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杜方】误会与心爱

私设时间在解放战争时期的北平,cp杜方为主,荣霖为辅

是恋爱甜饼

有bug ,如有常识性错误请指正

----

方孟韦是一个从不具备极度自信的人。

他从未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或是比别人优秀几分。论长相他算是个中翘楚,可至今为止,单身多年也是个无可争议的事实。早在儿时,接触过生离死别的方孟韦就在心里打下一片恐惧分离的阴影,更不要提方孟敖的离开。上学时的青春期,即使在荷尔蒙爆发的时候,他也未曾释放自己的情感,反而将牢笼锁紧潜意识告诫自己,一切只要没有开始,就没有分离。

曾有一段时间,有几个同校的女孩子追他,他不温不火的回应,即使心中被生理激素动容,也没有过激的反应。那几个女孩子,几乎都是开头热烈如火,后来慢慢淡下去了,最终不了了之。这一切不过是年轻孩子正常的反应,方孟韦却理解为他并不值得被长久迷恋,因而渐渐放弃了对于情爱的追求。

可他还真没见过杜见峰这么执着的。

打杜见峰没心眼的第一次明目张胆说要追方孟韦开始,近乎每天,见到杜见峰的频率保持在三到五面不等。

方孟韦懒得回应,情感压在笼中多年了,落了层灰一时挣扎不出,连爱都迟钝了。仅仅是对杜见峰的不反感,让他能安然理解自己能够接受一个男人的事实。不过他认为杜见峰也就剃头挑子一头热,再过一段时间,这劲头过去了,他便会像自己青春时期那些女孩子一样,慢慢离开他。

但谁能想到,一个冰冷的浪头无预兆打过来的时候,预想的那些脆弱的不堪一击。

那天晚上杜见峰携着军队匆匆离去了,方孟韦知道这事,于是暗暗压下将近一个月没有杜见峰日日围堵偶遇的低落情绪。无意听到的消息说,杜见峰去了前线。共产党的围攻趋显猛烈,前线军队支持不住,杜见峰带着兵去援助,目前状况为态势良好,共军有撤退趋势,没有听说杜见峰伤亡一类的消息。

莫名的心安笼罩着方孟韦。

他们回来的那天,杜见峰走在军队最前端,一排整整齐齐的步伐,气势恢宏。而最显眼的,是杜见峰身边那个瘦高瘦高的的青年。一袭长衫,步子不似军队那般,隐隐有些跟不上。但他站在杜见峰旁边,紧紧挨着,整个军队都明显为他放慢了脚步。

至此,方孟韦再也没有和杜见峰偶遇过。

他猜着杜见峰兴许在前线救了这么一个人,唇红齿白清秀干净,心生爱意。战场上多了,血腥铺了满眼,保不准就会爱上这样的人。他又不拦着,只是不习惯。

许一霖来北平两天了,没地方住,只好跟杜见峰挤一个屋子。杜见峰垫子一铺也不脱衣服,裹着军装就在地上睡了。许一霖睡在折叠铁床上,和衣而眠。

前线上,杜见峰接到任务要保护一个带着情报的重要人员,于是他见到了许一霖,还为他挨了一刀。之后又接到任务,联络人出现了点事,要延迟接头时间。说白了,就是让杜见峰保护许一霖的同时照顾他几天。别无他法,杜见峰只好带许一霖回了北平。杜见峰军人出身,一旦涉及这类重大事件就会高度重视。对于方孟韦也停止了追求,想着等许一霖走了再继续也不迟。他一直认为方孟韦对他没有感情,所以这点时间的不追求,他也没有在意。更不知道方孟韦此时正暗暗关注他的一举一动。

杜见峰那刀伤在背上,大约有四五厘米长,是划上去的,两只手臂伸展便有撕裂的剧痛。他在屋子里脱衣服上药,门虚掩着,许一霖推门推得猝不及防。

尴尬的倒不是杜剑锋上半身坦诚相见,是许一霖从未见过这么狰狞的一道伤口。荣石给他挡了太多弥漫在眼前的硝烟。而杜见峰只当许一霖是个大男人,丝毫不介意。其实他这个人就是别扭,对于陌生人粗粗糙糙十分坦率。如果是换作心上人,推开门的是方孟韦,他或许就会跳起来抓起衣服,躲在一边像个小媳妇。

一想到这伤口是自己造成的,许一霖不免心生愧疚。

“杜旅长这样上药不方便吧。不然让我帮帮忙?”

杜见峰本想拒绝,找毛利民也未尝不可。但不凑巧的是,毛利民操练军队去了。

“既然这样,麻烦你了。”杜见峰客客气气答应了。

绷带已经被杜见峰揭开了,伤口往外翻,皮肉带着鲜红露在表面。许一霖给人上药的次数不多,手法不甚娴熟,疼的杜见峰龇牙咧嘴。

他娘的,下手比毛利民还疼。

许一霖还没察觉到杜见峰的隐忍,只是关注着伤口,神思游走。

“像杜旅长这样上战场的,都会有这样的伤口吗?”

“上战场的,死人都是常事。当兵的,身上有几道伤口再正常不过。枪林弹雨里过,谁能不擦点边。”许一霖听着,心里一惊,缠绷带的手一抖。

“哎他娘的!”许一霖太使劲,把伤口勒紧了。

“哎,杜旅长你没事吧……对不起……”

杜见峰站起来动动胳膊,把衣服穿上,看着眼前的许一霖,摆摆手。“没事没事,多大点事。”

许一霖安静的看着,轻轻道:“我家先生,从来不让我看他身上的伤。原来都是这样的……”每次从外面回来,荣石从来是处理好伤口再见许一霖,关于他的一切伤痕,在许一霖视野中只局限于那些褐色的摸上去山谷一般的陡峭的疤。

杜见峰莫名的和许一霖的那位先生心思一通。他整理自己身上的军装,笑着对许一霖说:“要是老子,也不愿意让他看见这些东西。”这个他毫无疑问在杜见峰脑子里画出了方孟韦的轮廓。

刚好早集正开,为了表达对杜见峰的谢意和歉意。许一霖决定为杜见峰做饭,他偷偷学过几道手艺,荣石不让他干活,他这些心思就只好搁置了。今天刚好有个施展的机会。

平日里吃军队里的饭也就那么几样,杜见峰一想到方孟韦心情就好,食欲也大增,许一霖这么提了,他也就这么答应了。

因着许一霖脑子里揣着情报,杜见峰就不得不贴身跟在许一霖身边。谁知许一霖也不知是哪家少爷出身,提了两袋菜竟然出了汗,脸色很快白了。吓得杜见峰赶紧接过几袋菜,搞得许一霖也哭笑不得,手搭在杜见峰肩上,提醒他小心点伤口。

方孟韦出门,也就无意看见了这么一幕。

杜见峰站在青年身边,看着青年修长的手指在这把青菜那把葱上点点,温润如玉,杜见峰一样样接过菜,像对夫妻日常买菜一样和睦。

刺眼。

方孟韦匆匆走开了,极力忽视许一霖放在杜见峰肩膀上的手。这时候发现自己对杜见峰有情感已经晚了,他早就属于别人。

提了菜回去,许一霖着手烧菜,这是他第一次自己烧火做饭,折折腾腾弄了大半天,中午的时候勉强全部搬上桌,竟颇有成就感。若不是荣石不在场,还真的想让他一起吃自己亲手做的菜。

方孟韦绕了一圈,假装从军营门口路过。也就抬眼看了一下。

杜见峰出来的时候许一霖已经把桌子摆到屋檐下了。荣石习惯在亮堂的地方用餐,就是原来在荣家,客厅里也总是明明亮亮的,进餐的时候阳光都能洒进来。许一霖下意识就将桌子挪到了比较明亮的大院屋檐下,杜见峰懒得动,直接坐下开吃。因为伤口的原因,酒也被许一霖拦下了。

这干干净净的动作,在方孟韦这不经意一瞥中,突然就浑浊了,俨然是一副夫妻相敬如宾的姿态。他暗骂自己自讨苦吃,转身离开。

大概是不够苦,这次方孟韦打发了一个新来的小卫兵去打听杜见峰的事。心里的情感拨开身上的泥土,扭断生锈的枷锁,身子探了出来。消息来了,杜见峰与那青年关系不知,但同吃同住,一个屋子里睡。

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认真去想一个人了,方孟韦天真的以为他会不在意那个死缠烂打的男人不再纠缠自己去另觅新爱,但现实恰恰相反。可悲的是他即使意识到自己喜欢杜见峰,无论如何也没有和他在一起的勇气。这个年代杜见峰可能会死,这是生离死别。杜见峰可能没过多久就不再喜欢自己,这是无疾而终。

胆怯分离,是方孟韦的心病。他无法控制的想念杜见峰,以及想说出一些话,是新病。

总之日子这么过去,方孟韦在咀嚼自己的无能中渐渐消瘦。

“方副局长不吃早饭这么个行为可不好,现在这么乱,没个好身体怎么行?”

方孟韦先是听到幻听般的声音,接着看到眼前一袋热气扑面的包子。他差点捏碎手中的笔,心中忽然又苦又酸,把包子使劲推到一边。

“杜旅长你来这里干什么!”杜见峰一如既往口无遮拦:“我听说今天你来的很早,肯定没吃饭。还有,嘿嘿,这不是想你了吗?好几天没见……”

“你他妈不是有人了吗!你还要不要脸!”当初杜见峰追方孟韦,方孟韦压着不敢要。后来不怕了又紧接着失去,压制,现在又忽而降临,跌宕起伏仿佛经历了无数感情坎坷。这短短不到十几天的时间,逼得方孟韦心力交瘁。

从未见过他小方骂人的杜见峰一下子无措起来:“我什么时候有人了?”转念一想,“你不会在说许一霖?”方孟韦低着头没回答。

“唉他又不是…”杜见峰忙欲解释,忽然一个霹雳劈在脑子里,心里喜的舒爽无比:“孟韦…孟韦你不会吃醋了吧,唉老子就说你怎么可能不喜欢我……哎孟韦孟韦,你哭什么……”

方孟韦眼泪憋在眼眶里,抬起头来瞪着杜见峰。杜见峰赶紧绕过桌子站在他面前,手指划过方孟韦的眼睛,泪水流进杜见峰粗糙的指纹里。他紧紧抱住方孟韦。

“不是你想的那样…那什么,我上前线上头给的任务,许一霖带着情报让我保护,我总不能推脱,谁知道你这么在意。你早说老子就不照顾他了,整天在你这呆着…”杜见峰松开了一言不发的方孟韦,大胆的蹭了蹭方孟韦的额头。

“早知道你这么喜欢老子…哎,真高兴…你也真别提那许一霖,昨天也够倒霉。他男人来的风风火火,许一霖正端着一锅汤往桌上放,被他看见了,冲进来差点拿枪崩了老子,说我虐待许一霖。他娘的,老子辛辛苦苦照顾他,给个地睡就不错了。”

方孟韦哀怨的看着杜见峰:“你活该。”杜见峰忙点头,我活该我活该。

心里的苦渐渐消散下去了,方孟韦还有点想抱杜见峰,碍着面子没大胆提,手在杜见峰腰上没拿开。杜见峰倒察觉了,又一把抱紧怀里。

“那许一霖哪有我孟韦好啊…我肯定不喜欢他。”方孟韦哼了一声,“长得清秀好看,你说不定哪天改了,就喜欢那样的。”

“呸,我杜见峰这辈子就喜欢你这一个人。你看你细皮嫩肉的,哪里差了!”杜见峰拿起方孟韦的手,嘿嘿笑了两声,亲了两口。方孟韦被肉麻到了,赶忙推开他,谁知又碰到杜见峰的伤。

方孟韦得知杜见峰那条大伤口,气的不行又心疼的不行。“杜见峰你傻得没脑子!”杜见峰蠢不拉几的应和着,对,没脑子没脑子,孟韦说的都对。

方孟韦是真一语成谶。因为两个月后北平被共产党和平解放后,杜见峰才发现许一霖和荣石,是共产党的卧底。

==

后来他和荣石打了一架hhhhh


评论 ( 17 )
热度 ( 11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