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故事 二

这是爱情故事  有虚构动物和虚构住在亚马逊其实不住在那的动物   多cp见tag

-----

1

坐在潭水边上,脚边的泥沙偶尔随着风滚动,在李熏然的爪子底下摩擦出嗍嗍的声音。对面的大鳄鱼和猫咪已经模糊了身影,只见大鳄鱼一下子钻进水里,猫咪掐准时间跳起来,落下的时候鳄鱼浮上来,完美落地。一猫一鳄开始分享同一条鱼。

李熏然落寞的坐在枯木上直叹气。

面前的食人鱼已经渴死了,再不吃就不新鲜了。墨色的耳尖抖动,李熏然决定开吃。食人鱼因为活动力极强,鱼肉尤其是背部的肌肉充满韧劲和鲜嫩,吃起来特别带感。李熏然吃着吃着被取悦了,强劲的风略过巨大的阔叶,湿润的泥土混着鲜味的鱼,仿佛幸福也就在其中了。

2

两只细腰猫从丛林深处走出来,脚下的叶子枯烂的响着。一条深灰色,一条深橘色。两只猫并肩站在一起,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绅士一样前行。两只猫同样稳重,灰色的那只更显沉着,橘色那只更显凌厉。

“我从这走,先走了。”橘色的细腰猫指了指右边,示意道。

“那你先去。我去那边。回来之后去找李睿,报酬带给他们就好。”凌远舔了舔爪子对庄恕说道,“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不用管我了。”

庄恕点了点头,蹿进了林子里。凌远眯了眯眼,继续向前走,越过一块长满青苔的巨石。

半截食人鱼在地上,李熏然趴在地上使劲把爪子伸进嘴里。吃得太畅快,第三条的时候终于塞牙了。细细的鱼刺扎进牙龈里,嘴巴只能张开,没人帮他又喊不出来。不多久,他在嘴里尝到了血腥味。

凌远终于看到一块空地,但他最先注意到的不是潭水,而是边上一只趴在地上挣扎的猫,那只猫的雪白的爪子已经沾了血迹,还在嘴里使劲捣鼓着。

3

“爪子拿出来,再动出血更厉害。”

李熏然闻言停下了手,白爪子的血迹按在地上沾了许多泥沙,他张着嘴巴,看着灰色猫跳过来跨在他肚皮上,悬空着只有毛发的接触。灰色的猫掰开他的嘴,灵活的爪子轻轻一挑一勾,鱼刺就贴在锋利的指尖上被带了出来。接着凌远跑远开了两片草揉碎,又回来掰过李熏然的嘴巴塞了进去。

“咬住别让它掉了,如果吃掉了也没问题。”李熏然瘪着脸,这草苦苦的,一点都不好吃。

凌远翻了翻地上的鱼,“食人鱼小刺非常多,吃的时候最好还是挑出来比较好。”他看了眼李熏然,“你不知道吗?”

李熏然当然知道,但食人鱼挑刺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他们家族,从来都不是自己挑刺。李妈妈小时候就告诉李熏然,我们家族,每一只猫都会遇见那个唯一愿意给自己挑一辈子鱼刺的动物。

看李熏然不回答,凌远翘翘嘴角,从李熏然嘴里拿出那团草泥,“舔舔,还出血吗?”

“不了。”李熏然摇头。猫咪舔了舔爪子,抹了抹脸,墨色的眼珠盯着自己。凌远呆愣着,不知下一步该做什么,无厘头之中把那半截鱼拿了过来。

“这鱼,这样挑刺比较快。”敏捷的一探一出,小小的鱼刺被抹在叶子上。李熏然温度渐渐攀升,看着凌远的动作不知所措。

“你在给我,给我挑刺吗?”

凌远抽空看了一眼,“嗯?你看,这样的话,指甲向上勾贴过去,鱼刺很容易沾上。”

细腰猫似乎没发现,这鱼变了,在李熏然眼里。似乎没什么变化,却又藏了许多,李熏然默默吃完了鱼,抬起头看凌远,眼里的墨在悸动:“谢谢…我叫李熏然。我,你…你愿意跟我回家吗?”……“领报酬。”

4

季白无聊的啃着小鱼干,探头望着,终于见到一个橘色的身影。

“来慢了。”

“路上碰到一只猴子受伤了,帮了个忙。你急着见我?”

季白笑下,“腿疼。”

前几日追一只偷了东西的貘,季白从树上摔了下来,很不凑巧在一块石头上滑了一下,割破了腿。明诚这才请了庄恕过来,细腰猫一族,在亚马孙里有医动物的传统,他们的对草天生敏感。庄恕听罢,蹲下身子查看伤势。

“好的挺快,过几天拆了草绳很快就能跑了。”庄恕解了草绳,换了叶子盖在伤口上。

“庄先生没有更快的办法?”庄恕眉头上挑,斜着眼珠看耳尖橘红的猫咪,像一个饱满成熟又全副武装的果实张开了裂口,“我们细腰猫的唾液的确有很好的治疗效果。试试吗?”

5

许一霖跟着荣石走,那条路通往草原,远离森林。眼前的光愈发的强烈,阔叶越来越稀疏,他突然害怕起来。

“荣先生,不能再走了。我答应阿诚哥不会走远的。”

美洲虎咽了下口水,转到许一霖身后催促他,“快到了。”  

许一霖转身,高大健壮美洲虎挡住了森林里的一切。

他又不是傻,一点警惕意识都没有。但他不是第一次见美洲虎,不知从哪天起,这只美洲虎就一直在他身边徘徊,自己吃鱼的时候他就坐在自己身后,捉鱼的时候也站着看,趴在树枝上休息的时候,美洲虎不知道。斑点在草里根本藏不住,他坐下来看着自己,分明可以爬上来,但是没有。最初,他以为这只美洲虎想吃他,但过了很久,他发现美洲虎会做的只有陪伴,甚至会给自己踩平路上的荆棘。所以他才会在荣石给他鱼的时候,那么轻易放下所有设防。

可是现在,他无法解释荣石突然地转变态度。如果那么久的跟随仅仅只是个,计谋和戏耍,那自己这点微薄的信任不是很可笑了吗。

许一霖坐在地上有些颓废的淡然,“荣先生在我身边很久了,想吃的话,为什么非要把我引出来,有很多机会你可以。”

“我说过了我不吃你。”

“那荣先生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我的家在那边,不是……”许一霖忽然被舔了一口,舌头压过半边脸,湿漉漉的暖意贴着面部。荣石面色凝重,“一霖,你跟我走。”

“不行。”许一霖热腾腾的站起来,“我家人还在…啊……”美洲虎不想再听下去,从草原到森林,他本来不过是转一圈,可是谁能想到会遇见他。这只猫咪非要诱惑他,牵着他的视线,一举一动都在心里生根发芽,长出的藤条使劲使劲的,束缚着他。现在终于碰到了,比想象中的更加诱人,搅碎了他他都不舍得再放回去。

他叼着许一霖的后颈,豹的速度立马展现出来,穿越荆棘乱石,不顾一切冲进草原的光里。

6

明诚满足的蹭到了明楼,他先带明楼去了东面,找了块好地方让明楼吞了两只羊一只野兔。

大蟒蛇是勇猛的猎手,充满杀戮和野性的魅力,吞食物的时候也不像其他蛇类那样,扭着身子囫囵吞枣,虽然都是不咀嚼,明楼会撕开猎物慢慢吞咽,减缓食物进入的分量,优雅从容。

填饱了肚子,明楼发现小猫咪趴在一截枯木上正看着他。金色仿佛灿烂的阳光洒在耳朵上,慵懒惬意的样子让人心生暖意。

“我吃东西好看?”

明诚不假思索道:“好看。”

明楼还没听过这么直接的夸奖,脱口而出毫不遮掩,“你还真是个不一样的动物。”

“你也是。”

“你不怕蛇吗?我这样你也不怕?”

明诚翻了个身,柔软的肚皮朝上,露出最脆弱的部分,“你不会吃我,对吗?”明楼猛地甩起尾巴,明诚被紧紧缠住悬在半空中,眼睛瞪得很大。

“现在呢?”

明诚喘不过气,肉垫贴着明楼冰凉的鳞片,灼烫那一小块皮肤。他笑了。

明楼松了力气,忽然生出一股莫名其妙的愉悦,把小猫放到自己头顶上。“说吧,你家在哪?”

明诚松松胳膊,趴在大蛇滑溜溜的脑袋上,抓着他的鳞片。

“前面直走,看见一个划了三条痕迹的树,右拐,清水谭边上。你凉凉的,很舒服。”

明楼行动起来,迅速朝前走着。“不冷?”        明诚轻笑,“我喜欢。”

------

我竟然打开了荣石的大佬属性,太可怕了我干了啥


评论 ( 26 )
热度 ( 15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