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杜方】破镜重圆

就是突然想写一写破镜重圆梗

结局当然HE

----

今晚突然凉了,杜见峰出门便察觉到,于是又转回去拿了军大衣披在身上,这入了冬,就该是这样。门关上,屋里便冷冷清清。本来就一人,也不常回,屋里于是近乎没有人气,更没有杜见峰所熟悉的那些温暖的气息。

24小时便利店早无客人光顾,这个时候都回家去了。服务员也无聊,本来是拿着手机,给杜见峰结完账之后,还是拿起了手机。谁曾想这时候有人跑进来了,急匆匆的,进了店触到暖气,发出小小的一声叹息。杜见峰的眼睛也就离不开了。

他和方孟韦,是他混蛋。方孟敖来堵他,打了一架也没把杜见峰的心打死,还傲气的很,跟方孟敖怼,老子就是喜欢方孟韦,孟韦跟我,我就要着,谁都拿不走。当初说这话的时候胸脯拍的震天响,说分手的时候胸脯和脸,凉了也疼了。

方步亭找到他的时候,眼神是复杂的。杜见峰没怎么怕,只是坚定信念怎么都不会离开方孟韦。也的确,虽然方步亭留了话,杜见峰送走之后,没在意也没感觉。他到那时还是在深深爱着方孟韦,在一起的心比天高。

但其实现在,也是深深爱着的。他接方孟韦回家那天,骑着大摩托,忘了带伞,只是用头盔护住了爱人的脸。到家的时候,全身都是湿的,俩人哆哆嗦嗦一起钻进浴室,出来的时候一人一条毛巾裹着,钻进被窝的时候互相抱紧,爱人的体温比中央空调要暖的多。

只是方孟韦还是不可避免的感冒了,第二天上班,是方孟敖送他回来的。身上很干净,没有一滴水,没有冻红的脸,还有一袋子药。方孟敖指着杜见峰的鼻子破口大骂。方孟敖骂杜见峰是常有的事,杜见峰礼让着,反正是大舅子。只是这次,涉及到方孟韦。杜见峰当初执意跟方孟韦在一起,最起码的保证,是方孟韦的快乐和健康。这次方孟敖指着还在擦鼻涕的方孟韦骂杜见峰的时候,这铁骨铮铮的男人动摇了。

后来几次连夜雨,杜见峰再也没接到过方孟韦,方孟敖开着车来的时候,他的大摩托就黯然失色。方孟韦心疼他要去坐摩托,他也拒绝了,指着方孟敖的车让他进去。

于是在家里提分手的时候,方孟韦那一巴掌,该打。

只是进便利店挑了一桶米线一桶方便面的功夫,外面就开始下雨了,彻骨的寒冷。杜见峰看见方孟韦没带伞,穿的也薄,不知方孟敖这次会不会来接他,没人接的话,应该在便利店躲雨最好。于是杜见峰就站到了店门外面,看着屋檐淌出来一串串的雨。

方孟韦这次一个人出来的,饿了,不想做饭,就出来买速食。他跟杜见峰分开之后,自己又租了个小平房,不想回那个又大又冷的大家庭。

他看见杜见峰一个人站在外面,没有光源照着,军大衣的绿色变成了深墨绿,后脑勺也暗的看不清。他赌气一样走了出去,不接受杜见峰的好意——不共处一室不尴尬,宁愿冻着,给他留足够温暖的空间。可是,都不在一起了,这样的关心对方孟韦来说,没有意思。门外果然是冷的,他穿的又少,背对着杜见峰看路灯下那一小片亮堂的空地,雨水的影子在里面穿梭,流星雨一样星星点点。

杜见峰心里很空,他看方孟韦黑着脸,知道在倔,在赌气,自己这一点关心他不要。他可以退回便利店里去,方孟韦心里的气会少一些,但方孟韦还是会冻着,倔强的站在门外。

便利店服务员看了眼门外的两个傻子,继续低头看手机。

昔日的爱人,心里还爱着的放不下的人在一边发抖,因为是侧着身子,杜见峰能看见方孟韦发白的嘴唇,再这么冻下去,感冒是无法避免的。

杜见峰把自己的军大衣披在了他的身上,方孟韦一震,扭身子摆脱,伸手想扒下来,手里的塑料袋索索哗哗的响。

“孟韦!你穿上,冻久了不行……”

“我跟你没有关系杜见峰。怎么样都跟你没关系,你放开!。”

即便是这样说了,方孟韦怎么生气怎么刺杜见峰,杜见峰也不为所动,他双手紧紧按着方孟韦的肩膀,军大衣无法脱落。方孟韦挣扎一会儿,放弃了,任由他掌握自己的肩膀。军大衣里的体温曾经是自己最留恋的,现在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痛。

俩人成了一个雕塑般的姿势,方孟韦双手下垂,安静的看着远方,杜见峰双手搭着他的肩膀,看着同一个方向。

良久,在这样等车寂静的空隙,杜见峰想找些话题。可俩人走到这个地步,杜见峰愚钝至此,也找不到另一个话题。

“孟韦,上次我说的话,你还是好好想想。你大哥和你爸,说的都在理,我一个军人,多在部队,出任务时风餐露宿,生活条件不高,对你没什么保证。外面总会有你再喜欢的——”

“杜见峰!你他妈要是个男人你就闭嘴!我方孟韦他妈求你什么了?!荣华富贵我找你要了吗?!我让你给我了吗!?”方孟韦转身面对着杜见峰,眼底见红,他真想再给杜见峰来一脚、一巴掌、一拳头,怎么都好,把这个混蛋男人给打醒。

“孟韦你别这样……”杜见峰慌了,方孟韦一难受一哭,他就无所适从。手碰到脸又被躲开,现在连抱都不敢,安慰也显得陌生多余。

车灯从远处渐渐明晰,杜见峰忽然找到了逃避的方法。他跑过去拦那辆出租,在大雨里朝方孟韦招手。“孟韦,来,快回去吧……”

方孟韦快要把牙都咬碎了,一把抓下军大衣,大步跨进雨里扔给杜见峰。

“他妈的还你!杜见峰!你真他妈混蛋!”

的士逐渐远去,杜见峰站在雨里,久久看着,冻僵了手脚无法动弹。大衣无力地滑落掉在水里被泡软浸湿,沉重的掂不起来。雨水顺着杜见峰呆滞木讷的脸落在大衣上,还有两滴不属于上天。他知道自己混蛋,却无法走正自己歪路,方孟韦刚才骂他,是再也不要他的意思吧。应该是对他彻底失望了,或许也是绝望了……

不属于天上的雨滴越来越多。

“杜见峰你他妈有毛病!”

方孟韦下了车跑过来,捡起军大衣拉着杜见峰往的士的方向走。杜见峰的声音呜咽低哑,他站在那看着方孟韦的脸,摸到方孟韦的手指,小心翼翼的放到手心里。

“孟韦……”

大雨里,方孟韦撞疼了两个人的牙床吻了杜见峰,扯着他进了的士,回了他们原来的家。齐齐钻进浴室里,两条毛巾裹着,掀开被子进去互相抱紧。

“杜见峰你个混蛋男人。”

于是有了失而复得的傻笑和带着咸味的热吻。


评论 ( 16 )
热度 ( 9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