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适和皮蛋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
【请留心写作带来的虚荣 ——张大春】

© 和适和皮蛋
Powered by LOFTER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故事 七

深夜更新呜啦啦啦
这篇文已经超出现实,请读者们务必撇开真正的学术
多cp见tag
——
1
谭宗明今天吃掉了一只野猪,扯下了猪腿上最好吃的一块给了赵启平。赵启平没心情吃,考验即将开始,谭宗明宛如吃送行饭。他喉咙一噎,撕下一块一块猪肉喂给鳄鱼。
“你保存点体力。”
“你这么喂我,我不仅可以保存,还能增加点。”
赵启平舔干净爪子,又去舔鳄鱼的眼睛,毛绒绒的毛蹭上去。
“你好好回来”
“别怕,我会的。”
2
鳄鱼从栖息地出发后,赵启平左顾右盼,焦躁的洗把脸,看周围没有什么异样,立马沿着谭宗明的气息追去。
“哎哎哎!大嫂!”明楼脸色一黑,卷的更紧了。赵启平疼的直哎呦。
明诚偷笑两声,拿爪子挠挠明楼的额头,后者放下半空中的赵启平,压着尾巴不让走。
“我说了,给他的考验。”
赵启平压下心中火气。
“阿诚哥,你这是让他送命。”
明诚斜睨赵启平,看向远方,道:“雨林这么危险,你们是过一生,不是一时半会儿。无论日后如何,这个苦他要吃。走吧,跟我一块去看看。”
看着骑在蟒蛇脑袋上的猫咪,赵启平磨磨牙,凭什么你坐着我跑着!
3
荣石大清早起身打点事宜,凡是能相告的动物都提醒过不要碰谭宗明。
他一早离家去往草原那头,未进食,刚停下,许一霖就吃力地给他拖来一只跟许一霖身形相差无几的野兔。荣石心疼地给他舔去满身血痕。
“没事没事,不怎么疼。”许一霖打了个滚,自己舔伤口,把兔子推给荣石“第一次捉兔子……填不饱肚子的,你先吃着。”
荣石额头抵着许一霖,宠爱的亲了一口,开始进食。
两只动物吃完才发现,有一只美洲虎往草原另一边去了。
“荣石,那好像是竹木……”
“他听到风声了,一霖,上来。”许一霖熟练地跳上荣石的背,抓紧他后颈的皮毛,疾风一般冲刺。
4
谭宗明过河时并没有出事,他爬动四肢,幸而平时锻炼极强,在岸上行动也比普通鳄鱼快上许多倍。
刚入草原,不料一愣神被咬住了尾巴。他使劲一扭摆脱出来,猛的见一只庞大的美洲虎在眼前嘶吼。他尾巴被咬伤正流血疼痛难忍,美洲虎的牙齿同样被坚硬的鳄鱼皮硌痛。血味很快引来狼群瞩目,鬣狗也在看着好戏准备分一口鳄鱼羹。
与美洲虎撕打起来,谭宗明并不占优势。他很快被困住,打不输逃不走。
荣石赶得及时,许一霖在快到时跳下来,两只体型相当的美洲虎瞬间扭打在一起。竹木被咬破脖颈,又一爪子挠上荣石,顿时血腥弥漫。狼群蓄势待发,欲坐收渔翁之利。
谭宗明被许一霖催促拿东西,他道了谢,往枯树那边赶去。
5
磨难重重,正是明诚用意。
既考验能力,又考验心意。
远处围观的头狼分了一支狼队,跟上谭宗明。鳄鱼张开嘴,恐吓面前来意不纯的几只狼。
竹木渐渐占了下风,看着时机不对,转头扑向许一霖。
“荣石!”荣石挡在许一霖身前,背上血痕三道,不断涌血。许一霖被竹木扑翻在地,竹木又被荣石打翻。正不相上下,谁知从哪窜出几只狼扑上竹木撕咬,竹木见局势不对,猛的一挣脱,一瘸一拐逃走了。
“毛利民,你带狗子他们在这守着这两个!李光,你们几个跟我走!”
杜见峰赶得及时,谭宗明正被困住,身上好几处伤口。几只狼见局势不对,扭头便走。杜见峰带领的010狼群在这一带出了名的凶猛,战斗力足以和一群美洲虎群抗衡。
“快点,还不知道他娘的有什么东西。”杜见峰催促谭宗明,后者迅速往前跑。找到枯树,扒开枯树底,掏出三包物件。
6
“哎哎哎干嘛呢,我梁仲春的东西也敢……鳄鱼卧槽!我瞎了吧!”貘梁仲春使劲眨了眨眼睛。
“明诚让我来的。”谭宗明现在不太好,有点干,草原的风带刺带火似的。
……
……
小兔崽子,不就欠了几天账吗?!不至于让鳄鱼来拿吧又不是不给!!!梁仲春扎心,“拿走吧拿走吧,越来越有能耐了……又是蟒蛇又是鳄鱼的……”
7
那边杜见峰带领的狼群和另一群狼打了起来。那个狼群头狼叫做胡钟,跟杜见峰素有恩怨,带领的狼群一度败给010狼群,差点被驱逐,此次大餐又被杜见峰搅黄,不免想借此跟杜见峰一绝高下。
毛利民和狗子几个被杜见峰派去保护谭宗明和荣石许一霖,其他的都参加了战斗。草原灰尘飞扬,狼群的咆哮和打斗不绝于耳。
终于到了河边,谭宗明皱着眉头,不知该如何下水。一身血,下了水就要被成群的食人鱼啃食干净。
8
荣石和许一霖伤的不轻,早走了。
毛利民在一旁也是懵懂,狼从不下水一点都不懂这些水下规则。
“谭先生!你等下看准时机!”李熏然定定神,事成了一定要让赵启平好好赔偿他!!!
“熏然…为了你哥,你忍着点,疼你咬我。”凌远亲亲李熏然,虽然不舍但除了李熏然也没动物办得到。
李熏然尾巴天生吸引食人鱼,如果再割破了流点血,食人鱼便会被迅速吸引,谭宗明就有机会游到对岸。
对面鳄鱼会意,感激的看了几眼。
李熏然叹口气,眼中一狠,一口咬上尾巴,顿时鲜血直流。他赶紧探进水中,食人鱼张着尖利的牙齿蜂拥而来,密密麻麻浮满水面,阵仗之大,令人头皮发麻。红腹食人鱼艳红的腹部处,牙齿闪光。
“啊!老凌……”李熏然尽力忍住喊叫,倏地失去力气,疼的血液都要凝固了。凌远在一旁用最大的速度抓李熏然尾巴边儿上的鱼,不一会儿,他皱紧眉头,把李熏然鲜血淋漓的尾巴拿起来放好,咬伤自己的尾巴塞进水中。
谭宗明用了生平最大力气,一鼓作气游到对岸,蟒蛇好心拉他一把,瞬间着陆。
凌远拿起尾巴,看着同样鲜血淋漓的样子,躺下抱紧李熏然给他舔伤口。
“你看咱俩……嘶……伤都伤一样,挺好的。”
9
季白在一旁看着……
“老庄,咱俩是不是太没良心了。”
庄恕驮着季白,看这终于风平浪静,笑道:“你腿伤了,走路都难,还是算了。我看你兄弟几个,都挺能干的。我帮忙的话,处理伤口比较拿手。他们都伤的不轻。”
“你大哥也是这个意思。”
季白偏头,“你也猜到了?”
庄恕笑,“你大哥,考验的可不止谭宗明一个。精明如此,也不知你大嫂日后怎么过。”
“你再排挤?”季白伸出指甲抵着庄恕的喉咙,要挟道。
庄恕不禁把他放下来,看他笑意盈盈,轻轻凑了上去。
10
鳄鱼一上岸,就被赵启平扑住了。猫咪往后一看,尾巴少了一截,血迹被水冲净,拖着一点惨白的肉。最终没躲过几只食人鱼的攻击,但足够幸运。
“老谭,你……”
“不疼,伤回家再看,不碍事。”鳄鱼看眼前明诚,道:“大哥,我拿回来了。”
明诚看了眼地上的东西。
“这三包东西,我等会给你送去。”他示意谭宗明看凌远李熏然,“我知道不止他俩帮了你们,荣石许一霖,似乎还有那个杜见峰的狼群,这些你分给他们,再多加感谢。”
谭宗明点了点头,他早猜到明诚用意深刻。
11
“你这一举,令我刮目相看。”
“不该吗?”明诚偏头笑。明楼点头,该的该的,他家阿诚最棒了,万里挑一。
“我小时候,亲眼见过,有只凯门鳄吃了他的水豚爱人……他们在一起很快,水豚死的也很快。”
明楼用大脑袋蹭明诚的额头。
明诚是个责任感很重的猫,他照顾了这群猫咪,必定要操心一辈子。他小时候太缺少亲情,什么都不曾拥有,没人关心。于是一旦拥有,抵命也要守护。明楼忽然有些羡慕明镜。
羡慕明镜捡了明台可以牵挂,明台可以被明镜捡到可以享受宠爱。
如果当初他不只是给明诚一块肉一条鱼,而是给他一个家。让那些残忍的相残,都不要过早体验,要教他怎么生活,教他怎么开心,教他跟自己相爱。
明楼晃了晃蛇脑袋,撇去一切如果。
他希望可以和明诚爱久一点,但现在他可以爱明诚更深一点。
“你为什么不考验考验我?”
明诚愣了一下,怔怔的舔爪子,“那为什么呢,明楼……”他抬头,和明楼面颊相贴,捧住明楼的脸,“我大概这辈子都想不通,为什么我这么相信你。你不会的,不是吗?”
他又恢复狡黠的笑容,明楼把头放进他怀里,真聪明,永远不会。
12
在那条河的树影里,水獭汪曼春终于看清了明诚的样子。

————

评论 ( 22 )
热度 ( 12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