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青 皮蛋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
叫皮蛋就行。

© 争青 皮蛋
Powered by LOFTER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故事 八

新文正剧,热度垃圾,总觉得自己受了诅咒,一写正剧就没人看。但类似这样的动物文,颇有投机取巧之意,热度好一点就令人矛盾的很。
大概文笔过差?
只能和基友互相学习鼓励了【主要是鼓励,免得自己郁闷而死】。
咦,与她共勉之。

这篇文已经超出现实,请读者们务必撇开真正的学术
多cp见tag
————
1
湿热湿热的天气,永远滞留在亚马孙的碧水茂林里。
明诚此时恨不得把自己本来就不长的毛剃掉一层凉快凉快。
不多久,明楼终于从水里出来了,鳞片排列整齐在阳光下水波样的波光粼粼。明诚喵一声,蟒蛇立即会意上岸,以明诚为中心,绕成几个圈,猫咪肚皮朝上一靠,抱住送来的大脑袋,凉意疏通全身。
明楼瘫在明诚怀里吐蛇信子。
“怎么才走一会儿就这么热。”
猫咪作恶的挠挠大蛇的头顶,调笑又认真。
“离不开你呗,食髓知味。”
2
梁仲春兴致冲冲叼来一包鲜鱼,在明楼围成的大圈外止步,战战兢兢把鲜鱼放在地上。
“阿诚兄弟,这送你的,以后在这片可要……”
梁仲春暧昧的眨眨他的小眼睛。
“好说。”猫咪越过蛇身,把鲜鱼打包好,无非是让明楼罩着他些。
“那,鸟儿们求偶期都到了,这……”
“嗯……四六。”
“好好好。”
猫咪狡黠的看着梁仲春,“西北金合欢林,往南有片林子,花草繁盛。”
梁仲春得话,立刻一瘸一拐跑了。雨林一些鸟儿求偶期到了,总要四处找好看的花草树枝装饰或搭建自己的窝,便于求偶。这年头,竞争激烈,鸟儿也不好活,梁仲春做这生意好几年了,每每收获丰盛,有肉有果子。
明诚小时候四处求生,整个雨林踏遍了他的足印,大概没有一个动物,像他这样对雨林的结构布置了如指掌。
3
“少与这种动物来往。”
明诚看看自己怀里的明楼,叼着鱼,嘴对嘴喂给他。
“不跟他来往,你哪来的鱼吃。”
明楼一口吞了鱼。
“多此一举。你想吃什么我捉不到。”明诚张开爪子叹口气,伸了个懒腰,眷恋的蹭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多少年来没人愿意为他付出,突如其来的这条蟒蛇倒让他手足无措起来。
猫倦意渐渐上涌。
明楼挪不动脑袋。
他发现明诚枕着他的额头,睡着了。
4
荣石全身发痛,伤口过多导致轻微感染。
许一霖每天给他舔一遍伤口,再上药,才止住了恶化。
“荣石,吃饭了。”
猫咪费力的拖来一只比他大的多的羊腿,这是谭宗明刚刚给他的。
“别忙了,我来。”美洲虎起身,把羊腿叼起来放到身边,使劲舔一口许一霖,累极的猫被他顶的一滚,脏了浅蓝的耳尖。
“你还疼不疼?”许一霖顺势滚到荣石身边,小心摸他。
“没事了。”荣石一口含住许一霖身上细小的伤痕,慢慢舔舐,“最近不要出去了,我一管不住你就往外跑,抓些食物弄得一身伤。肚子底下这些口子,还想瞒着我?”荣石舌头游离在他柔软的肚皮上,尝到点点血腥。
“没关系。”许一霖抱着他的前臂,吻他的下巴,“你快点好起来,就没关系。”
浅蓝眼珠真漂亮,荣石望着,似乎看到了鸟儿们眺望过的海。无边无际,蔚蓝惊心。
5
从古树底下掏出的所有鱼,谭宗明都给了凌远李熏然,那一对都是猫,鱼比较实惠,而肉,他给了回来时,浑身是伤,杀气未消的杜见峰。

方孟韦见到杜见峰的时候,再也没骂过他傻。因为他知道一匹凶猛勇敢的狼,犯傻的时候,都叫做温柔。
浑身的猩红伤口,跟没有似的不在意。杜见峰在树下等方孟韦,看见他来了,赶紧把肉叼出来用鼻子拱过去。
“小猫仔,尝尝。”
方孟韦心里发酸,叼起肉块,一把堵进杜见峰嘴里,他前爪扒着狼的鼻子扫了一眼,数了数伤口的个数。
“怎么回事。”
杜见峰还沉浸在方孟韦喂饭之幸福中,瞪圆了眼睛,非常开心的回答:“遇到仇家,打了一架!”
“你神经病吧。”
杜见峰把头凑到方孟韦脸颊旁边,大胆蹭了蹭,“嘿,老子杀了他们的头狼。……我都不知道他从哪知道我有个你……还威胁我!……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收了他的狼队。嗯……你以后跟老子在一起,没动物敢欺负你。”
方孟韦仿佛在听一个醉鬼胡言乱语,他板直身子,瞪着杜见峰。
“谁说要和你在一起了!”脸却热了。
两个队的头狼吊儿郎当的笑,非常得意似的抖抖毛,“迟早迟早,全世界都知道老子有个你!”
6
赵启平这些天一直盯着谭宗明的尾巴看,少掉得那一截已经结疤,成了断尾。
“怎么,嫌弃了?啧,这尾巴的确不大好看了。”
“我说嫌弃了吗?”猫咪跳上大鳄的头,使劲踩了两脚,“叫你别去,非要去!”
“好了好了。”鳄鱼一个侧翻,猫咪被抖下来,禁锢在他手臂下面。然后他听到毛发蹭动的声音,知道赵启平已经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了,于是手臂放心压上去感受柔软。
“你大哥用意明确,我心甘情愿。”
鳄鱼表情不多,情话倒满分。
“有你这么个宝贝,再少截尾巴也值得。”
赵启平笑笑,似悲哀似认栽,爪子一伸抱住鳄鱼温凉的手臂,开始认命享受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用生命替换来的平安温馨。
7
李熏然睡觉不老实,偶尔四仰八叉,偶尔蜷成一团。唯有一个习惯改不了,尾巴在脸边。
从小到大无数次受伤的尾巴,于他而言极其珍贵。
食人鱼凶恶,牙齿锋利,凌远终于体会了一把李熏然捕猎时的感觉。以自身为鱼饵,这仿佛是个诅咒,以血肉换血肉。
伤了之后很容易累,凌远此时也有些困倦,他亲亲李熏然熟睡的脸颊,摸上他秃掉的尾巴,轻轻抽出来,用自己同样惨状的尾巴绕了几圈缠住,前爪搂住他的脖子压在怀里,亲吻他墨色的耳尖,在这样安心的阳光下进行午休。
8
今天的庄恕和季白,一如既往地进行嘴对嘴喂食的纯洁游戏呢。
9
貘梁仲春哼着森林小曲往自己家走,刚刚应付完一群扑腾发情的鸟儿,他现在也想老婆孩子热炕头。
生活不易啊……哎呦喂!!
梁仲春错愕的停步,看着忽然被甩在眼前一米长的巨骨舌鱼吞了吞口水。眼前的水獭,脚踩着鱼,一脸劣气。
“你认识明楼身边那只猫吗?”
“明楼?你说明诚?”
汪曼春诧异了一瞬,“明诚?明楼弟弟不是叫明台吗?”
“嘿。”梁仲春笑,“什么弟弟,明诚那是攀上了那条蟒蛇,臭小子,得势的很呐,可不比当弟弟风光多了。”
竟然这么不要脸!汪曼春咬牙切齿。
“那个明诚!他家里有谁!!”水獭的脚趾已嵌进巨骨舌鱼的皮肉。
梁仲春仔细打量这暴脾气母水獭:“你谁啊问那么多干嘛?”
“只要你回答我的问题,这条鱼,你的。”
“真的?”貘斜眼问道。汪曼春点了点头。
“明诚家里没什么人,打小孤儿一个。好命活到现在,收了几个弟弟,叫什么,李熏然许一霖方孟韦季白赵启平的。”
“他与明楼,关系好吗?”
“哎呦喂,可别说,腻歪着呢——哎哎哎!别!”梁仲春眼睁睁看着鱼断成两截。
水獭哼一声,露出锋利的牙齿,舔舔沾满血腥的爪子,走了。
貘上前叼起鱼,贼笑两声,这么大的鱼,至少能换一家子三天食物。他腿瘸有伤不得用力,一向以肉换取肉食动物劳动力给他采摘食物。
不过一会儿,他又忽然觉得不对头。
这母水獭什么来头?他小眼珠转了转,约摸猜到点什么隐秘的恩怨纠纷。
“明诚呦,我可不管你咯。”他继续赶路,得意的笑着,嘟嘟囔囔:“不过啊,以后生意找谁做去…………哎,一个个呦,都不如猫。”

————

评论 ( 34 )
热度 ( 12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