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凌李】别过来!我控制不住!

这是一个神奇的李熏然

---

从前,当李熏然还没一棵刚种下的小树苗高的时候,他就做了个梦。

梦里的帅气男人在看见李熏然的时候一手拿着有关骨骼的书,一手端着鳄鱼公仔。身后坐着一个一看发胶就喷多了的男人,金丝眼镜框,目不转睛盯着飘在半空中的那个人。

“可爱的李熏然,我手中的这两个,你是想要这本书呢,还是这只鳄鱼呢?”

骨头书,没意思。鳄鱼,不喜欢。

“哥哥为什么没有水枪?我特别喜欢水枪!”

帅气男人顿了一秒,扭头望向身后男人。压低声音:“完了大哥,好像搞错了。”

戴金丝边框眼镜男人没说话,朝李熏然丢了一件白大褂。

白大褂很大,还有个牌,上面标着院长,啪叽一下砸在李熏然脑门上。

帅气男人露出职业微笑:“好了李熏然。现在我告诉你,等你长大之后就会有一种特殊能力,遇见喜欢的人会产生神奇的脑洞。请好好珍惜吧。白大褂是见证。”

梦醒,小小的李熏然望着还差三分钟响起的闹钟,揉揉眼睛,额头好像有点疼。

我昨晚梦见了什么来着?

管他那晚梦见了什么,李熏然是顺风顺水长大了。没有什么挫折,一路顺杆爬,认真学习认真训练,每天接受李局长思想教育,接受李妈妈爱心投喂。在22岁的时候成为了一名光荣正直,人见人爱,帅气洒脱的刑警,警花!

小时候做的梦,后来回忆起来了,印象深刻无法忘却。李熏然不知道白大褂是什么意思,那两个男人又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发现脑洞这个词是在他24岁才有的新型网络语。由此看来,他不可能在梦里预知未来,但是梦里这两个男人很有可能来自未来或者可以预知未来。白大褂是见证?那我会遇见一个医生?脑洞……我会开什么脑洞?

然鹅,本来热情的期待渐渐被时间消磨了。李熏然从24岁开始想着他喜欢的人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边一直到28岁他谁都没遇见。

摔!这梦耍我!

管他是真是假,李熏然捋捋卷毛一脸潇洒,不是罪犯我谢天谢地。

那天日光正好,晴空万里。李熏然下班回家,西装外套拎在手里甩在身后,两条大长腿踏进阳光里引得多少小姑娘回首。李妈妈今天炖了肉,熬上了玉米,滚烂的浓汤、玉米的鲜味和肉香融合。想想就迫不及待,套上外套,李熏然大开腿迈大步子。

“哎呦你个小婊子!还想跑哪!”

啧!骂人呢!李熏然可是从小接受良好教育,从不骂人,一点都听不得脏话的!

“你大爷的给我住手!警察!”李熏然转头大喊,伸手掏衣服口袋,空空如也。是的,证件放在制服里,制服放在办公室里!

那骂骂咧咧的男人停了手,看李熏然在衣服里找半天未果,又瘦胳膊瘦腿,尴尬的脸色带动小卷毛一抖一抖。以为是骗人的,那人立刻来了脾气,提着木棍子就往李熏然身上敲,众人皆惊呼,胆小者还捂上了眼睛。当所有人都以为李熏然抵不过时,那难听的嘴巴突然发出一声惨叫。青年得意的声音低沉动听。

“都说了我是警察了,非要打人。骂人咋那么难听呢?这放到古代可是要掌嘴的。”李熏然反手一扭,那男人双膝跪地直叫唤。附近的巡警听到声响,赶过来接了手。

“李警官身手真不错,不愧是刑警。”来押人的巡警笑着说。

“是啊是啊,长得还好看……”人群中此起彼伏的声音带着大波的夸赞,小姑娘秋波翻滚的堪比钱塘江的浪潮。李熏然突然这么大庭广众被夸怪不好意思,摸着后脑勺,羞赧的笑着。

“没有没有。帮忙而已,我先走---啊!”

英勇无畏的小李警官毫不偏差撞上电线杆了。都怪这大长腿,步子迈得太大,走一步撞脑袋的速度是人家的两倍。

委屈的呆在医院里,头上顶着伤口,又青又紫还流血。李熏然看着长长的队伍,悲苦的打电话给李妈妈说饭可能吃不了了。李妈妈无情的嘲笑了他,并告诉李熏然这是家里最后的玉米,李爸爸也喜欢,他是真的没得吃了。

啊玉米……

沉浸在玉米飞走的悲痛里的李熏然,眼皮底下出现了一双骚气锃亮的皮鞋。

“呜哇平平……我的玉米没了……”

赵启平好笑的戳着李熏然的额头,“看你出息,玉米而已。还刑警呢,等着,伤包好了哥带你去搓一顿。”

赵启平,李熏然二十六岁认识的骨科医生一枚。有才帅气,气质优雅,有崴脚女病人无数个。李熏然因为那个梦对医生有特别的好感,一交流才发现,哥们你也爱吃火锅!

可惜大夏天他俩没撸火锅,认识的当天晚上去吃了大排档,满桌的串串签子。

后来李熏然也了解,赵启平有个金子男友,就那个经常在杂志上看见,在家咳嗽一声整个上海经济抖三抖的谭大鳄谭宗明。谭宗明很宠赵启平,基本上每次李熏然和赵启平出去胡吃海塞,高级一点的酒店,吃完就会有服务员拿着菜单露出微笑。

您好,你们两个的单已经有人付过了。感谢用餐。

李熏然顶着纱布,坐着赵启平小奥迪一路奔到餐馆。地方比较偏僻,但意外韵味浓厚,类似于少数民族风格的布局。

面对面坐在椅子上,赵启平熟练地点了几个菜。

“这地方我新发现的,味道很不错,安利你。”

李熏然瞅瞅窄小的竹椅木桌,害怕菜太多放不下。

“我还以为你要带我去上次那个餐厅去吃,不是说喜欢那的烤鱼?”这下轮到赵启平撑下巴了,表情不可描述,“你别说了,又被发现了。我三个月的工资到现在一分钱都没花出去……这餐馆我才来两次,李熏然,你可别出卖我。”

李熏然吃着先上来的菜,白了一眼。

有钱人秀恩爱的方式真独特。

后来李熏然去换药,低头发呆的时候又看见一双锃亮的皮鞋出现在眼下,倒不骚了,规规矩矩的给人感觉很不一样。

“哎平平,你今天怎么不浪了?”

李熏然抬起头来,看见凌远用了一个复杂的眼神看他。

本来,凌远只是见这么个青年,清清瘦瘦的,小卷毛堆在头上因为重力而下垂,弹弹跳跳的觉得挺有意思,准备问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要树立院长亲切和蔼乐于助人真诚友善的大好形象。

然后,听见某人对自己属下的某些不可言喻的评价。

李熏然尴尬的不行,他机智的瞥了一眼小牌,院长,凌远。

原来是领导!李熏然笑眯眯的伸出手,院长大人你好啊,我刚才并没有说你下属任何坏话,他一点都不浪!

青年笑的有点蠢,凌远犹豫了一会,把手递了上去,又想,还有点……萌。

当电流一样的感觉击遍李熏然全身的时候,李熏然大脑忽然不受控制,想象着,凌远的手顺着他的手腕往上爬,摸到他的肩膀,捏住他的耳垂。

“你好?你怎么……”

李熏然瞬间清醒,抽回手,脸色爆红,以一千米冲刺的速度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冲了出去。刚见到人就开始yy,太禽兽了李熏然!人家不就是长得帅了那么一丢丢!

回到家,李熏然卷着被子翻来覆去,睁眼闭眼全都是凌远,以及凌远的手。他的手捏住了李熏然的耳垂,身体靠近,薄薄的嘴唇擦过李熏然的耳廓。

啊啊啊啊啊啊!李熏然崩溃的快要哭出来。

他这才猛然想起小时候那个梦,难道凌远就是自己喜欢的人?而自己正在因为凌远而开脑洞?

惊吓之余找了个借口给自己,李熏然稍稍心安理得了些,只是……这脑洞是不是有点太黄了?

为了证明这梦的真假,李熏然决定第二天再去找一趟凌远。

医院里各种声音,穿过小孩哭闹和老人的呻吟,李熏然心情变得有些沉重。凌远每天工作在这个地方,心理压力应该多少有些积累。

还没开始爱,就已经忍不住心疼。

李熏然敲了敲门,得到一句请进。笔直笔直的身板,就差没走正步进来。

“你好,凌院长,我是李熏然,一名刑警。”

凌远抬头,原来是昨天那小孩。今天一看,倒是俊俏的很。像……像窗外的阳光一样。他瞥了一眼李熏然头上的纱布,“昨天你是来换药的。跑那么急,今天换药了吗?”

李熏然没曾想开口就是关心,掩下心里的那点小雀跃,赶紧回答说换了。凌远眼底有一层明显的青痕,是熬夜造成的。李熏然蹙蹙眉,思绪神游。

凌远一脸疲惫,白大褂也显得有气无力起来。李熏然站在他身边,把他的头按到小腹,抚摸凌远脑后绒绒的短发。

“远哥,别太累了。休息一会。”

“李警官?李警官?李熏然!”被叫人猛地清醒,眼睛忽的瞪大滴流滴流圆润的看着凌远。凌远忽然被看的心里一软,问道:“李警官刚才?”

李熏然握着手,笑的心虚:“没事,我有点爱发呆。”

爱发呆的刑警?凌远把笔落在桌上,考量的扫了一圈李熏然,看起来挺干净,应该不会骗人才对。

总之李熏然大概确定了,凌远真的是那个他喜欢的人,虽然这样被被动定义过于奇怪,可心里的感觉确是实实在在。都怪梦里那两个男人,怎么没告诉他他喜欢的人会不会也喜欢自己,这样直接告白在一起多方便。

所以,现在李熏然准备追凌远了。

可李熏然除了会请人吃饭,似乎完全不知道怎么跟一个人搭讪。

理由出奇的扯,但万幸,每次凌远都答应了。

一个月下来,李熏然请凌远吃了六顿饭,平均一个星期一次都不止!去的还是贵餐厅,因为这几年来,赵启平带李熏然去过的好地方,无一不与贵字沾边。没了谭大鳄的赵医生的支持,李熏然钱包迅速见底。最可恶的是,李熏然除了吃好像不知道该跟凌远做什么……

“又请我吃饭?你工资还没花完?”凌远挑挑眉,一个刑警的工资就这么高?他连着答应李熏然吃好几次饭,忍着没买单,为的就是李熏然没钱请他吃饭。

因为他有更好的计划。

李熏然面露难色。

“不然,你跟我吃串去?我这个钱还是有的……”

凌远言辞拒绝:“不行,不卫生。你以后也少去。”

真是干脆利落,李熏然有点垂头丧气,那今天的“约会”算是没辙了,透亮的眸子暗下去。

“不然你来我家,我做饭,其实也不差。而且不要钱。请我吃那么多顿,总该还你一次。”

小卷毛立刻来了精神!

发展迅速!非常好啊李警官!光明就在前方!

凌远家非常精致,因为是一个人,又是医生,因此干净大方。李熏然换了居家拖鞋在房子里转悠。凌远的卧室非常大,床也不小,可以容下两个人在上面打滚。

“熏然……”凌远意乱情迷的喊出声,两人相拥一起。李熏然探头去寻找凌远的嘴唇,脚跟在男人的脊背上沿着脊椎缓缓下滑。凌远抱着李熏然的头,变换角度亲吻。身体动个不停,李熏然脚背绷紧到极致。

“远哥远哥,再快点,还要快……”

“熏然?熏然?”

靠在门边的李熏然忽然一惊,又发现自己陷入了脑洞,这次直接上床了!前两次还是搂搂抱抱呢,进展太快太不要脸了吧!我为什么是在下面!

没事没事,李熏然拍拍脸,他已经能做到脸不红心不跳了。

“你脸怎么那么红?”

“啊?啊那个……天有点热……”李熏然干巴巴的笑着。对,天蛮热的。凌远不点破,现在已经快入秋了。

不得不说,凌远的手艺很好的取悦了李熏然的胃,更取悦了李熏然。无论是荤菜素菜还是荤素搭配,都让肉食动物大狮子李熏然心满意足。

“远哥,你做饭手艺简直比我妈还好!要是我妈听见这话,肯定要说我没良心了。”

凌远不动声色给李熏然夹了一块筷子肉,笑道:“那这样的话,你搬来跟我一起住的时候,就有口福了。妈也放心。”

“嗯嗯……”李熏然点点头塞了一口饭,猛地住嘴,咳出来几粒白米。“远远远远远哥……你刚才说……”李熏然吞了口口水,“搬过来……意思是……”

凌远站起来俯身,盯着喉结滚动,大眼睛噗灵噗灵的李熏然。

“你无缘无故请我吃饭,理由千奇百怪。这么多次了,李熏然,你别说你,不喜欢我?”

原来早就被看破动机了。李熏然气呼呼的咬了一口四季豆。

“你早知道还浪费我的钱!工资都没了!”凌远呼噜一下李熏然的卷毛,把吻印在光洁的额头上。“怕什么,我养你。搬过来,想吃什么都有。”

---

番外小剧场:

李熏然如愿以偿跟凌远滚了床单。

窝在凌远怀里的大狮子现在软的像只猫咪。李熏然跟凌远讲起他那个梦。

“远哥你知道吗,我小时候做梦,梦见两个男人,给了我一个白大褂,说这是见证。我遇见我喜欢的人,就会开始脑洞。”

“所以你第一次见到我,就开始胡思乱想了?”凌远想起李熏然第一次见他,握了个手脸色爆红,撒开脚丫子就跑。

“啧,那也是本能啊。谁让我这能力这么奇怪。”

凌远翻身撑在李熏然上方:“那你说说,都想什么了?”李熏然支支吾吾不愿意回答。凌远啄了一口李熏然,笑:“就知道没什么好画面。原来熏然你这么……”

“不是!”李熏然赶紧捂住凌远的嘴,竟然闻得一手腥气。“熏然你的手,有你的味道。”

李熏然羞得不知往哪里钻。

又滚床单×1后

李熏然一点动弹不得了。凌远也告诉他小时候那个梦。

“小时候我在梦里,也见到了两个男人。他们给了我一套警服。告诉我我喜欢的人,有一双令人心动的眼睛,会每晚入梦。”

李熏然呆愣的看着他。

“所以熏然,自从那天见了你,我每晚都会梦见你。”

------------

评论 ( 31 )
热度 ( 341 )
TOP