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谓皮蛋以腐为生

cp洁癖,不拆不逆。←看清楚,请严格对待尊重此原则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故事 六

一发更新稍解寂寞
这篇文已经超出现实,请读者们务必撇开真正的学术

多cp见tag

——
1
李熏然哼着小曲儿,舔舔嘴唇,扭头。
“远哥,快点,快到家了。”他咂吧咂吧嘴,凌远舌尖上的味道仍流连忘返。
没错,他刚刚攻略了凌远。
差点本垒打。
凌远几步追上他软和和的小爱猫,轻咬一口。
“是娘家。”
2
这下一家子莫名其妙聚齐了。
明诚环顾四周,小小的家被各种动物围作一个同心圆。方孟韦仍有些呆愣。
诡异的气氛寂静地持续几秒。
灵猫们决定将自己带的动物互相介绍一下。
于是……场面一度介绍词残缺,只有
情郎 情郎 情郎 情郎 情郎
2
尽力调整自己嫂子弟媳,都是不同种类奇怪动物的心情,方孟韦想让明诚打死荣石的心也消散了,这要真开杀戒,今天注定血流成河。
他望了眼和明诚咬耳朵的蟒蛇。心里一刺。
这狗粮……
3
众动物都介绍完了,除了方孟韦。他自顾自叹口气,抬眼发现他们以一种“不用介绍我懂”的表情齐刷刷看向自己身后的杜见峰。
你们懂什么了?!!!!
杜见峰挺挺胸膛,刚准备开口,一记“护弟”爪倏地挠在他脸上。
“艹!”杜见峰猛的捂脸,毛发炸开,又硬生生把到嘴边的嘶吼撤回去。
看在你是大舅子的份上……

方孟敖一脸不屑的把方孟韦拽走,雪白的猫咪一愣。
“大哥,他跟我不是那种关系……”
“喔……”方孟敖眨眨眼,点点头,红着脸望天。
4
猫咪们目前处于互相看不上自家兄弟媳妇的立场上。
凌远和庄恕较为幸运,同为猫类,明诚对他们顾虑稍减。荣石不用说,基本上已通过考验。
如此以来,便只剩明楼与谭宗明。
5
明诚爱蛇是没错,弟弟们都对此心知肚明。只是明楼过于危险,让猫不甚放心。
明诚自小是孤儿,幼时吃人家吃剩的鱼骨头上的碎渣,没有父母不敢去河边潭边,只敢喝泥坑里的泥水。
长大后接纳弟弟们,先收留了许一霖,后迎来了李熏然季白赵启平方孟韦。这些猫幼时无不是在父母呵护下长大,却仍旧在成年后受到明诚的庇护。没有一丝嫉妒,明诚在自己的世界中摸爬滚打成一副刚强宽容的身躯。
但即使灵活敏捷聪慧如明诚,以后家人不在身边,稍有不测,蟒蛇吞了明诚,都没动物能替他报仇。毕竟亚马孙巨蟒已经强大至此。
他们正担心这点。
6
明诚做了个没事的表情,看向谭宗明。
“我们家启平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跟动物走的。”
赵启平在谭宗明脑袋上轻笑一声,戳了戳他的额头。鳄鱼无奈的张了张嘴。
“大哥指使吧,我知道平平是个宝贝。”他似乎听见李熏然故意作呕的声音。
“往东南的平原上,有一棵百年枯树,只有三根树枝,树身上有波浪印记,树根处埋了两包干肉一包干鱼,是一只叫梁仲春的貘埋下的。”明诚笑一声,“你要是碰见他,不用打他,也不用害怕。告诉他明诚让来拿的,带回来就好。并且,只能沿东南直走。”
大鳄脸上难有表情,他应了。头上的赵启平身体一紧。
“阿诚哥!”
明诚给了他一个闭嘴的眼神。
7
鳄鱼慢悠悠的往回走。赵启平反而情愿没遇见过鳄鱼。
“阿诚哥的意思你也明白,知难而退,这一趟,还是别去了。”
“呦呵。那你怎么办,我就这样不要了。”赵启平笑道:“总归我想和你在一起,谁都拦不住。”
“平平,你大哥有意考验我,我也得拿出诚意不是。”
赵启平不住的舔爪子,这一趟被明诚讲的貌似轻松,实际上对于一条鳄鱼来说,暗潮汹涌。首先,鳄鱼离开栖息地,离开水源去往平原,本身就是一件危险的事。其二,明诚强调东南方向直走,实则逼谭宗明游过亚马孙河那条支流,红腹食人鱼和吸血鬼食人鱼的大量聚集地。以及,平原上野兽数不胜数,鳄鱼基本上是去送命。
猫咪跳下鳄鱼的背立在鳄鱼面前。
“你不能去!”
“没事。”
“不行!”
谭宗明不知该如何擦干猫咪的眼泪,用脑袋轻轻蹭他。
“我有分寸。”
8
“这天气,趴你身上也是舒服。”阳光跳动着往明诚身上蹦,一会儿子凉,一会儿子热。他金色的尾巴尖在明楼眼前晃。
“我小时候,偶尔饿的没饭吃,会去森林深处一点吃那些果子和草。那会儿饿晕了,还以为要死了,却突然闻到肉香,还有鱼味,我没多想就吃了,最后只看见恩人的尾巴尖,是一条蛇。”明诚慢慢说着,晒太阳一般回忆,
“你跟我说这个?”明楼想着,这故意引他吃醋,“想找到他?”
“我只想说,我喜欢蛇也不是天生。”明诚想,那就像小草长在他心里,让他爱上整片森林。“他确实是在这周围救的我,我也找过他,没有找到罢了。现在也不指望了。”
明楼哼哧一声。
他没有再理明诚,猫咪脸颊在他额头依赖地蹭动。
忽然一束阳光照到他眼瞳里,他在脑海的记忆里找到有一只快要死了的小猫咪,嘴里是嚼了一半的草已经麻木地吞不下。鱼是随手抢来的,肉是吞完之前咬掉的一块。善心来的毫无防备。
他本来忘了的,他却又没忘。
明诚感觉明楼忽然高兴起来,走路扭动的轻快。
“怎么了?”
“想到一些事。”
“很高兴?”
“上天的恩赐。”
9
方孟韦在给杜见峰上药。
他从凌远那里讨到的草药,方孟敖付的报酬。
一整棵一整棵的草,方孟韦在把自己口水糊在杜见峰脸上和杜见峰口水糊到自己手上之间犹豫不决。
他一咬牙,把草药塞到嘴里可劲嚼,然后吐到叶子上,沾了一爪子糊到杜见峰伤口上。
“呦呦呦轻点……”
杜见峰刚感叹媳妇真好又陷入媳妇真厉害的惊叹中。
方孟韦到潭边洗洗爪子,看见杜见峰摸着自己的脸嘿嘿嘿傻笑。
莫不是个傻子吧……他如是想着。
10
许一霖在荣石怀里翻来覆去,入夜许久还没睡。
“荣石,荣石……”
荣石收紧前臂,闭着眼无意识的蹭他的脸颊:“怎么了?又怕?”
“不,不……我想,我们能不能帮帮平平哥和那个谭先生。”
“你要是想的话,那就帮。”
许一霖点头,安心睡下了。一会儿又拽紧荣石胸前的皮毛。
“会不会太麻烦你……”
“我的一霖呐,……你哥不就我哥?”
许一霖咯咯笑,蜷进荣石胸膛。
“你真好。”他从前觉着,他这辈子无所谓好运,无所谓好命。有缘被明诚收留,便更不指望半辈温馨。他以为啊,一生都要黑夜一样寂寞下去。
荣树吸吸鼻子。
大半夜的,哪来一股酸臭味。
——
大半夜的,边写边吃狗粮
【shuang爽】

评论 ( 13 )
热度 ( 12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