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荣霖】渠会有缘 番外二 野有春意

上车请自便

欠下的,终究是要还的

-----

这夏啊,说道也好,若是撇去了城中的繁重人气,去山野林间走一遭,浑身都该呼吸着舒爽清凉的空气,神智也会清朗许多。

正值盛夏来临,永祜街人多嘈杂,纵然荣府建的这样偏远,也免不了遭受这闷热的空气。蝉在正中午的叫声,拉长了这绵热的时间,听着就浑身起了汗意。这几日过热,人人都睡不好。屋里点了香,好歹祛除了蚊虫的骚扰,可这热,就不知该如何抗拒。许一霖这身子敏感,冬天怕凉夏天怕热,稍微捂紧一点,痱子就生出来。痛痒难忍十分遭罪。只好每日夜晚,荣石持了蒲扇,撑着脑袋给许一霖摇扇子,这才保住了一身洁净光滑的皮肤。

只是每日每夜都是如此,许一霖看了也心疼,想把扇子拿过来自己扇吧,荣石是铁定不让的,只一个劲哄他睡觉,睡着了他就可以歇了。而除却这一桩事,那就还剩一件,床笫之事令荣石烦心。

若是换做春秋冬这三季,房事倒还好做,被子一裹身子一暖,情欲自然蒸腾。可这大热天,热情消散不说,许一霖每日从胭脂铺里回来,精神都困乏,中午需要一觉,晚上需要一觉。而荣石好些,却也兴致不高,明明是想要,却临时泄了气,只好作罢。

这不,荣石前些阵子从友人那里讨块地,是一片高低不平的丘原,辅佐一片小林子。那里刚好离荣家避暑的院子不远,友人要卖,荣石便买了下来,作为以后夏日的避暑之地。

临着这月十三晚,荣石收拾了行囊携着许一霖去那院子里住去了。没有带荣意荣树,原因没讲明,只说三日后再来,不可改变时期。

荣石向来说一不二,荣树即使抱怨,也不得不听从一家之主的意思,暂且忍两日热。

到了避暑的院子,果然是不一样了。地方宽敞起来,周围也不再是缭绕的人烟,取而代之的是清清草木气,甘润宜人。

荣石在里面收拾着屋子,不让许一霖动,许一霖就在院里转悠,捏捏花叶。

“这么好的地方,怎么不让荣意荣树来?偏要闷他们几日?”

荣石从房里走出来,掸掸衣袖上的灰,牵了许一霖的手放在嘴边亲两下,又啄一下脸颊。

“他俩来了,净扑腾。我想咱俩先来,安静几日,和你独自待两天。”

第二日,清晨。

许一霖醒时,身边早已空了,明亮的阳光让人不觉心情大好,日头尚未完全露出,花叶沾着露水。他出来时,听见一阵空气的响动,铺天盖地的熹光里,荣石套着薄衫在院里练拳。这是许一霖第一次看见,也就因为起得早,才有这机会,平日里大多都错过了。安静的坐在石椅上,还有些凉。荣石看见他,笑了一下,未曾停下。

又约莫过了一刻钟,这男人打完了拳,面颊滴下来汗。许一霖就像从前做过无数次似的,掏出手帕走过去,给荣石擦脸,又微微踮起脚尖,手伸进荣石背里擦去黏附衣物的汗液。

“好了,去换衣服,等会吃饭。”

荣石抚着许一霖的脸颊啄了一口,听话的回了屋子。

白日清闲的过,没了工作的忙碌。荣石在看账的时候许一霖就在一旁看书,荣石工作时专注,这时间于是就流的很快。

近黄昏,荣石整了辆马车,卷了一铺竹席和一个薄被上去,准备带许一霖去那新买的地方转转。

“我那块地,新买的。宽阔干净,等闲暇了,再建个木屋,没事去那里小住几天,也乐得逍遥。”

许一霖从马车里伸出头来,搭着荣石的肩膀,“荣大少爷真是会遣财享受。”荣石笑了声,“那是因为多了个你。”

一片宽阔翠青的丘原,平地忽然滑下去,一个浅坑下来,又是向上的一个平地。漫山遍野的绿,夹着软黄的不知名的小野花。这份悠闲的意境,顿时就显露出来了。

荣石从不远处停放的马车里取出了竹席,铺到许一霖面前,又把薄被拿出来放到其上。许一霖坐上去直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今晚要睡在这里。”

荣石坐下来,道:“就算是睡在这,也是拉着你一起。”

鸟儿在右手边那片林子里清脆的鸣啼,过远的距离把它拉得又长又轻,像是凌空射出的箭,看着它愈发遥远。

听了会儿风,许一霖面上笑意浅浅,像个温软柔和的美人。其实,这就是货真价实的美人。更别提在荣石眼里,是个什么效果。他侧着身子,轻吻落在白皙的面颊上。

然后

然后的另一个通道

评论 ( 16 )
热度 ( 8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