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猫化全员】四十

艾玛我凑个整数了!!欢呼!!已经写了这么多啦【啥时候完结呢?】
——————
1
索杰将荣霖里里外外的结婚照都藏进了储物柜,也准备好了。许一霖将荣拓頔哄睡,忍着睡意在客厅里守着,待笛声响起,立马恭卑的站起来。
来的猫咪很漂亮,波斯猫,也很活泼,昏夜里连绵不断的述说喜悦,时不时挽着荣石的胳膊。
2
“顾小姐,客房已经准备好了。”索杰接过顾君的行李,弯腰指路。而许一霖站在一边,手忙脚乱的鞠躬。
“这就是接荣石哥电话的新管家吧。”顾君踱到许一霖面前,“看着很年轻嘛。荣石哥……可是不轻易用不熟悉的人。”她阴阳怪气笑一声:“跟着索杰多学学,荣石哥不喜欢外人动他东西。”
“好了顾君。”荣石不耐烦道,“这么晚了,你也刚下飞机,去休息吧,一切明天再办。”
对着荣石,波斯猫立马撒起娇来,“就知道荣石哥心疼我~那荣石哥,晚安~”
波斯猫一会就离开了视线,许一霖松下肩膀。荣石站他面前,不敢亲昵,安慰了句,让他也去休息。
“这几天我去拓拓那里睡。”
“恩……别让他扰你,实在不行去客房睡。”
似是郁结,许一霖没什么神采,点点头,慢慢上了楼。
荣石揪心看着,踌躇着跟了上去。
“你干什么?万一被看见……”许一霖惊诧荣石在门口贴了上来。
“今晚还是一起睡。”
“不用了……”许一霖垂眼,“三只猫不好睡。”
荣拓頔的床有多大荣石心里清楚,他也感觉到许一霖想而不敢。
“不怕,就一晚,让他睡摇篮去。”
3
这两天杜见峰乐得做父亲,忙里忙外脚不沾地。
孩子的新房间他亲手上的壁纸,深蓝色的海洋缀满了星星,窗帘一开又透亮通明。
方孟韦就在侧躺在杜见峰铺的毯子上,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他很喜欢这样。
但近两天杜见峰倒没有爬上爬下了,方孟韦注意到他做饭都开始轻手轻脚。
“你怎么了?”方孟韦搭着贴在自己肚皮上的豹猫问。
“啊?我,没事。”
“你最近,有些怪。出什么事了?你不要瞒我。”
“哪能啊孟韦,我能有什么事。我高兴着呢。”杜见峰亲昵的亲了亲猫咪柔软的肚皮,软和的,温暖的让人心安,“这两天我没有忙了,肯定是你看不习惯。得嘞,明天我就把小家伙的吊灯安上。”
4
天刚明,荣拓頔便闹了起来。这个年纪,小孩子醒的最早,能扰的大人不得安生。
见早上醒来,自己不在大床上以及小爸和爸爸霸道的占了自己的床以及爸爸把小爸抱的几乎看不见,荣拓頔毫不客气的叫了起来。
喵喵的声音唤醒了整个荣家。
荣石没好气的起床,装作一副刚进来的样子,许一霖也赶紧哄猫,调皮的小猫扒着自己的小爸,回到大床上开始改气愤为得意的鸣叫起来。
“吵死了!让不让人睡啊!哪来的……”顾君应声找来,惊愕的看着她所不知的一家三口。
“荣石哥……这哪来的…小孩子……”
“朋友的。在我这里寄养一段时间。”
顾君点点头,看向荣拓頔,小猫一下子见到陌生人不敢说话,但莫名的不舒服,弓起背部,狠狠地奶声奶气的叫了几声。
顾君心烦,又没睡好,见许一霖抱着这小娃娃,没好气的吩咐:“既然是保姆就把孩子看好,荣石哥每天上班多累啊,早上吵醒了又没个好觉。”
许一霖心里一沉,低着头不知道说话。其实荣拓頔早醒是常有的事,荣霖二人早已习惯,许一霖照顾孩子时也常注意这些问题,本来小事罢了,突然被特意提起,仿佛自从他生了孩子之后,荣石再也没舒服过,继而,仿佛这孩子就不该要一样。
“行了顾君,小孩子吵闹是常有的事,你没睡好就继续去休息。”
“荣石哥,我也是在心疼你啊。保姆本来就这工作,怎么能打扰你休息!”
“行了,回去睡!”
波斯猫不情不愿走了,临走前瞪了荣拓頔以及许一霖一眼,惹得荣拓頔直往许一霖怀里缩。
“你也去休息一会,还早。”许一霖哄荣拓頔在床上,催荣石道。
“顾君大小姐脾气,你别往心里去。”
“我没有。”反耳猫用爪子扒拉自己乱糟糟的额发,已经准备起床干活了,“我没关系,我只想你跟她说一声,拓拓怕她。孩子不娇贵,但我不想让他受委屈。”
荣石应了,去亲亲许一霖的脸,看他无精打采,如鲠在喉。
5
方孟韦还是发现了杜见峰藏着的端倪。
原来豹猫前两天给房前上装饰,从梯上摔了下来,背部受伤,他皮毛深厚又遮遮掩掩,才没让方孟韦看出来。
给婴儿房上吊灯时,他腰部没法使力,又差点栽下来,吓得方孟韦窜起来。之后杜见峰哄骗方孟韦说不小心,让他安胎别担心。谁知他在给方孟韦端水的时候,腰都弯不下来,卷耳猫才后知后觉被骗了。
“疼不疼?”方孟韦让杜见峰趴好,两只前爪小心摸索,看见了毛发下好几处红痕。
“我没事……嘶……”
“不能干就不要逞强,都疼成这样了跟我说又能怎么样!”
“我这不是怕你担心嘛。别生气别生气,你现在不能生气。”豹猫亲一口卷耳猫,用爪子给他顺气。
“有药吗?”
“吃了吃了,也抹过了。”
方孟韦皱眉:“你怎么抹?!”杜见峰舔舔爪子,无措的傻笑:“抹的到抹的到。”
当然是可以抹的,半截身子扭作一团,有多艰难就有多疼。方孟韦眼泪一下子掉下来,怀了孕之后他更敏感了,脾气也软了不少,眼泪掉的飞快。
“哎别哭!哎呀都是老……我的错!孟韦,有孩子呢别哭啊乖。”
“你就什么都不跟我说!”
“说说说,都给你说。”豹猫慌乱地抱住方孟韦,使劲舔着他的眼泪和脸颊,爪子搭在头顶上一下一下的安抚,亲一下又亲一下。
“伤没好之前别再干活了,饭也别做了。”
“那不行啊,你吃啥啊。”
“外卖。”   “屁话。”杜见峰笑道,“怎么都得让你吃好不是~我的两个宝贝儿都在这呢~”
“肉麻死了!”
方孟韦推开杜见峰求亲亲的脸,对这样生性好斗却又在他面前惨烈温柔的豹猫既心疼又无奈。
6
虽然还不会说话,但荣拓頔的玩闹能力却切实显露猫咪的天性。
许一霖忙着给顾君切水果,那波斯猫有故意为难他的意思,单单喜欢指使他做事。待许一霖出来,荣拓頔已经把毛线球摆成了阵仗开始突破防线。他对自己这个儿子经常哭笑不得,想着应该像荣石,他小时候还不曾这么闹腾过。
“哎呀真是的!这么多毛线!”顾君款步下楼,一爪子踢开了荣拓頔摆的形状,气的小西伯利亚猫上去一爪子。
“小兔崽子怎么这么凶!许一霖!许一霖!”
反耳猫忙跑出来,见荣拓頔对顾君龇牙咧嘴。
“抱歉大小姐,孩子还小。”
顾君不屑的哼出声:“小孩子就是麻烦……我说,人家既然把孩子寄养在这里,你这个做保姆的,就该好好教育,你看这客厅,都什么样子!”
“是……”许一霖恭敬的答着,哄好荣拓頔把毛线球一一捡起来,留了一个给小猫咪。
顾君卧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的梳理自己的毛发,看着荣拓頔追着毛线球跑,嘁笑道:“真是傻里傻气,看着蠢。”
许一霖背影一顿,后背慢慢弓起又落下。
7
又过了几日,顾君与荣拓頔愈发互看两厌。肮脏的碎语许一霖都听在耳里,却无心去跟荣石说些什么。顾君日日指使他他也不在意,可荣拓頔还小,除了会叫两声,连别人在说道自己也不曾懂,单纯的心思里也没有促狭。许一霖有时看着小猫咪跟他撒娇,忽然就难过起来,觉得委屈了孩子。
“你要搬出去?”荣石问。
许一霖已经清好了行李,点头。荣拓頔在行李箱上趴着玩。
“顾君让你委屈了?”许一霖摇摇头。“我只是有点累。”
荣石摸上他的额发,“那我给你订酒店。”
“不用,我去太璞哥家里,刚好也可以照顾他的孩子。”
荣石无奈叹气:“她应该快走了,你不要总记着。”
“我不是小心眼!”许一霖忽然很气愤,这些日子荣石不知在忙什么,竟然没有一丝一毫发现那顾君对孩子的恶意。这是他的孩子,却像没有似的不在意。
也不知道荣石不在意的,到底是什么。
不等他说什么,许一霖已经拉着箱子走了。这时候房间里很安静了,空荡荡的,许一霖带走的好似是房里的一切。荣石突然想起,他该狠狠抱抱他的。

评论 ( 62 )
热度 ( 10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