霖嗯一声,把貂皮大衣拉开,敞出瘦平的胸膛,腰肢也凸显出动人的轮廓。荣石发动车子,开空调,看他解开扣子也不阻拦,右手绕过他的后颈,捏出承露式*,在许一霖面前缓缓游曳。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本来低沉磁性的嗓音被荣石掐的憨傻,许一霖偷笑,伸手捏住面前翘起的手指放进手掌里,额头送到荣石唇边。
荣总当即轻吻。
“怎么唱这个?”
“因为……”荣石拖长了尾音,“春色如许啊。”
许一霖面颊烫了烫,“姓许的人多了去了。”
“我就爱这你一个。”
嗯……许一霖应了声,忽然挑眉,稍稍扭头,戏谑的盯着荣石,仿佛在逼问什么,又轩轩甚得。
荣石见他这自信不疑的模样,喜欢的不得了,黏腻地嘬了口许一霖的眉尾。
“你喜欢的那个角,《牡丹亭》这两天巡演到华坞剧院了,去看么?我让索杰给你订票,让王秘书送你去,结束的时候再让他送到公司。”
“那我的工作怎么办?”
“夫人去享乐,工作自然由夫君代劳。”
许一霖眯眯眼,伸出细长的胳膊搂过荣石的脖颈,贴在在他耳垂上亲一口。谢谢二字入骨样的酥麻,扭动若灵活小蛇,钻进荣石耳里。
俩人在车里又稍作缠绵。

且说方孟韦找到李熏然的病房,脸上红气未消。
李熏然喜笑颜开接过零食,瞅瞅方孟韦和那身上沾着一点澄黄色还泛着香气的衣服。
“孟韦哥,你是摔倒了还是打架了?”
“没事。”方孟韦扯了扯毛衣,“鸡汤太满,我歪了一下。”
李熏然倏地睁大眼睛,赶紧打开保温桶,“啊——就剩个底了。”
“臭小子!下次再给你送。”方孟韦一张脸如今黑的不行,“我等会先走,零食的事别露馅,露馅也别说是我送的。”
“知道知道。你买的还挺多,谢啦。”

后来李熏然真的露馅了,凌远拎着他的下巴只小尝了一口,便发现那久违的味道还像个偷偷摸摸的愚蠢小贼躲在李熏然口腔里。然而被逮个正着的小李警官宁折不弯,也就是亲了亲凌远再哄哄后把所有的零食如数上交,美名其曰让凌远饿的时候垫肚子,罢了。
关于帮凶,他倒是守口如瓶。

大半个月后。
方孟韦接到通知,要安排一位临时警【正义】员到局里。他从早上七点一直等到十点,直到杜见锋的手机杵在他面前。
“你就是方孟韦?”
方孟韦抬头。
俩人同时一惊。
傻小子!
老流氓!

“狭路相逢啊方警【正义】官。”
方孟韦手指摩擦着桌面,不理这人挑衅的话语,按照指示替人处理好一切。
当一套制服递到杜见峰手上的时候,杜见峰才把视线不经意从方孟韦的腰上转移到手上。
哎,手和腰一样好看。
在杜见峰摸了成千上万女人的思想里,他这样盯着方孟韦并没有什么出格的,左右都是男人而已。尽管他没有摸过一个女人。
“以后就是同事了,我是方孟韦,幸会。”方孟韦朝他伸出手。
杜见峰稳当握住,“杜见峰。以后,鸡汤记得拿稳。”
方孟韦面上尴尬地皱紧,“上次的事……是我疏忽了,抱歉。那你的腰……”
握手时意料之外并没有很反感,相反,杜见峰的手温暖干燥,很厚的一层茧,传递的温度似乎也要高一些。
“没什么大事。老子风里来雨里去,还能被你压倒么?”
方孟韦点点头,望着杜见峰随意的笑脸,欲言又止。
“傻小子有话……咳,小方同志有话就说。”
眼前人抿着嘴唇,缓缓开口。
“你以后,能不能不说脏话。”
杜见峰痞气一笑,紧紧盯着方孟韦,身子稍稍前倾,呼吸突然靠得极近。
“不能!”
方孟韦心里狠狠撞了两下,握紧了拳头。
他现下只想一拳把这个老流氓揍翻!

几天的日子慢慢淌下来,杜见峰在警【正义】局里已经混的像辛勤工作了五六年似的,与周围人打成一片。就连随即归队的李熏然,也能热闹的说到一起。这其中,亦有方孟韦。
虽然杜见峰嘴皮子糙,但多数话粗理不粗,说的话条分缕析下来,竟足够现实合用。他爱逗弄方孟韦,每次见他面红耳赤几欲动手,总有几分得意。
他能看出方孟韦克制,也忍不住要帮他以这种方式疏解。
那天泼掉的鸡汤从中午到晚上,其实一直有在鼻尖萦绕不去的香。

“方队,今晚他们的交易在‘留恋’酒吧。大约十点左右。”
方孟韦接过资料翻看着,道:“好。下去准备吧,今晚要抓到人。”
桌上突然出现一只手,修长有力,有一层厚厚的茧。
“终于可以抓人了?”杜见峰撑在方孟韦桌子上,嘴边还有根上下摆动的牙签。
“恩。‘留恋’酒吧里,今晚十点左右。”方孟韦抬头,稍稍后退,“你就不能把牙签吐了,差点戳到我。”
杜见峰大方拿掉了牙签,两排洁白的牙齿丝毫不顾忌的闪了两下,又非要挤在方孟韦旁边拿着资料看。方孟韦想了想,由着他坐在自己椅子扶手上。

前几天,局里接到一桩私自贩【正义】毒案,受害者都是一些混迹社会,涉世尚浅的大学生。案【正义】子给了方孟韦,通过几天的勘察,已经掌握了行踪轨迹。今晚即可下网。
而杜见峰,好巧不巧被分到了方孟韦队里。

夜晚,酒吧里灯红酒绿。聒噪的人声和杂乱重击的音乐,混合男男女女扭动的身姿,构成一副极其暧昧迷幻的图画。
方孟韦和杜见峰便装进去酒吧,几个人随着他们,两个人守在酒吧门口。
老远,俩人便发现一群聚在吧台玩闹的年轻人,正是调查的那几个。
嫌疑人还没来,他们只是在酒吧边玩边等。

而除了一直调查追踪的那几个年轻人,还有几个生面孔,估计是一起的。杜见峰点了一杯威士忌,给方孟韦点了一杯果汁,坐在那,像猎鹰游刃有余锁定猎物一样,既漫不经心,又小心翼翼。
吧台年轻人闹起来了,有个人影颇为熟悉,杜见峰眯眼站起来。
那人转头,杜见峰酒杯磕在大理石吧台上,清脆的一声。方孟韦转头看他。

那个笑闹的年轻人,是荣树。

————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牡丹亭》游园惊梦一幕台词。

承露式:戏曲手势的一种。《牡丹亭》游园惊梦里面,杜丽娘刚进花园,唱“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的“许”字时,我对比了一下,应该是承露式。【如有不对请指出我好改正】
——
我们可爱的荣树宝宝又在干嘛呢~

评论 ( 7 )
热度 ( 4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