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猫化全员】四十一

前文在四十
喏,你们要的更新,我才不是没有良心
——
1
许一霖来到家里刘彻自然是很高兴的。
家里的小奶猫跟石太璞处习惯了,反而不怎么亲近他,保姆偶尔也降不住。许一霖性子温和手下也温柔,又有照顾孩子的经验,刘久慆遇见他,竟不由的乖顺起来。
至于许一霖,似乎是郁闷而来,对家里的情况一概不提。刘彻也无暇顾问,他近日心里落空似的,找不到缘由,或许是过于想念石太璞。他一看到孩子在眼前,思念的双手便擒住他的喉咙,掐的他喘不过气。
最近的一条消息,在三天前,石太璞嘱咐刘彻好好照顾孩子,以及一句晚安。
2
几日后的一个早晨,刘彻接到赵启平的电话——石太璞在追捕时从车上被打下又被自行车碾过前爪,住进了医院。
赵启平去了犬国做交流,在医院里正和院长四处参观,走廊上忽的响起车轮滚动声,几个护士推着病床从眼前走过,夹杂着几只猫。他再看病床,是石太璞。
3
刘彻匆匆忙忙走了,背影局促,只给许一霖留了句拜托了便去赶飞机。
许一霖不知情况,只以为刘彻有急事,应了句好,就去厨房给刘久慆冲奶粉,今天保姆有事会来得晚,他也不急,两只小奶猫可以带。哄着给刘久慆喝完奶,许一霖喊了几声荣拓頔,整座房子寂静无声。
4
荣石刚放下电话,面色沉郁,怪不得顾君来他这里如此慌忙。
他发了信息给顾君让她来一趟,恰好,顾君也正坐车到公司底下。
手机忽的又响起,荣石望着屏幕上闪烁的图像,许一霖笑的很温柔躺在他怀里,本来是俩猫合照,荣石拍的,现在只有许一霖毛茸茸的面颊冲他笑。荣石以为是许一霖想他了,笑吟吟接了电话。
“一霖。”
“荣石,拓拓不见了…”一句话出口,尾音已经哽咽异常,荣石心里一慌,正准备问清楚,顾君慌忙推门而入。
“荣石哥!我爸是不是……”
电话愣了一瞬随之挂断,许一霖手抖,撑在刘久慆的摇篮旁歪坐,电话那头的声音叫他疯狂促狭起来,反射般挂了电话。但荣拓頔仍然不知消息,他又啜泣着给荣石发短信。
在刘董家门口。
荣石接到消息立刻出发,不管顾君如何说,也不想去听。许一霖铁定惶恐又无助,对他也失望至极。
5
赶到刘彻家门口的时候,许一霖正坐在地上,双眼红肿,见到荣石立马冲了出去,荣石看那旁边婴儿车里,是刘彻的孩子。
原来许一霖这样无助!自己的孩子不知所踪,却不能寻找,心里啜泣如血却要程婴救孤。
刚好索杰也赶来,带了一些人四处散开。荣石把刘久慆交给索杰,自己也随着许一霖的脚步寻找。
小区内充满了许一霖嘶哑呼喊的声音,他寻到一处地方,石头后也要看一看,发了疯一样找,一处也不愿放过。
距离荣拓頔不见已有近一个小时,如果出了小区,后果不堪设想。许一霖不敢想,他怕自己撑不住,就在这无望里倒下,悔恨终生。
忽的绕到小区里面一些,里面没人住,还有些整修的房屋。碎石散落一边,对面还有条长长的沟壑。
他猛的听到微弱的叫声,从不远处传来,希望在脑子里炸开,他极速跑过去。荣拓頔躺在沟壑里,手脚有血,半睁着双眼小声的叫。
许一霖忍住泪水赶紧将他从沟壑里抱出来。见到小爸,荣拓頔声嘶力竭的哭,又没力气哭不出来,呜呜咽咽更显痛苦。
许一霖再也忍不住,抱着他克制地流泪。
荣石远远见到,首先打了急救,冲过去挨近许一霖,反耳猫哭的他慌乱心疼。
“一霖……”
“你别碰我!”
许一霖站起来,医院离这里不远,急救车很快到了。他冷硬的转过身,一瘸一拐走进车里,荣石僵硬的看,失魂落魄的驱车赶上。
6
医生说荣拓頔没什么事,就是太小,手脚不灵活,才会摔进沟壑里擦伤,有一只爪子崴了,稍微严重些,可以住一天病房,第二天领回去好好照顾即可。
荣石站在病房门前听,看许一霖终于缓和下来才稍稍安心。
“一霖。”
“有事吗?”许一霖不去看他,倚在门边眼皮低垂,两只前爪还在轻颤,头轻轻靠着门框,一副累极的样子。
“拓拓,我去看着,你先……”
“不用了。他睡着了你别去吵他。”反耳猫淡如白水,“你走吧。”
“一霖……”
“你走吧荣石!我好累。”许一霖掩面,毛绒的爪背又湿。“不管是什么事,我都累了,你不用跟我说,我也不想听。我只想孩子好好的,至于其他事情。”许一霖抬头看荣石,“我不在乎。”
不在乎,不在乎什么。
荣石隐隐闻到什么破碎的味道,涩苦难耐。
“荣石哥!你怎么来医院!你没事……”
“我没事。孩子受伤了。”
许一霖扭过脸去,不想看到顾君。
波斯猫松了口气,又顿觉不妥,说起许一霖来。
“既然是保姆,走了也算了,孩子怎么能不看好。荣石哥慌张成那个样子,真是……别人的孩子,别人的孩子果然不好照顾的,荣石哥下次就不要帮这种忙了,出了点事,还得自己担着………”
“顾君你闭嘴!”荣石沉着道。
“那是我的孩子!”许一霖怒着发声。
“那是我的孩子!”反耳猫死死盯着波斯猫,“我的孩子照顾不好是我的责任,从不需要别人担待什么!!这段时间谢谢荣董照顾!以后不麻烦了!我的孩子在睡觉,请你们离开。”
西伯利亚猫心里猛的刺痛,许一霖竟将他说做“别人”。
这世上谁都可以把荣石置之度外,就许一霖不能说荣石是别人,因为许一霖,早就变成了他的骨头血液和他永生永世融为一体。无法想象许一霖的缺席带来生命的空旷,那无疑是提早的终结他的全部世界。
不等荣石顾君作出反应,许一霖已关了门。
顾君愣在一边,“荣石哥,他,他说……”
“顾君。跟我出来,我有话和你说。”
7
夜晚,病房里的空调开的冷了。
许一霖起床给小西伯利亚猫掖好被子,把空调调高几度,躺回旁边的床上。他盖着被子仍觉得冷,辗转无法入睡。他今天说了气话,伤了荣石,看着他很难过自己也不好受,可还是没忍住吐露恶劣的言语。
他也后怕,他并不是不爱荣石。可今后生活一片迷茫,他们俩会走到什么地步自己也不敢断定。反耳猫用爪子擦擦不争气的眼睛,荣石若是不要他了,他还能容得下谁。
门轻轻的被叩响,他起身开门,闻到酒气。
“一霖……”
高大的西伯利亚猫站在他面前,卑微的低下头蹭他的脸颊。这酒气,许一霖知道荣石没醉,荣石什么酒量他一清二楚。认定自己舍不得赶他才会如此。当然不是苦肉计,大猫太郁闷才会想起冰箱里那些瓶瓶罐罐。
“你怎么来了……”
“一霖,一霖原谅我。……对不起,这些日子,让你这么委屈。”荣石压着许一霖,狠命的抱紧,一口一口的吸取许一霖的气息味道,“别走,别走一霖,别离开我,一霖,一霖,对不起……”
许一霖叹气,抱住荣石顺他后背的毛发,无奈却欣喜。
“没事了。今天我,说话重了。”轻轻推开大猫,许一霖用肉垫蹭他的脸颊,“怎么会不让你看孩子,你是他的爸爸啊。”
“不止孩子,还有你……”
“我很好。”
荣石轻柔的吻住许一霖,舔他尖利的牙齿,“跟我回家一霖,别撑了,我在这里。”大猫哄孩子一样捧住他的脸颊。
许一霖心尖发酸,眼泪滴溜溜在眼眶里转。
“不用了。顾小姐还在家里,我知道我今天嘴快了。你,你回去吧,别开车,让别人来接你。别喝酒了,明天再来看拓拓,我还是去太璞哥家里,你好好……”
荣石不顾许一霖逞强的说什么,强行把他抱到床上关好门。他的一霖变的太多,坚强理智成熟宽容。一霖一直顾着他,反倒是他,拿俩人坚实的感情做筹码肆意伤害。再好的感情也需要呵护,他终于知道给许一霖的爱不能减免分毫。一点一滴,都是他的。
8
“顾君走了,今天下午走的。她的心脏几年前就做了手术,恢复了很多。抑郁症也在治疗。咱叔去了南半球,因为工作会和外界断联一段时间,所以她偷偷跑了出来,没地去到了我这里。她的病如何我一概不知,我们其实许久不曾联系,她治病期间也不愿意联系我。昨天我才联系到叔叔,得知此事。我让她回去继续治疗了。”荣石笑,“结婚照我都摆好了,明天咱们回家好不好?”
许一霖咬紧牙齿,慢吞吞哭出来,愈发猛烈。荣石抱紧他埋住哭声,不住地顺毛安慰。手臂间温暖依旧,终于不再冷了。荣石哄他,等他哭够了就舔干净他的面颊,肉垫压着他的耳朵轻轻揉搓。
睡吧睡吧,明天可以回家。
许一霖迷迷糊糊睡着了,他咬着自己的爪子被荣石轻轻取下来。原来荣石并没有刻意扔下他们,一切一切,有口难言。原来,爱就是爱,就算有东西挡在面前让他看不清,他也该知道,爱的模样。
9
石太璞醒来,前爪被吊起,洁白的纱布缠了一圈又一圈。
扭头发现刘彻也在这里。
土耳其梵猫舔舔爪子,伸头亲他,把旁边刚好放的温热的粥舀一勺送到嘴边。
“快吃吧,过两天回家。……孩子想你了。”
——

评论 ( 24 )
热度 ( 12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