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楼诚】一念末路 章六

爱会让人更糊涂,胡思乱想不在话下

---

这晚可是迎来了夏里的第一场雨,潮湿闷热都在泥草的雨水味道里散去。

明楼洗完了澡坐到床上,随手拿起看了三分之一的《战争论》读了起来。小阿诚跑进来,利落的锁上门,脱了外套踢踏着拖鞋就往浴室里走,手里的几张单子压在了书桌上。明楼斜睨了一眼,伸手把阿诚故意扔在床上的外套捡起来叠好,把自己的外套胡乱瘫在床面上。

浴室暖黄的灯光一直开着,磨砂的玻璃门恰好挡住一切春光只露出温柔的灯光。

水声停了,吧唧吧唧的拖鞋踩到地板上,小阿诚穿着卡通蛇睡衣走出来,头发湿漉漉的贴在额头上,他看见床上的外套,笑一下,乖巧的叠好放在明楼床头边。

从抽屉里取出吹风机,一手拿着之前扔在桌上的几张单子,走近明楼,吹风机自然地递到自家大哥手上,自己则坐在小板凳上享受服务。

吹风机吹出的水打湿了手里的单子。

小阿诚拿的远一些,明楼一手拿着吹风机,一手在阿诚头上毫无章法的揉来揉去。

“是社团啊。”

搅在暖风里的声音模糊不清,小阿诚大概听懂了,点了点头,被明楼的手扯着头皮只呦呦的叫。

“阿诚想去哪一个?”

“没想好。”明楼点头,“阿诚喜欢就去做。”

头发刚好吹干,明楼收了吹风机,小阿诚转过身来扒在明楼身上,“大哥说的?”

头发还是暖的,明楼逗弄小猫咪一样向后捋明诚的头发,“那当然。”

第二天明楼抽空去接明诚的时候,意外没在校门口等到他。人渐渐走完了,湿润的泥土还有雨后的芳香,稀稀疏疏几个女孩子靠在一起,盯着明楼看,都是高年级的。有两个胆大的还来搭讪,被明楼婉拒。终于这时候阿诚小跑着出来了,脸上通红不停喘气,看来很急。

“大哥大哥,我来晚了。”

阿诚看着那几个女孩子尴尬的走远,“那些是……”

“不认识。你去哪了这么晚?”明楼问。“在,在考察去哪个社团比较好……”

“嗯…但也不要太晚,你看今天。”阿诚脸朝上看明楼,露出明媚的笑容,“知道啦大哥。”

话是这么说,但明诚第二天第三天都是如此,人都走完了才出来。明楼问,只是说社团的事,解释的不甚明白。第四天,明楼等了许久,明诚没出来,他便想着进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快走近明诚的教室,忽然听得一声弦响,清脆的调子紧接着跟上,轻快明亮,还是阿诚最喜欢的那首纯音乐。

走到教室门边,音乐声掩过了脚步声。阿诚坐在一个抱着吉他的男生对面,男生看着吉他偶尔看看明诚,俩人相视一笑一起看向吉他跳动的琴弦。

明楼无端起了火气,手指僵直。

“阿诚。”

“哦大哥!”阿诚拿起书包跑过去,“抱歉大哥…”

“不是说在看社团的事吗?”

“对啊。”小阿诚甜甜的笑着,指着那个男生道:“关峦是吉他社团里最好的乐手,是我前桌。”

明楼看了那男生一眼,后者腼腆的笑了笑,从桌上跳下来喊道:“大哥好。”

顿时怒气上涌,那两个字仿佛导火线,黄色的危险标志,瞬间触发了明楼。

“回去。”

阿诚想说还没听完,但看见明楼脸色之差,无奈朝关峦摆了摆手,随大哥走了。

山雨欲来之势,餐桌上的明镜也嗅到了雷雨的味道,意外的没有惯例训明楼。房间里的几张单子还在桌上,明楼翻看了几眼,捏皱了吉他社团的传单。

小阿诚从门外走进来。

“大哥,我想……报吉他社团。”小阿诚看看明楼,说道。

明楼递给他一张书法社团的传单,“你去这个。你钢笔字不错,在那肯定有一席之地。”

明诚睁大了眼睛,“可是大哥,我不喜欢这个,我想去吉他……”

“去书法!”明楼瞪着眼睛,“那种玩乐的社团去了做什么!不伦不类影响学习。”小阿诚抿紧了嘴唇,也就在不久之前,明楼还说过他喜欢就去做。

见阿诚低着头,明楼于心不忍,可更无法去掐疼自己的心,“听到了吗?”

“知道了。”

这三个字之后,晚上阿诚就没跟明楼说过一句话了。明楼不去深究自己发火是为了什么,他就觉得那个男孩子应该是喜欢阿诚的,但阿诚那么好,不能轻易给别人,他还小容易被骗,呆在自己身边最安全。

他想起阿诚看着男生的目光,如果真是进了那个社团,男生会不会牵起阿诚柔软修长的手,教他一下一下的弹吉他?

熄灯了之后,明诚背对着明楼睡,对他背后欲伸不伸的手置之不理。他无法迈过那个坎,明楼嘴上说着尊重他,好像不过是唬人的。明大少爷不喜欢的,不能做,明大少爷命令的,必须做。原来大哥喜欢的自己也喜欢,于是忽略了那全然的霸道。终于有分歧了,自己能做的却只有无限服从命令。

阿诚心里很不甘,想着想着,忽然觉得自己很没良心。明家养了自己,再多要求就是得寸进尺。他擦掉自己眼角的泪珠,闭上眼睛开始入睡。

明诚照明楼的要求进了书法社团,每日都有练字任务。

但明楼心里有个疙瘩,是阿诚留下的。小阿诚每日练字,比平时多练两篇,沉默寡言,不怎么愿意跟明楼说话,距离疏远了。不再乱甩外套,饭吃的很干净,有礼貌懂谦让,见面问好,似乎一切都没有错,以至于正确的不再要明楼抱,没有早安吻晚安吻,睡觉摆出距离,背对着没有表情。

这都是在闹小脾气的表现,明楼默默忍受着,没有掐过得心自己疼了起来。

明楼在阿诚上学的空档坐到桌前,从抽屉里抽出了厚厚的一沓练字,越往后翻越不对味,阿诚的字渐渐走出了明楼的影子。再也不像他了。

一时全世界都慌乱了。

今天阿诚回家,还没换鞋就被明楼强行抱起回了房间,趴在他身上很久违也很难受。

明楼郑重的把吉他社团的单子给了阿诚,“你去吧。”

阿诚难以置信的望着明楼,“大哥……”

“别跟他们练书法了。”明楼扭出笑,“字丑。”

明诚如愿以偿进了吉他社团,原来那些胡思乱想都没有了,心里虽然别扭但是被明楼掰了回来,大哥还是那个大哥,会抱他给他吹头发。

只是自从进了吉他社团之后,明楼就再也没接过明诚了,理由是放学太晚,司机接就好。而且明楼最近心情似乎不大好,自己一用手牵他他都会愣住。

关峦吉他弹得的确非常好,格外关照明诚。关照到什么地步呢?每天只剩下他俩的时候,非要和明诚挤在一起,靠的越近越好,几次提出要手把手教明诚。

阿诚似乎不喜欢吉他了,他在最近练字的时间少了,不知道大哥有没有失望,字丑会不会不喜欢?更多的是,他不喜欢别人碰他。

只有明楼持有明诚专属贵宾卡。仅此一张。

这天明诚回来的很早,明楼不免诧异。

“阿诚今天怎么这么早?”

“吉他社团我退了。”

明楼第一反应,“受欺负了?”

“不是……”小阿诚脱下短外套,明楼给他接过来。他轻轻叹了口气,声音轻的穿不透薄雾:“大哥以后可以继续接我吗?”

明楼把他抱过来坐在腿上,严肃问他:“真的没有受欺负?”明诚牵开嘴角笑,把额头抵在明楼额头上,“没有。大哥能来接我吗?”

“嗯。”

“不会再骗我了吧。”

明楼怔住,揉着他的头发笑:“大哥再也不会了。”

-------

你们觉得我狗血么?讲实话


评论 ( 37 )
热度 ( 6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